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11期 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核心成员社会资本与绩效的关系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17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1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徐晓茹 陈任 王丹妮 梁辉 胡志 秦侠
XuXiaoru,ChenRen,WangDanni,LiangHui,HuZhi,QinXia
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核心成员社会资本与绩效的关系研究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e members' individual social capital and performance among HIV/AIDS related 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1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1.00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1-16
上一篇:《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核心策略解读
下一篇: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HIV经非婚非商业异性性传播流行特征
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核心成员社会资本与绩效的关系研究
徐晓茹 陈任 王丹妮 梁辉 胡志 秦侠     
徐晓茹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
陈任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研究所
王丹妮 蚌埠医学院预防医学系
梁辉 安徽省立医院南区组织人事科
胡志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
秦侠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卫生管理学院
摘要: 目的  分析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CBO)核心成员社会资本与绩效状况及二者间的关系。方法  于2015年7—12月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抽样及方便抽样方法,抽取我国艾滋病3个高流行区(湖南、四川、云南)、4个中流行区(安徽、湖北、山东、吉林)和1个低流行区(甘肃)内212个CBO的核心成员为调查对象,共327名。调查核心成员的基本情况、社会资本情况、个人绩效及组织绩效情况。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CBO核心成员社会资本与绩效间的关系。结果  327名CBO核心成员中,男性为201名(61.47%);"草根"CBO核心成员为219名(66.97%)。"非草根"CBO核心成员比"草根"CBO核心成员发表文章的可能性较大,OR(95%CI)值为2.58(1.30~5.14);社会网络得分较高者(即核心成员与政府部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协会科研院所/高校等私人交往均较多)被聘为专家的可能性较高,OR(95%CI)值为2.41(1.47~3.95);在民政部门注册过的CBO核心成员更容易为组织争取到基金经费,OR(95%CI)值为3.42(1.65~7.10);社会网络得分较高者,所在CBO服务覆盖人数较多,OR(95%CI)值为2.79(1.27~6.14);来自艾滋病高流行区的CBO核心成员,其服务覆盖人数往往也比低流行区的多,OR(95%CI)值为1.99(1.21~3.27)。结论  CBO核心成员社会网络的大小与成为艾滋病防治专家和服务人数均呈正相关,应当妥善利用核心成员对外交往、对内沟通的个人社会资本力量,促进艾滋病防治领域CBO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社会支持;社区网络;横断面研究;绩效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e members' individual social capital and performance among HIV/AIDS related 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
XuXiaoru,ChenRen,WangDanni,LiangHui,HuZhi,QinXia     
School of Health Services Management,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Hefei 23003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Qin Xia, Email: aywgqinxia@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e members' social capital and performance among HIV/AIDS-related 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s (CBO).Methods  From July to December in 2015, a total of 327 core members from 212 HIV/AIDS-related CBO in 8 provinces were recruited based on the prevalence of HIV/AIDS (e.g., Yunnan, Hunan, and Sichuan are in high epidemic level; Anhui, Hubei, Shandong, and Jilin are in middle epidemic level; and Gansu is in low epidemic level) by multistage stratified cluster sampling and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A questionnaire was administered in this study, including general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core members' social capital, individual performance and organizational performance. Multivariate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e members' social capital and performance among CBO.Results  Among the 327 individuals, the proportion of male was 201(61.47%). The proportion of core members from grassroots CBO was 66.97% (219/327). Core members from non-grassroots organizations were more likely to publish articles, the OR (95%CI) was 2.58 (1.30-5.14); Social network had a positive impact on the AIDS experts, the OR (95%CI) was 2.41(1.47-3.95); Core members from registered CBO were more likely to secure funding for the organization, the OR (95%CI) was 3.42 (1.65-7.10); Social network and the core members from high endemic areas were significantly correlated with the number of HIV/AIDS patients, the OR (95%CI) were 2.79 (1.27-6.14) and 1.99 (1.21-3.27).Conclusions  We should use the core members' social network to establish relationship and communication with organizations and institutions, ultimately accelerating the growth of HIV/AIDS prevention and care.
Key words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Social support;Community networks;Cross-sectional studies;Performance
全文

2016年6月8日联合国大会举行艾滋病高级会议,提出要在2030年结束艾滋病的流行。目前我国艾滋病流行以性传播为主,流行因素更加复杂,艾滋病防治的关键时刻已经到来,而艾滋病防治又迫切需要社区组织(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CBO)的积极参与[1,2]。CBO作为一种重要的社会参与,凭借其高度的灵活性,在我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3]。CBO主要分为"草根"CBO和"非草根"CBO两类[4]。"草根"CBO由民间人士自下而上自发产生、扎根于城乡社区,一般规模较小,着手解决民众最迫切需要的问题,带有浓厚的"土"味[5];"非草根"CBO则与之对应,具有一定的官方背景,一般由政府官员自上而下建立,通常规模较大[6]。近年来,CBO发展迅速,但也面临一系列的困难和问题[7,8]。社会资本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外延,其所包括的社会网络(核心成员与艾滋病防治相关部门的私人关系和正式交往)、信任维度(核心成员对艾滋病防治相关部门人员的信任以及服务对象对核心成员的信任)等正是CBO发展所欠缺的[9]。已有研究表明,核心成员在CBO中起着关键作用[10]。因此,本研究将从核心成员个人社会资本视角研究个人/组织绩效及其影响因素,为CBO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对象和方法  

1.对象:  于2015年7—12月采用多阶段分层整群抽样及方便抽样方法,依据艾滋病流行情况[11]抽取我国艾滋病3个高流行区(湖南、四川、云南),4个中流行区(安徽、湖北、山东、吉林)和1个低流行区(甘肃);从不同流行区分别抽取2~3个CBO较活跃的地市作为调查现场;将抽取到的地级市中所有的CBO中的核心成员作为调查对象。调查对象的纳入标准为:组织创始人、组织负责人、组织管理人员及对组织有突出贡献的成员,排除名誉主席、名誉会长等,共纳入212个CBO的327名核心成员。本研究获得了安徽医科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批号:20131236),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内容与方法:  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进行调查,主要包括:(1)核心成员的社会人口学特征及CBO的一般情况。(2)社会资本测量:依据世界银行研制的社会资本测量量表[12]和社会资本评估工具简化版[13],参考肖水源[14]的社会支持量表,结合CBO核心成员的工作内容及特点,经过多轮专家论证,构建了个体水平社会资本测量指标体系及其测量工具,详见表1。问卷稳定可靠,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15]。(3)绩效:为减少偏倚,本次研究的结果变量由个人绩效和组织绩效构成。个人绩效选用"是否发表艾滋病防治相关文章"和"是否被聘为艾滋病防治专家"两个指标。核心成员如果将工作思考整理成论文发表,可以传播成果,增加社会影响,是个人绩效的体现方式;能被聘为艾滋病防治专家,说明其具有专业的艾滋病防治知识和技巧,同时也说明其工作和绩效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和尊敬。至于组织绩效,选用"获得的资金数量"和"服务覆盖人数",这两个指标相对客观,容易考查,且反映的是组织绩效中的效果和影响方面。

表1核心成员个体社会资本测量指标

3.质量控制:  (1)调查开始前请相关领域专家对研究设计、调查问卷和调查方案等进行专家论证,同时抽取部分核心成员进行预调查,修改完善后形成正式的调查问卷;(2)现场调查前,对调查员进行系统培训,并组织开展模拟调查,使各调查员熟悉问卷调查的内容和流程;(3)现场调查时,由各县/区卫生局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进行统筹、协调,由各调查现场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工作人员组织、配合调查工作,收回的问卷由调查组负责人及时进行核对,提高调查对象的依从性和数据收集的真实和完整性。

4.统计学分析:  使用Epidata 3.0软件完成数据双录入并进行实时校验,确认无误后导入SPSS 16.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通过验证性因子分析确定核心成员社会资本,分别记为社会支持、信任、社会网络和归属感。按各公因子对应的方差贡献率为权数计算社会资本的综合统计量,记为社会资本总分。鉴于社会支持、信任等维度得分不符合正态分布,按照得分>0赋值为高水平,≤0赋值为低水平,转换成为二分类变量。采用χ2检验比较"草根"CBO和"非草根"CBO核心成员基本情况,并对CBO核心成员的个人绩效和组织绩效进行单因素分析;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CBO核心成员基本信息、社会资本与绩效之间的关系。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基本情况:  327名CBO核心成员中,男性为201名(61.47%),女性为126名(38.53%);来自"草根"成员为219名,"非草根"成员为108名。

2.影响CBO核心成员个人绩效和组织绩效的单因素分析:  (1)个人绩效:CBO核心成员是否发表艾滋病防治相关文章可能与其年龄、民政部注册情况、社会网络得分、信任得分、是否为"草根"CBO因素有关;是否被聘为艾滋病防治专家可能与社会网络有关。(2)组织绩效:服务覆盖人数可能与其社会网络得分以及所在地区艾滋病疫情流行情况有关;获得的资金数量可能与其是否民政部门注册、是否为"草根"CBO、所在地区艾滋病疫情流行情况有关。详见表2表3

表2影响2015年我国327名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核心成员个人绩效的单因素分析
表3影响2015年我国327名艾滋病防治领域社区组织核心成员组织绩效的单因素分析

3.影响CBO核心成员个人和组织绩效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  (1)发表文章:"非草根"CBO比"草根"CBO发表文章的可能性较大,OR(95%CI)值为2.58(1.30~5.14);(2)聘为专家:社会网络得分高者(核心成员与政府部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协会科研院所/高校等私人交往均较多)被聘为专家的可能性较高,OR(95%CI)值为2.41(1.47~3.95);(3)获得资金数量:来自注册CBO的核心成员更容易为组织争取到基金经费,OR(95%CI)值为3.42(1.65~7.10);(4)服务覆盖人数:社会网络水平越高的核心成员,服务覆盖人数也就越多,OR(95%CI)值为2.79(1.27~6.14)。来自艾滋病高流行区的CBO核心成员,其服务覆盖人数往往也比低流行区的多,OR(95%CI)值为1.99(1.21~3.27)。

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非草根"CBO核心成员发表艾滋病防治相关文章的可能性更大。一般而言,"非草根"组织具有一定的官方背景,其成员文化程度较高,因此发表文章的可能性往往都会高于"草根"组织。来自注册CBO核心成员获取到的资金数量往往更多,因为相较没有民政注册的组织而言,在民政注册过的组织就拥有了合法身份,而这对于组织获取资源及政府支持都非常重要。来自艾滋病高流行区CBO服务覆盖人数更多,这可能是因为高流行区往往是重灾区,目标人数庞大,因而服务覆盖人数越多。
        我国CBO于20世纪90年代蓬勃发展,在过去的20年间,对我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6]。《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明确指出,要发挥社会组织易于接触特殊人群、工作方式灵活等优势,加强合作引导,促进参与[17]。早期CBO的发展大多依靠核心成员通过个人魅力和活动能力为所属的组织、项目谋求各种资源与合作。社会网络测量的是核心成员与政府部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协会、医学会/预防医学会之间有私交关系的朋友的多少。这些部门界定在艾滋病防治相关部门,是可能给核心成员或组织带来资源,并帮助其提高能力的部门。测量核心成员与这些部门之间的朋友关系,能间接反映核心成员掌握可被个人和组织利用资源的多少。核心成员对外是组织的代表,对内是组织的管理者和组织成员关系的协调者,因此核心成员社会资本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整个组织的社会资本。正如学者罗家德[18]所说的那样,核心成员的个体社会资本本质上属于组织外部社会资本,它可以为组织从外部带来资源,而使整个组织受益。
        本研究结果表明,社会网络与其是否被聘为艾滋病防治专家具有正向相关作用,因此,鼓励核心成员提高自身社会资本对提升绩效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在组织绩效方面,社会网络水平与社会组织服务覆盖人数呈正向相关。服务覆盖人数是体现组织绩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也是当前艾滋病防治领域提高服务可及性、促进早发现早治疗的重要方面。应提高核心成员的社会网络水平,加大对社会组织的扶持力度,从而扩大服务覆盖面,提高组织绩效。在组织经费方面,并未发现个体社会资本与组织经费绩效相关的证据。虽然艾滋病防治领域CBO核心成员大多个人能力出众,但同时无可避免的在差序格局的伸缩性框架内为人处事,并且对于依靠"人情""面子"来获取资源、润滑关系充满了行为惯性和心理依赖[19]。因此,我们在提倡提升组织核心成员个体社会资本的同时,还应鼓励核心成员积极与组织一般成员分享社会网络等社会资本,培育和提高一般成员的社会网络等社会资本的存量,鼓励组织成员及志愿者甚至服务对象与其他个体、组织和机构建立良好的联系与沟通,提升各类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最大化组织成员的个人能力,实现个人与组织社会资本的双赢,促进CBO的可持续成长和艾滋病防治事业的发展[20]

参考文献
[1]吕繁.中国艾滋病防治策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0):841-84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0.001.
[2]张大鹏, 韩磊, 厉成梅, 等.社区组织对男男性行为人群HIV抗体检测的促进作用[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3,47(5):431-434.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5.011.
[3]张广, 朱言蹊, 王芃, 等. 2014年中国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经费申请及政府投入情况[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3):232-23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3.008.
[4]XuH, ZengY, AndersonAF. Chinese NGOs in action against HIV/AIDS[J]. Cell Res, 2005,15(11-12):914-918. DOI: 10.1038/sj.cr.7290368.
[5]杨振山.艾滋病防治草根NGO动员社会保障资源研究——以沈阳5个草根组织为例[D].沈阳:东北大学, 2012.
[6]WangD, MeiG, XuX, et al. Chines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involved in HIV/AI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tra-organizational social capital as a new analytical perspective[J]. Biosci Trends, 2016,10(5):418-423. DOI: 10.5582/bst.2016.01134.
[7]陈任, 胡志, 秦侠, 等.公民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的SWOT分析[J].医学与哲学,2012,33(5):31-33.
[8]付晓静, 单多, 齐金蕾, 等.中国三个城市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防治社区组织生存发展状况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9(6):518-523.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6.012.
[9]赵艳, 陈任, 胡志, 等.艾滋病防治领域公民社会组织中观社会资本要素探讨[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6,33(1):72-73, 79.
[10]成慧, 杜永奎.江西省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状况调查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4,18(12):1209-1212.
[11]China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China AIDS Response Progress Report[EB/OL]. [2017-01-10].http://www.unaids.org/sites/default/files/country/documents/CHN_narrative_report_2015.pdf.
[12]WorldBank. Measuring social capital: an integrated questionnaire [EB/OL]. [2017-01-10].http://documents.worldbank.org/curated/en/515261468740392133/pdf/281100PAPER0Measuring0social0capital.pdf.
[13]De SilvaMJ, HarphamT, TuanT, et al. Psychometric and cognitive validation of a social capital measurement tool in Peru and Vietnam[J]. Soc Sci Med, 2006,62(4):941-953. DOI: 10.1016/j.socscimed.2005.06.050.
[14]肖水源.《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理论基础与研究应用[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1994(2):98-100.
[15]WangD, XuX, MeiG, et al.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ore Members' Social Capital and Perceived and Externally Evaluated Prestige and Cooperation Among HIV/AIDS-Relate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in China[J]. Eval Health Prof, 2017,40(1):61-78. DOI: 10.1177/0163278716684167.
[16]LiH, KuoNT, LiuH, et al. From spectators to implementers: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involved in AIDS programmes in China[J]. Int J Epidemiol, 2010,39Suppl 2:ii65-71. DOI: 10.1093/ije/dyq223.
[17]国务院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的通知[EB/OL]. [2017-01-10].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2/05/content_5165514.htm.
[18]罗家德.社会网分析讲义[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0.
[19]黄光国, 胡先缙.人情与面子——中国人的权力游戏[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0.
[20]徐金燕, 范学工.社会资本对非政府组织发展影响的内在机理研究——以艾滋病防治领域为例[J].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9(1):83-89. DOI: 10.13582/j.cnki.1672-7835.2016.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