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9期 2005—2015年济南百日咳流行状况    PDF     文章点击量:26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刘铁诚 宋凯军 张先慧 刘晓雪 李传彬 张济
LiuTiecheng,SongKaijun,ZhangXianhui,LiuXiaoxue,LiChuanbin,ZhangJi
2005—2015年济南百日咳流行状况
Epidemiological analysis of pertussis in Jinan, 2005-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9.01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07-21
上一篇:云南省玉溪市首例输入2型登革病毒分子特征分析
下一篇:儿童脂肪重积聚时相提前状况及其对代谢风险因子的影响
2005—2015年济南百日咳流行状况
刘铁诚 宋凯军 张先慧 刘晓雪 李传彬 张济     
刘铁诚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宋凯军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张先慧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刘晓雪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李传彬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张济 250021 济南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摘要:
关键词 :百日咳;流行病学研究;发病率;济南市
Epidemiological analysis of pertussis in Jinan, 2005-2015
LiuTiecheng,SongKaijun,ZhangXianhui,LiuXiaoxue,LiChuanbin,ZhangJi     
Jinan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handong, Jinan 25002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Ji, Email: zhangji1967@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Whooping cough;Epidemiologic studies;Incidence;Jinan city
全文

随着免疫接种的普及,百日咳的发病率得到了有效的控制[1]。但近年来,百日咳疫情仍在全球范围内流行,欧美国家和我国局部地区发病率上升的报道屡见不鲜[2,3,4]。济南开展计划免疫以后,百日咳发病强度一直低于山东和全国水平。2014—2015年济南百日咳发病率突然上升,呈流行态势。为准确评判济南百日咳疫情高发态势,提高防控工作和监测系统水平,对济南2005—2015年百日咳疫情进行分析,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选取"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报告的2005—2015年间济南发病的百日咳本地病例信息,内容包括发病日期、人口学特征(年龄、性别、职业)、诊断方式、疾病分类等。疑似病例诊断标准:(1)典型病例:阵发性、痉挛性咳嗽,持续咳嗽≥2周者;(2)不典型病例:婴幼儿有反复发作的呼吸暂停、窒息、青紫和心动过缓症状,或有间歇的阵发性咳嗽;青少年和成年人表现持续2周以上的长期咳嗽,或伴有流行病学史。临床诊断病例标准为:疑似病例伴外周血白细胞计数及淋巴细胞明显增高。确诊病例诊断标准:临床诊断病例伴实验室检查结果。人口资料(年龄别人口数)来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信息系统"中基本信息系统的人口信息资料。

2.质量控制:  核对百日咳报告卡信息的完整性、准确性及是否存在逻辑错误。补充其中不完整报告卡信息,删除重复报告卡、外地病例和在外地就诊的本地病例。

3.统计学分析:  采用Excel 2007软件对数据进行录入,核对无误后,使用SPSS 20.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采用描述性流行病学方法对病例的三间分布进行描述。

二、结果  

1.流行概况:  2005—2015年,济南百日咳平均报告发病率(发病率)为0.96/10万。发病率最低年份为2009年(2例,0.03/10万),最高为2015年(331例,4.70/10万)。2010—2011年出现小的发病高峰,2012—2013年发病率有所下降;2014年发病率为2.98/10万,为前5年平均报告发病率的7.84倍;2015年发病率为4.70/10万,为2014年的1.58倍。详见表1

表12005—2015年济南百日咳发病率情况

2.季节分布:  济南百日咳夏秋季高发,6—10月份达到高峰。2014年6—10月份发病145例,占全年发病数的69.38%。2015年发病高峰月份提前,5—10月份发病244例,占全年发病数的73.72%,8月份发病最多(67例),占全年的20.24%。

3.地区分布:  2005—2011年,城区和郊县发病率均小于1/10万,城区小于郊县,病例报告主要集中在城区中的槐荫区、天桥区,以及郊县中的商河县等地。2012—2015年,城区发病率均高于郊县;2014年城区和郊县发病率较2013年分别上升5.73倍和8.12倍,2015年城区和郊县的发病率分别为2014年的1.37倍和1.96倍。详见表2

表22005—2015年济南不同地区和年龄人群百日咳发病率(/10万)

4.年龄分布:  2005—2015年,<1岁组人群百日咳发病率最高,报告发病率为1.38/10万~199.76/10万,其后依次为1岁组(1.42/10万~85.84/10万)、2~3岁组(0.70/10万~25.30/10万)、4~6岁组(0.47/10万~33.64/10万);2014年后≥25岁人群发病率有明显提升。详见表2

5.人群分布特征:  发病人群主要以散居儿童为主。2005—2015年,散居儿童占发病总数比例不断下降,从100%下降到71.30%;幼托儿童病例比例从0上升到14.80%,学生病例比例0%上升到9.37%;2014—2015年还出现了家务待业和职业人员等人群的病例。

6.诊断方式:  2005—2009年,济南无实验室确诊病例上报,2010年以后实验室确诊病例比例不断上升。确诊病例比例从2010年的3.45%(1/29)上升到2015年的79.46%(263/331)。实验室诊断方式主要为IgM抗体检测、细菌培养和IgG抗体检测。2014—2015年IgM抗体检测病例占总病例比例分别为58.85%(123/209)和56.19%(186/331),细菌培养病例比例分别为50.24%(105/209)和43.20%(143/331)。详见表3

表3济南2010—2015年采用不同实验室诊断方法确诊的百日咳本地病例数

三、讨论  过去几十年里,全球范围内百日咳再现,并伴随着流行病学特征的改变[2]。济南2014—2015年间百日咳呈高发态势,远高于2006—2010年全国发病水平[5],同时婴幼儿病例比例不断下降,大龄儿童、青少年和成人病例比例增高,这与欧美国家百日咳流行规律相似[2,3]
        济南百日咳再现主要原因可能为诊断技术改变和监测系统完善。从2013年开始,济南各大医院开始开展IgM、IgG抗体检测和PCR检测。随着实验室逐渐使用诊断新技术,不典型和轻型百日咳病例得以被发现[6],可能是报告发病率上升的重要原因[7]。济南疾病监测工作的完善和良好的医防合作模式,也提高了监测系统的敏感性。然而汪海波等[5]的研究结果发现,百日咳实际感染量比报告数量要严重,可能高达95%的感染者未被诊断。国内外研究表明,主动监测发病率是医院报告发病率的12~100倍[8,9]。人群分布的改变和发病率的提高提示疫情仍存在高发的可能性,且传播模式与以往不同,济南百日咳发病率仍可能被低估。
        本研究结果发现,2014—2015年济南百日咳由6岁以下病例为主,且大龄儿童、青少年和成年人中的病例不断上升。1岁以下和4~6岁组儿童依然是济南百日咳发病的高危人群,提示母传抗体不能为婴儿提供足够的保护[10]且百日咳疫苗的保护效果随年龄增加而减退[11,12,13]。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这一现象[1]。这可能是济南大龄儿童、青少年和成年人发病率不断上升的重要原因[9]
        百日咳传播能力极强,人群自然感染和疫苗免疫都不能获得终生免疫力[14]。疫苗可以控制百日咳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但不能改变其流行周期[15]。现有免疫策略不变的前提下,百日咳发病率可能随流行周期不断上升[16]。目前除接种疫苗外,尚无新的控制措施。为了更好地控制百日咳流行和保护低龄人群,应着重关注相关免疫策略的调整[17]。目前我国重点人群百日咳流行病学研究较少,疫苗保护效果尚未得到确切评价,缺乏明确解释发病原因的研究,下一步应着重关注重点人群的监测和干预研究。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Pertussis vaccines: WHO position paper-September 2015[J]. Wkly Epidemiol Rec, 2015,90(35):433-458.
[2]WoodN, McIntyreP. Pertussis: review of epidemiology, diagnosis,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J]. Paediatr Respir Rev, 2008,9(3):201-211; quiz 211-212. DOI: 10.1016/j.prrv.2008.05.010.
[3]de MelkerHE, SchellekensJF, NeppelenbroekSE, et al. Reemergence of pertussis in the highly vaccinated population of the Netherlands: observations on surveillance data[J]. Emerg Infect Dis, 2000,6(4):348-357. DOI: 10.3201/eid0604.000404.
[4]陈敏,徐冰,谢广中.无细胞百日咳疫苗与百日咳预防[J].中国疫苗和免疫,2008,14(1):67-72. DOI: 10.3969/j.issn.1006-916X.2008.01.019.
[5]汪海波,罗会明,温宁,等.我国2006—2010年百日咳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2,18(3):207-210.
[6]黄海涛,刘勇,高志刚,等.不同病程百日咳病例各种实验室检测方法的对比研究[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4,20(4):330-334.
[7]HeQ, MertsolaJ. Factors contributing to pertussis resurgence[J]. Future Microbiol, 2008,3(3):329-339. DOI: 10.2217/17460913.3.3.329.
[8]StrebelP, NordinJ, EdwardsK, et al. Population-based incidence of pertussis among adolescents and adults, Minnesota, 1995-1996[J]. J Infect Dis, 2001,183(9):1353-1359. DOI: 10.1086/319853.
[9]张颖,黄海涛,刘勇,等.天津市社区人群百日咳发病监测及传播特征研究[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1,17(3):209-211,257.
[10]PichicheroME, DeToraLM, JohnsonDR. An adolescent and adult formulation combined tetanus, diphtheria and five-component pertussis vaccine[J]. Expert Rev Vaccines, 2006,5(2):175-187. DOI: 10.1586/14760584.5.2.175.
[11]GustafssonL, HesselL, StorsaeterJ,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Swedish children vaccinated with acellular pertussis vaccines at 3, 5, and 12 months of age indicates the need for a booster dose at 5 to 7 years of age[J]. Pediatrics, 2006,118(3):978-984. DOI: 10.1542/peds.2005-2746.
[12]HallanderHO, GustafssonL, LjungmanM, et al. Pertussis antitoxin decay after vaccination with DTPa. Response to a first booster dose 3 1/2-6 1/2 years after the third vaccine dose[J]. Vaccine, 2005,23(46-47):5359-5364. DOI: 10.1016/j.vaccine.2005.06.009.
[13]CrowcroftNS, SteinC, DuclosP, et al. How best to estimate the global burden of pertussis?[J]. Lancet Infect Dis, 2003,3(7):413-418.
[14]迮文远.百日咳防治研究进展[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0,21(4):309-310. DOI: 10.3760/j.issn:0254-6450.2000.04.021.
[15]骆鹏,张庶民.百日咳免疫控制研究进展[J].中国公共卫生,2010,26(5):651-653.
[16]WinterK, GlaserC, WattJ, et al. Pertussis epidemic--California, 2014[J].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4, 63(48): 1129-1132.
[17]PlotkinS. The global pertussis initiative: process overview[J]. Pediatr Infect Dis J, 2005,24(5Suppl):S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