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2期 中国9个典型行业育龄女工的不孕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54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邢再玲 俞文兰 徐茗 于常艳
XingZailing,YuWenlan,XuMing,YuChangyan
中国9个典型行业育龄女工的不孕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Analysis on infertility statu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female workers among reproductive age in China's nine industries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2.00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5-26
上一篇:一起丁酸梭菌致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暴发事件的实验室诊断与溯源
下一篇:登革病毒非结构蛋白1抗原检测试剂的比较
中国9个典型行业育龄女工的不孕状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邢再玲 俞文兰 徐茗 于常艳     
邢再玲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妇女劳动卫生与生殖健康室
俞文兰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妇女劳动卫生与生殖健康室
徐茗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妇女劳动卫生与生殖健康室
于常艳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妇女劳动卫生与生殖健康室
摘要: 目的  调查中国9个典型行业育龄女工的不孕状况及其相关因素。方法  采用多阶段抽样方法,于2016年1—11月对我国医药卫生、石油化工、冶金、铁路、机械制造、电子等9个行业33 685名育龄女工的不孕状况进行横断面调查。首先在华北、华中、华南等7个地区,均随机抽取3个省会城市,然后将抽中的省会城市的职业病防治院所管辖范围内的女工人数>500名的目标行业的企业进行编号,随机抽取5个企业,对抽中的企业内符合本研究纳入标准的女工,开展生殖健康调查。利用《女工生殖健康调查问卷》收集女工人口学状况、职业情况及生殖状况等数据。采用χ2检验进行影响不孕的单因素分析;利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女工不孕的多因素分析。结果  9个行业女工的年龄为(35.98±7.98)岁。其1年不孕率为24.81%(8 358/33 685),2年不孕率为13.47%(4 537/33 685), 3年不孕率为10.78%(3 632/33 685)。相对于华东地区,华南地区的女工不孕率最高(OR=1.90, 95%CI: 1.66~2.17);相对于无工作的妇女,铁路行业(OR=1.68, 95%CI: 1.43~1.98)和金融行业(OR=1.64, 95%CI: 1.38~1.95)女工不孕率较高;与非暴露组相比,职业暴露重金属(OR=1.15, 95%CI: 1.04~1.27)和职业暴露有害物理因素(OR=1.09, 95%CI: 1.01~1.17)均是不孕的相关因素。结论  9个行业的女工不孕率较高,地区、行业、职业暴露重金属、职业暴露物理性有害因素是不孕的影响因素。
关键词 :生殖;职业卫生;女工;生殖健康;不孕
Analysis on infertility statu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female workers among reproductive age in China's nine industries
XingZailing,YuWenlan,XuMing,YuChangyan     
Women's Work Hygiene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Department, National Institute of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Posion Control,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Yu Wenlan, Email:wenlan221@qq.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infertility rate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female workers in China's nine industries.Methods  Using multi-stage sampling method, from January to November in 2016. A cross-sectional survey was conducted on the infertility of 33 685 female workers in the nine industries including medical and health, petrochemical, metallurgy, railway, machinery manufacturing and electronics,a questionnaire survey. First, three provincial capitals were randomly selected in seven regions. And then we consulted and communicated with the hospital of the provincial city's occupational diseas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marking and coding the target enterprise within its jurisdiction, In these enterprises, we randomly selected five companies. Finally, all women workers who meet the inclusion criteria were surveyed in those enterprises which were drawn. Use the"female workers reproductive health questionnaire" to collect female workers demographic status, occupational status and reproductive status and other data. The single factor analysis of infertility was performed by chi-square test. Multivariate analysis of infertility was carried out by logistic regression model.Results  The age of female workers in the nine industries was (35.98±7.98) years. The infertility rate for one year of female workers in typical industry was 24.81% (8 358/33 685), the infertility rate for two years being13.47% (4 537/33 685), the infertility rate for two years being 10.78% (3 632/33 685). Compared to the east China region, the infertility rate was the highest in the south region (OR=1.90, 95%CI: 1.66-2.17). Compared to non-working women, the infertility rate was the highest among railroad (OR=1.68, 95%CI: 1.43-1.98) and financial industries (OR=1.64, 95%CI: 1.38-1.95).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eavy metals (OR=1.15, 95%CI:1.04-1.27) and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azardous physical factors (OR=1.09, 95%CI:1.01-1.17) were infertility risk factors.Conclusion  The infertility rate of female workers in the nineindustries was high. And the region, industry,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eavy metals and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hazardous physical factors, were independent risk factors for infertility.
Key words :Reproduction;Occupational health;Female worker;Reproductive health;Infertility
全文

妇女的生育能力是繁衍下一代的基本能力,而不孕率是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生殖健康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不孕作为一种特殊的生殖健康缺陷,常会对育龄妇女、家庭乃至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医学和社会问题[1]。近年来全世界范围内不孕发病率呈上升趋势,WHO提出,不孕、心血管疾病和肿瘤已经并列成为当今影响人类生活和健康的三大疾病[2]。在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已婚育龄妇女不孕率仅为2%~5%,近年来的调查显示不孕率呈明显上升的趋势[3]。目前有关女性不孕的研究大多是生物因素方面的,不孕与职业因素的相关研究较少,为此,本研究对全国9个行业女工的不孕状况及影响因素进行了调查分析,以期为促进女工的生殖健康提供科学信息。

对象和方法  

1.对象:  本研究为横断面调查。采用多阶段抽样方法于2016年1—11月对中国9个行业33 685名女工的不孕状况进行了调查。在我国的华北、华中、华南、华东、西南、西北和东北7个地区内分别采用单纯随机法进行抽样,即对各地区管辖范围内的省会城市进行编号,随机抽取3个省会城市。与抽中的省会城市的职业病防治院进行协商沟通,将其所管辖范围内女工人数>500名以上的目标行业的企业进行编号,随机抽取5个企业,对抽中的企业内符合本研究纳入标准的女工,全部开展生殖健康调查。根据资料回顾,中国不孕率为6.89%~18.00%[1],按照现况调查样本量计算公式,估算每组的样本量约为2 400名,本研究最多的分组为9个行业,则共需要调查女工21 600名,实际调查33 685名。调查对象的入选条件为年龄在18~49岁之间的已婚育龄女工,且在未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下,有超过1年的正常性生活;排除采取避孕措施不计划妊娠者,或婚后同居不满1年者,或曾经有妊娠史,但因流产、宫外孕、死胎等或正常生产之后而继发性不孕的调查对象,或已确诊伴侣不育,或对问卷理解困难无法配合者,或有严重内科疾病者。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方法:  利用自制的《女工生殖健康调查问卷》,对符合纳入标准的女工进行问卷调查。调查的内容包括女工社会人口特征、工作特征及职业暴露有害因素的情况,以及生殖情况。在调查的过程中,主要采取向被调查企业对女工进行集中式讲解,定时回收的方式收集数据。

3.质量控制: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成立国家级项目工作组,制订统一的调查方案与问卷。在正式调查前,对我国32个省份进行统一编号,采用单纯随机抽取法抽取1个省份,然后对该省会城市管辖范围内的所有企业进行编号,再采用单纯随机法选择2个企业,进行预调查,并对问卷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整。调查前对调查人员进行统一培训,使用统一的调查方式。调查结束后,由专人对问卷内容进行及时检查和复核,尽可能控制偏倚。问卷采用EpiData 3.2软件双人录入,双份核对检查,确保数据的真实与准确,数据录入完成后进行复核,剔除不合格的数据。

4.指标及定义:  不孕的诊断是根据《妇产科学》[4]诊断标准,指男女双方同居≥1年并有生育愿望,具有正常性生活且均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而仍未能受孕称为不孕,且本文中的不孕是指原发性不孕,即为婚后1年内从未受孕者。1年不孕率:是指计划妊娠的女工在未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下,1年内未成功受孕的女工人数在所调查的总女工人数中的比例。2年不孕率:是指计划妊娠的女工在未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下,2年内未成功受孕者的女工人数在所调查的总女工人数中的比例。3年不孕率:是指计划妊娠的女工在未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下,3年内未成功受孕的女工人数在所调查的总女工人数中的比例。轮班作业:工作制度为两班轮班(工作8~12 h换班)和三班轮班(工作8 h换班)制度的工作,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经常加班:是指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外,延长工作时间、休息日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或法定休假日工作,此情况在1周内出现3次及以上定义为经常加班,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长时间站立:是指在一个工作日内有6 h以上从事站立工作,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长时间坐位:是指在一个工作日内有6 h以上从事坐位工作,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职业暴露于重金属:是指女工在工作中职业暴露于铅、汞和镉及其化合物,每个工作日暴露的时间超过2 h以上,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职业暴露有机物:是指女工在工作中职业暴露于芳香族烃类、脂肪族卤代烃类、醇类等有机溶剂,每个工作日暴露的时间超过2 h以上,且怀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职业暴露有害物理因素:是指女工在工作中职业暴露电磁辐射、噪声、振动和高温等物理性有害因素,每个工作日暴露的时间超过2 h以上,且在孕前从事此项工作1年以上。

5.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9.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调查对象年龄为正态分布,采用±s表示。本研究采用χ2检验进行影响不孕的单因素分析;利用logistic回归模型进行不孕的多因素分析。模型回归系数整体的检验采用似然比检验,选用向前逐步选择法进行自变量筛选,以P<0.05为入选标准,P>0.1为剔除标准;利用相同的因变量与自变量,拟合了线性回归模型,进行了相应的共线性诊断;Pearson残差绝对值大于2,Score假设检验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确定为异常点,然后根据专业知识和数据收集的实际情况,对数据进行了核实校正。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基本情况:  本研究共发放36 620份调查问卷,实际回收33 685份问卷,有效回收率为91.98%。调查对象年龄为(35.98±7.98)岁。华北地区调查的女工人数最多, 8 597名(25.52%),其次是华中8 184名(24.30%),东北调查人数最少,为1 339名(3.98%)。医药卫生行业调查人数最多,为9 388名(27.87%),其次是从事石油化工职业的女工4 880名(14.49%)。33 685名研究对象中,1年不孕率为24.81%(8 358例),2年不孕率为13.47%(4 537例),3年不孕率为10.78%(3 632例)。

2.不同人口学特征女工不孕率的比较:  华南地区女工1年不孕率最高,达到32.03%,西南地区女工2年不孕率和3年不孕率最高,分别为18.02%和15.31%,不同地区间女工不孕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不同年龄的女工不孕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金融行业的女工不孕率最高,其1、2和3年不孕率分别达到28.59%、17.01%和13.84%,不同行业间女工不孕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公务员不孕率最高,不同职业女工不孕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详见表1

表1中国9个行业不同人口学特征女工的不孕率比较

3.不同工作特征女工不孕率的比较:  工作中长时间站立的女工不孕率低于未长时间站立的女工。工作长时间坐位的女工2、3年不孕率均高于未长时间坐位的女工。职业暴露重金属女工不孕率高于非暴露者,暴露于有机溶剂、有害物理因素的女工不孕率均高于未暴露者。轮班、加班工作中女工不孕率的分布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中国9个行业不同工作特征女工的不孕率比较

4.女工不孕的多因素回归模型分析:  相对于华东地区,华北、华中、西北、华南、西南、东北的女工不孕OR值分别为1.52、1.55、1.48、1.90、1.55、1.55;相对于无工作的妇女,医药卫生、石油化工、机械制造、电子、金融、文化艺术、行政机关行业的女工不孕OR值分别为1.43、1.55、1.52、1.68、1.46、1.49、1.64、1.43、1.44;职业暴露重金属(OR=1.15, 95%CI: 1.04~1.27)和职业暴露有害物理因素(OR=1.09, 95%CI: 1.01~1.17)均与不孕相关,详见表3

表3中国9个行业女工不孕的相关因素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

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9个行业女工的不孕率为24.81%,高于卫生部2001年发布数据(18%)[5],考虑其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不孕率在逐年上升,二是可能与数据来源有关,本研究是通过对9个行业女工群体问卷调查获取数据,而国家2001年的不孕数据主要通过妇幼保健机构逐级上报所得,但1年不孕的妇女就诊率仅为27.68%,所以实际的不孕率应该略高于国家2001年公布的数据。国外相关研究显示,在美国有11%的15~44岁女性怀孕困难[6],在英国有15%的妇女有生育问题[7],在埃塞俄比亚和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不孕率超过20%[8],可见不孕率在全球范围均处在较高的水平,且均显示有逐年上涨的趋势,因而已引起全球性的广泛关注。
        不同地区的育龄女工不孕率不同,华东、华北地区不孕率明显较低,华中、东北次之,而华南和西南地区最高,不孕率的差异主要与地区的经济、文化和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这与全国不孕调查的结果基本一致[9]。在所调查的行业中,金融行业的女职工不孕率最高,达到28.59%,按照职业分析,女性公务员不孕率最高,达到27.40%,而无工作的家庭主妇的不孕率为17.88%。可见,职业女性的不孕率明显高于家庭主妇,职业相关因素对女性的生育能力存在一定影响,另外这些不孕率较高的行业和职业存在一些共同特点,如工作紧张、工作压力大、面临高风险和高不确定性。为此,要针对不同行业的不同岗位的女工,开展生殖健康风险评估,制定相应的生殖健康风险评估指南,实行分类管理和健康促进,保障妇女生殖健康。
        职业暴露铅、汞、镉等重金属是女工不孕的危险因素,这与既有的研究结果一致[10,11]。这些重金属对女工生育能力的影响主要是由于可干扰女工的下丘脑-垂体-卵巢轴的神经内分泌功能,影响性激素的分泌和调节所致[12]。如职业暴露铅的女工月经紊乱的患病率较高,生育力低下,自然流产率和早产率均高于非暴露组[13]。有研究显示,职业暴露汞蒸气的女工,即使汞浓度未超过车间空气中最高容许浓度,也可出现月经紊乱;职业暴露高浓度汞可导致排卵间隔时间延长,生殖内分泌紊乱,不孕率增加[14]
        职业暴露有害物理因素可增加女工不孕的风险,与既有研究结果一致[15,16]。本研究调查的有害物理因素主要包括电磁辐射、振动和高温等。职业暴露电离辐射可对卵巢产生不可逆损伤,导致月经紊乱、闭经及不孕,对子宫的损伤导致不孕和流产[17]。职业暴露于振动可引起女性生殖器官功能失调,从而影响不孕[18],但也有研究并未发现职业暴露振动与不孕存在关联性[19]。长期处于高温环境作业可引起女工月经紊乱,不孕风险增加[16]。职业暴露于噪声的女工,发生不孕的相对危险度增高[15]
        单因素分析显示,职业暴露于苯、丙酮等有机溶剂与女工不孕有关,而多因素分析未显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大量的相关研究显示,暴露于这些有毒有害的化学物质,可导致女性生殖系统发育障碍、子宫内膜异位症、月经紊乱以及生育力下降等生殖损害[20]。有机溶剂等有毒化学物对女工生殖健康的损害复杂多样,需要加强健康教育,使女工了解自己所处的作业环境、职业暴露的有害因素对生殖健康可能的影响,受到损害后早期出现的症状,增强女工的自我保护意识,加强防护措施,降低生殖健康损害[21]
        本研究显示,不同年龄段的女工不孕率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因此未对不孕率按照全国人口构成比进行率的标准化。不孕是很多原因综合导致的结果,虽然本研究分析了不孕的影响因素,但由于现况调查数据的局限性,并不能得到因果关系,需要基于队列研究进一步证实。本研究显示,女工工作所属的地区、行业、职业暴露重金属、职业暴露于有害物理因素与不孕有关,因此,应加强女工孕前职业卫生防护和健康教育,避免职业有害因素对女工生殖健康的影响。

参考文献
[1]孟超,吴久玲,宋波,等.不孕症的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4,(4):709-711. DOI: 10.3969/j.issn.1673-5293.2014.04.67.
[2]于建春,王苏梅,刘秀丽,等.育龄人群不孕不育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2,27(4):579-581.
[3]吴颖臻,傅咏南,方茹,等.当前我国生殖健康与出生缺陷的现状分析与思考[J].中国优生优育,2013,19(1):45-49.
[4]乐杰.妇女科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351.
[5]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卫生统计信息中心.2001年全国卫生事业发展情况统计公报[EB/OL].[2002-04-26].http://www.moh.gov.cn/zwgkzt/pgb/200805/34844.shtml.
[6]O'FlynnN. Assessment and treatment for people with fertility problems: NICE guideline[J]. Br J Gen Pract, 2014,64(618):50-51. DOI: 10.3399/bjgp14X676609.
[7]RouchouB. Consequences of infertil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J]. Perspect Public Health, 2013,133(3):174-179. DOI: 10.1177/1757913912472415.
[8]ClarkS, KoskiA, Smith-GreenawayE. Recent Trends in Premarital Fertility across Sub-Saharan Africa[J]. Stud Fam Plann, 2017,48(1):3-22. DOI: 10.1111/sifp.12013.
[9]孟琴琴,张亚黎,任爱国.中国育龄夫妇不孕率系统综述[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3,34(8):826-831.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3.08.017.
[10]杨杏芬,吴永宁.镉对人群健康效应研究需要注重肾损害水平之下的低剂量暴露[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4):292-29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4.002.
[11]郑玉新.暴露评估与暴露组研究——探索环境与健康的重要基础[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3,47(2):99-100.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2.001.
[12]俞文兰,丁辉.职业危害与女性生殖健康[M].北京:环境科学,2014:31-45.
[13]王洁,陈东明,方芳芳,等.职业性铅暴露对女性生殖功能影响的Meta分析[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4,34(2):176-179.
[14]SmiechowiczJ, SkoczynskaA, Nieckula-SzwarcA, et al. Occupational mercury vapour poisoning with a respiratory failure, pneumomediastinum and severe quadriparesis[J]. SAGE Open Med Case Rep, 2017,5:2050313X17695472. DOI: 10.1177/2050313X17695472.
[15]MannoM, KleinCL, JohansonG, et al. Occupational exposure limits for industrial chemicals: The SCOEL approach[J]. Toxicology Letters, 2016, 259:S52-S53.DOI: 10.1016/j.toxlet.2016.07.128.
[16]KitchenH, AldhouseN, TriggA, et al.A review of patient-reported outcome measures to assess female infertility-related quality of life[J]. Health & Quality of Life Outcomes, 2017,15(1):86.DOI: 10.1186/s12955-017-0666-0.
[17]马兰,刘军莲,刘新敏.环境对女性生殖健康的影响[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2,23(4):554-556. DOI: 10.3969/j.issn.1673-5293.2012.04.059.
[18]王桂明,赵峰峰,姜梅杰,等.医务人员职业暴露相关因素分析与预防[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5,(19):4555-4557. DOI: 10.11816/cn.ni.2015-141023.
[19]郎丽,陈青松,晏华,等.血管内皮素水平与振动性血管损伤及振动接触水平关联性研究[J].中国职业医学,2014,41(4):408-410,415. DOI: 10.11763/j.issn.2095-2619.2014.04.010.
[20]俞文兰,唐仕川,邹建芳,等.职场女性健康新视角[M].北京:中国环境出版社,2016: 161-165.
[21]邢再玲,俞文兰. 14 614名女职工生殖健康状况调查与分析[J].中国职业医学,2016,43(4):447-450,455. DOI: 10.11763/j.issn.2095-2619.2016.0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