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11期 北京市怀柔区一起皮肤炭疽暴发疫情的流行病学特征    PDF     文章点击量:118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1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赵小娟 刘利英 李超 闫雪 高志鹏 刘洋 王保东 关通 魏志权
ZhaoXiaojuan,LiuLiying,LiChao,YanXue,GaoZhipeng,LiuYang,WangBaodong,GuanTong,WeiZhiquan
北京市怀柔区一起皮肤炭疽暴发疫情的流行病学特征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a cutaneous anthrax outbreak in Huairou District of Beijing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1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1.019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11-05
上一篇:兰新高铁车厢空气污染状况调查
下一篇:HIV自我检测技术研究进展
北京市怀柔区一起皮肤炭疽暴发疫情的流行病学特征
赵小娟 刘利英 李超 闫雪 高志鹏 刘洋 王保东 关通 魏志权     
赵小娟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刘利英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李超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闫雪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高志鹏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刘洋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王保东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关通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魏志权 101400 北京市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地方病防制科
摘要:
关键词 :炭疽;疾病暴发流行;流行病学研究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a cutaneous anthrax outbreak in Huairou District of Beijing
ZhaoXiaojuan,LiuLiying,LiChao,YanXue,GaoZhipeng,LiuYang,WangBaodong,GuanTong,WeiZhiquan     
Department of Infectious Disease and Endemic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uairou District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140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o Xiaojuan, Email: yog_hourt123@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Anthrax;Disease outbreaks;Epidemiologic studies
全文

炭疽是由炭疽芽孢杆菌引起的人畜共患自然疫源性疾病[1],人间以散发病例和小的暴发为主[2],皮肤炭疽多见[3]。近5年来,我国每年炭疽病例报告数波动在数百例,主要集中在四川、新疆、青海、甘肃、内蒙等地区。北京自1983年以后无本地感染炭疽病例报告,怀柔区自1958年开展疫情统计以来,无人间炭疽病例报告;动物疫情方面,近年来公开资料未见报道。2016年7月,北京怀柔区发生一起涉及10例人感染皮肤炭疽确诊病例的暴发疫情,现将该起疫情的流行病学特征分析如下。

一、对象和方法  

(一)对象  

1.病例:  于2016年7月2日至8月2日,参与怀柔某牛场病死牛剖解、饲养、搬运以及病死牛牛肉或内脏加工和食用后,出现皮肤炭疽痈等临床表现的患者。按《炭疽诊断标准》(WS283-2008)[4]对病例进行诊断。共10例。

2.密切接触者:  于2016年7月2日至8月2日,与病例有密切接触史,或参与病死牛剖解、饲养、搬运以及病死牛牛肉或内脏加工和食用的人员。共110名。

(二)方法  

1.问卷调查:  采用原卫生部统一制定的《炭疽流行病学个案调查表》,由流行病学专业调查人员负责调查,并对调查信息进行收集和整理。调查内容主要包括:病例基本信息、发病就诊过程、临床表现、可能的感染来源与感染方式、密切接触者情况等内容。

2.试剂与仪器:  炭疽芽孢杆菌噬菌体购自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营养琼脂平板、血琼脂平板培养基和青霉素纸片购自英国Oxoid公司;炭疽杆菌核酸提取试剂盒购自美国QIAGen公司,其中环境样本采用QIAamp DNA Stool Mini试剂盒;病例样本采用QIAamp DNA Blood Mini试剂盒;炭疽荧光PCR核酸检测试剂盒购自上海辉睿。荧光PCR仪为美国ABI公司的7500。

3.实验室检测:  采集病例和环境标本送北京市疾控中心进行炭疽芽孢杆菌核酸PCR检测和细菌学分离培养。首先进行样本前处理,对环境样本加2倍体积的无菌生理盐水,振荡混匀后于99 ℃水浴中加热15 min,自然沉降后取上清液;病例标本中加400 μl无菌生理盐水浸润棉签,振荡混匀取浸出液。取200 μl经过前处理的样本用于核酸提取,细菌核酸提取和实时荧光PCR检测严格按照试剂盒说明书进行。对前处理的样本进行革兰染色和镜检,然后分别取50 μl液体于营养琼脂和血琼脂培养基上划线培养(37 ℃,24 h),分离得到的菌株符合炭疽芽孢杆菌特征,且炭疽芽孢杆菌噬菌体和青霉素敏感性试验双阳性时,判定为炭疽芽孢杆菌。

二、结果  

(一)养牛场基本情况  养牛场位于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安各庄村西南,占地约9亩。该牛场使用的牛饲料有3种:玉米粒(由承德和丰宁购进)、牵手牌饲料(北七家饲料厂购进)、草料(干棒桔和谷草)。2016年4月前一直是干棒桔,5月份开始换成谷草,7月3日左右由于谷草短缺,又换回干棒桔,干棒桔和谷草均自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散户购进,无品牌。2016年7月1日晚,该牛场不明原因死亡1头牛,至7月13日共死亡26头牛。其中21头被私自剖解,分切的牛肉部分被食用,剩余部分于怀柔某冷库储存。其余5头病死牛均由农业部门处置。疫情发生后,牛场剩余的130头活牛均已被农业部门捕杀并加生石灰、防渗膜掩埋。

(二)病例发病过程  疑似皮肤炭疽病例,2016年7月7日,某工作于怀柔区北房镇养牛场的32岁男性电工(兼职饲养员),出现发热,最高39.4 ℃,伴手指和手肘部皮肤破损感染,随即就诊北京怀柔医院,医生对其手部感染部位消毒处理后,建议其到北京地坛医院就诊;7月10日16时,地坛医院以疑似皮肤炭疽将其收治入院。2016年7月10日17:00,北京怀柔医院向怀柔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报告1例疑似皮肤炭疽病例,随后立即按照我国炭疽疫情处理要求开展了现场流行病学调查、病例主动搜索、实验室检测、现场疫情处置等相关工作。通过医院报告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动搜索,本次疫情共发现和报告10例皮肤炭疽确诊病例,对所有病例隔离治疗,至2016年9月5日全部治愈出院。此次炭疽疫情罹患率为8.33%。

(三)病例流行病学调查结果  

1.年龄分布:  10例病例均为男性,年龄范围23~60岁,其中20~39岁为3例,40~49岁为6例,60岁为1例。

2.职业分布:  10例病例中4例为牛场工作人员,分别是牛场兽医1例、牛场管理兼职饲养2例、牛场电工兼职饲养1例;其余6例非牛场工作人员,职业分别为工人2例、农民工2例、农民1例、家务及待业1例。

3.临床症状:  10例病例已均出现了炭疽痈、伤口肿胀破溃等皮肤改变,主要发生在上下肢及手指部位,暴露部位的皮肤出现红斑、皮疹、水疱,周围组织肿胀及浸润,随后坏死形成黑色焦痴样痈,个别同时伴有高热及淋巴结肿大。

4.病例危险因素暴露时间及潜伏期:  10例病例对病死牛的暴露时间范围为7月1—9日,发病时间范围为7月2—12日;潜伏期最短1 d,最长7 d,平均潜伏期2.5 d。

5.发病就诊情况:  9例病例在发病后自行到村医务室或医疗机构就诊(其中8例到北京怀柔医院就诊,1例到村医务室和北京怀柔医院就诊),另1例发病后未就诊,至流调队员追溯密切接触者发现其皮肤破溃,直接由120转至地坛医院隔离治疗。病例发病到就诊时间间隔最短数小时,最长为5 d。病例发病到皮肤炭疽疑似诊断间隔最长为11 d,最短为3 d,中位时间为6.5 d。详见图1

图110例皮肤炭疽病例暴露及发病就诊时间示意图

6.病例感染来源调查:  10例病例均有病死牛或牛肉暴露史,涉及6个不同暴露地点。9例参与了病死牛剖解,剖解过程中无防护措施,其中4例在剖解病死牛前手部/手臂有外伤史,5例在剖解病死牛过程中不慎割伤手部;另1例参与了病死牛牛肉的加工和切割,在该过程中手部有伤口且无防护措施。

(四)实验室检测情况  共采集10例病例的血清(11份)、创面涂抹(8份)及冲洗液(4份)标本共计25份,其中11份标本的炭疽杆菌核酸PCR检测均为阳性,1份创面涂抹标本炭疽芽胞杆菌培养阳性,其余9份标本培养均为阴性。详见表1。共采集养牛场土壤(4份)、粪便(6份)、牵手牌牛饲料(2份)、牛草料(13份)环境标本共计25份,其中1份土壤标本炭疽杆菌核酸PCR检测和炭疽杆菌培养阳性,其余均阴性。

表110例病例标本检测情况

(五)密切接触者基本情况:  通过调查和主动搜索累计判定密切接触者110名,包括:病例密切接触34名,病死牛/牛肉的密切接触者76名(其中直接参与病死牛剖解和牛肉加工分切的29名、食用31名)。所有密切接触者经过健康监测(期限为自末次暴露或与病例发生无有效防护接触后14 d),无续发病例出现。

三、讨论  在本次人间疫情前,牛场已有不明原因病死牛出现,说明动物间已存在炭疽疫情流行;10例病例均出现了典型炭疽样皮肤改变,在发病前14 d内均有剖解可疑病死牛或病死牛肉暴露史,人间疫情的发生与畜间疫情有流行病学关联;此外,病例标本炭疽芽孢杆菌核酸PCR检测以及病死牛剖解污染的土壤标本PCR均阳性;综合判断本次疫情为一起动物源性皮肤炭疽暴发疫情,剖解病死牛或分切病死牛肉是感染的主要原因,感染的方式与相关报道类似[5,6,7]
        有研究报道,直接参与剖解、加工病死牲畜肉的人感染率较高,而吃熟透的病死牲畜肉的感染率较低[8,9]。同样在本次疫情中,参与病死牛剖解或分切的人员中25.6%(10/39)因感染而发病,而仅食用病死牛肉者(31例),无人感染发病。所有病例均与可疑病死牛有明确的流行病学联系,病例密切接触者中无续发病例,说明未发生人-人之间的传播,也证明皮肤炭疽的主要传染源是发病的动物[10,11,12]
        北京市自1983年后无本地感染炭疽病例报告,怀柔区自1958年开展疫情统计以来也无人间病例报告,因此本次疫情中炭疽杆菌为本地源性的可能性较小。牛饲料中的玉米粒和牵手牌饲料为长期供应的饲料,期间未曾更换过,牛场在此之前也未曾发生过牛不明原因死亡现象;在本次疫情发生前,牛的草料有过品种更换,更换的草料来自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据文献报道,近十年来,翁牛特旗发生过畜间和人间炭疽疫情[8,9];虽然采集的谷草标本经实验室检测为阴性,但考虑到检测结果受采样方法、挑选的标本检出阳性的概率等多因素影响;综合考虑本次疫情炭疽杆菌感染来源于草料的可能性最大,但需后期开展基因测序比对工作来进一步确定,另外也提示在疫情处理过程中要加大环境样本的采集量。
        目前怀柔地区养殖户普遍缺乏对炭疽等人兽共患病的防范意识,存在无防护措施饲养和私自屠宰牲畜等现象,本次疫情所有病例在剖解或分切病死牛过程中均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此外,个别病例在发病后未及时就医,错失治疗的最佳时机,延误病情。因此,在今后要加大宣教力度,提高公众对炭疽等人兽共患病的防病意识和主动就医意识。

参考文献
[1]王淑兰,王玉民,刘逵,等.重要生物危害疾病预防与控制[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05: 3-13.
[2]熊鸿燕.生物武器损伤防护学[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09: 33-37.
[3]任丽云.皮肤炭疽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J].中国卫生产业,2015,(22):28-30. DOI: 10.16659/j.cnki.1672-5654.2015.22.028.
[4]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WS283-2008.炭疽诊断标准[S].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
[5]孙正勇, 唐光鹏, 王胜华, 等. 1起炭疽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J].医学动物防制,2012,28(2):208-209.
[6]邹志霆, 陶沁, 何平.贵州省2000-2003年炭疽流行特征及暴发流行原因分析[J].医学动物防制,2005,21(2):105-107. DOI: 10.3969/j.issn.1003-6245.2005.02.014.
[7]张瑞, 李树全, 崔渊智.一起家庭屠宰病羊引起皮肤炭疽的调查报告[J].医学动物防制,2015,31(11):1261+1265.
[8]王双凤, 王建全, 马重义, 等.一起动物源性人间皮肤炭疽疫情调查报告[J].疾病监测,2008,23(4):264-264. DOI: 10.3784/j.issn.1003-9961.2008.04.023.
[9]薛涛, 杨耀兰, 吕素珍, 等.一起人畜共患炭疽病的诊治报告[J].畜牧与兽医,2008,40(2):109-110.
[10]董树林.新中国炭疽防治成果与研究进展[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1999,20(3):135-137. DOI: 10.3760/j.issn:0254-6450.1999.03.002.
[11]刘成赋.赤峰市一起皮肤炭疽暴发的调查[J].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2008,19(2):162. DOI: 10.3969/j.issn.1003-4692.2008.02.027.
[12]张学先.一起皮肤炭疽疫情调查报告[J].医学信息,2013,(14):572-573. DOI: 10.3969/j.issn.1006-1959.2013.14.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