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4期 气候变化对弱势群体健康影响的社区干预    PDF     文章点击量:56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4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毕鹏
BiPeng
气候变化对弱势群体健康影响的社区干预
Climate change, health impacts in the vulnerable communities and adaptations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4)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4.00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7-22
上一篇:气候变化与人群健康
下一篇:中国四省份规模化肉鸡生产全过程沙门菌的污染状况和耐药特征研究
气候变化对弱势群体健康影响的社区干预
毕鹏     
毕鹏 5063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气候变化;干预性研究;弱势群体;精准干预
Climate change, health impacts in the vulnerable communities and adaptations
BiPen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he University of Adelaide, Adelaide 5063, Australia
Corresponding author: Bi Peng, Email: peng.bi@adelaide.edu.au
Abstract:
Key words :Climate change;Intervention studies;Vulnerable communities;Precision adaptation
全文

气候变化以及与之相伴的气温升高、降雨量变化等对人体健康有着严重的负面影响[1]。对于传染性疾病来说,气候变化会引起一些媒介昆虫或啮齿类动物所致传染病(如疟疾、登革热、流行性出血热、乙型脑炎等)和肠道传染病例(如沙门菌感染等)发病率的上升以及疫区的扩大[2,3,4,5]。此外,气候变化还会导致一些慢性病(如心脑血管、肾脏、代谢系统的疾病、精神系统疾病和意外伤害等)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上升[6,7,8,9]。不同人群对这些负面影响的反应各不相同,特别是对于弱势群体健康的影响更加严重,如老年人、婴幼儿、慢病患者、低收入群体、低收入的居民,以及高温天气下户外从事重体力活动的人(如农民工、建筑工人、军人、消防队员等)。研究表明,高温高湿的情况下这些人群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会显著增加,而气候变化会使上述情况变得更加严重[10]
        应对气候变化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主要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策略。一是从宏观层面上减少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这需要政府主导,各个国家、政府各部门、不同领域、不同产业界的谈判、协调和实施。二是加强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影响的社区干预。这个社区干预除了健康教育以外,更应该以上述弱势群体作为重点对象,实施精准干预。弱势群体人群健康适应性的社区干预应该包括以下几个方面措施。

一、从政府层面上确定弱势群体人群健康适应性的社区干预政策与指南  从国家或地区政府层面,制定应对气候变化和促进人群健康适应的公共卫生政策和指南,指导医疗、预防及紧急救护部门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应对气候变化以及与之相应的极端天气事件对人体健康的急性和慢性影响。针对弱势群体如老年人、慢性病患者等,要有具体的政策与指南。比如建立起早期热浪预警系统,社区邻里关怀指南,极端天气事件期间就助热线,高温期间工作场所工作指南等。每个医院(急诊部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救护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养老机构、学校、相应的大中小型企业、军队等部门都应该建立起各自的应急预案,并在经费、资源、人力上作好保证。

二、加强不同政府部门之间以及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互相沟通与协调  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及相应的社区干预涉及到不同的部门,如环境、劳动保护、医疗、气象、警察、消防、街道及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因此,各个部门之间的有效沟通协调非常重要。可由各个部门组成一个联合工作组,设立长期和短期的工作规划,定期举办工作会议以协调工作的开展。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成立了由州紧急服务厅牵头,卫生、环保、气象、社会保障、紧急救护、警察、红十字会、消防,以及工业界的代表如供电、供气、老年人院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委员会,他们在每年的极端气象事件来临之前就制定预案,细化干预措施,并具体分工到各个部门[11]。目前国内的气候变化对人群健康的干预工作目前主要还是卫生部门在抓。应该倡导多部门参与,协抓共管,并形成长效机制。

三、制订并落实基于不同部门职责的具体干预措施  应根据部门的具体职责、工作范围和对象制定具体的干预措施,并组织实施。老年人在高温天气来临之前,要做好老年人的健康宣传活动,加强对医护人员的培训,对相关设施包括空调、备用发电机组进行检修。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极端气象事件来临之前,要组织好社区健康教育活动,重点关注弱势群体,应该特别关注独居老年人。1995年芝加哥热浪[12]、2003年欧洲热浪[13]、2009年澳大利亚东南部热浪[14]均表明独居老年人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弱势群体,因此建立一个针对独居老年人的特殊干预措施非常重要。除了公共卫生部门建立特殊的档案以便实施干预以外,还应该提倡社区内干预和邻里之间的互相帮助。
        劳动部门应当制定相应的法规以保证工人在极端天气中的健康。大中型企业、建筑工地等应该在高温天气来临之前细化应对措施,如减少户外热暴露的时间、指导工人们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及外界的温度来调整自己的工作节奏和上下班时间等[15]。此外,由于中国地域辽阔,各地的气候特点不尽相同。应该根据本地区的气象特征制定相应的高温阈值指南,并考虑到湿度的影响。应做好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的保护工作,由于社会经济地位比较低下,工作和居住环境相对较差,这个群体容易受到极端气象灾害的伤害。除了对农民工做好必要的卫生宣教外,还应该通过他们的雇主进行相应的教育培训。此外,要特别注意极端天气下一线紧急服务人员的劳动卫生安全,如供电、供暖、供气工人和消防队员的安全。制定一线人员的工作指南。除了考虑到他们的生理健康以外,也要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
        大中小学学生、运动员在高温高湿的天气情况下应该特别注意自己的健康。高温天气除了容易引发肠道传染病以外,还应该注意高温对心血管系统疾病的影响。不同地区应根据本地的气象情况,制定自己的高温阈值指南,以指导学生和运动员的户外体育活动。比如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当高温超过35 ℃时,所有的户外体育活动都会被取消[11]。国内有的地区近年来已经实施了空气污染达到一定阈值时的停课制度,同时建议考虑制定学生体育活动的高温阈值指南。当然这需要卫生部门和教育部门的合作。
        农村地区人群由于处于相对较差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卫生资源,气候变化会对其造成较大影响。例如造成肠道传染病和媒介昆虫传染病发病的上升,应该给予特别的关注,特别要发挥乡村医生的作用。在多元文化区域内,比如在广州的非洲人居住区,由于居民的社会经济状况不同、文化习俗的差异、语言的障碍等因素,气候变化对这个群体的健康的影响也会非常明显。针对这个特殊群体的干预,需要与社区服务中心一同合作,加强沟通。此外,还要关注气候变化对可能的媒介昆虫传染病的影响,比如说登革热、疟疾以及寨卡病毒感染的可能传播。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高温季节要做好传染病的防控。医院的急诊部门在高温、洪水等异常气象事情来临之前做好人员、物资和设备等方面的应急准备。医疗部门还应该注意一些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的管理包括用药的管理。应注重发挥全科医生以及社区卫生保健中心工作人员和乡村医生的作用。

四、加强社区干预队伍的建设与资源的配置  疾控预防控制系统的工作人员虽然多数都经历过比较系统的公共卫生教育,但对于气候变化与人体健康影响的认识仍有局限[16]。因此有必要加强在职公共卫生继续教育培训。同时,医院工作人员、紧急救护人员以及社区卫生工作者的相关知识可能会有欠缺。因此不仅要努力促进在职人员的继续教育,更需要比如在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药学院和护理学院(校)的课程中设置、补充这方面的教学内容。
        充足的资源配置和经费保障是进行气候变化社区干预的基础。比如在高温热浪季节,对人员、救护车辆、防暑用品的需求,都要做好相应的财政预案。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夏季各个部门会联合建立了一个热浪干预热线,特别帮助独居的老年人应对极端高温下的健康问题[11,17]。此项危机干预措施需要办公设备以及人力投入,以便每天与老年人们沟通。因此,需要将办公经费以及相关人员的活动经费列入每年的预算中。国内气候变化的社区干预刚刚起步,更需要建立一个由卫生部门牵头的联合工作组来共同推进。近年来,深圳、南京等城市开始了类似的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18,19,20,21]

五、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在社区干预中的使用  由于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在社区干预中应该特别注意现代通讯手段的使用。比如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在2009年的热浪以后就建立了一个弱势群体的数据库,在以后的年份中,高温等异常气象事情来临之前会给数据库里的所有人发送短信[17]。同时政府的相关部门会使用他们的Facebook、网站、Twitter发布相关的预警信息。考虑到多元文化的特点,这些预警信息还会使用各种不同的语言文字来发布[12,17]。如果可能的话,建议各地的疾控部门也能够建立相应的数据库,并充分利用无线网和智能手机进行预警信息发布。在需要和条件允许时可以建立干预热线。

六、加强社区干预效果的评估和总结  在完成对社区弱势群体的干预后,应就干预效果进行评估。比如说在干预措施实施以后,某一个社区或城市人群的某些疾病的发病率或者死亡率是不是有所降低,降低了多少?在澳大利亚的阿德莱德市,在2009年的高温热浪以后,引入了高温与健康干预机制,2014年出现了与2009年非常类似的高温热浪,经过评估发现,在使用干预机制以后慢性病的发病率、救护车使用率、急诊科就诊率都有明显的降低[18]。评估以后,应该把存在的问题加以总结、归纳,并反馈给各有关部门以便能够得到及时有效地解决。比如在阿德莱德的工作中,发现红十字会的危机干预热线经费上存在着一定的困难,问题被反馈给州紧急服务委员会后,得到了妥善的解决[11,17]。目前国内有的城市在开展夏季高温对人体健康影响的干预研究,如果可能的话,可以考虑进行干预效果的评价。

七、研究意义和展望  气候变化与人体健康的研究任重道远,一方面应该继续进行健康风险的研究与探讨,即通过历史资料分析,使用不同的统计方法来研究气候变化对传染病和非传染病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模型,来预测未来30~50年的长期影响。另一方面应该进行健康风险的防控和适应性研究,包括进行相应的社区干预。在干预工作中,应尽早建立起早期热浪预警系统,加强队伍的技能培训,针对不同的弱势群体进行精准干预。不同部门之间要协调合作与沟通,增加经费的投入,针对不同的对象,使用不同的干预方法,不同的沟通和信息传播手段,以取得最佳的效果,从而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降低救护车和急诊部的使用,以减少日益严重的医疗部门的压力,减少医疗费用的支出。在研究方法上,除了使用传统的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的研究方法之外,还应该进行多学科合作,把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人口学、气象学、地理学及环境学等学科的研究方法应用到社区弱势群体的干预中。

参考文献
[1]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Fourth assessment report: climate change 2014 (AR5)[EB/OL].[2017-05-10].https://www.ipcc.ch/report/ar5/.
[2]KovatsRS, EdwardsSJ, HajatS, et al. The effect of temperature on food poisoning: a time-series analysis of salmonellosis in ten European countries[J]. Epidemiol Infect, 2004,132(3):443-453.
[3]SangS, GuS, BiP, et al. Predicting unprecedented dengue outbreak using imported cases and climatic factors in Guangzhou, 2014[J]. PLos Neql Trop Dis, 2015, 9 (5): e0003808. DOI:10.13d71/journal.pntd.0003808.
[4]MilazzoA, GilesLC, ZhangY, et al. The effect of temperature on different Salmonella serotypes during warm seasons in a Mediterranean climate city, Adelaide, Australia[J]. Epidemiol Infect, 2016,144(6):1231-1240. DOI: 10.1017/S0950268815002587.
[5]HansenA, CameronS, LiuQ, et al. Transmission of haemorrhagic fever with renal syndrome in china and the role of climate factors: a review[J]. Int J Infect Dis, 2015,33:212-218. DOI: 10.1016/j.ijid.2015.02.010.
[6]YeX, WolffR, YuW, et al. Ambient temperature and morbidity: a review of epidemiological evidence[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2,120(1):19-28. DOI: 10.1289/ehp.1003198.
[7]HansenA, CameronS, LiuQ, et al. Transmission of haemorrhagic fever with renal syndrome in china and the role of climate factors: a review[J]. Int J Infect Dis, 2015,33:212-218. DOI: 10.1016/j.ijid.2015.02.010.
[8]HansenA, BiP, NitschkeM, et al. The effect of heat waves on mental health in a temperate Australian city[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8,116(10):1369-1375. DOI: 10.1289/ehp.11339.
[9]BasuR. High ambient temperature and mortality: a review of epidemiologic studies from 2001 to 2008[J]. Environ Health, 2009,8:40. DOI: 10.1186/1476-069X-8-40.
[10]BiP, WilliamsS, LoughnanM, et al. The effects of extreme heat on human mortality and morbidity in Australia: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J]. Asian Pacific J Public Health, 2011, 23 (2) Suppl: 27S-36. DOI: 10.1177/1010539510391644.
[11]South Australian State Emergency Service. Extreme heat plan [EB/OL].[2016-02-26].http://www.ses.sa.gov.au/site/community_safety/heatsafe/extreme_heat_plan.jsp.
[12]SemenzaJC, RubinCH, FalterKH,et al. Heat-related deaths during the July 1995 heat wave in Chicago[J]. N Engl J Med, 1996335(2):84-90. DOI: 10.1056/NEJM199607113350203.
[13]FouilletA, ReyG, WagnerV, et al. Has the impact of heat waves on mortality changed in France since the European heat wave of summer 2003? A study of the 2006 heat wave[J]. Int J Epidemiol, 2008,37(2):309-317. DOI: 10.1093/ije/dym253.
[14]ZhangY, NitschkeM, BiP. Risk factors for direct heat-related hospitalization during the 2009 Adelaide heatwave: a case crossover study[J]. Sci Total Environ, 2013,442:1-5. DOI: 10.1016/j.scitotenv.2012.10.042.
[15]XiangJ, HansenA, PisanielloD, et al. Workers' perceptions of climate change related extreme heat exposure in South Australia: a cross-sectional survey[J]. BMC Public Health, 2016,16:549. DOI: 10.1186/s12889-016-3241-4.
[16]WeiJ, HansenA, ZhangY, et al. Perception, attitude and behavior in relation to climate change: a survey among CDC health professionals in Shanxi province, China[J]. Environ Res, 2014,134:301-308. DOI: 10.1016/j.envres.2014.08.006.
[17]Red Cross. Telecross REDi Service[EB/OL].[2016-02-26]. http://www.redcross.org.au/telecross-redi.aspx.
[18]NitschkeM, TuckerG, HansenA, et al. Evaluation of a heat warning system in Adelaide, South Australia, using case-series analysis[J]. BMJ Open,2016,6(7):e012125. DOI:10.1136/bmjopen-2016-012125.
[19]彭朝琼,余淑苑,廖玉学,等.深圳市2014年居民热浪期间适应性行为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2017,33(5):802-805. DOI: 10.11847/zgggws2017-33-05-30.
[20]汪庆庆,李永红,于永,等.脆弱性减缓评估法在卫生部门提高气候变化适应能力的干预效果评估中的应用[J].环境与健康杂志,2015,32(9):794-797. DOI: 10.16241/j.cnki.1001-5914.2015.09.011.
[21]李永红,汪庆庆,兰莉,等.四城市社区居民应对高温热浪的干预措施效果评估[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4):[J].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