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8期 2010—2017年预防医学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情况    PDF     文章点击量:175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秦立强 戴宇飞 张作文
QinLiqiang,DaiYufei,ZhangZuowen
2010—2017年预防医学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情况
The status of preventive medicine funding supported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from 2010-201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8.01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2-07
上一篇:男男性行为人群个体HIV感染风险评估模型研制进展及启示
下一篇:DNA甲基化介导产前不良因素暴露与成年期代谢性疾病危险因素间的关联
2010—2017年预防医学领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情况
秦立强 戴宇飞 张作文     
秦立强 215123 苏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戴宇飞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
张作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
摘要:
关键词 :预防医学;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The status of preventive medicine funding supported by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from 2010-2017
QinLiqiang,DaiYufei,ZhangZuowe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Soochow University, Suzhou 215123,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Zuowen, Email: zhangzw@nsfc.gov.cn
Abstract:
Key words :Preventive medicine;Programs;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
全文

预防医学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重要组成部分,项目受理主要在医学科学部31个申请代码(H01~H31)的预防医学(H26),H26有12个分支学科代码(H2601~H2612)。本文根据科学基金网络信息系统(http://isisn.nsfc.gov.cn/egrantweb/)提供的医学科学部和预防医学学科的申请和资助数据,从项目类型、分支学科、依托单位以及资助对象特征等几个方面总结了医学科学部自2010年受理项目以来(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资助的基本情况,希望对预防医学科技工作者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有所裨益。

一、资助概况  2010—2017年医学科学部的申请项目从30 827项上升至57 447项,预防医学学科的申请项目从1 125项上升至1 732项。预防医学项目资助率维持在20%~25%之间,2013年高达24.20%。这主要是从2012年开始实施限项政策(连续两年申请面上项目未获资助后暂停面上项目申请1年),2013年的预防医学学科(面上项目)申请数从2012年的1 670(868)项降至1 456(685)项,因此减少了部分质量较差项目的申请,提高了2013年的资助率[1]。2017年预防医学和医学科学部各类项目的总资助率分别为22.75%和17.86%(图1)。得益于从"疾病治疗"到"健康促进"理念的转变,以及医学科学部对预防医学学科的重视和扶持[2],每年预防医学的资助率都高于医学科学部的总体资助率。

图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及医学科学部的资助率
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共资助了2 716项各类项目。2010年仅为239项,2012年达365项,然后经小幅回落和攀升,2017年资助的各类项目为394项。8年来医学科学部资助项目从5 666项上升到10 259项。总体来看,预防医学资助项目数占医学科学部资助项目的比例呈下降趋势,近3年略有回升,2017年项目占比为3.84%(图2)。
图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资助项目数和占医学科学部资助项目之比
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资助总金额波动较大,呈现上升回落后反弹。2014和2015年回落的原因包括资助项目数减少和资助金额改为仅统计直接经费。2013年H2610(非传染病流行病学)资助了一项金额为1 800万元的重大项目,使当年的资助总金额达到顶峰。2017年的资助金额达到2.01亿元。医学科学部8年来的总金额从18.21亿上升到48.61亿元。预防医学资助金额占比的波动类似于总金额的变化趋势,2017年金额占比为4.13%(图3)。
图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资助金额及占医学科学部金额之比

二、各项目类型和分支学科的资助情况  科学基金的资助体系包括探索、人才、工具和融合4个项目体系[3],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资助了13类项目。其中资助面上项目1 298项,占总项目数的47.79%。其次是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简称青年基金,981项,36.12%)和地区科学基金项目(简称地区基金,265项,9.56%)。每年均有国际(地区)合作研究与交流项目,包括重点国际(地区)合作项目、组织间合作研究、合作交流、在华召开国际(地区)学术会议以及出国(境)参加双(多)边会议等亚类,50项资助中仅2项为重点国际(地区)合作项目,9项为组织间合作研究(2项为中英项目、7项为中加项目)。重点项目、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简称优青)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简称杰青)分别为35、15和6项。2013年资助了1项重大项目,2015年和2016年各资助1项创新研究群体项目(表1)。

表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资助各类型项目数
在所有资助项目中,H2610获525项(19.33%)资助,近6年每年的资助数均在60项以上,2017年为84项。其次为H2603(405项,14.91%)和H2607(386项,14.21%),2017年的资助数分别为59和41项。H2608和H2604资助较少,8年总数分别为85和63项(表2)。H2612(预防医学其他科学问题)共资助了33项。根据2018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H2612不受理卫生经济、医院管理、卫生事业管理,也不受理病原生物学及其发病机理、诊断、治疗和预后的项目申请,因此建议申请者选择更为合适的学科或预防医学二级申请代码进行申报。
表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各分支学科资助项目数

三、获资助依托单位的基本情况  2010—2017年共有249个依托单位获得资助,2012年依托单位最多(117个),2017年为113个(图4)。获资助总数前3位的依托单位为南京医科大学(171项)、华中科技大学(107项)、哈尔滨医科大学(106项)。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地区基金获资助最多的依托单位分别是南京医科大学(80项)、南京医科大学(72项)和广西医科大学(41项)。国际(地区)合作研究与交流项目、重点项目获资助最多的依托单位分别是北京大学(7项)和南京医科大学(6项)。2010年获资助最多的依托单位为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2011年和2012年为哈尔滨医科大学,近5年均为南京医科大学。

图4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获资助依托单位数
获预防医学11个分支学科资助最多的依托单位有10个(表3)。如获H2601最多资助的依托单位是拥有国家重点学科劳动卫生与环境卫生学的华中科技大学,获H2603最多资助的依托单位是拥有国家重点学科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的哈尔滨医科大学。另外,安徽医科大学的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是安徽省重点学科,南京医科大学的卫生毒理学、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是江苏省重点学科。
表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预防医学各分支学科获资助前3位依托单位

四、获资助人员的基本特征  2010—2017年预防医学学科共资助了2 023名科研工作者,其中1人获得6项各类项目资助,3人获得5项资助,获得4、3、2和1项资助的科技工作者分别有22、127、356和1514人。
        表4列举了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地区基金获资助对象的基本特征。获面上项目资助人员年龄范围为28.81~71.81岁,平均年龄为44.90岁,<45岁人员占51.75%,2011年和2012年平均年龄高于其他年份。男性占57.44%,每年男性均多于女性,男性平均年龄(45.74岁)高于女性(43.71岁)。获资助人员博士学位的比例呈上升趋势,近几年稳定在90%以上。与此相反,获资助人员具有正高职称的比例显著下降,近几年在55%左右。

表4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010—2017年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地区基金获资助人员基本特征
获青年基金资助人员年龄在25.85~39.09岁之间,平均年龄为32.13岁。由于年龄规定的限制,30~35岁为主力军,达55.85%。以女性为主,高达63.10%,2011—2017年每年女性均超过男性。不同于面上项目,男性平均年龄(31.65岁)低于女性(33.02岁),博士学位的比例呈下降趋势。在职称上,近5年具有副高及以上职称的比例显著降低,2016年仅为9.23%。
        获地区基金资助人员年龄在23.86~59.83岁之间,平均年龄为42.88岁,<45岁人员占51.75%。男性占50.94%,近两年女性略多。男性获资助人员的平均年龄为43.17岁,女性为42.59岁。学位上以博士为主,近5年获资助人员中正高职称比例也明显下降。
        其他项目类型中,重点项目获资助人员平均年龄为51.06岁,以男性(85.71%)和拥有博士学位(94.29%)为主,均为正高职称。获优青资助人员平均年龄为36.12岁,男性(53.33%)和非正高职称(60.00%)较多,均有博士学位。获杰青资助人员平均年龄为42.33岁,男性(66.67%)为主,均有博士学位和正高职称。获重点项目、优青和杰青资助人员中最年轻者的年龄分别是37、31和34岁。

五、小结  综上所述,2010—2017年共有249个依托单位、2 023名科技工作者获得预防医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资助率高于医学科学部总体资助率。面上项目、青年基金和地区基金是主要的资助类型,杰青、重点国际(地区)合作项目、重大项目以及创新研究群体项目的资助较少,因此在资助体系上还不全面,制约了预防医学研究的深入和高层次人才的培养。
        面上项目资助人员的博士学位比例呈上升趋势,而青年基金资助人员的博士学位比例呈下降趋势;面上项目、地区基金资助人员的正高比例以及青年基金资助的副高及以上比例均呈明显下降趋势。反映了低学历学位、低职称人员积极加入到项目申请的队伍中,也反映了职称晋升难度加大[4]。面上项目、重点项目、优青及杰青资助人员中男性多于女性;青年基金资助人员中女性明显多于男性。反映了女性科技工作中在快速成长,但要为她们的持续发展提供必要的条件[5]
        我们的研究也有不足之处。我们仅分析了预防医学学科(H26)的资助情况,预防医学领域的申请可能在地方病学/职业病学(H24)、放射医学(H22)[6]以及其他科学部和医学科学部的其他代码下获得资助。另外,我们也没有进一步分析资助项目的研究内容,提供的参考价值有限。在后续的研究中,我们将更加全面深入地分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预防医学领域的资助,更好地为预防医学科技工作者做好项目申报的服务工作。

参考文献
[1]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2012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2.
[2]秦立强,余灿清,戴宇飞,等.响应新时代国家战略需求把握预防医学发展的关键前沿基础科学问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第192期双清论坛纪要[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1):113-11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1.022.
[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2018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指南[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8.
[4]邓斌.高校教师职称评聘制度变迁机制分析[J].人力资源管理,2018,(2):112-113.
[5]赵延东,马缨,廖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女性科学家成长发展的政策及其效果[J].中国科学基金,2016,30(05):403-409.
[6]王大朋,黄昕,靳慧,等. 2017年度预防医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与资助简介[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2):1137-114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