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9期 饮用水安全:"健康中国2030"蓝图的基础    PDF     文章点击量:38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屈卫东 郑唯韡 陆伟 郑玉新
QuWeidong,ZhengWeiwei,LuWei,ZhengYuxin
饮用水安全:"健康中国2030"蓝图的基础
Drinking water safety: the basis of "Healthy China 2030" blueprint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02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3-14
上一篇:由中国艾滋病防治国际合作项目所想
下一篇:人乳头瘤病毒疫苗在成年女性应用中的若干问题及建议
饮用水安全:"健康中国2030"蓝图的基础
屈卫东 郑唯韡 陆伟 郑玉新     
屈卫东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水与健康研究中心 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郑唯韡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水与健康研究中心 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陆伟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水与健康研究中心 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郑玉新 青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饮水;中国;公共卫生
Drinking water safety: the basis of "Healthy China 2030" blueprint
QuWeidong,ZhengWeiwei,LuWei,ZhengYuxin     
Centers for Water and Health, Key Laboratory of the Public Health Safety, Ministry of Educatio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3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Qu Weidong, Email:wdqu@fudan.edu.cn
Abstract:
Key words :Drinking water;China;Public health
全文

获得安全饮用水是健康的重要前提,也是人类的基本权利。1978年阿拉木图宣言中即将安全饮用水作为初级卫生保健目标的重要内容。这40年既是我国不遗余力地努力奋斗履约宣言过程,也是坚持改革开放,人民生活水平和健康全面改善,实现跨越发展的关键阶段。然而,40年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蓬勃发展既带来繁荣,也加剧了水体、空气和土壤等环境介质的污染和生态环境的破坏。严重的水污染不仅影响了城市供水安全,也成为食品安全的重大隐患。长期饮用受地质条件影响和工业污染的饮用水及频发的水污染事件,已成为影响人群健康、可持续发展和社会稳定的潜在风险因素。为此,国家从"十一五"起,连续三个五年计划系统规划实施了"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立意长远,规模宏大。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又明确指出"推进饮用水水源地达标建设,强化地下水管理和保护",为饮用水安全保障战略实现奠定了重要基础[1]

一、中国饮用水安全问题  基于预防为主的公共卫生战略,经过长期系统投入与建设、卫生基础设施大幅改善、城乡集中供水全面推广,系统性地提升了饮用水安全保障措施,有效遏制了介水传染病的发生和流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明显降低,率先达到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饮水卫生状况根本改善与众多公共卫生干预的实施,取得了巨大的健康收益,中国人平均寿命从建国初期的35岁,到2015年攀升至76.34岁。明显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71.60岁,也超过了中上收入国家的74.83岁。
        中国的饮用水安全问题,在不同发展阶段明显不同,且城乡差异巨大。饮水安全问题分别经历了微生物污染、化学性污染为主和二者共存的阶段。目前,传统城市供水中重金属、氟和砷污染问题已大幅改善。城市饮用水中的污染物主要源于常规自来水工艺不能有效去除的污染物和饮水消毒过程中形成的消毒副产物[2],因此,城市饮水与健康涉及的主要问题将是饮水中污染物低剂量长期混合暴露带来的健康风险和危害。农村因实施改水改厕等爱国卫生运动,有效地保障了饮用水安全。然而,中国幅员辽阔,资源和发展不均,某些农村地区的安全饮用水可及性问题依然严峻且极为复杂。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主要包括(1)严重的水源水特别是地下水污染[2];(2)化学性污染和生物性污染共存,自来水生产技术落后;(3)输配过程中因事故、管理不善造成的二次污染;(4)供水规模小,缺乏有效地管理。这些问题制约了农村饮用水安全。
        中国的饮用水安全问题主要源于工农业和生活污水处理率低,污染物排放浓度高和排放量大,水体污染物负荷加剧致使水源水质量下降,而传统常规自来水加工工艺对低分子量的溶解性有机物清除处理有限,因而,饮用水中存在众多有机污染物,且相当多的污染物并不被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所监管[3]。另一方面,在饮用水生产和加工过程中,因采用预氧化和消毒工艺,氧化剂和消毒剂与水中有机污染物反应形成了有潜在危害的消毒副产物[4]。此外,由于水体污染和全球气候变暖的双重作用,江河湖泊库区水体处于中度和重度富营养化状态,致使藻类频繁爆发,形成了影响健康的藻类毒素。而水体中的藻类可作为前体物,在自来水生产中与消毒剂发生化学反应,形成具有生殖发育毒性、遗传毒性和致癌性的消毒副产物[5]
        水质质量监测和污染物检测是认识原水水质的关键,也是保障饮水安全和评价健康效应的重要基础之一。由于多数流域水体和饮用水缺乏长期连续性的水质监控数据,使得阐明污染物暴露与健康效应结局间的关系极为困难。例如,尽管已知地下水污染严重,但检测数据仅覆盖局部区域或地域,因而,对全国的地下水水质污染状况了解仍然不清。更重要的是,水质检测和监测数据主要基于现行的国家生活饮用水水质卫生标准的常规指标进行,而非针对水源水质特征和自来水生产加工工艺,全面系统的分析饮用水中的污染物[6]。因此,饮用水污染状况和污染特征并不清楚,因而难以全面准确评估饮用水中污染物的健康风险[3]。此外,长期积累的水质数据缺乏公开和共享机制,制约了数据的有效利用,也制约了共同研究解决问题的体制、机制和氛围形成。

二、中国饮用水与健康研究  饮用水与健康研究在保障人群健康和公共卫生决策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围绕不同阶段和不同地区饮用水污染问题及其对健康的影响,我国学者完成了众多有影响的工作,例如:在藻类毒素和生物地球化学性因素对健康的影响做出了原创性的工作。在系统的现场研究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率先提出了江苏启东藻类毒素与肝癌高发[7],新疆奎屯氟砷联合中毒[8]等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经过长期积累,已从早期主要围绕饮用水水质合格和超标率开展研究,逐步发展到关注了微生物污染与腹泻性疾病[9],同时,建立了以基因芯片等高新技术为基础的水中常见致病菌的快速检测与鉴定技术以保障饮水安全[10];开展了给水卫生设施改善对介水传染病控制影响;基于生物学效应评价为污染物混合暴露对健康的影响,和污染物控制工艺的优化提供技术指导[11]

1.饮水型氟砷中毒:  饮用水中高氟、高砷是我国地方性氟中毒和砷中毒发生的主要原因。我国从80年代至今一直坚持对已查明的饮水型地方性氟中毒和砷中毒病区实施改水和饮用水除氟除砷工程,作为重大公共卫生干预战略和措施,有效地降低了氟砷经饮用水的暴露水平,缩小了地方性氟中毒和砷中毒的流行区域并降低氟中毒、砷中毒和儿童氟斑牙发病水平,有效控制了饮水型地方病。

2.藻类毒素健康危害:  我国学者进行了藻类毒素与化学污染物联合作用[12]的毒理学研究和人群肿瘤流行病学研究[13];受控消毒副产物与对生殖健康的影响[14]研究取得了有国际影响的研究成果,为领域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针对中国现实环境污染问题,开展了污染物暴露分析和对人群健康影响的系统性分析,有利地推动了基于人群实证研究,为科学及基础的污染物预防控制策略和公共卫生政策制定,提供了重要支撑。我国学者在若干新兴发展的领域,尤其是在纳米材料对水中微生物耐药基因的发现和纳米材料的消毒过程及其机制等方面做出了引领性的研究工作[15],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与认可。本期重点号中,有一篇文献对饮水中的微囊藻毒素的检测方法进行了优化,并对其降解产物进行了分析,丰富了我国检测方面的技术研究[16]

3.消毒副产物研究:  我国学者积极参与了饮用水与健康领域学术交流,贡献突出。无论是久负盛名的国际水协会议,还是美国消毒副产物高登论坛,中国学者已从零星听众,发展为不同领域的研究团队,集体组团参加,并成为高峰论坛的积极承担者和组织者。近三届消毒副产物高登论坛均有大陆学者作大会主题报告,来自中国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中国台湾的专家,以及海外华人专家和大陆学者齐聚高登论坛融汇交流,成为中国学者在国际高水平学术平台,展示中国学术成果和发展的重要舞台。正是因为学术影响力的提升,香山会议首次以消毒副产物控制与健康为主题,发起了第595次香山会议,会议吸引了全球消毒副产物研究领域,在检测技术、工程控制、毒理学研究和环境流行病研究的顶级学者,探讨了未来若干年消毒副产物研究领域的重点问题和发展方向。同时,影响力日益增加的上海东方科技论坛相继以饮用水安全、水处理技术和饮用水污染与健康为主题,归纳总结了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饮用水安全和健康问题。本期重点号有两篇文章分别就妊娠期氯化消毒副产物暴露与胎儿生长发育的关系[17],和氯化消毒对耐药细菌的影响进行了分析[18],为未来的研究重点和突破口奠定了重要基础。

三、饮用水健康及对策  饮用水与健康是项系统工程,涉及不同行业和专业领域。因此,迫切需要建立良好的顶层设计,推动促进不同领域和行业的真诚通力合作和形成有效的共享机制,将水污染控制、饮用水安全工程和水资源筹措调配等重大工程与饮用水与健康研究结合起来,彻底改变工程、研究和科学评价脱节,缺乏对全局把控,研究松散重复局部的弊端。卫生部门可以与环境保护和污水治理部门和行业密切结合,提出卫生和健康的需求,以促进从源头上保护水源水的质量和安全;与水处理和输配部门合作,针对水污染特征选择处理工艺,研发针对性的净化处理技术,对优先控制污染物实行有效控制。通过水质监测,对老化管网实施改造和替换,控制二次污染;加强用户的饮用水监测,以及人群相关生物监测指标的监测。早期发现健康问题,并为重大工程的实施效果提供科学的评价指标和依据。
        充分发挥卫生部门在健康领域和公共卫生干预与政策制定的优势,围绕我国目前发展阶段城乡存在的突出问题,结合相关领域研究技术和方法的发展,并充分利用国家投入形成重大工程(如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重大计划(如环境部的"水专项")和精准医学研究重点专项-人群队列及国家人体生物监测方案的有利条件,有机整合高新技术和方法,在方法学和方法验证等方面取得突破,从而推动中国饮用水与健康的相关保障措施的战略制定和实施。整合多学科的研究力量从全局规划改善饮用水安全发展战略,并对已经建成和未来拟实施的重大调水工程进行科学的评估,为实证及基础的科学决策实施做出示范,并为"健康中国2030"目标的实现奠定基础。
        在立足国内同时,积极承担国际饮用水与健康研究领域重大规划、标准和技术导则的制定。充分总结归纳中国饮用水安全的经验和技术,把中国的成功经验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推广应用,推动全球健康的发展壮大,以确保人群健康和社会福祉覆盖区域不断扩大。努力践行并提供技术支持,以促进发展中国家实现阿拉木图宣言倡导的理念和联合国千年发展战略目标,促进人类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EB/OL].[2016-10-28].http://www.nhfpc.gov.cn/guihuaxxs/s3586s/201610/21d120c917284007ad9c7aa8e9634bb4.shtml.
[2]ZhengW, WangX, TianD, et al. Water pollutant fingerprinting tracks recent industrial transfer from coastal to inland China: a case study[J]. Sci Rep, 2013,3:1031. DOI: 10.1038/srep01031.
[3]QuW, ZhengW, WangS, et al. China's new national standard for drinking water takes effect[J]. Lancet, 2012,380(9853):e8. DOI: 10.1016/S0140-6736(12)61884-4.
[4]RichardsonSD, PlewaMJ, WagnerED, et al. Occurrence, genotoxicity, and carcinogenicity of regulated and emerging disinfection by-products in drinking water: a review and roadmap for research[J]. Mutat Res, 2007,636(1-3):178-242. DOI: 10.1016/j.mrrev.2007.09.001.
[5]LuiYS, QiuJW, ZhangYL, et al. Algal-derived organic matter as precursors of disinfection by-products and mutagens upon chlorination[J]. Water Res, 2011,45(3):1454-1462. DOI: 10.1016/j.watres.2010.11.007.
[6]刘楠,高志贤,晁福寰.饮用水消毒副产物的卫生监控[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0,44(10):865-86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0.10.003.
[7]SuD. Drinking water and liver cell cancer: an epidemiologic approach to the etiology of this disease in China[J]. Chin Med J (Engl), 1979,92(11):748-756.
[8]WangG, HuangY, GangJ, et al. Endemic arsenism, fluorosis and arsenic fluoride poisoning caused by drinking water in Kuitun, Xinjiang[J]. Chinese Med J, 2000, 113(6):524.
[9]王霞,王少俊,殷丽红,等.上海市闵行区11年间常见介水传染病调查分析[J].中国环境卫生,2006, 9(1):72-77.
[10]李君文,晁福寰,靳连群,等.基因芯片技术快速检测水中常见致病菌[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2,36(4):238. DOI: 10.3760/j:issn:0253-9624.2002.04.020.
[11]岳舜琳,任基成,潘海祥,等.常规水处理工艺对内分泌干扰物的去除[J].净水技术,2006,25(1):28-30.
[12]WangS, TianD, ZhengW, et al. Combined exposure to 3-chloro-4-dichloromethyl-5-hydroxy-2(5H)-furanone and microsytin-LR increases genotoxicity in Chinese hamster ovary cells through oxidative stress[J]. Environ Sci Technol, 2013,47(3):1678-1687. DOI: 10.1021/es304541a.
[13]ZhengC, ZengH, LinH, et al. Serum microcystin levels positively linked with risk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case-control study in southwest China[J]. Hepatology, 2017,66(5):1519-1528. DOI: 10.1002/hep.29310.
[14]ZengQ, WangYX, XieSH, et al. Drinking-water disinfection by-products and semen quality: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 China[J]. 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14,122(7):741-746. DOI: 10.1289/ehp.1307067.
[15]QiuZ, YuY, ChenZ, et al. Nanoalumina promotes the horizontal transfer of multiresistance genes mediated by plasmids across genera[J].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12,109(13):4944-4949. DOI: 10.1073/pnas.1107254109.
[16]丁新良,朱鹏飞,黄春华,等.微囊藻毒素-LR检测方法的建立及在自来水处理中降解产物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8):898-903.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06.
[17]陈颖君,汪一心,罗彦,等.妊娠期氯化消毒副产物暴露与小于胎龄儿发生风险的关系[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8):885-89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04.
[18]杨忠委,谌志强,杨栋,等.氯化消毒对细菌抗生素抗性质粒及其所携抗性基因的转移及破坏机制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52(8):892-897.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