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1期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吸毒人群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54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唐仁海 高榆 杨跃诚 曹艳芬 杨世江 叶润华 王继宝 王译葵 段松 何纳
TangRenhai,GaoYu,YangYuecheng,CaoYanfen,YangShijiang,YeRunhua,WangJibao,WangYikui,DuanSong,HeNa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吸毒人群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Analysis of HCV infection rate and its influence factors among drug users in Dehong Prefecture, Yunnan Province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1.01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2-17
上一篇:浙江省玉环县孕妇尿碘水平及相关因素分析
下一篇:北京市2剂次水痘疫苗免疫策略实施后疫苗安全性监测分析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吸毒人群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唐仁海 高榆 杨跃诚 曹艳芬 杨世江 叶润华 王继宝 王译葵 段松 何纳     
唐仁海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高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丙肝室
杨跃诚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曹艳芬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杨世江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叶润华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王继宝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王译葵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段松 678400 芒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何纳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肝炎病毒,丙型;吸毒人群;危险因素;感染率
Analysis of HCV infection rate and its influence factors among drug users in Dehong Prefecture, Yunnan Province
TangRenhai,GaoYu,YangYuecheng,CaoYanfen,YangShijiang,YeRunhua,WangJibao,WangYikui,DuanSong,HeNa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Dehong Prefectur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angshi 67840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He Na, Email:nhe@shmu.edu.cn
Abstract:
Key words :Hepatitis E virus;Drug users;Infection rate;Risk factors
全文

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C virus, HCV)在普通人群中感染率一般在0.3%左右,而在毒品滥用人群中可能高达60%~90%[1],吸毒人群是HCV感染的高危人群之一[2]。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德宏州)位于云南省西部,与缅甸有560余公里的边境线,当地居民深受毒品危害,为艾滋病和丙型肝炎的高发地区[3]。因此,了解吸毒人群中HCV感染现状及其相关因素,对制定边境的丙型肝炎综合防治策略具有重要意义。为了解德宏州吸毒人群的HCV感染现状及其相关因素,本研究对2015年新进入德宏州戒毒所内的吸毒人员进行问卷调查及HCV血清学检测,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一、资料与方法  

1.对象:  于2015年1—12月,采用普查的方法,选择德宏州所辖5县市所有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内吸毒人员为研究对象,共7 530名。该研究得到国家重点地区艾滋病防治项目支持,通过云南省德宏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审核。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内容与方法:  采用国家哨点监测统一问卷《吸毒者健康调查问卷》,由专业人员开展现场一对一调查。问卷内容包括人口学资料、吸毒情况、吸毒方式等。问卷结束后每名调查对象采集静脉血,根据《丙型肝炎病毒实验室检测技术规范》,采用常规的HCV抗体筛查检测流程进行检测。HCV抗体初筛、复检试剂分别产自英科新创(厦门)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所有试剂均在有效期内使用。

3.质量控制:  (1)培训调查员:观察他们对每个问题的理解是否有歧义,考核通过后开展调查;(2)设立质控员:对现场调查和问卷的空项漏项进行检查,对录入的准确性进行核实。

4.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2.0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和统计分析。采用χ2检验对不同特征调查对象感染HCV进行单因素分析,以HCV感染情况为因变量(感染=1,未感染=0),将单因素分析中P<0.1的因素,并结合专业知识将其他可能会影响吸毒人员感染HCV的无统计学意义的因素纳入为自变量,采用多因素非条件二分类logistic回归分析模型,分析吸毒人员感染HCV的相关因素。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7 530名调查对象中,中国籍5 151名(68.4%),缅甸籍2 379名(31.6%);年龄为(35.14±10.95)岁;其中男性居多,占95.3%。详见表1

表1影响调查对象HCV感染的单因素分析

2.调查对象HCV感染的单因素分析:  7 530名吸毒人员的HCV感染率为18.2%(1 369例),其中中国籍为19.3%(992/5 151),缅甸籍为15.8%(377/2 379)。男性、30~<40岁、离异或丧偶、景颇族、初中及以上、最近1年有商业性行为者、入所前1个月仅使用传统毒品、共用针具注射吸毒者的HCV感染率较高,分别为18.6%、22.0%、24.5%、20.8%、19.9%、22.1%、21.1%、70.9%,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1

3.影响调查对象HCV感染的多因素分析:  与中国籍调查对象相比,缅籍调查对象感染HCV的OR(95%CI)值为1.30(1.10~1.54);与男性相比,女性调查对象感染HCV的OR(95%CI)值为0.56(0.38~0.82);与年龄<30岁者相比,年龄为30~39、≥40岁者(OR=1.99)感染HCV的OR(95%CI)值分别为1.99(1.65~2.39)和2.33(1.81~2.75)。详见表2

表2调查对象HCV感染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

三、讨论  丙型肝炎是经体液传播的病毒性传染病,吸毒人群的不良行为,如共用注射器和稀释液等,都存在着HCV经体液传播的可能,因此吸毒人群是感染HCV的高危人群之一[4]。本研究吸毒人群中HCV感染率为18.2%,明显低于郭燕等[5]、熊素平等[6]、施平和李雷[7]、李芬等[8]、黄东升等[9]、朵林等[10]报道的HCV感染率(22.8%~52%),与杨忠桔等[11]报道的瑞丽市吸毒人员HCV感染率相近(19.5%)。
        多因素结果表明,虽然缅籍HCV感染率低于中国籍,但缅籍吸毒者感染HCV的风险较中国籍高,其原因有待进一步分析。男性吸毒人群感染HCV风险高于女性,这与黄喜明等[12]的研究结果相似,可能和男性基础HCV感染率较女性高,更容易导致感染有关。30岁以上吸毒人群较低年龄组感染HCV风险高,可能与其暴露于HCV的年限长有关,牟怀德等[13]研究也表明吸毒时间越长感染机会就越大。在婚吸毒人员感染HCV的风险较低,可能是在婚者家庭稳定,婚后减少了危险健康行为。傣族和景颇族吸毒人群感染HCV的风险较汉族高,可能与其吸毒者比重较高、多性伴现象普遍和安全套使用率低等因素有关。使用传统毒品者感染HCV风险均较新型毒品者高,这可能与使用传统毒品者注射比例较高易造成HCV传播有关。国内外许多研究均证实,静脉注射吸毒是感染HCV的危险因素之一[14,15],本研究显示共用针具吸毒者感染HCV的风险是未注射吸毒者的21.3倍,提示静脉注射毒品是感染HCV重要危险因素,其原因可能是经静脉注射吸毒者由于时间、经济等多种原因,多人共用注射器或针头,使丙型肝炎病毒更易经血传播,大大加速病毒在吸毒人群中的传播,与黄喜明等[12]、王艳等[16]的调查结果相似。
        随着"桥头堡"战略在德宏实施,夹杂着大量吸毒人员的务工人员涌入,给当地的丙型肝炎、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防治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相关部门应针对不同特征的人群采取相应预防干预措施。

参考文献
[1]李玲.武汉市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梅毒及丙肝感染现状分析[J].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0,27(4):249-251. DOI: 10.3969/j.issn.1673-5625.2010.04.025.
[2]徐志华,琚雄飞,方巧云.惠州市吸毒人群丙型肝炎感染现状研究[J].疾病监测与控制,2012,6(5):260-261.
[3]唐仁海,张志敏,杨跃诚,等.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中国和缅甸籍吸毒人员HIV感染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1):954-958.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07.
[4]田随安,马彦民.河南省吸毒人群HIV/HCV感染状况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11,27(12):1537-1539.
[5]郭燕,宁铁林,周宁.天津市2011—2015年吸毒人群HCV感染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国际病毒学杂志,2017,24(3):178-183. DOI: 10.3760/cma.j.issn.1673-4092.2017.03.008.
[6]熊素平,陈凯,刘娜,等.天津某区特殊人群HIV感染者合并HBV、HCV、HGV、TB感染的调查分析[J].中华实验和临床病毒学杂志,2015,29(1):47-49. DOI: 10.3760/cma.j.issn.1003-9279.2015.01.016.
[7]施平,李雷.吸毒人群中丙肝病毒感染状况调查分析[J].江苏预防医学,2009,20(2):10-12. DOI: 10.3969/j.issn.1006-9070.2009.02.004.
[8]李芬,王会松,刘红新,等.北京市昌平区2009—2013年吸毒人群丙肝感染水平和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15,16(2):105-107.
[9]黄东升,郑维斌,杨家芳,等.保山市HIV哨点吸毒人群HCV感染现状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3,19(04):279-282.
[10]朵林,刘济,高世强,等.中缅静脉吸毒人员HIV、HCV、梅毒感染情况及其影响因素对比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11):2079-2081,2091.
[11]杨忠桔,李洲林,尹正留,等.瑞丽市中国籍吸毒人员与缅甸籍吸毒人员HIV、HCV及梅毒流行病学调查分析[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2,16(7):590-593.
[12]黄喜明,林鹏,李艳,等. 2011—2013年广东省吸毒人群丙肝感染状况及危险因素分析[J].预防医学论坛,2016,22(2):88-90+114.
[13]牟怀德,陈霞,刘昕亮,等.吸毒人群丙肝感染现状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06,33(10):1752-1753. DOI: 10.3969/j.issn.1003-8507.2006.10.003.
[14]ShepardCW, FinelliL, AlterMJ. Global epidemiology of hepatitis C virus infection[J]. Lancet Infect Dis,2005,5(9):558-567.
[15]NelsonPK, MathersBM, CowieB, et al. Global epidemiology of hepatitis B and hepatitis C in people who inject drugs: results of systematic reviews[J]. Lancet, 2011,378(9791):571-583. DOI: 10.1016/S0140-6736(11)61097-0.
[16]王艳,李佳,边忠伟,等. 2011—2013年天津市吸毒人群丙肝感染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预防医学论坛,2015,21(4):25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