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2期 南京社区居民应对热浪健康干预效果评价    PDF     文章点击量:58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汪庆庆 于永 李永红 丁震 陈晓东
WangQingqing,YuYong,LiYonghong,DingZhen,ChenXiaodong
南京社区居民应对热浪健康干预效果评价
Evaluation the impact of community intervention on heat wave in Nanjing,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2.01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5-02
上一篇:2014年山东省1株柯萨奇病毒B5分离株全基因序列分析
下一篇: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总体方案
南京社区居民应对热浪健康干预效果评价
汪庆庆 于永 李永红 丁震 陈晓东     
汪庆庆 210009 南京,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
于永 南京市栖霞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李永红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丁震 210009 南京,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
陈晓东 210009 南京,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所
摘要:
关键词 :干预性研究;健康知识,态度,实践;热浪
Evaluation the impact of community intervention on heat wave in Nanjing, China
WangQingqing,YuYong,LiYonghong,DingZhen,ChenXiaodong     
Jiangsu Provinci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Jiangsu Province, Nanjing 210009,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Wang Qingqing, Email:wqq-djy@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Intervention studies;Health knowledge, attitudes, practice;Heat wave
全文

流行病学研究表明,极端高温可以对任何年龄的人群造成健康危害,老人、婴幼儿、慢性病患者等脆弱人群在热浪期间更易受影响。随着发布高温健康预警、开展健康宣教、随访等公共卫生干预措施的实施,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热相关死亡率和患病率已经有所降低,调查还发现居民的风险认知水平高低直接影响其适应能力,而适应能力可以减少热浪的健康影响。本研究在南京某社区开展高温早期健康风险预警、健康教育等干预措施,提高居民应对热浪的知识-态度-行为(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KAP),现对干预效果报告如下。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1年采用典型抽样法在南京城区选取2个社区。抽取研究对象包括一般人群和慢病人群。一般人群为年龄大于18周岁的社区常住居民,样本量依据公式N=Z2×P2/E2计算,考虑不应答等状况,样本量最少应为403名。多项研究表明,慢性病患者是热浪的脆弱人群[1,2,3,4],因此从社区建立健康档案的人群中采用单纯随机法选择200名经区级以上医院确诊、且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定期随诊的现患慢性病病例进行调查。本研究于2011年11月开展人群基线调查,在2013—2014年的夏季开展干预活动,包括健康知识宣传与教育等措施,2014年11月对同一批人群的知晓率进行调查。调查采用面对面询问方式,调查问卷当场回收。调查前统一对有医学背景的调查员培训,并由督导员审核复查。

2.问卷内容和调查实施:  项目组统一设计问卷。基线调查问卷内容包括个人基本情况以及对热浪的知识、态度、行为认知及获得途径。热浪部分的问卷包括知识类5题、态度类3题、行为类5题。干预后进行评估的问卷由3部分组成,前两部分同基线调查,第3部分是针对预警干预措施的效果评估,包括是否收到热浪预警信息及其途径、收到后采取的行为等。

3.干预方法和过程:  (1)于2013—2014年夏季高温期间在所选定的社区的公共电子显示屏、宣传栏发布当日及后两天热相关疾病发病风险等级、高温防护建议等热浪早期健康风险预警。宣传覆盖2个社区的所有居民,使其均能获得预警信息。(2)通过张贴海报、开展宣传等活动,为社区调查的慢病人群及老年人免费发放仁丹、清凉油等防暑降温用品。(3)不定期开展高温健康影响的专题讲座,参加对象为社区慢病人群、老年人,参与人数约200人次。

4.统计学分析:  调查对象的年龄为正态分布,以±s进行表示,知识态度行为采用赋分、标准化的方法进行定量化,根据每项回答是否正确分别赋分1、0,多选题答案在加和后求平均值进行归一,得分均为正态分布,以±s进行表示。用Epidata 3.1软件双人双机进行数据录入,采用SPSS 20.0统计分析。采用方差分析比较干预前后KAP得分差异。采用χ2检验分析干预前后基本情况、KAP获得途径的差异。采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KAP得分的影响因素,以KAP总得分、知识得分、态度得分、行为得分为因变量,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是否为慢性病患者、是否干预为自变量。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干预前后共收回调查问卷1 266份,其中有效问卷1 258份。干预前调查647名,男301名,年龄(55.60±16.41)岁,其中慢病患者占38.6%(250例),中学以上文化程度占61.2%(396名)。干预后调查611名,男277名,年龄(56.92±16.72)岁,慢病患者占33.2%(203例),中学以上文化程度占61.2%(374名)。干预前后调查对象的年龄、性别、民族、婚姻状况、文化程度等人口学信息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值分别为0.42、0.18、2.33、1.35、2.13,P值均>0.05),基线时慢病患者的构成比略高于干预后(χ2=4.00,P=0.046)。

2.干预前后应对热浪的知识态度行为变化:  干预前后知识得分分别为(1.96±0.84)分和(2.56±0.87)分,听说过热浪的人从67.2%(435/647)增加到89.2%(545/611),热浪定义、中暑临床表现、中暑处置措施、中暑预防措施和高温天的错误行为五类题目得分分别提高0.39、0.01、0.10、0.07、0.02分,除中暑临床表现外,其他四题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干预前后态度得分分别为(2.57±0.87)分和(2.51±0.85)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干预前、后行为得分分别为(3.71±1.23)、(3.93±1.02)分,使用空调和经常开窗通风的平均分分别提高0.05、0.21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12013—2014年南京社区居民干预前、后居民对热浪知识态度行为得分(±s

3.获得途径和效果评价:  热浪相关知识的获得途径前3位为电视、广播、报刊,干预前后排名无变化。社会宣传活动和网络途径获取知识的比例增加,分别从干预前11.6%(75/647)、14.4%(93/647)增加到干预后的30.8%(188/611)、26.0%(159/611),χ2值分别为69.89、26.62,P值均<0.001。电视、书籍途径的比例降低,分别从干预前76.2%(493/647)、8.8%(57/647)下降至62.8%(384/611)、3.9%(24/611),χ2值分别为26.53、12.43,P值均<0.001。66.3%(405/611)居民收到高温早期健康风险预警信息,小区电子显示屏途径占62.7%(383/611),宣传栏途径占60.0%(342/611)。慢性人群收到预警为72.4%(147/203),高于一般人群,提示慢性人群对预警信息的关注程度较高。收到预警后95.3%的人调整了作息时间,慢性人群的比例大于一般人群;89.6%的人更加关注老人儿童,大专以上、18~34岁、慢病患者高于其他人群。

4.KAP得分的影响因素:  多元回归结果显示,干预措施能够影响知识、行为和KAP总得分;文化程度影响知识、态度、行为、KAP总得分;是否患慢性病影响态度得分;性别影响知识得分。男性、文化程度高、获得干预者知识得分较高;文化程度高、慢性病患者的态度得分相对较高;文化程度高、获得干预者行为得分较高(表2)。

表22013—2014年南京社区居民知识-态度-行为得分影响因素的多元回归分析

三、讨论  通过为期两年在高温期间开展热浪早期健康风险预警、健康教育等综合性措施,居民对热浪的相关知识明显增加,采取正确行为的比例提高,对参与活动的态度保持较高的意愿。
        本项目利用公共设施在社区发布高温预警,效果评价显示,约67%的调查对象收到了高温健康风险预警信息,绝大部分都能根据信息调整作息时间,减少正午时段的外出,更加关注老人儿童等脆弱人群。说明预警信息受众广、简便易行,居民对这一干预措施较为认同。社会宣传活动也是居民获得知识的重要途径,而传统的电视、书籍等途径的比重降低。部分发达国家已经采用高温预警等措施提高公众的适应能力[5],如美国在应对极端天气造成的灾害时,通过提高预警预测水平,及时提供公开信息,发放手册等方式普及公众的抗灾能力。本项目发现在应对热浪引起的健康危害方面,采用高温预测预警方式加上多途径的健康教育宣传,使公众能够及时得到高温警报并获取应对知识,这种干预形式可以起到提高居民知识、改变行为的效果。
        热浪可以引起超额死亡率增加,尤其是心血管、呼吸系统、肾脏等慢性病的急性发作与气象因素关系密切[6,7,8,9]。Kosatsky等[10]在对238名心脏和呼吸系统慢性疾病患者高温认知和应对行为的调查中发现慢病患者认为自己更易受到极端高温的影响,约70%的患者能够听取公共卫生和气象部门的建议,采取健康生活方式。本研究同样发现,慢性病者对干预措施接受度更高,对热浪知识感兴趣程度高于一般人群。
        本项目采取的综合性健康干预措施,对改变居民应对热浪的知识态度行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提示公共卫生机构在应对热浪的措施方面,通过在现有公共卫生体系中加强高温风险监测和预警,积极利用大众媒体开展健康教育等手段是可行有效的,并应针对慢病患者等高危敏感人群进行重点防护。

参考文献
[1]Campbell-LendrumD, WoodruffR. Comparative risk assessment of the burden of disease from climate change[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6,114(12):1935-1941. DOI: 10.1289/ehp.8432.
[2]KnowltonK, Rotkin-EllmanM, KingG, et al. The 2006 California heat wave: impacts on hospitalizations and emergency department visits[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9,117(1):61-67. DOI: 10.1289/ehp.11594.
[3]Le TertreA, LefrancA, EilsteinD, et al. Impact of the 2003 heatwave on all-cause mortality in 9 French cities[J]. Epidemiology, 2006,17(1):75-79. DOI:10.1097/01.ede.0000187650.36636.
[4]胡梦珏,马文军,张永慧,等.社会经济因素对南方城市温度-死亡暴露反应关系的影响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48(5):401-40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05.014.
[5]LoweD, EbiKL, ForsbergB. Heatwave Early Warning Systems and Adaptation Advice to Reduce Human Health Consequences of Heatwaves[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1, 8(12), 4623-4648. DOI:10.3390/ijerph8124623.
[6]NitschkeM, TuckerGR, HansenAL, et al. Impact of two recent extreme heat episodes on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in Adelaide, South Australia: a case-series analysis [J]. Environ Health, 2011,10:42. DOI: 10.1186/1476-069X-10-42.
[7]XuZ, FitzGeraldG, GuoY, et al. Impact of heatwave on mortality under different heatwave definition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Environ Int,2016,89-90(4-5):193-203. doi: 10.1016/j.envint.2016.02.007.
[8]AlmeidaSP, CasimiroE, CalheirosJ. Effects of apparent temperature on daily mortality in Lisbon and Oporto, Portugal[J]. Environ Health, 2010,9:12. DOI: 10.1186/1476-069X-9-12.
[9]张云权,宇传华,鲍俊哲.湖北省12区县日平均气温对缺血性心脏病死亡的急性影响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1):990-99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13.
[10]KosatskyT, DufresneJ, RichardL, etal. Heat awareness and response among Montreal residents with chronic cardiac and pulmonary disease[J]. Can J Public Health, 2009, 100(3):237-240. DOI:10.1213/01.ane.0000261474.85547.8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