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4期 中国四城市社区居民应对高温热浪的干预措施效果评估    PDF     文章点击量:68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4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李永红 汪庆庆 兰莉 罗书全 方道奎 和晋渝 杨超 丁震 程义斌 李成橙 吴珍 余淑苑 金银龙
LiYonghong,WangQingqing,LanLi,LuoShuquan,FangDaokui,HeJinyu,YangChao,DingZhen,ChengYibin,LiChengcheng,WuZhen,YuShuyuan,JinYinlong
中国四城市社区居民应对高温热浪的干预措施效果评估
Intervention effect assessment of response to heatwave in communities of four cities,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4)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4.01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7-22
上一篇:中国六省份水痘-带状疱疹病毒糖蛋白M、L基因特征分析
下一篇:气候变化背景下寒潮对广州市居民超额死亡急性健康风险预估
中国四城市社区居民应对高温热浪的干预措施效果评估
李永红 汪庆庆 兰莉 罗书全 方道奎 和晋渝 杨超 丁震 程义斌 李成橙 吴珍 余淑苑 金银龙     
李永红 100021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汪庆庆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疾病防制所
兰莉 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病预防控制所
罗书全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与安全监测所
方道奎 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和晋渝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共卫生与安全监测所
杨超 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丁震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疾病防制所
程义斌 100021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李成橙 100021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吴珍 100021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余淑苑 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金银龙 100021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摘要: 目的  评估四城市社区居民应对高温热浪的干预措施效果。方法  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通过面对面问卷调查的方式在哈尔滨、南京、深圳和重庆试点社区进行高温热浪和气候变化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KAP)基线调查,共调查1 604名对象。2013—2014年夏季通过发布高温热浪健康风险预警、开展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活动对人群进行干预性教育,2014年11月同一社区采用同样的方法和问卷再次进行抽样调查,调查社区居民1 640名。采用χ2检验比较干预前后居民一般人口学特征及KAP的改变情况,并通过logistic多元逐步回归模型分析干预效果的相关因素。结果  干预前、后调查对象的年龄分别为(46.4±15.5)和(45.0±15.9)岁。四城市社区居民在干预前、后热浪知晓率分别为70.5%(1 131/1 604)、82.9%(1 359/1 640)(χ2=69.40,P<0.001),希望获得高温预警预报的居民由干预前的88.3%(1 416/1 604)增加到了94.6%(1 551/1 604),增加了6.3%(χ2=41.11,P<0.001)。高温风险预警和健康教育也产生了很大影响,1 192名接收到预警信息的调查对象中,92.7%(1 105名)居民根据预警信息调整作息时间,在1 323名知道社区开展过宣传活动的调查对象中,93.0%(1 231名)的居民认为宣传活动对应对高温保护健康起到积极作用。干预后,南京、重庆的男性热浪知晓情况高于女性,OR(95%CI)值分别为1.48(1.02~2.16)、1.45(1.04~2.03)。4城市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热浪KAP均高于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OR为1.18~2.05,P<0.05);与不经常锻炼身体者相比,四城市经常锻炼身体(OR为1.39~2.70)是影响热浪KAP干预效果的主要相关因素(P<0.05)。结论  早期预警和健康教育是提高社区居民高温热浪和气候变化应对能力的有效手段。
关键词 :气候变化;干预性研究;高温热浪;社区干预;效果评估
Intervention effect assessment of response to heatwave in communities of four cities, China
LiYonghong,WangQingqing,LanLi,LuoShuquan,FangDaokui,HeJinyu,YangChao,DingZhen,ChengYibin,LiChengcheng,WuZhen,YuShuyuan,JinYinlong     
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2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Jin Yinlong, Email: jinyinlong1951@sina.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evaluate the intervention effects of response to heatwave in communities of four cities, China.Methods  Baseline survey on heatwave and climate change related knowledge, attitude and practice (KAP) was conducted in the pilot communities in Harbin, Nanjing, Shenzhen and Chongqing, using face-to-face questionnaire interview in November, 2011 to November, 2013. Finally, 1 604 residents were interviewed. Intervention measures were implemented in summers of 2013 and 2014, including delivering early warning information of heatwave health risk and launching health education and promotion. The second survey was conducted in same communities using the same questionnaire and sampling method as baseline survey in November, 2014, and 1 640 residents were interviewed. The Chi-square test was used to compare the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nd KAP of community residents between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and the factors that affected the intervention effect were selected by logistic multiple stepwise regression model.Results  The age of the residents interviewed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was (46.4 ± 15.5) years and (45.0 ± 15.9) years, respectively. Overall, the residents' awareness rates of heatwave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were 70.5% (1 131/1 604) and 82.9% (1 359/1 640) (χ2=69.40, P<0.001). The rate of residents who had wished to receive early warning information increased 6.3% (χ2=41.11, P<0.001), which reached 94.6% (1 551/1 604) after intervention from 88.3% (1 416/1 604) in baseline survey. Both heatwave health risk early warning and health education had big impacts to residents. There were 92.7% (1 105 residents) among the 1 192 residents who had received the early warning information arrange work and rest time according to the early warning information and 93.0% (1 231 residents) among the 1 323 residents who knew about health education activities being conducted in community thought that the community health education activities had made active role in protecting health from heatwaves. After a series of intervention, male had a effect on attitude about hot wave than female in Nanjing and Chongqing, OR (95%CI) were 1.48(1.02-2.16) and 1.45 (1.18-2.05) , respectively; compared with subjects below primary school education, people with college degree or above had higer KAP in all cities (ORs range from 1.18 to 2.05), P<0.05; regular physical exercise (ORs range from 1.39 to 2.70) also had profound impacts on KAP in all cities (P<0.05).Conclusion  s Early warning and health education were effective measures to enhance residents' response capacity to climate change.
Key words :Climate change;Intervention studies;Heatwave;Community intervention;Effect assessment
全文

以全球变暖为主要特征的气候变化可导致高温热浪等极端天气事件的发生频率和持续时间增加。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高温热浪可增加人群健康风险[1,2,3,4,5],因此开展气候变化适应性研究对降低高温热浪等极端天气事件的健康风险具有重要意义。现阶段有针对不同人群开展的气候变化或高温热浪认知、风险感知及行为的现状调查及干预研究。如王金娜等[6]在山东开展的在校大学生对气候变化/高温热浪与健康的认知和应对行为调查研究,Liu等[7]在广东开展的对热浪和高温气候变化的认知调查,王爱红等[8]针对宁波市乡(镇)居民开展的高温热浪风险认知及适应性调查,马文军等[9]在广州开展的针对老年人的高温热浪健康教育干预研究。本研究主要针对一般社区居民,重点聚焦高温热浪,在气候类型不同的四个城市开展高温热浪与健康影响干预活动,并评估干预的效果,以期为不同地区相关适应性政策的制定提供参考和科学依据。

对象与方法  

1.样本量计算:  样本量依据公式N=Z2×P2/E2计算[10],取置信度为95%时Z=1.96,标准差P=0.5,容许误差E=5%,则调查对象样本量为384,考虑不应答等状况,在计算结果的基础上增加5%,一般人群样本量最少应为403名。

2.对象:  在哈尔滨、南京、深圳和重庆分别采用完全随机的方式选择1~2个常住人口在2万人以上的社区,采用完全随机抽样法选择年龄≥18周岁且可自主清晰回答问题的社区常住居民为调查对象,作为基线人群进行知识、态度和行为(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KAP)问卷调查,共调查1 604名(哈尔滨、南京、深圳和重庆分别调查400、399、408、397名对象)。进行高温热浪相关健康教育以及高温热浪健康风险预警后,在同一社区采用同样的方法和问卷再次进行抽样调查,共调查1 640名(哈尔滨、南京、深圳和重庆分别调查396、419、418、407名对象)。本研究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伦理审查委员会的审批(批号:100241),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3.KAP问卷调查及质量控制:  采用自发制定的问卷在干预前后分别开展基线调查和干预后调查。基线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个人基本情况以及高温热浪和气候变化相关KAP认知情况。干预后调查问卷内容主要包括个人基本情况、KAP认知和干预活动实施情况及其效果等。哈尔滨、南京和深圳于2011年11月开展基线调查,2013—2014年夏季进行干预,2014年11月开展干预后调查;重庆2013年11月开展基线调查,2014年夏季进行干预,2014年11月开展干预后调查。调查采用面对面询问方式,由经过统一培训且有医学背景的调查员进行调查。

4.干预措施:  干预措施主要为发布高温热浪健康风险预警、开展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活动,具体包括:(1)风险预警:在2013—2014年的6—8月,根据建立的高温热浪与健康风险早期预警模型[11],将温度、湿度等大气环境因素带入本项目组设计的高温热浪健康风险早期预警模型,得出预测的健康风险,然后根据健康风险的大小决定并进行分级风险预警,主要通过社区安置的电子显示屏、手机微信发布信息等方式向社区居民发布高温热浪健康风险早期预警,主要包括未来3 d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儿童呼吸系统疾病和中暑等热相关疾病的发病风险及响应建议。(2)开展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活动:通过张贴宣传海报、发放宣传材料和防暑降温用品、视频播放、开展知识讲座等活动,宣传内容主要包括气候变化和高温热浪知识、中暑的临床表现、中暑急救措施及高温防护措施等。

5.相关定义:  干预措施中,炎热天气合理使用空调指夏季使用空调时温度设定为25~28 ℃,同时使用空调期间经常开窗通风。高温天气自我保护指为注意增强体质锻炼、出门戴帽子或打遮阳伞、尽量避开中午时段出门、不要等口渴了再喝水,满足其中3项者则认为有自我保护行为。

6.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1软件双人双机进行数据录入,采用SAS 9.2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调查对象的年龄为正态分布,以±s表示,采用t检验进行分析;采用χ2检验比较分析四城市社区居民在干预前后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的改变情况,以KAP为指标评估干预效果。以KAP相关指标为因变量,以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婚姻状况、是否经常锻炼身体等为自变量,采用logistic多因素逐步回归模型分析影响干预效果的主要相关因素。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基本情况:  干预前后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如表1所示。干预前后,南京市调查对象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民族、是否经常锻炼身体等方面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哈尔滨调查对象的年龄构成、深圳的文化程度构成、重庆的锻炼身体情况在干预前后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12013—2014年中国四城市居民高温热浪干预措施实施前后调查对象基本情况

2.干预前后社区居民知识、态度和行为的改变:  表2为四城市干预前后社区居民气候变化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的改变情况。总体来看,与干预前相比,哈尔滨、南京、深圳、重庆的社区居民在干预后热浪知晓率、中暑表现知晓率、中暑处理知晓率和中暑预防措施知晓率分别增加了12.3%、13.7%、13.3%和11.0%(P<0.001),希望获得预警预报的居民增加了6.3%(P<0.001),炎热天气合理使用空调、高温天气自我保护和积极获取气候变化知识者分别增加了25.6%、13.1%和14.4%(P<0.001)。但各城市在不同的方面及改变程度也略有差别。在知识方面,南京、深圳和重庆居民的中暑处理措施知晓率分别增加13.4%、10.4%、8%(P<0.05)。而哈尔滨居民主要表现在气候变化和中暑表现知晓率提高(P<0.05),分别提高了31.8%和1.8%。在行为方面,哈尔滨、南京和重庆居民炎热天气合理使用空调率分别提高了61.5%、15.8%和21.8%;南京、深圳和重庆居民干预前后的高温天气自我保护率分别提高了6.5%、6.3%和42.9%。积极获取气候变化相关知识在四城市居民均提高(P<0.05)。

表22013—2014年中国四城市居民高温热浪干预措施实施前后气候变化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的改变情况[%(名)]

3.干预措施执行情况和效果:  各城市高温风险预警和健康教育活动执行情况及效果如表3所示。在四城市所调查的社区居民中,有72.7%的居民收到过预警信息,其中92.7%的居民根据预警信息调整作息时间;80.7%的居民知晓社区开展过宣传活动,其中93.0%的居民认为宣传活动对应对高温保护健康起到积极作用。

表32013—2014年中国四城市居民高温热浪风险预警和健康教育活动执行情况及效果[名(%)]

4.干预效果相关因素:  表4中干预效果相关因素分析结果可见,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是否经常锻炼身体是影响KAP的主要相关因素,年龄、文化程度、是否经常锻炼身体是行为干预的主要相关因素,而各城市的相关因素又不完全相同。年龄、性别、文化程度、锻炼情况是影响KAP的相关因素。南京、重庆的男性热浪知晓情况高于女性,OR(95%CI)值分别为1.48(1.02~2.16)、1.45(1.04~2.03);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热浪KAP高于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OR为1.18~2.05,P值均<0.05);与不经常锻炼身体者相比,经常锻炼身体(OR为1.39~2.70)是影响热浪KAP干预效果的主要相关因素(P值均<0.05)。

表42013—2014年中国四城市居民高温热浪知识、态度和行为干预措施实施相关因素的logistics多因素逐步回归模型分析结果[OR(95%CI)值]

讨论  目前关于高温热浪干预效果评估的研究较少,多数研究为针对大学生、老年人、社区居民等不同人群的单城市高温热浪风险认知的评估[6,7,8,10]。马文军等[9]在广州开展的老年人高温热浪干预效果研究中的干预措施为健康教育;而本研究为多城市干预效果评估研究,所涉及的干预措施除了健康教育外,还包括高温热浪健康风险的早期预警,本研究亦对预警信息发布的执行情况以及预警的效果进行了评估。
        本研究发现干预前后四个城市社区居民在KAP方面的改变均有统计学意义,说明本研究干预措施的有效性。然而干预前后不同城市的KAP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如哈尔滨居民中暑的处理措施知晓率、中暑预防措施知晓率和高温天气自我保护率在干预前后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且无论干预前还是干预后,三者均明显低于其他城市。这种城市间差异可能于不同城市的气候特点有关,哈尔滨夏季温度相对较低且短暂[4],容易发生中暑的持续高温天气较少,因此,中暑发生相对较少,从而人们对中暑相关处理和预防措施的了解较少。此外,各个城市的干预方式在受调查人群中的覆盖率存在差异,而这种干预覆盖率的差异也可能会导致干预前后KAP的城市差异性。本研究结果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根据地区特征制定因地制宜干预策略的重要性。
        本研究发现性别、年龄、文化程度、是否经常锻炼身体是干预效果的主要相关因素。但各相关因素在不同城市所起的作用可能不尽相同。如本研究结果显示,性别在不同城市对干预效果的作用不同,在重庆女性为干预效果的制约因素,而在南京为干预效果的促进因素。张雪飞等[12]在重庆大学的研究发现女生气候变化认知水平高于男生。这种研究结果的不一致可能与调查对象的属性和地区差异有关。上述结果提示在不同地区开展干预时要充分考虑当地可能的相关因素或干预对象的社会属性,针对某些特征人群有所加强,可能会使干预效果更加显著。
        本研究亦有不足之处,如干预前后的调查对象在有的城市存在年龄、文化程度等的差异,问卷调查过程中可能会存在回忆偏倚,这些都可能会影响干预结果的分析;干预实施中没有设立对照社区,然而本研究为多城市研究,其结果仍能说明干预措施的有效性。

参考文献
[1]AndersonGB, BellML. Heat waves in the United States: mortality risk during heat waves and effect modification by heat wave characteristics in 43 U.S. communities[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1,119(2):210-218. DOI: 10.1289/ehp.1002313.
[2]BiP, WilliamsS, LoughnanM, et al. The effects of extreme heat on human mortality and morbidity in Australia: implications for public health[J]. Asia Pac J Public Health, 2011,23(2Suppl):27S-36. DOI: 10.1177/1010539510391644.
[3]SonJY, LeeJT, AndersonGB, et al. The impact of heat waves on mortality in seven major cities in Korea[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2,120(4):566-571. DOI: 10.1289/ehp.1103759.
[4]LiY, ChengY, CuiG,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high temperature and mortality in metropolitan areas of four cities in various climatic zones in China: a time-series study[J]. Environ Health, 2014,13:65. DOI: 10.1186/1476-069X-13-65.
[5]ZhangXJ, MaWP, ZhaoNQ, et al. Time series analysis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mbient temperature and cerebrovascular morbidity in the elderly in Shanghai, China[J]. Sci Rep, 2016,6:19052. DOI: 10.1038/srep19052.
[6]王金娜,王永杰,张颖,等.高等院校大学生热浪认知及应对行为的现况调查[J].环境与健康杂志,2012,29(9):833-835.
[7]LiuT, XuYJ, ZhangYH, et al. Associations between risk perception, spontaneous adaptation behavior to heat waves and heatstroke i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J]. BMC Public Health, 2013,13:913. DOI: 10.1186/1471-2458-13-913.
[8]王爱红,李晓海,边国林,等. 2014年高温热浪期间宁波市居民风险认知及适应性调查[J].环境与健康杂志,2017,34(1):57-60. DOI: 10.16241/j.cnki.1001-5914.2017.01.014.
[9]马文军,林巧绚,林华亮,等.老年人高温热浪健康教育干预效果混合效应模型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37(9):1228-1232.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6.09.009.
[10]汪庆庆,于永,陈晓东,等.南京某区居民对热浪健康风险的认知及影响因素[J].环境与职业医学,2015,32(7):620-624,636. DOI: 10.13213/j.cnki.jeom.2015.14624.
[11]汪庆庆,李永红,丁震,等.南京市高温热浪与健康风险早期预警系统试运行效果评估[J].环境与健康杂志, 2014, 31 (5):382-384.
[12]张雪飞,刘莉,陈立群,等.大学生社会经济属性对其气候变化认知的影响研究——以中国重庆大学和加拿大布鲁克大学为例[J].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4, 36(5): 165-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