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8期 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及主要死因变化    PDF     文章点击量:27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徐荣彬 温勃 宋逸 罗冬梅 董彦会 董彬 马军
XuRongbin,WenBo,SongYi,LuoDongmei,DongYanhui,DongBin,MaJun
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及主要死因变化
The change in mortality and major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 from 1990 to 201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8.006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4-14
上一篇:2012年中国7省份6~17岁儿童青少年血脂异常流行情况及相关因素分析
下一篇:2014年中国13~18岁汉族学生身体素质现状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及主要死因变化
徐荣彬 温勃 宋逸 罗冬梅 董彦会 董彬 马军     
徐荣彬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温勃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宋逸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罗冬梅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董彦会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董彬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马军 100191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研究所
摘要: 目的  分析1990—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死亡率及主要死亡原因变化。方法  利用2016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 2016)中中国10~19岁青少年死亡数据,描述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变化,并比较1990和2016年前15位死因。结果  1990—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全死因死亡率从102.5/10万下降至41.2/10万,约降至2016年全球平均水平(78.6/10万)的50%,但仍是2016年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24.3/10万)的近2倍;女生死亡率下降幅度高于男生(68.7%比54.7%),10~14岁高于15~19岁(62.1%比57.1%)。26年间,前15位死因的死亡率均有大幅下降,其中传染病、孕产妇疾病和营养性疾病死亡率下降幅度最大(下降78.1%),其死亡构成比由11.1%降至6.1%,非传染性疾病和伤害的死亡率下降幅度相对较小(分别为58.2%和57.3%),其死亡构成比分别从33.4%和55.6%上升至34.8%和59.1%。前五位死因由1990年的溺水(死亡率17.39/10万,死亡构成比17.0%)、道路伤害(14.77/10万,14.4%)、自我伤害(11.44/10万,11.2%)、白血病(5.48/10万,5.4%)和人际间暴力(3.12/10万,3.0%)变为2016年的道路伤害(9.27/10万,22.5%)、溺水(6.83/10万,16.6%)、白血病(2.73/10万,6.6%)、自我伤害(2.53/10万,6.2%)和先天性出生缺陷(1.76/10万,4.3%),2016年结核病、中毒和风湿性心脏病跌出前15名死因。结论  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大幅下降,但仍高于发达国家。1990年以来,道路伤害和溺水等伤害一直是青少年最主要死因,其次是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关键词 :青少年;死亡原因;死亡率
The change in mortality and major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 from 1990 to 2016
XuRongbin,WenBo,SongYi,LuoDongmei,DongYanhui,DongBin,MaJu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n Peking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of Peking University, Beijing 10019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Ma Jun, Email: majunt@bjmu.edu.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hange in mortality and major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 aged 10-19 years from 1990 to 2016.Methods  Data of death for Chinese adolescents aged 10-19 years were extracted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GBD 2016). The data was used to describe the change in mortality of Chinese adolescents from 1990 to 2016.Top 15 causes of death were compared between 1990 and 2016.Results  From 1990 to 2016, the all-cause mortality of Chinese adolescents aged 10-19 years old dropped from 102.5/100 000 to 41.2/100 000, reaching about a half of the global average (78.6/100 000) but still almost twice as high as the average of high-income countries (24.3/100 000) by 2016; the reduction in mortality was higher among females than that among males (decreased 68.7% vs. 54.7%), and among adolescents aged 10-14 years than that among those aged 15-19 years (decreased 62.1% vs. 57.1%). During the 26-year period, the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of all top 15 causes saw sharp decreases. Among them, communicable, maternal, and nutritional diseases saw the most significant decrease (78.1%), and its proportion in all adolescent deaths fell from 11.1% to 6.1%. Meanwhile,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and injuries saw relatively small decreases (58.2% and 57.3% respectively), and their proportions rose from 33.4% and 55.6% to 34.8% and 59.1%, respectively. The top 5 causes of death changed from drowning (17.39/100 000 in mortality, 17.0% in proportion), road injuries (14.77/100 000, 14.4%), self-harm (11.44/100 000, 11.2%), leukemia (5.48/100 000, 5.4%) and interpersonal violence (3.12/100 000, 3.0%) in1990 into road injuries (9.27/100 000, 22.5%), drowning (6.83/100 000, 16.6%), leukemia(2.73/100 000, 6.6%), self-harm (2.53/100 000, 6.2%) and congenital birth defects (1.76/100 000, 4.3%) in 2016, and tuberculosis, poisonings and rheumatic heart disease had dropped out of the top 15 in 2016.Conclusion  The mortality of Chinese adolescents aged 10-19 years has decreased significantly, but still higher than developed countries. Since 1990, injuries,especially for road injuries and drowning, have always been the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 aged 10-19 years, followed by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Key words :Adolescent;Cause of death;Mortality
全文

青少年健康是成年期健康的重要基础,是国家未来发展潜力的根本保障[1]。青少年健康日益受到重视,在中国,促进青少年健康已成为实现"健康中国2030"的重要组成部分[2]。在国际上,改善青少年健康成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必要保障[3],2016年WHO[4]发布的《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健康全球战略(2016—2030)》首次将10~19岁青少年作为重点关注的人群之一。近20年余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卫生条件的改善,生活方式的转变,传染病的疾病负担逐渐下降,而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疾病负担越来越重[5,6]。但当前的研究大多描述中国全人群的流行病学转变,针对青少年尤其是中国青少年的研究较少[7,8,9]。本研究采用2016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GBD 2016)数据,定量描述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及死亡原因的变化情况,为把握青少年主要健康问题的变化方向,明确当前和未来青少年健康投资的重点领域提供数据支持。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来源  GBD通过系统、科学的方法量化比较不同年龄、性别、国家及地区由于疾病、伤残及危险因素导致的健康损失[10],是目前全球范围内最具影响力的疾病负担研究。GBD 2016涉及195个国家和地区,针对每个国家的研究结果均可公开获取[11]。GBD数据库中有关中国的死亡数据主要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人口死亡信息登记管理系统,该系统覆盖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各地区上报的居民死亡数据均经过了区县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严格审核,数据可靠[12,13]。此外,GBD还补充了来自中国疾病监测点系统、妇幼监测系统和肿瘤登记系统的相关死亡数据,以及来自中国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死亡医学证明数据[6]。各数据库按照GBD统一的方法使用模型进行整合,并根据死亡漏报调查的数据,将死亡率调整为漏报率为0的情况下的数值[6,14]
        根据WHO定义[1],将青少年限定为10~19岁人群。本研究选取GBD 2016中1990—2016年中国10~19岁年龄组人群死亡率及死亡原因数据,分析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及主要死因的变化。为方便跨国比较,同时选取该数据库中2016年全球平均、高收入国家平均的10~19岁青少年死亡率作为参照。

二、死因分类  GBD的死因分类系统是一个多水平逐层展开的分类系统,共分为四个水平(或层级)[6,14]。在第一个水平,死因共分为3大类:(1)传染病、孕产妇疾病、新生儿疾病和营养性疾病,由于青少年不涉及新生儿疾病,本研究统一为传染病、孕产妇疾病和营养性疾病;(2)非传染性疾病;(3)伤害。在第二个水平中,将3大类依次分为7、10、4个小类。第三个水平在第二水平的分类基础上将死因分为167个小项,部分第三水平死因又继续分为若干个第四水平死因。参考既往研究[5,6,7,8,9,10,11,14],本研究只展示第一和第三水平死因。

三、数据分析  GBD数据库只提供10~14岁和15~19岁两个年龄段的分性别或不分性别全死因和各类死因死亡率、死亡例数数据,以及各指标的95%不确定区间(uncertainty interval,UI)。根据死亡人数除以死亡率可计算该数据库中各年龄、性别组的历年人口数。1990—2016年10~19岁青少年死亡率数据均由10~14和15~19岁数据按GBD数据库中当年两个年龄组人口比例加权汇总获得,以此分析死亡率长期变化。其他涉及到按年龄、性别加权汇总的指标,也均使用该数据库中当年的人口结构加权。GBD数据中的95%UI是将整个死亡率估计过程中存在的随机和非随机误差、各中间模型中产生的误差进行传递,最后在后验分布中抽样产生的[6,14],由于本研究无法获取进行模型估计的原始数据,在涉及到不同年龄性别组的95%UI合并时,也只能采用上述方法进行粗略加权合并,这会进一步引入一定误差,使95%UI区间变大。例如,GBD数据库中提供的1990年中国10~14岁男女合计全死因死亡率(95%UI)为90.3/10万(88.8/10万,91.8/10万),如果将GBD数据库提供的10~14岁男生和女生的数据上文方法粗略合并,得出的10~14岁男女合计全死因死亡率(95%UI)则为90.3/10万(88.4/10万,92.1/10万),可见经过粗略合并处理后,点估计值与GBD数据库提供的值一致,但95%UI会略有增宽。1990年和2016年第三水平的死因根据死亡率和占总死亡人数的构成比从高到低排序,以前15位为主要死因。数据整理和分析均使用Microsoft Excel 2016进行。

结果  

一、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变化  从1990年到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全死因死亡率大幅下降,由102.5/10万下降至41.2/10万,约降为2016年全球平均10~19岁青少年全死因死亡率(78.6/10万)的50%左右,但仍是2016年高收入国家(24.3/10万)近2倍。26年间全死因死亡率下降了59.8%;其中女生下降幅度明显高于男生(68.7%比54.7%),10~14岁青少年下降幅度略高于15~19岁青少年(62.1%比57.1%)。详见表1图1

表11990与2016年中国不同年龄、性别青少年全死因死亡情况比较
图11990—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全死因死亡率变化趋势
传染病、孕产妇疾病和营养性疾病,非传染性疾病和伤害三大类死因的死亡率均有大幅下降,其中传染病这一大类下降幅度最明显(78.1%),该类死因致死人数构成比从1990年的11.1%降至2016年的6.1%,而非传染性疾病、伤害造成的死亡构成比略有上升。详见表2
表21990与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第一水平死因死亡情况比较

二、1990—2016年中国青少年主要死因变化  

1.总体死因变化情况:  从1990年到2016年,前15位死因造成的青少年死亡率均有大幅下降,但是不同死因下降幅度有所差异,这使得2016年的主要死因的构成和排序相比1990年有以下变化:(1)1990年首位死因溺水的死亡率在26年间下降了60%,到2016年降为第二位死因,而1990年第二位死因道路伤害的死亡率下降幅度明显更小(仅37%),故在2016年已成为第一位死因;(2)自我伤害(自杀)、人际间暴力、脑血管疾病、下呼吸道感染、结核病、中毒、癫痫和风湿性心脏病等死因的排名均下降,其中结核病、中毒和风湿性心脏病排在第15位之后,取而代之进入前15位的是机械力损伤(第8位)、其他肿瘤(第9位)和其他意外伤害(第15位);白血病、先天性出生缺陷、跌落、脑和神经系统肿瘤、缺血性心脏病的排名则有所上升;(3)无论是1990年还是2016年,主要死因中最多的都是伤害,其次是非传染性疾病,最少的是传染性疾病,26年间传染病死因的死亡构成比明显下降,而伤害和非传染性疾病死因构成比有所提升。详见表3

表31990与2016年中国10~19岁青少年前15位死因

2.不同性别青少年死因变化情况:  1990年男生的头号死因为溺水,女生为自我伤害,到2016年两者均变为道路伤害。无论在1990年还是2016年,男生因伤害造成的死亡率和死亡构成比均明显高于女生。详见表4

表41990与2016年中国不同性别10~19岁青少年前15位死因

3.不同青少年死因变化情况:  10~14岁青少年第一位死因在1990年和2016年均为溺水,而15~19岁青少年中,第一位死因均为道路伤害;无论在1990年还是2016年,低年龄段因溺水、中毒的死亡率及死亡构成比均更大,而高年龄段由于道路伤害、自我伤害等其他伤害类型造成的死亡率及死亡构成比更大,高年龄段非传染性疾病在主要死因中构成比更高,而传染性疾病在低年龄段问题相对更突出。详见表5

表51990与2016年中国10~14岁和15~19岁青少年前15位死因

讨论  死亡是所有疾病和伤害的最终结局,能集中体现人群总体健康状况。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在1990—2016年间大幅下降,到2016年,中国青少年死亡率在世界范围内处于中下水平,但仍明显高于发达国家,表明我国针对青少年健康的投入仍需加强[15,16]
        从死因构成看,伤害在1990年和2016年均是我国青少年最主要死因。2016年我国近60%的青少年死亡是由非故意伤害(道路伤害、溺水等)和自杀导致的,道路伤害和溺水尤其突出。而这也是一个全球普遍现象[7,8],道路伤害和溺水在除非洲外全球任一地区均一直居青少年死因前五位。全球超过95%的伤害相关死亡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7],而中国是一个中等收入的国家[17],可以预见,伤害仍将是中国青少年长期面临的主要健康威胁之一。但我国当前的青少年伤害预防工作仍亟待加强:直到2016年,伤害预防才被首次写进国家长期的健康规划,然而部门间职责分工不明确、缺乏统一组织领导、伤害相关政策法规不完善、政府对伤害预防研究的投入不足等一系列问题尚未解决[18,19]。本研究结果提示伤害预防应当作为改善我国青少年健康的重点领域,且不同性别和年龄的青少年面临的伤害问题特征不一,应有针对性地制定相应伤害预防策略。
        从1991年到2016年,除了伤害,仍有三分之一的中国青少年死亡归因于出生缺陷、肿瘤、心脑血管疾病等非传染性疾病,传染性疾病仅占约10%,且传染性疾病的死亡构成比在缩小。这种死因结构的变化,与近20多年来中国全人群的疾病谱从传染病向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转变一致[5,6]。我国青少年的流行病学转变相比发达国家滞后30多年,多数高收入国家的青少年传染病的死亡构成比在1980年之后就降至约5%,随后基本保持不变[20]。中国青少年传染病死亡率的快速下降得益于近20多年来传染病控制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以结核病为例,中国是世界上结核病发病率下降最快的国家之一,2016年中国结核病的发病率(64/10万)已不到世界平均水平(140/10万)的50%[21]。青少年死因结构中传染病构成比缩小而伤害、非传染性疾病构成比增加,提示当前青少年的健康投资的重点领域应为后两者。
        GBD 2016死亡数据整合了全国多个数据库,并进行了漏报调整[14],是目前最全面、最权威的有关中国青少年的死亡数据库。但是该数据的原始数据存在漏报、死因错分、垃圾编码(指无法准确分类的死因)等问题[6,14],尽管GBD进行了漏报调整和利用统一的算法将垃圾编码重新分配,但仍会造成一定误差,且年代越久远的数据这些问题越严重,这可能导致不同年份数据缺乏可比性。95%UI并未考虑垃圾编码重分配造成的误差[6],且本研究粗略合并各年龄性别组95%UI的处理方法进一步引入了一定误差,当然这种合并方式不影响点估计值,对本研究的结果阐述影响较小。
        综上,本研究描述了中国青少年20多年来死亡率及主要死因变化,发现我国青少年死亡率大幅降低,但仍明显高于发达国家,道路伤害和溺水等伤害20多年来一直是中国青少年最主要死因,其次是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而传染性疾病相对重要性在下降。

参考文献
[1]SawyerSM, AfifiRA, BearingerLH, et al. Adolescence: a foundation for future health[J]. Lancet, 2012,379(9826):1630-1640. DOI: 10.1016/S0140-6736(12)60072-5.
[2]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 [2017-12-01]. http://www.xinhuanet.com/health/2016-10/25/c_1119786029.htm.
[3]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EB/OL]. [2017-12-15]. http://www.un.org/sustainabledevelopment/sustainable-development-goals/.
[4]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t a glance: The Global Strategy for Women's, Children's and Adolescents' Health (2016-2030). [EB/OL]. [2016-12-01]. http://www.who.int/life-course/partners/global-strategy/ewec-gs-brochure-eng.pdf.
[5]YangG, WangY, ZengY, et al. Rapid health transition in China, 1990-2010: fi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J]. Lancet, 2013,381(9882):1987-2015. DOI: 10.1016/S0140-6736(13)61097-1.
[6]ZhouM, WangH, ZhuJ, et al.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for 240 causes in China during 1990-2013: a systematic subnational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J]. Lancet, 2016,387(10015):251-272. DOI: 10.1016/S0140-6736(15)00551-6.
[7]AmeratungaS, DennyS. GBD 2013: a window into the world of young people[J]. Lancet, 2016,387(10036):2353-2354. DOI: 10.1016/S0140-6736(16)30296-3.
[8]MokdadAH, ForouzanfarMH, DaoudF, et al.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s, injuries, and risk factors for young people's health during 1990-2013: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J]. Lancet, 2016,387(10036):2383-2401. DOI: 10.1016/S0140-6736(16)00648-6.
[9]徐荣彬,靳丹瑶,宋逸,等. 2015年中国青少年疾病负担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0):910-914.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0.008.
[10]MurrayCJ, EzzatiM, FlaxmanAD, et al. GBD 2010: design, definitions, and metrics[J]. Lancet, 2012,380(9859):2063-2066. DOI: 10.1016/S0140-6736(12)61899-6.
[11]Institution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 Global health data exchange[EB/OL]. [2018-01-16].http://ghdx.healthdata.org/gbd-results-tool.
[12]殷鹏,蔡玥,刘江美,等. 1990与2013年中国归因于室内空气污染的疾病负担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53-57.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1.011.
[13]韦贤瑞,陈玲.我国死因登记报告系统现状与发展[J].职业与健康,2017,33(15):2157-2160.
[14]GBD 2016 Causes of Death Collaborators.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age-sex specific mortality for 264 causes of death, 1980-2016: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6 [J]. Lancet, 2017, 390(10100): 1151-1210. DOI: 10.1016/S0140-6736(17)32152-9.
[15]PattonGC, SawyerSM, SantelliJS, et al. Our future: a Lancet commission on adolescent health and wellbeing[J]. Lancet, 2016,387(10036):2423-2478. DOI: 10.1016/S0140-6736(16)00579-1.
[16]DAPB, de SilvaN, HortonS, et al. Investment in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and development: key messages from Disease Control Priorities, 3rd Edition[J]. Lancet, 2018,391(10121):687-699. DOI: 10.1016/S0140-6736(17)32417-0.
[17]朱富强. "中等收入陷阱"与中国发展策略[J].社会科学研究,2016,(1):34-44.
[18]LiL, ScherpbierR, WuJ, et al. Legislation coverage for child injury prevention in China[J]. Bull World Health Organ, 2015,93(3):169-175. DOI: 10.2471/BLT.14.139998.
[19]NingP, SchwebelDC, HuG. Healthy China 2030: a missed opportunity for injury control[J]. Inj Prev, 2017,23(6):363. DOI: 10.1136/injuryprev-2017-042314.
[20]VinerRM, CoffeyC, MathersC, et al. 50-year mortality trends in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a study of 50 low-income, middle-income, and high-income countries[J]. Lancet, 2011,377(9772):1162-1174. DOI: 10.1016/S0140-6736(11)60106-2.
[2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tuberculosis report 2017[EB/OL]. [2018-2-21].http://www.who.int/tb/publications/global_report/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