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1期 北京市2剂次水痘疫苗免疫策略实施后疫苗安全性监测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40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杨帆 索罗丹 苗良 纪文艳 庞星火 吴疆
YangFan,SuoLuodan,MiaoLiang,JiWenyan,PangXinghuo,WuJiang
北京市2剂次水痘疫苗免疫策略实施后疫苗安全性监测分析
Analysis on surveillance data of immunization safety for varicella vaccine after the immunization strategy implemented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1.018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2-23
上一篇: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吸毒人群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状况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下一篇:中国孕妇营养与健康状况十年回顾
北京市2剂次水痘疫苗免疫策略实施后疫苗安全性监测分析
杨帆 索罗丹 苗良 纪文艳 庞星火 吴疆     
杨帆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索罗丹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苗良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纪文艳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庞星火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吴疆 100013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预防所
摘要:
关键词 :水痘;水痘疫苗;监测,免疫学;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安全性
Analysis on surveillance data of immunization safety for varicella vaccine after the immunization strategy implemented
YangFan,SuoLuodan,MiaoLiang,JiWenyan,PangXinghuo,WuJiang     
Institute for Immunization and Prevention, Beiji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13,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Wu Jiang, Email: wj81732@hotmail.com
Abstract:
Key words :Chickenpox;Chickenpox vaccine;Monitoring, immunologic;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immunization;Vaccine safety
全文

水痘是一种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varicella-zoster virus,VZV)首次感染后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多见于儿童[1]。1984年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首先生产并上市了水痘减毒活疫苗(varicella vaccine,VarV),接种的范围由最初的免疫缺陷儿童推广至健康儿童,疫苗接种成为了预防水痘最有效的措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已将VarV作为常规免疫接种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national immunization program, NIP)[2,3],而且确定了其效果和安全性。1997年北京市引入1剂次VarV作为第二类疫苗,按照自费自愿原则提供给适龄儿童接种,极大的避免了中、重度水痘的发生[4]且安全性良好。2012年北京市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水痘疫苗使用技术指南》明确推荐2剂次VarV的免疫程序[5]。但2剂次VarV的安全性,是否会显著增加疫苗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adverse event following immunization, AEFI)的发生,仍需进一步探究。因此,本研究拟对北京市2剂次VarV免疫程序实施前后AEFI的发生情况进行分析,比较策略实施不同阶段疫苗的AEFI的发生情况,从而评价2剂次VarV的安全性。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  通过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信息管理系统和北京市计划免疫规划信息系统收集北京市2009—2015年接种VarV后发生AEFI病例信息,包括病例基本情况、AEFI分类、临床症状、接种时间及剂次等,共305例。

2.AEFI分类标准:  AEFI指在预防接种后发生的怀疑与预防接种有关的不良反应或事件,按发生原因分为不良反应(包括一般反应及异常反应)、疫苗质量事故、接种事故、偶合症、心因反应[6]。严重AEFI导致死亡、危及生命或导致永久或显著的伤残或器官功能损伤的AEFI,包括过敏性休克、过敏性喉头水肿、过敏性紫癜、血小板减少性紫癜、Arthus反应、热性惊厥、癫痫、臂丛神经炎、多发性神经炎、格兰-巴雷综合征、脑病、脑炎和脑膜炎、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晕厥、中毒性休克综合征、全身化脓性感染等[6]

3.疫苗接种策略:  VarV在我国上市后被引入北京市作为第二类疫苗自费自愿接种,没有统一的接种程序[7]。2012年《北京市水痘疫苗使用技术指南》,推荐按照统一的免疫程序接种2剂次VarV:第1剂满18月龄接种,已接种过1剂且满4~12岁者接种第2剂,两剂次至少间隔3个月[5]。本研究中VarV免疫程序实施前期为2009—2011年,实施期为2012年,实施后期为2013—2015年。

4.统计学分析:  应用Excel 2007建立数据库,SPSS 19.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采用描述流行病学方法对北京市2剂次VarV接种策略实施不同阶段的AEFI报告发生率,不同类型AEFI和不同不良反应的发生情况进行描述。VarV某种AEFI的报告发生率(/10万剂)=VarV报告AEFI数/VarV接种剂次数×10万剂[8]

二、结果  

1.AEFI发生率:  2009—2015年北京市共接种VarV 2 424 645剂,报告发生接种VarV后AEFI为305例,发生率为12.6/10万。2剂次VarV免疫策略实施前、实施期间、实施后报告发生AEFI病例数分别为52、32、221例,报告发生率为7.5/10万、11.3/10万、15.3/10万。其中,策略实施前期、实施期间、实施后期,接种1剂次VarV后报告发生AEFI病例数分别为52、31、131例,报告发生率分别为7.5/10万、11.4/10万、17.9/10万;策略实施期间和实施后,接种2剂次后报告发生病例数分别为1和90例,报告发生率分别为9.5/10万和12.6/10万。详见表1

表12009—2015年北京市儿童接种VarV后AEFI的报告发生率(/10万)

2.AEFI的分类情况:  在305例发生了AEFI的病例中,以发生不良反应为主,为243例,报告发生率为10.0/10万,而其中一般反应报告发生率为5.2/10万(126例),接种1剂次VarV后不良反应的报告发生率为4.9/10万(84例),2剂次的报告发生率为5.8/10万(42例);异常反应报告发生率为4.8/10万(117例),接种1剂次VarV后异常反应的报告发生率为4.8/10万(81例);2剂的报告发生率为5.0/10万(36例)。其余发生的AEFI为偶合症55例,报告发生率为2.3/10万;心因性反应7例,报告发生率为0.3/10万;无接种事故发生。详见表2

表2北京市儿童接种VarV后发生AEFI的分类情况(/10万)

3.不良反应的临床症状分类情况:  一般反应病例中,以发热症状为主,为79例,报告发生率为3.3/10万,其中,接种1剂次VarV后发热的报告发生率为3.4/10万(57例),2剂次的报告发生率为3.0/10万(22例)。异常反应病例中,以过敏性皮疹为主,为86例,报告发生率为3.5/10万,其中接种1剂次VarV后过敏性皮疹的报告发生率为4.0/10万(68例),2剂次的报告发生率为2.5/10万(18例);其次为血管性水肿15例,报告发生率为0.6/10万,其中接种1剂次VarV后血管性水肿的报告发生率0.3/10万(5例);2剂次报告发生率为1.4/10万(10例);发生喉头水肿、过敏性紫癜和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各1例。详见表3

表3北京市儿童接种VarV后发生不良反应的临床症状分类情况(/10万)

4.接种VarV后发生严重AEFI的病例情况:  305例发生AEFI的病例中,严重AEFI为15例,报告发生率为0.6/10万。其中,接种1剂VarV后发生7例,报告发生率为0.4/10万,分别为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脑炎和脑膜炎、癫痫等;接种2剂VarV后发生8例,报告发生率1.1/10万,分别为过敏性紫癜、晕厥等。

三、讨论  2012年10月,《北京市水痘疫苗使用技术指南》发布,推荐2剂水痘疫苗免疫程序[5]。疫苗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受到关注,通过比较2剂次VarV免疫策略实施前后AEFI的发生情况,科学评价接种剂次数的增加对水痘疫苗AEFI的影响,对评价2剂次疫苗免疫策略的安全性具有重要意义。
        在我国,通常在上臂外侧三角肌下缘附着处皮下注射VarV,临床上最常见的接种反应为注射部位出现局部红肿和硬结现象[9]。通过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信息管理系统监测发现,接种VarV后发生AEFI 305例(12.6/10万),以不良反应为主,常见于发热、接种部位红肿及硬结等一般反应(5.2/10万),异常反应报告发生率较低(4.8/10万)。北京市在全国率先推荐2剂次VarV接种,疫苗程序调整后近三年来,仅有90例(12.6/10万)AEFI发生在接种第2剂次VarV后,远低于首次接种后的131例(17.9/10万)。此外,约3.0/10万人在接种第2剂VarV后出现发热症状,随着接种剂次数的增加而减少,过敏性皮疹,包括荨麻疹、麻疹猩红热样皮疹和斑丘疹等,约有2.5/10万人发生在接种第2剂VarV后,发生率也远低于首剂接种。虽然澳大利亚研究的人群年龄范围和我市目前免疫程序略有不同,但也证实了相同的结果:通过观察2 000名12月龄~12岁儿童接种VarV后的反应发现[10,11],接种第2剂VarV后发热(4%)和皮疹(2%)的发生率低于首剂接种(7%和4%)。但是,本研究中接种第2剂,接种部位发生红肿和硬结的病例反而略有增多,推测原因可能是随着疫苗接种剂次的增加引起体内抗原含量和其他佐剂增多,因而导致接种部位容易发生红肿、硬结症状[12]。也有文献报道,大部分皮下接种的疫苗在注射后可能局部出现红肿浸润,注射局部不易吸收,刺激结组织增生,形成硬结[13]。本研究结果还发现第2剂次VarV发生血管性水肿高于首剂接种,是由于血管性水肿常发生在多剂次接种的疫苗当中,注射部位反应轻微,表现为无痛性肿胀、肿胀部位皮肤发亮、瘙痒和灼热[14]
        北京市2剂次水痘免疫程序实施3年来,2剂次VarV疫苗接种后发生AEFI远低于首剂次接种,以过敏性皮疹和接种部位局部反应为主,可见2剂次免疫程序水痘疫苗安全性良好,可在水痘易感人群中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MarinM, GürisD, ChavesSS, et al. Prevention of varicella: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J]. MMWR Recomm Rep, 2007,56(RR-4):1-40.
[2]Recommended immunization schedules for persons aged 0 through 18 Years — United States, 2012[J].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2012,61(5):1-4.
[3]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Ageing. National Immunization Program Schedule[EB/OL]. [2017-02-01].http://www.immunise.health.gov.au/.
[4]LuL, SuoL, LiJ, et al. A varicella outbreak in a school with high one-dose vaccination coverage, Beijing, China[J]. Vaccine, 2012,30(34):5094-5098. DOI: 10.1016/j.vaccine.2012.05.072.
[5]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市水痘疫苗使用技术指南[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3,47(1):67-6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1.016.
[6]全国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方案[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1,17(01):72-81.
[7]索罗丹,李娟,赵丹,等.实施2剂水痘疫苗免疫程序对控制学校、托幼机构水痘暴发的效果评价[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9(6):485-48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6.006.
[8]武文娣,李克莉,刘大卫,等.中国2010~2012年水痘减毒活疫苗上市后安全性监测分析[J].中国疫苗和免疫,2014,20(01):13-18,35.
[9]李永成,曲江文,骆晓艳,等.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的安全性评价[J].中国生物制品学杂志,2012,25(12):1667-1670.
[10]MahajanD, CookJ, DeyA, et al. Supplementary report: surveillance of 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immunisation among children aged less than seven years in Australia, 1 January to 30 June 2012[J]. Commun Dis Intell Q Rep, 2013,37(2):E130-134.
[11]NgaiAL, StaehleBO, KuterBJ,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one vs. two injections of Oka/Merck varicella vaccine in healthy children[J]. Pediatr Infect Dis J, 1996,15(1):49-54.
[12]WiseRP, SaliveME, BraunMM, et al. Postlicensure safety surveillance for varicella vaccine[J]. JAMA, 2000,284(10):1271-1279.
[13]李佳林,李开军,黄林.水痘疫苗冻干保护剂的改进[J].生物技术世界,2016,(3):204.
[14]韩晓华.预防接种与过敏[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0,25(3):176-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