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2期 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省级代表性评价    PDF     文章点击量:32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赵振平 王丽敏 李镒冲 姜勇 张梅 黄正京 张笑 李纯 周脉耕
ZhaoZhenping,WangLimin,LiYichong,JiangYong,ZhangMei,HuangZhengjing,ZhangXiao,LiChun,ZhouMaigeng
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省级代表性评价
Provincial representativeness assessment of China Non-communicable and Chronic Disease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in 201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2.009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7-18
上一篇:2013年中国成人糖尿病前期的地理分布及相关因素分析
下一篇:油炸食品摄入与胃癌及癌前病变的相关因素分析
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省级代表性评价
赵振平 王丽敏 李镒冲 姜勇 张梅 黄正京 张笑 李纯 周脉耕     
赵振平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王丽敏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李镒冲 北京大学临床研究所
姜勇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张梅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黄正京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张笑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李纯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周脉耕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评价2013年中国成人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省级代表性。方法  采用国家统计局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描述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中的东、中、西部地区与各省份监测点数量分布,监测点覆盖的人口数及其占全省人口比例,计算各省份与区域内监测点的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文盲率和城镇化率,并采用曼-惠特尼U检验比较监测点与所在省份的相应指标差异。结果  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298个监测点中,东、中、西部地区分别有111、85和102个县/区,覆盖人口比例分别为13.90%,11.48%和12.28%。监测系统覆盖了1.69亿中国人口,占中国人口的12.70%。各省份监测点数量为6(海南、青海和宁夏)到14个(山东、广东及河南)不等。西藏自治区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死亡率(0.238%)和文盲率(15.54%)低于自治区整体水平(死亡率为0.482%,文盲率为26.22%),但西藏自治区监测点非农业人口比例(40.6%)高于自治区水平(18.8%)。江西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城镇化率(43.4%)低于该省整体水平(59.9%)。山东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非农业人口比例(32.8%)高于该省整体水平(24.2%),文盲率(3.86%)低于该省整体水平(5.25%),以上P值均<0.05。除以上省份外,其余各省份的监测点与相应省份的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文盲率以及城镇化率等指标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除3个省份外,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基本具备省级代表性。
关键词 :慢性病;人群监测;方案评价
Provincial representativeness assessment of China Non-communicable and Chronic Disease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in 2013
ZhaoZhenping,WangLimin,LiYichong,JiangYong,ZhangMei,HuangZhengjing,ZhangXiao,LiChun,ZhouMaigeng     
National Center for Chronic and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ou Maigeng, Email: maigengzhou@126.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evaluate the provincial representativeness of China Non-communicable and Chronic Disease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2013.Methods  The Sixth National Population Census data which was collected by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as used to calculate proportion of population who aged 65 and above, mortality rate, the proportion of non-agriculture population, the illiteracy rate and urbanization rate in order to evaluate the surveillance system in each province. The Mann-Whitney U test was used to determine the statisticall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urveillance system and corresponding general population.Results  Among the 298 disease surveillance points (DSPs) in China Non-communicable and Chronic Disease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there were 111, 85, and 102 DSPs located in the east, middle, and west area of China, which covering 13.90%, 11.48%, and 12.28%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respectively. The surveillance system covered 169 million of the population of China, accounting for 12.70% of Chinese population. The number of DSPs by provinces ranges from 6 (Hainan, Qinghai, and Ningxia) to 14 (Shandong, Guangdong and Henan). It indicated that mortality rate (DSP: 0.238%; Province: 0.482%) and the illiteracy rate (DSP: 15.54%; Province: 26.22%) among DSPs in Tibet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 provincial level, on the other hand, the proportion of non-agriculture population among DSPs (40.6%)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provincial level (18.8%). The urbanization rate among Jiangxi DSPs (43.4%)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 provincial level (59.9%). The proportion of non-agriculture population among Shandong DSPs (32.8%)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e provincial level (24.2%), however, the illiteracy rate among Shandong DSPs (3.86%)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 provincial level (5.25%). Other than the provinces mentioned above,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 differences (P>0.05) among proportions of population who aged 65 and above, mortality rates, the proportions of non-agriculture population, the illiteracy rates and urbanization rate between provincial surveillance system and corresponding area.Conclusion  Other than 3 provinces, in general, China Non-communicable and Chronic Disease Risk Factor Surveillance System had provincial representativeness.
Key words :Chronic disease;Population surveillance;Program evaluation
全文

全国疾病监测点(disease surveillance points,DSP)系统始建于1978年,经过多轮的调整和专家论证,该监测结果已能较好的反应全国情况[1,2]。随着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政府对公共卫生预防保健事业投入力度不断加大。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原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的领导下,2013年在中国内地31个省份的298个监测县/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4个师,开展了中国成人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简称"慢病危险因素监测")[3]
        DSP系统从2004年的161个监测点,调整至2013年的605个监测点。经论证,2013年的DSP系统可较好地估计具有国家级及省级代表性的死因监测结果[4]。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从DSP系统中选取50%监测点,本研究对监测点的选取过程及科学性进行论述,并对省级代表性进行评价,以期为各省份成人常见慢性病患病及其危险因素分布估计提供参考。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来源  采用国家统计局第6次人口普查资料,计算监测点及非监测点县/区的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文盲率和城镇化率。

二、监测点选取  DSP系统原则上满足了死因监测、慢病危险因素监测以及其他重要公共卫生监测的工作需要。出于长远规划的考虑,从DSP系统的605个监测点中选出50%的县/区作为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且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与死因监测点重叠。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选取,综合考虑了监测点以往的工作质量、工作基础、社会人口经济状况、健康状况及地区分布、财政支持力度,并遵循经济有效原则。监测点的选取过程经过专家的反复论证,参考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人口数等评价指标。
        首先,监测点的选取采用分层随机抽样的原则。将31个省份(不包括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分成31层,以期获得省级代表性的监测系统。各省份内根据死亡率(高、低)、非农业人口比例(高、低)和人口数(高、低)分为8层。根据2010年国家统计局对人口数的估计值,9 000万人口以上的省份分配14个监测点,6 000万至9 000万人口数的省份分配12个监测点,3 500万至6 000万人口数的省份分配10个监测点,2 000万至3 500万人口数的省份分配8个监测点,少于2 000万的人口数分配6个监测点。
        其次,对原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161个监测点覆盖人口是否达到预期进行评价,对省份内样本量不够的省份增补监测点。除直辖市外,其余各省份农村地区(县)和城市地区(城区)的监测点数尽量相同,各省份监测点的在不同地级市的分布尽量均衡,新增点尽量在没有监测点的地市内选取,最后选取的监测点尽量在本省的8层中均匀分布。

三、监测系统省级代表性评估  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省级代表性评价包括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外的298个监测点。采用SAS 9.4进行统计分析。首先,研究描述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东、中、西部地区与各省份监测点数量分布、监测点覆盖的人口数和占全省(直辖市、自治区)人口比例,以期评价各省份覆盖人口是否达到预期。其次,研究计算省份与区域内监测点的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文盲率和城镇化率等5个指标,并采用曼-惠特尼U检验比较监测点与所在省份的相应指标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中国东、中、西部地区与分省监测点分布情况描述  2013年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298个监测点中,东、中、西部地区分别有111、85和102个县(区),覆盖人口比例分别为13.90%、11.48%和12.28%。监测系统覆盖了1.69亿中国人口,占中国人口的12.7%。各省份监测点数量为6(海南、青海和宁夏)到14个(山东、广东及河南)不等。详见表1

表1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中不同区域及省份监测点分布情况

二、中国分省代表性评价结果  西藏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死亡率和文盲率低于该自治区整体水平,但监测点非农业人口比例高于该自治区水平;江西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城镇化率低于该省整体水平;山东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点的非农业人口比例高于该省整体水平,文盲率低于该省整体水平。其他省份的监测点各指标与该省份整体水平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详见表2

表2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点与该省份相关指标比较

讨论  我国的疾病监测工作始于1980年,在13个省份的30个疾病监测点中开展,覆盖380万人口。1984年,监测逐步扩大至21个省份的46个监测点,覆盖824万人口[5]。由于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的布点已不能完全满足制定区域慢病防控策略和措施的要求。2013年,该系统进行了新一轮扩点,以期具有省级代表性。慢病危险因素监测调查人群由2004年的3万余名增加到2013年近18万。2013年中国成人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系统涵盖了中国约1/10的县(区),覆盖约1.69亿中国人口,东、中、西部监测点覆盖人口比例均衡。同以往监测系统相比,该监测系统获得的资料基本可以描述各省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流行状况和趋势,评估慢病防控效果,确定优先干预领域,为慢性病相关科学研究奠定基础。
        慢性病的发生与地区经济、卫生状况,人群年龄和受教育水平等因素密切相关。因此,本研究采用65岁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和文盲率等指标对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代表性进行综合评价。同时,由于2010年第6次人口普查数据与2013年危险因素调查时间上较为接近,可以较好地评价监测系统。通过研究发现,监测系统内各层监测点的比例和分布与全国范围内各层区(县)的比例和分布大致相同。除西藏、江西和山东监测点个别指标与该地区的指标有差别外,监测系统基本具有省级代表性。西藏工作开展难度相对较大,因此选点时综合考虑工作开展的可行性和人口聚居性,监测点大多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好,工作能力较强的区(县)。因此,监测点的死亡率也相对较低、非农业人口比例和受教育水平相对较高。江西监测点的城镇化率低于该省的整体水平,在监测抽取调查样本时,应综合考虑城镇和乡村的比例,对其进行校正,才能真实反映江西的真实情况。山东监测点的非农业人口比例和受教育水平相对高于该省整体水平,用监测数据推算该地区的慢病及其危险因素水平时,应考虑非农业人口和受教育水平的影响。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加快医疗卫生信息系统建设。完善以疾病控制网络为主体的公共卫生信息系统,提高预测预警和分析报告能力"。《中国慢性病防治工作规划(2012—2015年)》也明确提出:"2015年慢性病及危险因素监测覆盖全国50%的县(市、区)"。因此,建设具有省级代表性的慢病危险因素监测系统,为我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制定慢病防控的政策和措施提供依据,为国家分类指导不同地区慢病防控工作提供支持。本研究对后续监测系统的调整有一定的指导性意义。
        监测系统的评价一般包括系统的可操作性、灵活性、数据质量、可接受性、敏感度、数据结果的稳定性、时效性以及代表性等多个方面[6,7]。本研究仅侧重监测系统代表性评价,并非评价监测数据的质量和某些调查变量可能存在的系统性误差。错误和偏倚可能在任一环节引入[8]。本调查的数据质量等其他问题的论证见报告的质量控制部分[3]
        具有省级代表性的监测系统可以更好地描述分省人群健康指标的流行病学特征。虽然分省的调查数据可能仍与该省真实数据存在差异,但该差异不影响实现系统的监测目的。此外,个别省份,例如北京、上海、江苏等地,自筹经费扩大调查样本而获得的数据,通过合理抽样和加权调整,可能更接近本省的真实数据,但由于数据的可及性,本研究并未对此种情况纳入评估。
        本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首先,评价指标的局限性。采用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死亡率、非农业人口比例、文盲率和城镇化率等5个指标来评价监测系统,以期代表地区的人口结构、居民健康状况、城市化进程与经济状况。由于无法获得其他县区级的相关指标,如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等,在评价指标体系上有一定的局限性。其次,本研究纳入的监测点为国家级监测点,未考虑各省根据本省情况自行扩充监测点的覆盖情况。

参考文献
[1]YangG, HuJ, RaoKQ, et al. Mortality registration and surveillance in China: History, current situation and challenges[J]. Popul Health Metr, 2005,3(1):3. DOI: 10.1186/1478-7954-3-3.
[2]杨功焕,郑锡文,曾光,等.第二阶段疾病监测点的选取及其代表性[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1992,13(4):197-201.
[3]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报告(2013)[M].北京: 军事医学出版社,2015.
[4]LiuS, WuX, LopezAD, et al. An integrated national mortality surveillance system for death registration and mortality surveillance, China[J]. Bull World Health Organ, 2016,94(1):46-57. DOI: 10.2471/BLT.15.153148.
[5]《中国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一代宗师何观清》编委会.中国公共卫生与流行病学一代宗师何观清[M].北京:北京出版社, 2011.
[6]周脉耕,姜勇,黄正京,等.全国疾病监测点系统的调整与代表性评价[J].疾病监测,2010,25(3):239-244. DOI: 10.3784/j.issn.1003-9961.2010.03.023.
[7]GermanRR, LeeLM, HoranJM, et al. Updated guidelines for evaluating public health surveillance systems: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Guidelines Working Group[J]. MMWR Recomm Rep, 2001,50(RR-13):1-35; quizCE1-7.
[8]Romaguera RAGRR, KlauckeDN. Evaluating public health surveillance. In: Teutsch SM, Churchill RE, eds.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public health surveillance[M]. New York: N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