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2期 我国电子行业职业暴露及对女工健康危害的现状    PDF     文章点击量:46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卫婷婷 梅良英
WeiTingting,MeiLiangying
我国电子行业职业暴露及对女工健康危害的现状
Occupational health status of electronics manufacturing female employees in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2.018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4-28
上一篇:生物监测在暴露组评价中的应用
下一篇:棘球绦虫的主要生理学特点与包虫病控制方法的确立
我国电子行业职业暴露及对女工健康危害的现状
卫婷婷 梅良英     
卫婷婷 430079 武汉,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梅良英 430079 武汉,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电子行业是我国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女工人数众多,工作场所中职业危害因素复杂。本文针对电子行业女工的用工特点、职业危害暴露与防护、职业病发病情况、生殖健康与心理健康影响、职业健康管理等方面进行了综述,需要重点关注电子行业女工的生殖、心理健康等问题。另外,女工的卫生防护水平低,更需要通过政策和制度来促进电子行业女工健康促进和管理的开展。
关键词 :电子;职业卫生;生殖健康;心理健康
Occupational health status of electronics manufacturing female employees in China
WeiTingting,MeiLiangying     
Hubei Provinci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Wuhan 430079,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Mei Liangying, Email: 13782856@qq.com
Abstract:Electronics industry is a typical labor-intensive industry in China. There are a lot of female workers and various occupational hazard factors in the workplace. This article reviewed the characteristics of employment of women in electronics industry, occupational hazards of exposure, protective measures, occupational disease situation, influence of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mental health,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management. Electronics female emplyees have the priority in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mental health. Besides, this group has poor protective measures, occupational health management and policy should be taken to enhance the level of women health in electronics industry.
Key words :Electrons;Occupational health;Reproductive health;Mental health
全文

中国是全球电子制造产业最多的国家,随着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我国电子行业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女工居多是电子行业一大特点,在珠三角一带女工占比甚至超过80%[1,2,3,4],且呈现年轻化的就业趋势。女工是接害人群中的特殊群体,职业接触不仅会引起职业病危害,还会对生殖功能造成不良影响。作为推动社会和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群体,女工职业健康与安全问题已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现就电子行业女工的职业健康危害现状综述如下。

一、电子行业女工职业暴露情况  

(一)电子行业用工特点  电子行业工人流动性大,女工多于男工,人员相对年轻,劳动时间过长。随着我国产业结构升级,劳动密集产业逐步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由沿海地区向内陆省份扩张,更多的农村妇女加入到就业大军中[1]。根据中国工业统计年鉴中的相关描述[2],2013年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就业人口达1 028万人,达工业总就业人口7.3%。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制鞋业等这类劳动密集型企业女工分布最多,70%~80%的一线员工为女职工[3,4]

(二)存在的职业危害因素  电子行业职业危害因素种类繁多,以流水线作业为主要的生产模式,除了作业环境存在化学性毒物、粉尘、噪声、高温、电离辐射等有害因素外,女工还面临着人机工效、心理紧张和过度疲劳等问题。熊依杰调查发现,北京海淀区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女工接害比例高达34.0%[5]。山东、湖北调查显示,电子行业女工中有51.9%接触职业危害因素[6]
        电子产品与生活息息相关,种类甚广,小至电子元件、半导体、手机电脑,大到广播、雷达等通信设备。其生产工艺主要包括表面贴装、焊接、焊锡、打磨、涂装、印刷、清洗、蚀刻、电镀、注塑、冲压、探伤等。一线女工常见职业病危害因素:主要有有毒化学物质,如苯系物、正己烷、甲醛、三氯乙烯、异丙醇、乙酸乙酯、丙酮等有机溶剂,铅、镉、汞、镍、锡、铟等重金属,氢氧化钠、硫酸、盐酸等腐蚀刺激性毒物,还有噪声、紫外线、X射线等物理因素[6,7,8,9]

1.有机溶剂:  有机溶剂是电子行业最主要的职业危害来源。郑晓钧等[10]对深圳市福田区电子市场的挥发性有机溶剂分析发现,能检出32种挥发性组分,检出前4位化学物质为二氯甲烷、四氯乙烯、三氯乙烯和正己烷。张海宏等[11]调查发现广州市电子行业有机溶剂超标最为严重的是甲苯、二甲苯。

2.重金属:  电子元件焊接/焊锡是电子行业必不可少的工艺,也是女工从事较多的一个工种,焊锡和焊接岗位职业危害因素是铅、锡,分布较为集中,电子仪表企业女工接触率达20.19%[12]。近年来随着无铅焊锡的推广,焊锡工艺中铅污染的风险逐步减小。

3.强酸碱:  电镀工艺通常会使用到强酸强碱,如盐酸、硫酸、氢氟酸、六价铬酸盐等,以完成中和、活化、电镀过程,在此工艺中车间会形成大量酸雾。

4.噪声:  噪声也是电子行业主要的危害因素之一。电子行业的噪声有稳态噪声和脉冲噪声两种,稳态噪声多见于布局较为密集的流水线,脉冲噪声多见于冲压、吹扫岗位。流水线作业噪声普遍不高,但也存在个别超标的现象,因接触人数较多,其危害不可小视。
        另外,曝光岗位存在紫外线光源,刻印岗位存在激光源。在电子元件检测和探伤过程中会使用到X射线检测分析装置。除此之外,女工在劳动过程中还受到不良工作体位、加班及轮班作业等危害。在电子元件组装、焊接等过程中,工人需要保持单一、重复、快速的动作,需要长时间采取强迫体位,易使颈、肩等部位产生疲劳。企业通过要求工人加班或使用连续的班组轮换,延长每天8 h的工作时间。

(三)职业病发病情况  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是广州女工职业病危害分布较多的行业,占17.0%[13]。何丽英等[14]研究发现,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是引发深圳市龙岗区女工职业病危害事故的主要行业。电子行业急性职业中毒事件屡有发生,职业病发病呈上升趋势,其职业危害现状令人堪忧。急性职业中毒以二甲基甲酰胺、二氯乙烷、三氯甲烷、三氯乙烯等有机溶剂为主,慢性中毒以苯、正己烷、铅及其化学物为主[13]。同时接触多种危害因素的情况在电子行业也不容忽视,多种职业病危害因素对劳动者健康的影响可能存在协同加强的联合作用[15]。有些职业有害因素还具有遗传毒性,如铅、异丙醇、高温职业暴露可以对工人造成DNA损伤[16]

二、对女工的主要健康影响  电子行业女工除了接触有机溶剂、重金属、噪声等职业性危害因素以外,还面临着人机工效学、心理紧张和过度疲劳等问题,可能对女工健康带来严重影响。

(一)生殖健康  许多职业性有害因素可影响性腺轴间的激素反馈调节,引起卵巢功能失调,从而对月经造成影响。有毒有害化学物大多通过影响生殖内分泌系统,导致卵巢功能失调、排卵障碍、干扰受精卵着床等而影响受孕,导致受孕率降低或不孕。妊娠期妇女对有害因素的敏感性会增高,妊娠母体的中毒、缺氧对胎儿的正常发育可产生不良影响。电子行业女工月经周期异常发生率为53.32%,并且电子企业未婚女工较多,月经紊乱、经量改变比生殖系统疾病问题更加突出[6]。研究证实,接触苯、铅、汞、镉会导致女工生殖健康损害。即使职业接触低浓度苯,女工月经异常的检出率亦高于对照组[17]。孕期接触噪声、铅、苯系混合物等工业毒物,可对妊娠经过及妊娠结局有不良影响[18]。职业性接触铅可以引起女工月经周期异常和经量减少,增加痛经和经前期综合征的发生,同时还会影响妊娠及其子代发育,表现为增加妊娠合并高血压、妊娠合并贫血、早产、自然流产和死胎死产的发生,并导致其子代出生低体重和出生缺陷[19]。女工在围孕期职业接触有机溶剂可能会使子代患恶性肿瘤的风险增加,特别是白血病[20]。三氯乙烯的暴露可对生殖系统产生毒性作用,长期暴露会导致雄性精子质量的下降,雌性受孕率降低和自然流产风险增高,并增加胎儿患心脏畸形的风险[21]。近年还有研究证实,正己烷、多溴联苯醚等物质对雌性具有内分泌干扰作用,孕期暴露于多溴联苯醚能干扰后代内分泌生殖功能[22,23,24]
        另外,噪声也是影响电子女工生殖健康的一个重要因素。接触噪声可使女工妊高症、先兆流产等合并症明显增高,以脉冲噪声为甚。噪声可使女工早产、自然流产的发生率明显增高[25],脉冲噪声还可使女工低体重儿的发生率增高[26]
        在多数电子企业里,轮班作业是常态,Pastides[27]的研究表明,夜班较白班自然流产率明显升高(36%比18%, P<0.01)。虽然电子女工平均年龄偏小,且多数未婚,但盆腔炎、子宫附件炎、宫颈糜烂、阴道炎等生殖系统感染总发生率为已达到14.5%[7],可能与其长期处于洁净厂房这一特殊作业环境有一定关系。因电子行业对作业环境的温度、湿度、洁净度控制较为严格,人员进入洁净作业环境需着全身无尘衣,这一限制会影响到女工卫生生活习惯,从而引起泌尿道感染[28]

(二)心理健康  心理健康影响因素主要为职业因素、个体因素和社会因素。心理健康情况与工作压力呈显著相关关系,工作任务压力越大,心理紧张程度越高[29]。电子制造业生产线工作时间长,强度大,动作单一,工作环境压抑、管理制度严格,极易引起身体疲劳和心理压抑[30]。另一方面,电子行业女工年龄普遍偏小,社会阅历少,遇到问题缺乏足够的生活经验去应对;大部分为流动工人或农民工,经济收入低,生活压力较大;文化程度不高,自我调节能力差,因而其心理问题较严重。面对高强度的劳动负荷和生活压力,女工缺乏有效的自我应对机制,无法从企业和同事中获得有效的社会支持和帮助,这些将进一步加剧女工的心理问题。多名学者调查发现,电子制造业一线员工工作压力大,心理健康水平较低,《症状自评量表(SCL-90)》测评结果显示,强迫、人际关系敏感、抑郁和焦虑问题比较突出[31,32]

(三)其他健康影响  电子行业的工作性质要求工人保持单一、重复、快速的动作,强迫体位在作业中非常常见,颈、肩、腕肌肉骨骼疾患发病率明显高于对照组[33]。范昭宾等[7]调查也发现,电子行业流动女工63.86%需要长期重复单调动作,41.8%的女工需要连续站立工作,13.46%女工需要搬动重物,腰酸背痛发生率较高。一项针对电子行业坐姿工人腰背痛的调查发现,患病率高达15.1%[34]。还有学者发现,电子行业女工长期接触作业环境中的噪声,观察组有13.6%的青年女工心电图显示轻度心肌缺血,而且低血压检出率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35]。但由于职业危害因素、研究方法和混杂因素的影响,噪声与高血压间的关系尚存在争议[36]

三、女工职业卫生防护现状  随着我国职业病防治力度不断加大,高新技术产业危害较重的工艺和原辅料逐步被市场淘汰,高毒物质逐步被低毒无毒物质替代,但仍有部分中小企业违规使用含苯、正己烷、铅等高毒物质的原辅材料。我国现有的电子企业多为外资企业,用工模式为合同制,部分车间工作环境恶劣,职业健康保护措施缺失,存在较重的生产安全隐患。电子女工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流动性大,工龄较短,职业卫生知识与自我保护意识相对欠缺,其职业健康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流动女工接受在岗期间和离岗职业健康体检的比例分别为29.9%和7.3%,接受职业卫生培训和职业病危害告知的分别占50.6%和53.1%,建立职业健康档案的约占17.6%[37]

四、职业健康管理策略及展望  电子行业是带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目前该行业职业病危害依然严重,只有促进工人身心健康才能保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女工是接害人群中的特殊人群,女工劳动保护工作需要政府部门、社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共同参与。针对电子行业一线女职工职业健康的管理要点,一是开展专项督查,监督用人单位对高毒物质的使用,禁止采用淘汰落后的生产工艺,禁止强迫长时间加班,保护女职工合法权益与特殊利益;二是建立技术支持体系,让用人单位了解如何落实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和禁忌规定;三是充分发挥用人单位工会组织的作用,建立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管理模式,为女工建立完整的职业健康体检档案,评估员工的健康风险因素,有针对性的开展健康干预。四是依据岗位特点开展有针对性的员工关爱活动,并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服务、指导和培训,帮助解决女工的心理问题;五是重视女工健康教育,增强女工健康意识,提高其健康素养。六是鼓励女工加强健康知识学习,倡导自我健康管理方式。在制定有关工作环境的政策时,应该同时考虑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两方面因素[38]。电子行业女工生殖健康及心理健康的影响因素、多种因素联合作用对女工生殖健康的影响、如何通过政策和制度来促进电子行业健康促进和健康管理的开展、建立哪种模式来推动电子女工生殖健康劳动保护工作,都是我们日后需要探索研究的方向。

参考文献
[1]黄艳,徐维祥,朱剑,等.我国典型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分布现状及近年来的转移趋势[J].现代经济,2009,8(9):98-101. DOI: 10.3969/j.issn.1671-8089.2009.09.041.
[2]国家统计局工业交通统计司.中国工业统计年鉴(2014)[M].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4.
[3]俞文兰,丁辉.职业危害与女性生殖健康[M].北京, 中国环境出版社, 2014: 80.
[4]林洁.透视女工劳动保护现状[J].湖南安全与防灾,2014,(3):17-20. DOI: 10.3969/j.issn.1007-9947.2014.03.005.
[5]熊依杰,于久愿,方丽艳,等.北京市海淀区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人群分布调查[J].职业与健康,2015,31(12):1591-1593.
[6]俞文兰,周安寿,周荐佼,等.电子、宝石加工、制药行业流动女工生殖健康现状调查分析[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2,25(3):216-218.
[7]范昭宾,邹建芳,白金,等.某省电子行业流动女工职业健康和生殖健康状况调查[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11,29(9):661-664. DOI: 10.3760/cma.j.issn.1001-9391.2011.09.007.
[8]李旭东,苏世标,邹剑明,等.大型制鞋和电子行业有机溶剂职业危害和防护措施分析[J].中国卫生工程学,2014,13(5):355-358.
[9]刘松,廖日炎,张红升,等.深圳光明新区2013-2015年三氯乙烯作业场所危害状况及劳动者健康分析[J].实用预防医学,2016,23(8):984-986.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6.08.028.
[10]郑晓钧,李汉锋,丘汾,等.深圳市福田区电子市场有机溶剂挥发性组分分析[J].中国职业医学,2012,39(1):88,90.
[11]张海宏,荣幸,李勇勤,等.广州市153家企业职业病危害因素抽样检测分析[J].中国职业医学,2014,(3):350-352,355. DOI: 10.11763/j.issn.2095-2619.2014.03.026.
[12]平正舟.无锡市电子仪表行业职业危害现状分析[J].职业与健康,2000,16(11):12-13.
[13]金佳纯,陈青松,林健,等.广东省女工职业病发病特点和对策探讨[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5,28(6):451-453.
[14]何丽英,于碧鲲,陈浩.深圳市龙岗区2001-2010年女工职业病状况分析[J].热带医学杂志,2012,12(7):903-905.
[15]马效东,杨子娟,侯丽明,等.职业病危害因素联合作用对劳动者健康的影响[J].职业与健康,2013,29(8):900-902.
[16]欧晓燕,刘新霞,蒋骏,等.微量全血彗星试验检测电子制造业不同工种人群DNA损伤[J].癌变·畸变·突变,2015,(3):207-210,215. DOI: 10.3969/j.issn.1004-616x.2015.03.010.
[17]张耘.低浓度混苯对作业工人的健康影响[J].职业与健康,2007,23(16):1397-1398. DOI: 10.3969/j.issn.1004-1257.2007.16.007.
[18]保毓书,胡永华,符绍莲,等.应用医院资料进行职业有害因素对妊娠经过和结局影响的研究[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01,19(2):83-86. DOI: 10.3760/cma.j.issn.1001-9391.2001.02.002.
[19]陈莉莉,宋辉,藩洁.我国职业性铅接触对作业女工生殖健康影响的Meta分析[J].中国职业医学,2009,36(5):375-378.
[20]SungTI, WangJD, ChenPC. Increased risk of cancer in the offspring of female electronics workers[J]. Reprod Toxicol, 2008,25(1):115-119. DOI: 10.1016/j.reprotox.2007.08.004.
[21]黄培武,李绚,刘威,等.三氯乙烯非致癌性毒性研究进展[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9):844-848.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9.016.
[22]李碧云,倪秀贤,蔡日东,等.正己烷雌性生殖毒性及其内分泌干扰作用研究进展[J].中国职业医学,2016,43(2):230-233. DOI: 10.11763/j.issn.2095-2619.2016.02.025.
[23]万斌,郭良宏.多溴联苯醚的环境毒理学研究进展[J].环境化学,2011,30(1):143-152.
[24]翟金霞,童世庐.多溴联苯醚的健康效应研究进展[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6):559-56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6.018.
[25]陶秀坤,李存肖,金士杰,等.我国职业性噪声接触与女工早产关系Meta分析[J].中国职业医学,2014,(5):556-559. DOI: 10.11763/j.issn.2095-2619.2014.05.016.
[26]宋宏伟.工业噪声对女工月经及生殖机能的影响[J].中国职业医学,2007,34(5):436-437. DOI: 10.3969/j.issn.1000-6486.2007.05.037.
[27]PastidesH. A woman's work[J]. Epidemiology, 1993,4(1):1-3.
[28]SuSB, WangJN, LuCW, et al. Prevalence of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and associated factors among pregnant workers in the electronics industry[J]. Int Urogynecol J Pelvic Floor Dysfunct, 2009,20(8):939-945. DOI: 10.1007/s00192-009-0892-z.
[29]张占武,马靓,刘彬.电子制造业一线员工工作压力与心理健康影响机制研究[J].人类工效学,2016,22(1):50-56. DOI:10.13837/j.issn.1006-8309.2016.01.0010.
[30]FernetC, GuayF, SenecalC. Adjusting to job demands: the role of work self-determination and job control in predicting burnout[J]. J Vocat Behav, 2004, 65(1):39-56. DOI:10.1016/S0001-8791(03)00098-8.
[31]齐秀清,邹建芳,范昭宾,等.山东省制药和电子行业流动女工职业和心理健康调查[J].职业与健康,2012,28(7):769-772.
[32]江中发,梅良英,俞文兰,等.某电子企业流动女工心理健康现状调查[J].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2011,22(2):54-56.
[33]何丽华,王生,吴道溪, 等.坐位作业工人颈、肩、腕的肌肉骨骼损伤[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 1995, 13(6): 337-339.
[34]InoueG, MiyagiM, UchidaK, et al. The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low back pain among sitting workers in a Japanese manufacturing company[J]. J Orthop Sci, 2015,20(1):23-30. DOI: 10.1007/s00776-014-0644-x.
[35]张静.某电子企业女工血压与心电图分析[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05,23(4):300-300. DOI: 10.3969/j.issn.1001-5248.2005.04.029.
[36]ChangTY, HwangBF, LiuCS, et al. Occupational noise exposure and incident hypertension in men: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 Am J Epidemiol, 2013,177(8):818-825. DOI: 10.1093/aje/kws300.
[37]周荐佼,陆蓓蓓,王建新, 等.流动女工职业健康监护现状与对策[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 2010, 36(3): 186-187.
[38]ZengZ, GuoY, LuL, et al. Mental health status and work environment among workers in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in Guangdong, China-a cross-sectional survey[J]. BMC Public Health, 2014,14:1162. DOI: 10.1186/1471-2458-14-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