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7期 2010-2017年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35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7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戴宇飞 秦立强 张作文
DaiYufei,QinLiqiang,ZhangZuowen
2010-2017年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分析
Analysis of funding of projects on occupational diseases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7)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7.018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3-01
上一篇:早产儿免疫接种现状及疫苗免疫效果的研究进展
下一篇:2015年英国癌症风险归因分析研究
2010-2017年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分析
戴宇飞 秦立强 张作文     
戴宇飞 100050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
秦立强 苏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张作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
摘要:
关键词 :职业卫生;职业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Analysis of funding of projects on occupational diseases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DaiYufei,QinLiqiang,ZhangZuowe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Poison Control,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5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Zuowen, Email:zhangzw@nsfc.gov.cn
Abstract:
Key words :Occupational health;Occupational diseases;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全文

以保护劳动力资源和劳动者健康为首要任务的职业卫生工作是社会经济持续发展的重要元素之一。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具有庞大的产业工人队伍,职业人群近8亿,其中接触职业性有害因素的劳动者人数占劳动力的30%左右,约2亿多人。我国目前正处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期,不仅传统的职业病如尘肺病、急慢性职业中毒未能得到有效控制和解决,而且随着新技术、新材料的推广应用,也带来了一系列新的职业卫生问题,威胁着我国的公共卫生安全和经济安全。积极开展职业卫生的科学研究是职业病防治工作的当务之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为职业病(申请代码H2402)和职业卫生(申请代码H2602)领域的科学研究提供了重要支撑。本文通过分析2010-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该领域的资助情况,梳理近8年来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的研究热点,为今后科研人员申报项目提供参考。

一、职业病学与职业卫生学获资助项目的总体情况  对8年的资助项目进行汇总分析,结果见图1。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获资助项目以面上项目、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简称青年基金)和地区科学基金项目(简称地区基金)为主。8年来共有3项重点项目和2项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另有少量应急管理项目(2项)、专项基金(2项)、国际(地区)合作交流项目(1项),以及中国香港、澳门学者合作研究基金(1项)。从2010年到2017年,职业病与职业卫生两个领域共获资助215项,资助总金额为9 814万元,分别占预防医学领域总资助项目数和资助金额的7.89%和7.54%。

图12010-2017年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不同项目类别资助情况
对资助率的分析显示,职业病学的平均资助率为17.4%,职业卫生的平均资助率为25.2%(表1)。近8年来,预防医学15个分支学科(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分类,包括H22、H24、H26三个申请代码)中,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地区基金三个类型项目总申请数量为12 967项,获资助项目数为3 084项,职业病学的申请数量和获资助数量分别占预防医学的1.68%和1.23%,职业卫生分别占5.07%和5.38%。职业卫生与职业病领域在预防医学中所占比重都较低,而职业病学无论从项目申请数量还是获资助项目数量均明显低于职业卫生领域。
表12010-2017年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和地区基金三类项目资助情况

二、职业病学与职业卫生领域获资助项目依托单位情况分析  8年来职业病学与职业卫生领域共有59家依托单位的167位研究人员获得资助,其中包括43所大学,10家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职业病防治研究院,5个科学院单位和1家医院。81.4%项目(175项)由大学的研究人员获得。
        表2列出了8年中在该领域获资助项目最多的前8家依托单位,其中7家为大学,另1个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8家单位共获得资助项目87项,占全部资助项目(215项)的40%。山西医科大学获资助项目最多,共16项,其中包含1项重点项目;另2项重点项目分别由中山大学和东南大学获得。上述数据基本上反映了我国目前从事职业病和职业卫生基础研究的队伍现状。

表22010-2017年获资助项目数量最多的前8家依托单位获资助情况

三、获资助项目研究的职业病种类及职业有害因素——研究热点分析  表3列举了2010-2017年获资助项目研究较多的职业有害因素和主要职业病种类。按职业有害因素种类划分,化学性有害因素关注最多的是苯、铝和锰。2014年和2017年获资助的3个重点项目中,有2项是针对职业低浓度苯暴露的血液毒性研究,另1项是职业铝暴露引起的认知功能障碍的作用机制研究。近年来由于纳米材料的生产和使用增多,研究纳米颗粒(包括纳米氧化铝、纳米氧化硅等)对健康的有害效应获资助项目共8项,排名化学性有害因素的第4位。对其他一些化学物的研究则较为分散,除表3所列以外,还有煤焦沥青、丁二烯、砷、二氯乙烷、氢醌、炭黑、甲醇、二甲基甲酰胺、丙烯酰胺、葡聚糖、氯乙烯、溴丙烷等方面的研究获得零星资助。物理性有害因素则以电磁辐射、微波辐射、噪声为主,此外还有针对冷应激(1项)和振动(2项)两种物理因素的研究。

表32010-2017年获资助项目研究的主要职业有害因素及主要职业病
除了传统的职业有害因素以外,有5个项目研究了由于轮班作业导致的昼夜节律紊乱对健康的影响以及昼夜节律改变与职业有害因素的交互作用(表3)。对特殊作业群体的研究包括医护人员的亚健康、飞行员的脑力负荷评价、大棚作业人群的农药暴露对健康的影响、心理-遗传因素对驾驶员事故倾向性的影响及分子作用机制,这一类研究由于难于归类,因此未列入表格。
        职业病研究中最受关注的是尘肺病,8年来共资助48项,其中矽肺38项;其次是职业紧张(5项)及骨骼肌肉损伤(3项)。尘肺病主要研究了肺纤维化的发生和调控机制、肺纤维化的干预及治疗、以及生物标志物的筛选。肺纤维化的机制研究涉及到免疫调控、表观遗传学调控、长链非编码RNA、内质网应激、细胞自噬、离子通道、细胞信号转导通路、线粒体凋亡、上皮-间质细胞转化、细胞间通讯等方面;肺纤维化的干预及治疗主要研究了抗纤维化短肽(N-乙酰基-丝氨酰-天门冬氨酰-赖氨酰-脯氨酸)、天然多酚白藜芦醇、新疆维药、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移植在抗纤维化中的作用及机制。

四、分析与展望——学科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的思考与建议  我国的职业病防治形势严峻,一些重大职业病的频发不仅严重影响劳动者的生命健康,致使劳动者、特别是农民工的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稳定,影响了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已成为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目前我国职业病发病仍以传统的职业病为主,如尘肺、急慢性中毒和听力损失。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简称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2015-2016年全国职业病报告情况[1],2016年共报告新发职业病31 789例,其中尘肺病最多(27 992例),其次为职业性噪声聋(1 220例)和职业性化学中毒(1 212例)。尘肺病占当年全部新发职业病的88.1%,较2015年增加了1 911例;尘肺病中95.5%为煤工尘肺和矽肺。2016年报告各类慢性职业中毒812例,其中砷中毒最多,其次为苯中毒和铅中毒;而2015年慢性职业中毒病例中苯中毒最多,其次为砷和铅中毒。从上述报告不难看出,影响我国职业人群的主要职业危害依然以传统因素为主,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近8年的资助项目,研究热点也与我国职业病发病现状相一致。
        除传统的职业危害因素如粉尘、重金属、有机溶剂、噪声、辐射等以外,职业紧张和不良肌肉骨骼负荷等职业危害因素也日益普遍[2]。很多发达国家已经将职业紧张导致的精神疾患和长时间固定体位导致的肌肉骨骼疾患等列入法定职业病名单[3],而我国仅将煤矿井下工人滑囊炎列入《职业病分类与目录》中。流行病学调查显示,电子企业长期处于坐姿和站姿的作业人员以颈、肩、腰部肌肉骨骼损伤为主[4];某机场视屏显示终端作业人员颈部、肩部肌肉骨骼疾患的患病率分别为55.5%和50.7%[5]。在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全国职业病报告中,2015年和2016年分别有25例和24例滑囊炎的报告[1]。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中,近8年来仅有3项相关研究,因此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争取在该研究方向获得更多资助,开展肌肉骨骼疾患的流行病学调查、判定标准的研制、研发有效的干预措施并对干预效果进行评价,最大程度保障相关职业人群的健康。
        此外,随着经济的发展以及新技术、新材料的推广应用,对新型职业危害因素的识别和研究需进一步加强。如纳米材料对作业人群的潜在健康危害已受到广泛关注,世界卫生组织于2017年制定了纳米作业工人潜在风险防护指南[6]。目前的研究数据,缺乏精确信息说明人类接触人工纳米材料的途径及其在人体中的结局,以及诱发意外生物效应(例如产生氧化应激)的能力。目前仅具备关于少数人工纳米材料的体外、动物和人类吸入研究实验数据,且迄今为止,尚未观察到对人类的长期不良健康影响。尽管如此,在没有充分的毒理学信息的情况下,WHO的指南中仍强烈建议在人工纳米材料工作场所实施最高级别的控制措施,以防止工人发生任何接触,尤其是吸入接触。由于缺乏证据,指南中无法建议明确针对人工纳米材料的健康监测规划。因此,纳米材料对人群健康影响的研究有待进一步深入,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8项纳米材料相关研究中,仅有1项是在纳米材料作业人群中开展研究,其研究成果值得关注。
        结合8年来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研究项目的资助情况,该领域的科学研究面临以下问题:第一,科学研究工作受到"职业病可防不可治"观念的影响,职业病的防治工作没有全面系统贯彻职业病三级预防的方针。在第一级预防不能很好落实的情况下,开展第二和第三级预防十分重要,相关的科学研究亟需加强。此外,我国职业病报告的数量仅为3万例,远远低于一般罕见病例的数量,由于没有确凿的流行病学数据支持,与其他健康危害(如慢性病、传染病)相比,开展职业病研究的重要性没有凸显出来。第二,由于职业卫生与职业病相关机构职能调整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近年来职业卫生队伍在科学研究中的优势呈现下滑趋势。除了一些有传统优势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外,大部分职业卫生专业人员的主要工作专注于技术服务评价等常规性事务性工作,在科学研究方面投入较少,反映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方面,由于申请数量少,导致获资助项目数量少,严重制约了该领域研究的深入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尤其在职业病学领域,目前尚没有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和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获得者,近8年这两类人才项目的申请数量为零。因此,应加强职业病和职业卫生领域人才队伍建设,鼓励相关专业技术人员积极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为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奠定基础。第三,职业病科学研究工作,多数拘泥于法定职业病名单和已有的诊断和治疗原则及方法,循证医学、靶向治疗等新技术和新观点在职业病研究中较为罕见。例如,职业病发病例数最多的尘肺病应是我国这一领域研究的重点和优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但是这些研究工作与临床医学,特别是临床呼吸病学相关的研究相比,在研究内容深度和系统性等方面都有较大的差距,尽管进行了多年的研究,仍难以取得突破性成果。第四,职业病与职业卫生研究的学科交叉优势不明显。例如职业病与流行病学的交叉学科——职业流行病学在这一领域有其独特的优势和价值,但是其支撑和引领作用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
        综上所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的资助完全符合我国职业病发病现状及职业病防控的需求,在推动职业卫生学科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但同时也应该注意到,职业卫生是一门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的学科,应重视现场人群研究与实验室研究相结合,利用多学科手段加强对职业危害因素致病机制的研究,以及职业病防治关键技术的研究。加强基础科学研究是保障职业卫生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鼓励和支持具有创新性学术思想和新技术、新方法的合理应用研究,建议申请者在持续关注已获资助项目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把握最新研究方向,瞄准职业病与职业卫生领域亟待解决的关键科学问题,注重源头创新,开展基础和应用基础研究,推动职业卫生学科的发展,助力实现健康中国的宏伟目标。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关于2016年职业病防治工作情况的通报[EB/OL].[2017-12-28].http://www.nhfpc.gov.cn/jkj/s5899t/201712/c46227a95f054f5fa75a40e4db05bb37.shtml.
[2]贾光.健康中国,职业健康先行[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16,48(3):389-391. DOI: 10.3969/j.issn.1671-167X.2016.03.002.
[3]杨秋月,王海椒.欧洲职业性肌肉骨骼疾患流行现状和诊断标准概述[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7, 34(9): 826-830.DOI: 10.13213/j.cnki.jeom.2017.17260.
[4]陈振龙,赵艳,易桂林,等.某电子企业作业工人肌肉骨骼疾患调查分析[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2016,42(6):433-436.
[5]武珊珊,王建新,伍岳,等.某机场VDT作业人员健康状况调查[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2010,36(4):207-210.
[6]WHO. Guidelines on protecting workers from potential risks of manufactured nanomaterials[EB/OL].[2017-10-11]. http://www.who.int/occupational_healt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