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4期 气候变化与人群健康     文章点击量:3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4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童世庐
TongShilu
气候变化与人群健康
Climate change and population health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4)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4.003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7-22
上一篇:动物源细菌耐药:现状、问题与对策
下一篇:气候变化对弱势群体健康影响的社区干预
气候变化与人群健康
童世庐     
童世庐 200127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澳大利亚昆士兰理工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气候变化;公共卫生;健康;公共卫生政策
Climate change and population health
TongShilu     
Shanghai Children's Medical Center,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Shanghai 200127, Chi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Hefei 230032, Chi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Brisbane 4059, Australia
Corresponding author: Tong Shilu, Email: shilu.tong@yahoo.com
Abstract:
Key words :Climate change;Public health;Health;Public health policy
全文

陆地和海洋表面温度监测资料显示,1880—2012年全球平均温度升高了0.85 ℃[1]。人类生产生活等造成的持续的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导致气候变暖并出现长期变化,会对人类和生态系统造成严重、普遍和不可逆转的影响。要限制气候变化要求大幅、持续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并相应开展针对全球变暖的适应性研究才能减少气候变化的风险。
        气候变化已被广泛认为是21世纪全球健康的最大挑战与机遇[2,3]。气候变化可影响与人群健康密切相关的自然生态和社会系统,可干扰农作物的生长,影响淡水的分布和供应,削弱抵抗自然灾害的生态屏障,从而破坏地球的生命支持系统[1,2,3]。所以,理解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及其未来的趋势,对于制定相应的公共卫生政策和气候变化应对措施至关重要。
        到目前为止,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主要关注气候变化对农牧业、工业、旅游业和生物多样性的影响。然而,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也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

一、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及作用途径  证据表明,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有正、负两方面[4,5]。譬如全球变暖会使许多地区的冬季人群死亡率下降,但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大部分是有害的,其主要通过以下三个途径对健康产生危害[5,6]

1.直接效应: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明确指出,由于人类活动导致温室效应气体大量排放,使得全球气温明显增加,而且这一趋势正在加速。IPCC提出21世纪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及其全球变暖的四种可能未来排放情景(representative concentration pathuay, RCPs):即采取最强的控制措施减少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RCP2.6前景),或像现在一样没有约束的排放(RCP8.5前景),另外还有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前景(RCP4.5和RCP6.0)。预计到21世纪末(2081—2100年),与1986—2005年相比,在RCP2.6、4.5、6.0和8.5前景下,全球平均气温将分别上升0.3~1.7 ℃、1.1~2.6 ℃、1.4~3.1 ℃和2.6~4.8 ℃[1]。此次气候变化程度是历史上在这么短时间内变化最大的一次。
        气候变化不仅使得全球变暖,还会导致降雨频率和雨量的改变,从而影响自然灾害的发生(如热浪、洪水、干旱和森林大火)。这些灾害直接影响到人群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福祉。2003年欧洲热浪导致超过70 000例的死亡[7],仅法国一个国家,有15 000例死于热浪[8]。2009年墨尔本森林大火造成173例死亡, 500多座房屋焚毁,以及40多亿澳币的经济损失[9]。中国也是个饱受自然灾害困扰的国家,譬如在世界范围历史上最严重的10次洪涝灾害,有6次发生在中国(表1[10]。这些灾害导致成千上万人的死亡,以及几百甚至几千万人的流离失所,造成难以估量的社会经济损失。

表1世界上最严重的十次洪涝灾害[10]
全球平均气温上升还将直接影响人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近期的一项国际合作研究表明,造成不同国家和地区人群死亡的温度阈值是不同的,这主要是由于各个地区的气候条件不同,并且人们对当地的气候适应性也不同[11]。研究发现,低于或高于一定的温度阈值都会增加人群的死亡率。此外,高温和低温可影响人群的发病率和急诊住院,较大的温度变异也会对健康造成危害[12]。另有证据表明,随着气候的变化,由于低温导致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会降低,由于高温导致的健康危害会增加[13]。因此,由于温度导致的发病和死亡率有季节性的改变,各级政府卫生和应急机构应对此做好准备。

2.间接效应:  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间接影响可能比直接影响更广泛。气候变化可改变气象条件和大气的环流,影响空气污染物的形成和扩散(如臭氧和颗粒物),从而影响人群健康。预测模型表明,气候变化(如温度升高和空气湿度降低)可使中国东部地区的PM2.5浓度增加,造成心肺系统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14]。气候变化也可改变生物的生态系统,使植物开花期提前,从而干扰农作物的生长,降低农产品的产量。农产品产量下降将使世界上饥饿人口和营养不良人口比例增加。据文献报道,气候变化会影响中国的水资源分布和粮食产量,水资源和粮食是人类生存的基本要素,与人群健康密切相关[15]
        气候变化还会影响昆虫媒介的分布和密度,导致虫媒传染病的增加。最近的数学模型研究表明,气候变化可使热带高原的疟疾传播季节延长[16]。这一研究结果已被研究者收集的气象和疟疾的发病数据所证明[17]。现普遍认为,气候变化将导致昆虫媒介从疫区向非疫区扩散,延长虫媒传染病的传播季节,增加其流行传播概率[18]。研究表明,2015年广州登革热的暴发流行也主要是由于气象条件的改变而造成的[19]。此外,气候变化可导致海洋的酸化,影响鱼类和珊瑚的生长,降低海产品的产量。海产品是沿海很多地区居民的主要蛋白质来源。气候变化还可影响树木植被的分布和生长,干扰生态系统及其功能[1]。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生态环境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

3.弥散效应:  气候变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以及气候规律(如厄尔尼偌现象)的改变,将影响社会、经济和人口的迁徙。例如,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五次评估报告预测结果可见[1],有些缺水的地区(如非洲)将更加缺水,有可能导致国与国,地区与地区之间为争夺水源而暴发战争。海平面上升将会淹没一些岛屿国家和许多国家的沿海地区,会使难民人数急剧增加,造成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这将给联合国和许多国家造成巨大的难民压力,例如正在发生的欧洲难民潮。大规模人口迁徙还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营养不良和精神卫生问题的增加。

二、制定有效的温室效应气体减排政策和气候变化应对策略  气候变化已对全球健康造成威胁,其健康危害将会越来越明显和越来越严重。人类健康和福祉是可持续发展的最终目标之一,在各级政府制定温室效应气体减排和气候变化应对策略时,预防医学和公共卫生工作人员应发挥积极作用。在给各级政府提供咨询和建议时,应基于下列原则[18]
        1.减少和预防气候变化对人类健康危害的最主要手段是在全球范围内大幅度减少温室效应气体排放。令人欣慰的是国际社会已于2015年底通过巴黎气候变化框架条约,同意全球范围内减少温室效应气体排放,使平均气温升高不超过工业革命前平均气温的2 ℃。一些国家(包括中国)已在开发利用可持续能源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取得可喜的进展。巴黎条约对于应对气候变化,保障人群健康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是,最近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提出退出巴黎气候变化框架条约,使得这一合作条约蒙上阴影,同时也给国际社会提出新的挑战和机遇。
        2.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是无可辩驳的事实,而且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变暖的速度有可能加快,因此各级政府需尽快制定或完善气候变化的应对策略。然而,针对气候变化的有效公共卫生应对策略是什么?应包括哪些措施?目前并不十分清楚。因此,这方面研究亟待加强。
        3.在全球范围,目前由于冷导致的疾病负担可能超过热导致的疾病负担[20]。但是,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越来越明显,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季节性有可能改变,热导致的疾病负担可能要明显超过冷导致的疾病负担。同时,与温度有关的疾病负担特征也会改变。各级卫生部门对此要做好充分准备。
        4.随着气候变化加速进行,极端气象事件(如热浪、干旱、洪涝灾害和森林大火)的频率和强度都会增加,为此必须加强灾害管理和医疗卫生设施,以及社区抵御灾害的能力建设。制定灾害应急方案和致力发展行之有效的灾害预警系统势在必行。
        5.健康风险评估是一个重要的科学领域,在评估气候变化的健康危害时,我们必须及时准确地发现高危人群和社区,并将有限的公共卫生资源用于最需要的人群和社区。
        6.传染病是一个严重的健康危害,我们需下大力气研制对气候变化敏感的传染病疫苗。同时,我们应评估气候变化对传染病(如虫媒传染病)传播趋势的影响,并制定有效的传染病防控策略。
        7.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复合效益分析(co-benefit analysis)是一门重要的新兴学科,这方面的科学证据对制定气候变化的政策至关重要。譬如,减少碳排放,不仅可减缓气候变化,也可降低空气污染物的浓度,从而保护人群健康。
        8.努力建立和完善基于情景条件的预测(scenario-based projections)模型,这类模型应考虑今后社会和人口变化以及技术进步等因素。目前尚缺乏一个统一的方案来建立这类模型,因此,文献报道的基于情景条件的预测模型难以进行比较。这方面研究亟需加强。
        9.全球健康的监测评估系统(如全球疾病负担研究)应包括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随着全球气候变暖越来越明显,它对健康的危害会越来越大,各级政府对此要做好充分准备。
        10.以上述及的均为科研优先领域,这些研究需要政府和非政府机构进行投资,用以减少和预防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危害。

三、结论  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并且负面的影响可能远远超过正面的影响。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可产生直接、间接和弥散效应,已对全球健康造成威胁,其健康危害将会越来越明显和越来越严重。为了制定有效的温室效应气体减排政策和气候变化应对策略,科研人员和政府决策人员应紧密合作。气候变化不仅是当今人类所面临的最大的环境问题,也可能是未来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

参考文献
[1]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Climate Change 2014: Synthesis Report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4.
[2]CostelloA, AbbasM, AllenA, et al. Managing the health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Lancet and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Commission[J]. Lancet, 2009,373(9676):1693-1733. DOI: 10.1016/S0140-6736(09)60935-1.
[3]WattsN, AdgerWN, AgnolucciP, et al. Health and climate change: policy responses to protect public health[J]. Lancet, 2015,386(10006):1861-1914. DOI: 10.1016/S0140-6736(15)60854-6.
[4]McMichaelAJ. Insights from past millennia into climatic impacts on human health and survival[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2,109(13):4730-4737. DOI: 10.1073/pnas.1120177109.
[5]ConfalonieriU, TongS. Climate change and human health: issues for teacher and classroom [M]//OlsenJ, GreeneN, SaracciR, et al. Teaching epidemiology:a guide for teachers in epidemiology, public health, and clinical medicin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6]PatzJA, FrumkinH, HollowayT, et al. Climate change: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global health[J]. JAMA, 2014,312(15):1565-1580. DOI: 10.1001/jama.2014.13186.
[7]RobineJM, CheungSL, LeRS, et al. Death toll exceeded 70,000 in Europe during the summer of 2003[J]. C R Biol, 2008,331(2):171-178. DOI: 10.1016/j.crvi.2007.12.001.
[8]PirardP, VandentorrenS, PascalM, et al. Summary of the mortality impact assessment of the 2003 heat wave in France[J]. Euro Surveill, 2005,10(7):153-156.
[9]2009 Victorian Bushfires Royal Commission. Final Report [M]. Parliament of Victoria, Melbourne2010. ISBN 978-0-9807408-1-3.
[10]Dartmouth Flood Observatory[EB/OL].[2017-01-09].http://floodobservatory.colorado.edu/Modis.html.
[11]GuoY, GasparriniA, ArmstrongB, et al. Global variation in the effects of ambient temperature on mortality: a systematic evaluation[J]. Epidemiology, 2014,25(6):781-789. DOI: 10.1097/EDE.0000000000000165.
[12]ShiL, KloogI, ZanobettiA, et al. Impacts of Temperature and its Variability on Mortality in New England[J]. Nat Clim Chang, 2015,5:988-991. DOI: 10.1038/nclimate2704.
[13]HuangC, BarnettA, WangX, et al. The impact of temperature on years of life lost in Brisbane, Australia [J]. Nat Clim Change, 2012, 2(4):265-270. DOI:10.1038/nclimate1369.
[14]MadaniyaziL, NagashimaT, GuoY, et al. Projecting Fine Particulate Matter-Related Mortality in East China[J]. Environ Sci Technol, 2015,49(18):11141-11150. DOI: 10.1021/acs.est.5b01478.
[15]TongS, BerryHL, EbiK, et al. Climate change, food, water and population health in China[J]. Bull World Health Organ, 2016,94(10):759-765. DOI: 10.2471/BLT.15.167031.
[16]CaminadeC, KovatsS, RocklovJ, et al. Impact of climate change on global malaria distribution[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4,111(9):3286-3291. DOI: 10.1073/pnas.1302089111.
[17]SirajAS, Santos-VegaM, BoumaMJ, et al. Altitudinal changes in malaria incidence in highlands of Ethiopia and Colombia[J]. Science, 2014,343(6175):1154-1158. DOI:10.1126/science.1244325.
[18]TongS, ConfalonieriU, EbiK, et al. Managing and Mitigating the Health Risks of Climate Change: Calling for Evidence-Informed Policy and Action[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6,124(10):A176-176A179. DOI: 10.1289/EHP555.
[19]XuL, StigeLC, ChanKS, et al. Climate variation drives dengue dynamics[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7,114(1):113-118. DOI: 10.1073/pnas.1618558114.
[20]GasparriniA, GuoY, HashizumeM, et al. Mortality risk attributable to high and low ambient temperature: a multicountry observational study[J]. Lancet, 2015,386(9991):369-375. DOI: 10.1016/S0140-6736(14)62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