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12期 危险因素控制对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损失的影响估计    PDF     文章点击量:55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曾新颖 李镒冲 刘江美 刘韫宁 刘世炜 齐金蕾 周脉耕
ZengXinying,LiYichong,LiuJiangmei,LiuYunning,LiuShiwei,QiJinlei,ZhouMaigeng
危险因素控制对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损失的影响估计
Estimation of the impact of risk factors control o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mortality, life expectancy and the labor force lost in China in 203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2.006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4-11
上一篇:孕前体重和孕期增重对胎儿生长受限影响的队列研究
下一篇:2013年中国育龄妇女高血压患病、知晓、治疗和控制情况分析
危险因素控制对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损失的影响估计
曾新颖 李镒冲 刘江美 刘韫宁 刘世炜 齐金蕾 周脉耕     
曾新颖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李镒冲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江美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韫宁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世炜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齐金蕾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周脉耕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估计危险因素控制对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的影响。方法  利用2013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中国的结果,根据慢性病死亡风险与危险因素暴露的相关性和比较风险评估理论,计算危险因素的人群归因分值,将慢性病的死亡例数分成可归因和不可归因两部分。采用比例变化模型估计出2030年危险因素暴露和慢性病的不可归因死亡例数,进而获得2030年慢性病的死亡例数。以WHO提出2025年全球主要慢性病危险因素控制目标设置场景假设,计算各类危险因素控制对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的影响。结果  如果危险因素暴露按1990—2013年的变化趋势发展,相比2013年中国慢性病的死亡例数(849.9万例)和死亡率(613.5/10万),2030年死亡例数(1 216.1万例)和死亡率(859.2/10万)将分别增长43.1%和40.0%,其中,缺血性脑卒中(死亡例数增长103.3%,死亡率增长98.8%)和缺血性心脏病(死亡例数增长85.0%,死亡率增长81.0%)增长速度最快。2030年如果危险因素均实现控制目标,可避免263.1万例死于慢性病;如果仅单个危险因素控制达标,血压、吸烟和BMI是对慢性病死亡的影响最重要3个因素,可分别减少死亡148.4万例、71.7万例和27.4万例;其中,血压控制对缺血性心脏病(减少死亡66.2万例)和出血性脑卒中(减少死亡44.9万例)死亡影响最大,吸烟控制对肺癌(减少死亡25.1万例)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减少死亡20.1万例)死亡影响最大,BMI控制对缺血性心脏病(减少死亡8.6万例)和高血压心脏病(减少死亡4.5万例)死亡影响最大。如果危险因素暴露按1990—2013年的变化趋势发展,到2030年,中国居民期望寿命将达到79.0岁,比2013年增加3.3岁;15~64岁劳动力人口损失为193.2万名;如果危险因素暴露均达标,期望寿命将增至81.7岁,劳动力人口损失将降至146.7万名;血压、吸烟和BMI控制对提高中国期望寿命(分别为4.9、4.0和3.8岁)、减少劳动力人口损失(分别为63.0万、49.6万和44.0万名)影响最大。结论  危险因素控制对于降低慢性病死亡,提高居民期望寿命,降低劳动力人口损失具有重要作用,其中,对于血压升高、吸烟和BMI升高的控制对人群健康状况改善有较大的贡献。
关键词 :慢性病;危险因素;预期寿命;劳动力
Estimation of the impact of risk factors control o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mortality, life expectancy and the labor force lost in China in 2030
ZengXinying,LiYichong,LiuJiangmei,LiuYunning,LiuShiwei,QiJinlei,ZhouMaigeng     
National Center for Chronic and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ou Maigeng, Email:maigengzhou@126.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estimate the impact of risk factors control on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s) mortality, life expectancy and the numbers of labor force lost in China in 2030.Methods  We used the results of China from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according to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death of NCDs and exposure of risk factors and the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theory, to calculate population attributable fraction (PAF) and disaggregate deaths of NCDs into parts attributable and un-attributable. We used proportional change model to project risk factors exposure and un-attributable deaths of NCDs in 2030, then to get deaths of NCDs in 2030. Simulated scenarios according to the goals of global main NCDs risk factors control proposed by WHO were constructed to calculate the impact of risk factors control on NCDs death, life expectancy and the numbers of labor force lost.Results  If the risk factors exposure changed according to the trend of 1990 to 2013, compared to the numbers (8.499 million) and mortality rate (613.5/100 000) of NCDs in 2013, the death number (12.161 million) and mortality rate (859.2/100 000) would increase by 43.1% and 40.0% respectively in 2030, among which, ischemic stroke (increasing by 103.3% for death number and 98.8% for mortality rate) and ischemic heart disease (increasing by 85.0% for death number and 81.0% for mortality rate) would increase most quickly. If the risk factors get the goals in 2030, the NCDs deaths would reduce 2 631 thousands. If only one risk factor gets the goal, blood pressure (1 484 thousands NCDs deaths reduction), smoking (717 thousands reduction) and BMI (274 thousands reduction) would be 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affecting NCDs death. Blood pressure control would have greater impact on ischemic heart disease (662 thousands reduction) and hemorrhagic stroke (449 thousands reduction). Smoking control would have the greatest effect on lung cancer (251 thousands reduction) and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201 thousands reduction). BMI control would have the greatest impact on ischemic heart disease (86 thousands reduction) and hypertensive heart disease (45 thousands reduction). If the risk factors exposure changed according to the trend of 1990 to 2013, in 2030, the life expectancy of Chinese population would reach to 79.0 years old, compared to 2013, increasing by 3.3 years old, the labor force at the age of 15-64 years old would loss 1.932 million. If the risk factors get the goals in 2030, life expectancy would increase to 81.7 years old and the number of labor force lost would decrease to 1.467 million. Blood pressure, smoking and BMI control would have much greater impact on life expectancy (4.9, 4.0 and 3.8 years old respectively) and labor force lost (630 thousands, 496 thousands and 440 thousands respectively).Conclusion  Risk factors control would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reducing NCD death, improving life expectancy of residents and reducing loss of labor force. Among them, the control of blood pressure raising, smoking and BMI raising would have a greater contribution to the improvement of population health status.
Key words :Chronic disease;Risk factors;Life expectancy;Labor force
全文

近2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速发展的经济推动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也推动了城乡居民生活水平、饮食营养、生活方式等发生改变,以心脑血管疾病和恶性肿瘤为主的慢性病成为影响居民死亡的主要原因。2013年中国慢性病死亡占总死亡的86.8%,慢性病死亡例数较1990年上升了33.9%[1]。慢性病的死亡风险与行为方式、代谢和环境因素的暴露有很强的相关性,2013年全球63.7%的慢性病死亡由这三大类因素导致,而在中国这一比例高达79.9% [2]。并且中国人群烟草使用、饮酒、身体活动不足、膳食营养不合理等不健康的行为生活方式流行率居高不下,超重和肥胖、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代谢性因素的暴露呈快速上升趋势[3],如不控制这些因素的流行,未来中国由于慢性病造成的死亡将持续增加。
        《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了控制慢性病,提高居民期望寿命的目标[4],本研究根据现有的死亡和危险因素暴露历史数据,从慢性病死亡风险与危险因素暴露相关性着手,利用比较风险评估理论(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CRA)[5],同时以WHO提出的2025年全球主要慢性病危险因素控制目标[6]为场景假设,估计控制危险因素对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的影响,为"健康中国2030"在慢性病危险因素控制方面提供方向和数据支持。

资料与方法  

一、数据来源  本研究中所用的死亡、危险因素暴露和危险因素与疾病间关联强度数据均来自2013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GBD 2013)中对1990—2013年中国疾病负担的分析。GBD 2013研究的背景和方法学介绍见文献[2]。GBD 2013对1990—2013年中国及不同省份、分性别、年龄、疾病的死亡率进行了估计,并估计了1990—2013年各类危险因素的暴露水平和归因死亡情况。2030年的人口数据,来自联合国人口署对中国的预测结果[7]

二、主要危险因素与慢性病  

1.危险因素:  根据WHO提出的2025年主要慢性病相关危险因素控制目标[6]、危险因素对慢性病死亡影响的严重程度[5]及暴露数据的可获得性,确定纳入研究的危险因素包括BMI、SBP、胆固醇、FPG、吸烟和身体活动。

2.慢性病:  包括心脑血管病(缺血性脑卒中、出血性脑卒中、缺血性心脏病、高血压心脏病、其他心脑血管病),恶性肿瘤(结直肠癌、食管癌、肝癌、肺癌、胃癌、其他恶性肿瘤),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其他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和其他慢性病。

三、慢性病死亡估计  

1.2030年各种场景假设下危险因素暴露估计[8]  2030年各种场景假设及其定义和所影响的相关疾病见表1,共设置了8种场景。"自然趋势"场景,假设2013—2030年各类危险因素暴露均按照1990—2013年的趋势变化,并假设1990—2013年间每年的变化比例是相同的,采用比例改变模型估计。公式如下[8]

表12030年慢性病主要危险因素场景假设及相关疾病(针对18岁及以上人群)
sex为性别,age为年龄组,factor为危险因素,year为年份。"BMI达标"场景和"FPG达标"场景指2030年BMI和FPG暴露维持在2013年的暴露水平。"现在吸烟率达标"场景和"身体活动不足率达标"场景,2030年现在吸烟率和身体活动不足率暴露是在2013年暴露水平的基础上降低相应比例后的值;身体活动不足是指平均每周活动量<600 MET-min [6]。"血压升高率达标"场景和"胆固醇升高率达标"场景,血压和胆固醇的暴露是连续性的,用均值和标准差来表示,但WHO的控制目标是以暴露率进行表示,因此,本研究采用1990—2013年血压和胆固醇的均值和标准差建立线性回归,并假设其暴露服从正态分布,将场景下的暴露率转化成均值和标准差。血压升高是指SBP≥140 mmHg(1 mmHg=0.133kPa)[6],胆固醇升高是指TC≥5.0mmol/L[6]。"危险因素暴露均达标"场景指上述危险因素在2030年的暴露与WHO提出的目标[6]一致。

2.危险因素人群归因分值(population attributable fraction,PAF)计算:  利用CRA理论,计算出1990—2013年和2030年各种场景假设下归因于各类危险因素的PAF,PAF的具体计算方法和公式见文献[5]。

3.各种场景假设下慢性病死亡估计[8]  将1990—2013年中国分性别、年龄的各类疾病死亡数按照危险因素分成可归因和不可归因两部分,公式如下:

sex为性别,age为年龄组,disease为疾病,factorj为第j个危险因素,year为年份,n为疾病相关危险因素个数。利用比例变化模型,根据1990—2013年分性别、年龄的各类疾病的不可归因死亡数,估计出2030年的不可归因死亡数[8],公式如下:sex为性别,age为年龄组,disease为疾病。2030年各种场景下各类疾病分性别、年龄组的死亡总数为:sex为性别,age为年龄组,disease为疾病,factorj为第j个危险因素,year为时间,n为疾病相关危险因素个数,senior为2030年设置的各种场景。
        采用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构对2013年和2030年的死亡率进行标化。

4.多个危险因素的联合作用[5]  由于本研究纳入分析的危险因素间并不独立,某些危险因素对相关疾病的效应可通过另一个危险因素进行调节。在计算多个危险因素的联合PAF时,采用如下公式进行调整:

其中,J为计算联合作用的危险因素个数,PAFioast为危险因素i的归因分值,MFjio为危险因素i通过危险因素j与某疾病o之间的调整因子。

四、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估计  

1.期望寿命估计:  采用简略寿命表法,计算出中国2030年各种场景下的期望寿命。"自然趋势"场景下的期望寿命减去其他场景下的期望寿命,得到控制各种危险因素后可避免的期望寿命损失。

2.劳动力人口损失估计:  本研究中,劳动力人口指年龄处于15~64岁的人口。采用2030年各种场景下的劳动力人口年龄别的死亡人数与标准寿命表中相应年龄别的期望寿命相乘,得到劳动力人口各年龄别的早死损失寿命年(years of life lost,YLL),再将各年龄别的YLL相加得到劳动力人口的YLL,用YLL除以平均劳动年数(50年)得到损失劳动力人口数。"自然趋势"场景下的损失劳动力人口数减去其他场景下损失劳动力人口数,得到控制各种危险因素后可避免的劳动力人口损失数。

结果  

一、2013和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情况  如果危险因素暴露按1990—2013年的变化趋势发展,相对于2013年中国慢性病的死亡例数(849.9万例)和死亡率(613.5/10万),2030年死亡例数(1 216.1万例)和死亡率(859.2/10万)将分别增长43.1%和40.0%。2030年标化死亡率(496.5/10万)较2013年(611.0/10万)下降18.7%。其中,缺血性脑卒中、出血性脑卒中、缺血性心脏病、高血压心脏病、恶性肿瘤及糖尿病等主要慢性病的死亡例数和死亡率均呈现上升趋势,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则呈下降趋势;对死亡率进行标化后,除缺血性脑卒中和缺血性心脏病外,其他慢性病均呈下降的趋势。详见表2

表22013和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例数、死亡率、标化死亡率及其变化情况

二、各种场景假设下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例数  如果危险因素均实现控制目标,2030年可避免263.1万例死于慢性病。如果仅单个危险因素控制达标,而其他危险因素均按1990—2013年的趋势变化时,血压达标对慢性病死亡的影响最重要,可减少148.4万例的死亡。其次是现在吸烟率和BMI。血压控制对缺血性心脏病和出血性脑卒中死亡的贡献最大,分别可减少66.2万例和44.9万例的死亡;吸烟控制对肺癌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死亡的贡献最大,分别可减少25.1万和20.1万例的死亡;BMI控制对缺血性心脏病和高血压心脏病死亡的贡献最大,分别减少8.6万和4.5万例的死亡。详见表3

表3各种场景假设下2030年中国慢性病死亡例数较按1990—2013年的变化趋势的减少情况(万例)

三、各种场景假设下2030年中国居民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  如果危险因素暴露按1990—2013年的变化趋势(自然趋势)发展,到2030年,中国居民期望寿命将达到79.0岁,比2013年增加3.3岁;15~64岁劳动力人口损失为193.2万名,相比2013年,减少34.1万名;如果2030年危险因素暴露均达标,期望寿命将增至81.7岁,相比2013年增加6.0岁,劳动力人口损失将降至146.7万名,比2013年减少80.6万名。如果仅单个危险因素控制达标,对中国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影响最大的是血压,其次是吸烟和BMI。详见表4

表4各种场景假设下2030年中国居民期望寿命和劳动力人口损失情况

讨论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医疗技术和服务提升以及各项全民干预措施逐步实施,中国居民的主要慢性病死亡和期望寿命得到了大幅改善[1,2,3,4,5,6,7,8,9]。本研究结果显示,如果到2030年,中国继续保持历史发展趋势,去除人口老龄化影响后,2030年慢性病标化死亡率将进一步下降18.7%,期望寿命将进一步提高3.3岁,15~64岁劳动力人口损失将减少34.1万名。
        本研究结果显示,如果到2030年期间,中国继续保持历史发展趋势,2030年心脑血管疾病仍然是影响中国居民健康的主要慢性病,其所造成的死亡占慢性病总死亡的52.6%,相比于2013年,其死亡人数明显增加。其中,缺血性脑卒中和缺血性心脏病上升的趋势最显著,即使去除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其标化死亡率依然增加。缺血性脑卒中和缺血心脏病的死亡风险与行为、代谢和环境三大类危险因素暴露的关系非常密切,缺血性脑卒中与包括血压、血糖、吸烟、空气污染在内的9种危险因素有关,缺血性心脏病与包括血压、BMI、身体活动、吸烟在内的11种危险因素有关;2010年中国87.4%的缺血性脑卒中和94.3%的缺血性心脏病死亡由这些危险因素导致[1],而这些危险因素均是可防可控的。在本研究中,如果2030年危险因素均能实现WHO提出的控制目标,缺血性脑卒中和缺血性心脏病的死亡数将会分别减少近43.4万和91.7万例(共135.1万例),将对中国健康状况的改善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和《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提出了对危险因素的控制和提高期望寿命目标。本研究结果表明,对高血压、吸烟、高BMI、高胆固醇、高血糖和体力活动不足进行控制,可大幅的减少慢性病的死亡例数,提高期望寿命,以及避免15~64岁劳动力人口损失,其中高血压、吸烟和高BMI对中国人群健康的影响更为突出。近些年来,中国针对慢性病主要危险因素实施了一系列干预政策和措施,如社区高血压和糖尿病规范化管理、开设戒烟门诊、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签订WHO烟草控制框架条约、颁布《全民健身条例》、完善社区体育锻炼环境和设施的建设、建立慢病综合防控示范区等,努力在全社会营造健康支持性环境。但人群危险因素的暴露一直居高不下,成年人高血压患病率由2002年的18.0%升高至2013年的27.8%[10,11];15岁及以上男性的现在吸烟率在2010年为53%,仅略低于1996年[12,13];1992—2013年成年人超重肥胖的比例一直呈增长的趋势[14,15,16]。可见人群危险因素控制见效有一定的难度,需要长期对其进行干预和评估,在前期干预模式探索的基础上,继续完善和加大力度,将危险因素干预工作作为未来15年的防控重点[17]
        本研究在WHO监测框架指标基础上,对危险因素控制对人群健康状况的影响进行了深入分析,对中国以至于全球慢病防控目标制定均有重要参考价值。但是本研究由于数据资源的局限性和复杂性,未能将膳食因素(如蔬菜水果摄入不足)和大气污染等环境因素纳入分析,环境污染在国家政策的有效实施后有望得到控制,对死亡率的降低会有一定的贡献,在后续数据可及的情况下应补充更多的危险因素对现有结果进行调整。

参考文献
[1]ZhouM,WangH,ZhuJ, et al.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for 240 causes in China during 1990-2013: a systematic subnational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J]. Lancet, 2016,387(10015):251-272. DOI: 10.1016/S0140-6736(15)00551-6.
[2]GBD 2013 Risk FactorsCollaborators,ForouzanfarMH,AlexanderL,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79 behavioural, 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and metabolic risks or clusters of risks in 188 countries, 1990-2013: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J]. Lancet, 2015, 386(10010): 2287-2323. DOI: 10.1016/S0140-6736(15)00128-2.
[3]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15年)[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
[4]新华网.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 "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 [2017-03-28].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0/25/c_1119785867.htm.
[5]LimSS,VosT,FlaxmanAD, et al. A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burden of disease and injury attributable to 67 risk factors and risk factor clusters in 21 regions, 1990-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J]. Lancet, 2012, 380(9859): 2224-2260. DOI: 10.1016/S0140-6736(12)61766-8.
[6]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综合监测框架(含指标)和自愿性目标[EB/OL].[2017-04-01].http://www.who.int/nmh/events/2012/Discussion_paper3_CH.pdf?ua=1.
[7]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7[EB/OL].[2017-04-01].https://esa.un.org/unpd/wpp/Download/Standard/Population.
[8]RothGA,NguyenG,ForouzanfarMH, et al. Estimates of global and regional premature cardiovascular mortality in 2025[J]. Circulation, 2015,132(13):1270-1282.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15.016021.
[9]周脉耕,李镒冲,王海东,等.1990—2015年中国分省期望寿命和健康期望寿命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37(11):1439-144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6.11.001.
[10]WuY,HuxleyR,LiL, et al. Prevalence,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of hypertension in China: data from the China National Nutrition and Health Survey 2002[J]. Circulation, 2008,118(25):2679-2686.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08.788166.
[11]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报告(2010)[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12.
[12]YangG,MaJ,ChenA, et al. Smoking cessation in China: findings from the 1996 national prevalence survey [J]. Tob Control, 2001,10(2):170-174.
[13]GiovinoGA,MirzaSA,SametJM, et al. Tobacco use in 3 billion individuals from 16 countries: an analysis of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cross-sectional household surveys [J]. Lancet, 2012,380(9842):668-679. DOI: 10.1016/S0140-6736(12)61085-X.
[14]马冠生,李艳平,武阳丰,等.1992至2002年间中国居民超重率和肥胖率的变化[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5,39(5):311-315.DOI: 10.3760/j:issn:0253-9624.2005.05.005.
[15]李晓燕,姜勇,胡楠,等.2010年我国成年人超重及肥胖流行特征[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2,46(8):683-686.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2.08.003.
[16]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2013)报告[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16.
[17]周脉耕.评估危险因素健康效应助力人群干预策略制定[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9):753-754.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