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10期 2010—2016年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特征及HIV、梅毒、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调查    PDF     文章点击量:14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10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孙燕鸣 李桂英 贺淑芳 卢红艳
SunYanming,LiGuiying,HeShufang,LuHongyan
2010—2016年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特征及HIV、梅毒、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调查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HIV/syphilis/HCV infection among new narcotic users in Beijing, 2010-201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10)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0.016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10-19
上一篇:鸡蛋中氟虫腈及其代谢物残留分布研究
下一篇:2004年美国第4次报告儿童青少年血压诊断标准的规范应用和SPSS程序实现
2010—2016年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特征及HIV、梅毒、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调查
孙燕鸣 李桂英 贺淑芳 卢红艳     
孙燕鸣 100013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
李桂英 100013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
贺淑芳 100013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
卢红艳 100013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
摘要:
关键词 :HIV;梅毒;新型毒品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HIV/syphilis/HCV infection among new narcotic users in Beijing, 2010-2016
SunYanming,LiGuiying,HeShufang,LuHongyan     
Department of HIV/ST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Beijing Center for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13,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u Hongyan, Email: hongyan_lu@sina.com
Abstract:
Key words :HIV;Syphilis;New narcotic
全文

新型毒品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我国流行,无论从吸食人群规模、蔓延地区等方面来看,均呈现出明显的泛滥之势。据《2015中国禁毒报告》[1]显示,2014年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新发现登记吸毒者46.3万余名,呈现逐年增加趋势,其中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毒品滥用人群快速增长[2]。由于新型毒品能刺激人的性欲,更容易发生多性伴、群交、无保护性行为,促进了艾滋病及性传播疾病在此人群中的传播。本研究对2010—2016年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特征及HIV、梅毒、丙型肝炎病毒血清学特征进行调查,以探索新型毒品吸食者的人群变化趋势,及不同性别吸食者的人群特点,以期为制定有效的干预策略提供参考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0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在北京15个吸毒人群艾滋病监测哨点(监管场所、社区)进行调查,采用两种方法收集样本。监管场所样本在北京所有羁押吸毒者的场所收集,每名新入所的新型毒品吸食者均纳入调查。社区样本在北京所有针具交换点、美沙酮治疗点以及部分自愿戒毒所开展,采用滚雪球的方法收集样本。两种方法共收集研究对象13 591名。纳入标准:新型毒品吸食者定义为口服、吸入和注射冰毒、K粉、摇头丸、麻古等新型毒品,且最近一个月尿检呈阳性,不排除同时吸食传统毒品者。本研究全部匿名,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核(IRB0000276和FWA00002958)。

2.问卷调查和血清学检测:  利用统一设计的调查问卷,由经过培训后的调查员对符合纳入标准的吸毒者进行一对一的问卷调查。内容包括人口学资料、行为学情况、艾滋病相关知识等。问卷完成后进行抽血,采用ELISA进行HIV初筛,阳性结果采用另一厂家的ELISA试剂再次进行检测,两次ELISA检测均阳性者,进行蛋白印迹法确认检测。梅毒检验初筛采用ELISA,对阳性者进行RPR复检,两次检测均阳性者判定为梅毒阳性。丙型肝炎病毒两次ELISA检测均阳性者判定丙型肝炎阳性。

3.质量控制:  对调查员进行统一培训,调查现场为封闭式或半封闭式场所,确保调查过程中隐私不被外泄。调查开始前,调查员应用统一的引导语说明调查背景。所有调查问卷均有专人进行审核、回收。在Epidata 3.1软件中编写逻辑纠错程序,自动指出录入错误,及时修改。

4.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1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并用SPSS 18.0软件和STATA 14软件进行统计分析。年龄资料符合正态分布,采用±s表示;采用线性回归和Wilcoxon法进行不同年份研究对象特征的变化的趋势检验;采用t检验比较不同性别研究对象的年龄差异;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性别研究对象各特征之间的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 2010—2016年主要指标变化趋势:  13 591名研究对象中,11 698名来自监管场所,占86.1%;1 893名来自社区,占13.9%。2010—2016年分别监测了1 200、1 636、1 588、1 730、2 812、2 517、2 108名研究对象;年龄分别为(31.9±8.1)、(31.5±8.4)、(33.3±9.0)、(33.0±8.6)、(33.0±8.7)、(33.5±8.6)、(34.6±9.0)岁,年龄呈现上升趋势(线性回归系数β=0.20,P=0.001)。HIV知识正确率从2010年的37.9%上升至2016年86.6%(P=0.016)。HIV感染率维持在3%左右;梅毒感染率从2010年6.2%上升至2016年11.5%(P=0.032)。丙型肝炎感染率均在10%左右,无明显变化。详见表1

表12010—2016年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相关情况比较[n(%)]

2. 2016年不同性别比较情况:  2016年共调查2 108名新型毒品吸食者,其中男性1 751名,占83.1%;女性357名,占16.9%,平均年龄分别为(35.0±8.9)和(32.7±9.1)岁,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4.33,P=0.001)。男性已婚比例高于女性,分别为44.6%和34.7%;11.9%的男性有注射吸毒行为,16.4%的男性最近一年有商业性行为,比例均高于女性;女性中最近1年接受HIV检测的比例高于男性;HIV知识正确率男性高于女性;HIV阳性者构成比男性高于女性;梅毒阳性者构成比女性高于男性;以上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2

表22016年北京不同性别新型毒品吸食者相关情况比较

三、讨论  北京监测的新型毒品吸食者性别构成以男性为主,男女比例为3.19∶1,低于传统毒品吸食者的7∶3[3],与同类研究结果相似[4,5],本研究也发现新型毒品吸食者普遍年龄较小,文化程度较低且呈下降趋势,尤其以小学及以下文化水平者上升明显。离婚/丧偶的比例不断增加,其中女性的非婚比例更高,有研究表明,无婚姻关系的吸毒者所能获得的社会支持较少,更容易借助毒品来逃避现实[6]。70%左右的新型毒品吸食者为外地户籍,其中女性比例更高。
        随着北京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不断开展,新型毒品吸食者的HIV知识掌握率明显上升。但商业性行为的比例并无下降,其中男性商业性行为比例高于女性。有研究表明,大部分男性吸食者拥有多个性伴,他们是女性感染HIV及性病的重要来源[7]。对于女性,新型毒品会降低其耻辱感,约80%的女性吸食后会寻找临时性伴或进行商业性行为[8]。新型毒品促进了不安全性行为的发生,最近1年有商业性行为的吸毒者中,约60%有过不安全性行为。本研究中新型毒品吸食者的HIV感染率高于全国(0.5%)[9],也高于天津(0.3%)[10]和浙江(0.1%)[11]。本研究结果发现2016年女性HIV感染率低于男性,一方面可能由于女性注射吸毒者较少,另一方面由于许多吸食新型毒品女性为暗娼[12],流动性高,工作年限短,一旦发现感染HIV就离开本地。本研究中梅毒感染率上升明显高于国家平均水平[9],其中女性感染率(11.2%)与山东省调查结果(12.0%)类似[13],远高于男性(5.8%),由于性病会加大感染HIV的风险,提示未来将会协同促进HIV在女性新型毒品吸食者中的传播。
        本研究结果显示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丙型肝炎感染率略低于全国(15.2%)[9]、天津(18.6%)[10]和浙江(17.3%)[11],却远高于一般人群水平(全球平均感染率为3%,中国为3.2%[14])。本研究中部分吸食者存在同时吸食传统毒品的现象,未来需要进一步探讨在混合吸毒的新型毒品滥用人群中,注射吸毒对艾滋病流行的影响和作用。
        综上所述,北京新型毒品吸食者流动性大,社会地位低,HIV感染率高,梅毒感染率上升明显。提示未来对新型毒品吸食者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应集中在青壮年外来流动人口,加强安全性行为宣传,关注梅毒对女性HIV感染的促进作用,提高HIV、梅毒检测和治疗的可及性。

参考文献
[1]中国禁毒网.2015中国禁毒报告[EB/OL].[2016-09-01] http://www.nncc626.com/2015-03/25/c_127620885_2.htm.
[2]王蓉蓉,何纳.新型毒品滥用状况及其对艾滋病流行的影响[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48(9):832-83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9.018
[3]李春生,王汉文,梁若冰,等.苯丙胺类成瘾人员生存状况的观察[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08,14(4):226-228. DOI: 10.3969/j.issn.1006-902X.2008.04.015.
[4]刘玉平,王达平,周超,等. 118例新型毒品滥用者的临床分析及其人格特征探讨[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4,(5):256-258,273. DOI: 10.3969/j.issn.1006-902X.2014.05.03.
[5]KuoI, GolinCE, WangJ, et al. Substance use patterns and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changes over time in a cohort of heterosexual women at risk for HIV acquisi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J]. Drug Alcohol Depend, 2014,139:93-99. DOI: 10.1016/j.drugalcdep.2014.03.007.
[6]李鹏程.吸毒者自尊水平、应对方式与吸毒行为的相关研究[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06,23(4):234-237. DOI: 10.3969/j.issn.1673-5625.2006.04.014.
[7]TapertSF, AaronsGA, SedlarGR, et al. Adolescent substance use and sexual risk-taking behavior[J]. J Adolesc Health, 2001,28(3):181-189.
[8]LiuD, WangZ, ChuT, et al. Gender difference i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and high-risk behaviours among non-injecting heterosexual methamphetamine users in Qingdao, Shandong Province, China[J]. BMC Public Health, 2013,13:30. DOI: 10.1186/1471-2458-13-30.
[9]葛琳,崔岩,王璐,等. 2012年全国艾滋病哨点吸毒人群血清学和性行为特征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4,35(2):121-12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4.02.004.
[10]郭燕,周宁,李佳,等.天津市2011—2015年吸毒人群行为特征及性传播疾病感染率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37(2):202-205.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6.02.010.
[11]潘晓红,蒋均,何欢,等.浙江省2011年新型毒品使用者艾滋病、梅毒和丙型肝炎感染状况及其危险行为特征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5,36(9):934-940.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5.09.006.
[12]ZhangL, ZhangD, ChenW, et al. High prevalence of HIV, HCV and tuberculosis and associated risk behaviours among new entrants of methadone maintenance treatment clinics i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J]. PLoS One, 2013,8(10):e76931. DOI: 10.1371/journal.pone.0076931.
[13]李峥,李东民,姜珍霞,等.山东省胶州市吸食新型毒品暗娼梅毒螺旋体、Ⅱ型单纯疱疹病毒感染情况及相关行为学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48(10): 857-86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10.003.
[14]樊盼英,王增强,王俊杰,等.北京地区部分新型毒品滥用者HIV/STIs感染现状调查[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0(5):485-488.DOI:10.13419/j.cnki.aids.2010.05.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