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9期 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人群感染性腹泻病原学特征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37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王联君 周莹 祁亮 梁俊荣 孙昊 许宝麟 汪静 王鑫 景怀琦
WangLianjun,ZhouYing,QiLiang,LiangJunrong,SunHao,XuBaolin,WangJing,WangXin,JingHuaiqi
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人群感染性腹泻病原学特征分析
Etiological study of diarrhea in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Dongcheng district of Beijing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13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11-24
上一篇:上海市热带念珠菌临床分离株耐药性及多位点序列分型研究
下一篇:高危型HPV DNA检测在未明确意义的非典型鳞状上皮细胞分流中的应用效果
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人群感染性腹泻病原学特征分析
王联君 周莹 祁亮 梁俊荣 孙昊 许宝麟 汪静 王鑫 景怀琦     
王联君 100009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
周莹 100009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
祁亮 北京市东城区第二妇幼保健院医务科
梁俊荣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孙昊 100009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科
许宝麟 100009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科
汪静 100009 北京市东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
王鑫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景怀琦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摘要: 目的  分析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人群感染性腹泻的病原学特征。方法  通过传染病监测技术平台信息管理系统,以北京市东城区2012—2015年在第二妇幼保健院就诊的感染性腹泻患儿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为5岁以下且发病3 d内未使用抗生素的门急诊病例,共1 977例;收集其年龄、感染时间、临床症状及实验室检测结果等信息。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性别、时间和年龄间患儿腹泻病毒和细菌检出率以及单纯检出病毒和单纯检出细菌者临床特征的差异。结果  1 977例患儿月龄的P50P25P75)为14.19(8.31,23.15),病毒检出率为34.3%(679例),细菌检出率为14.6%(288例)。不同月龄患儿病毒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72.38,P<0.001),24~60月龄最高,为40.9%(188/460),0~5月龄组最低,为15.3%(48/314);不同月龄患儿细菌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2.67,P<0.001),12~17月龄组最高,为19.0%(81/426),0~5月龄组最低,为6.7%(21/314)。单纯病毒检出组发生呕吐和水样便的比例分别为22.2%(136例)和73.3%(449例),均高于单纯细菌检出组[8.1%(18例)和57.2%(127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值分别为125.92和19.60,P值均<0.001);发生黏液便和发热的比例分别为0.8%(5例)和14.0%(86例),均低于细菌检出组[4.1%(9例)和18.5%(41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值分别为8.50和23.01,P值分别为0.004和<0.001)。结论  北京市东城区婴幼儿感染性腹泻病毒检出率高于细菌检出率,而且临床特征存在较大差异。
关键词 :病原;腹泻;感染;婴幼儿
Etiological study of diarrhea in children under 5 years old in Dongcheng district of Beijing
WangLianjun,ZhouYing,QiLiang,LiangJunrong,SunHao,XuBaolin,WangJing,WangXin,JingHuaiqi     
Dongcheng District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0009,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ou Ying, Email: hljying@163.com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et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infectious diarrhea among people under 5 years old in Dongcheng District, Beijing.Methods  The age, time of infection, clinical symptoms and laboratory test results of the cases who didn't used antibiotics within 3 days in the second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care hospital were collected from 2012 to 2015, through the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of infectious disease monitoring technology platform. To compare the detection rate of virus and bacteria in children with different sex, time and age,and the difference of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between virus detection group and bacteria detection group by chi square test.Results  1 977 cases of infectious diarrhea were collected, the median of the month age (P25, P75) was 14.19 (8.31, 23.15) months. The virus detection rate was 34.3% (679 cases); the bacterial detection rate was 14.6% (288 cases). The difference of virus detection rate in children with different months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72.38, P<0.001), the virus detection rate of 24-60 months (40.9% (188/460)) was the hightest, and the detection rate of 0-5 months (15.3% (48/314)) was the lowest. The difference of bacteria detection rate was als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32.67, P<0.001), and the detection rate of 12-17 months (19.0% (81/426)) was the highest, the detection rate of 0-5 months (6.7% (21/314)) was the lowest. The proportion of vomit and water sample in the virus detection group was 22.2% (136 cases) and 73.3% (449 cases),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higher than those in bacteria detection group (8.1% (18 cases) and 57.2% (127 cases)),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 values were 125.92 and 19.60; P values were both<0.001); the proportion of mucus stool and fever was 0.8% (5 cases) and 14.0% (86 cases),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lower than those in bacterial detection group (4.1% (9 cases) and 18.5% (41 cases)),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χ2 values were 8.50 and 23.01; P values were 0.004 and <0.001).Conclusion  The virus detection rate of infantile infective diarrhea is higher than that of bacteria in Dongcheng district of Beijing, and the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are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Key words :Noxae;Diarrhea;Infection;Infants
全文

感染性腹泻是指各种病原体肠道感染引起的腹泻,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报告,引起腹泻的病毒主要包括轮状病毒、诺如病毒、札如病毒、肠道腺病毒和人星状病毒等,引起腹泻的细菌包括志贺菌、副溶血弧菌、大肠埃希菌、耶尔森菌、霍乱弧菌和弯曲菌等[1,2,3]。由于感染性腹泻病原谱构成复杂,随着抗菌药物的广泛使用,肠道致病菌对抗菌药物的敏感性不断变化,耐药性不断增加,加大了感染性腹泻的防控难度[4]。北京市东城区2013—2017年报告的法定传染病中,感染性腹泻发病总数一直居于第一位,占全部传染病报告总数的59.3%,其中,约1/3发生在5岁以下婴幼儿,给患儿和家庭造成一定的经济和疾病负担。为获得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患儿感染性腹泻病原学特征本底数据,以掌握病原构成及其流行规律,为感染性腹泻防治工作提供科学依据,2012年开始对北京市东城区就诊的感染性腹泻病例开展了长期的病原学监测,现将结果阐述如下。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  通过传染病监测技术平台信息管理系统,以北京市东城区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在北京市东城区第二妇幼保健院以呕吐或者腹泻等消化道症状为主诉就诊的儿童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为5岁以下,且发病3 d内未使用抗生素的门急诊初诊病例,共1 977例;收集其年龄、感染时间、临床症状及实验室检测结果等信息。为得到无偏样本,不考虑临床诊断及是否为传染病,满足上述条件所有病例均纳入研究范围。

二、标本的采集与运送  采集病例粪便标本(≥10 g或10 ml),分装为两份,一份置于病毒保存液中,立即放置在-20 ℃冰箱保存,用于病毒性核酸检测;另一份放置于Carry-Blair运输培养基(OXIOD公司,英国)中保存。将标本置于冷藏包(配备冰排),由标本运输人员运输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心实验室待检。

三、检测方法  标本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心实验室进行统一检测,所有标本开展的病毒检测包括轮状病毒、札如病毒、诺如病毒、星状病毒和腺病毒;细菌检测包括非伤寒沙门菌、志贺菌、致泻性大肠埃希菌、霍乱弧菌、副溶血弧菌、小肠结肠耶尔森菌等17种致泻菌[5]。所有病毒均用PCR进行核酸检测,根据细菌种类不同采用直接培养法或者增菌后培养法进行细菌的检测[5]

四、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8.0进行数据整理和统计学分析。研究对象的月龄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P50P25P75)表示。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性别、时间和月龄患儿腹泻病毒和细菌检出率以及单纯检出病毒和单纯检出细菌者临床特征的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基本情况  1 977例患儿中,男性为1 171例,女性为806例;99.9%(1 975例)的病例常住地址为北京市,其中73.7%(1 456名)常住地址为东城区;散居儿童占92.1%(1 820名),月龄的P50P25P75)为14.19(8.31,23.15)。

二、病毒感染状况  

1.基本情况:  腹泻病毒的检出阳性率为34.3%(679例),单病毒检出率为30.4%(601例),其中轮状病毒(均为A组)检出率最高,为9.6%(189例),星状病毒最低,为2.5%(50例);双重病毒感染的检出率为3.6%(72例),以轮状病毒或诺如病毒混合感染病例为主。详见表1

表12012—2015年北京市东城区1 977例5岁以下腹泻患儿病毒检出率

2.性别分布:  男性腹泻病毒的检出率为35.4%(414例),女性为32.9%(265例),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30,P=0.255)。

3.时间分布:  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各月份均有病原检出,不同月份病毒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66.36,P<0.001),检出高峰在秋冬季(10月至次年2月)。详见图1

图12012—2015年北京市东城区1 977例5岁以下腹泻患儿病原体检出率时间分布情况

4.年龄分布:  不同月龄患儿病毒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72.38,P<0.001),其中24~60月龄患儿检出率最高,为40.9%(188例),0~5月龄最低,为15.3%(48例)。详见表2

表22012—2015年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不同月龄腹泻患儿病原检出率比较

三、细菌感染状况  

1.基本情况:  致泻细菌的检出率为14.6%(288例),单细菌检出率为14.0%(276例)。其中,致泻性大肠埃希菌检出率最高,为9.3%(183例),副溶血弧菌最低,为0.1%(1例);双重细菌的检出率为0.7%(11例),以非伤寒沙门菌和致泻性大肠埃希菌混合感染为主。详见表3

表32012—2015年北京市东城区1 977例5岁以下腹泻患儿细菌检出率

2.性别分布:  男性致泻细菌的检出率为14.9%(175例),女性为14.0%(113例),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33,P=0.567)。

3.时间分布:  2012年1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不同月份细菌检出率差异也有统计学意义(χ2=68.46,P<0.001),检出高峰在春夏季(5—7月)。详见图1

4.年龄分布:  不同月龄患儿细菌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32.67,P<0.001),以12~17月龄检出率最高,为19.0%(81/426),0~5月龄最低,为6.7%(21/314)。详见表2

四、临床特征  剔除病毒和细菌混合感染病例后,单纯检出病毒的腹泻患儿为613例,单纯检出细菌的腹泻患儿为222例。其中,病毒检出阳性患儿发生呕吐和水样便的比例分别为22.2%(136例)和73.3%(449例),分别高于细菌检出阳性患儿[8.1%(18例)和57.2%(127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病毒检出阳性患儿发生黏液便和发热的比例分别为0.8%(5例)和14.0%(86例),均低于细菌检出阳性患儿[4.1%(9例)和18.5%(41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细菌检出阳性患儿白细胞和红细胞的检出率分别为50.9%(113例)和13.1%(29例),均高于病毒检出阳性患儿[15.7%(96例)和3.4%(21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详见表4

表42012—2015年北京市东城区5岁以下病原检出阳性腹泻患儿临床特征比较

讨论  感染性腹泻为一组广泛存在并高发的肠道传染病,对腹泻同时进行细菌和病毒病原检测的研究较少,针对婴幼儿的研究则更少。本研究1 977例监测病例中,病毒检出率为34.3%,普遍低于国内其他城市监测结果,轮状病毒是主要致泻病毒,检出率为9.6%,低于北京市西城区[6]、广州市[7]、河南省[8]等地区,星状病毒检出率与上述几个地区结果相近,肠道腺病毒检出率为7.1%,明显高于其他地区[9,10,11],应作为我区今后感染性腹泻监测研究重点。细菌检出阳性率为14.6%,低于北京市通州区和丰台区[12,13],高于上海市浦东新区[14],其中致泻性大肠埃希菌为主要病原菌,检出率为9.3%,高于上海市浦东新区[14]、浙江省[15]和全国平均水平[5],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1年发布的细菌感染沙门菌(48.4%)和致泻性大肠埃希菌(8.6%)的分析结果不同[16],说明东城区婴幼儿腹泻致病菌以致泻性大肠埃希菌为主。
        本研究结果显示,不同性别间病毒和细菌检出率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说明男女性均普遍易感。不同年龄组细菌和病毒检出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与上海市浦东新区研究结果不同,该研究显示,0~6月龄组检出率最低,之后逐渐上升,12~月龄组开始明显升高,由于6月龄以下婴儿受来自母传抗体的保护,对病原体有一定的抵抗力,12月龄以后饮食种类增多,接触各种病原体机会较多导致感染率快速升高。
        时间分布结果显示,细菌和病毒检出率均有明显季节分布特征,病毒检出高峰为秋冬季(10月至次年2月),细菌检出高峰为春夏季(5—7月)。秋冬季细菌检出率很低,甚至没有检出,而病毒全年各月均有检出,个别年份春季会出现小高峰,这与诺如聚集疫情有关,诺如病毒可重复感染,有些病例症状不典型,存在无症状带菌者,有报道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易导致聚集发病,托幼机构及小学容易发生暴发,一直是感染性腹泻防控重点及难点。
        从症状和便常规结果分析,感染病毒的患儿易发生呕吐,水样便发生率高于细菌检出组;而感染细菌的患儿发热、黏液便的比例高于病毒检出组,并且便常规检查结果显示,WBC和RBC检出率也高于病毒组,与病毒和细菌各自致病机制不同有关,这对医生在腹泻性质的初步判断和临床用药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本研究通过对2012—2015年东城区小于5岁婴幼儿腹泻病原的监测,提示本区5岁以下婴幼儿腹泻病原较为广泛,一些少见致病菌如小肠结肠炎耶尔森菌、嗜水气单胞菌都有检出,随着分子流行病学的进步和检测技术的提高,可能还会有其他致病菌被检出。但对于感染性腹泻的防控起主导作用的还是病毒感染,尤其是轮状病毒和诺如病毒导致的腹泻,轮状病毒导致的腹泻可以通过口服疫苗的方式进行预防,加强腹泻病原的监测对诺如病毒的防控有一定的帮助,我区肠道腺病毒的检出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今后应对腺病毒进行进一步研究,与临床资料相结合,分析该病毒高阳性率的原因。

参考文献
[1]王佶,徐子乾,张晨,等.一种基于新型再测序芯片的不明原因腹泻样品检测方法的建立和初步应用[J].病毒学报,2014, 30(2):128-133.
[2]刘莹莹,于秋丽,苏通,等.河北省2015—2016年诺如病毒感染性腹泻疫情的病原分子特征分析[J].中华实验和临床病毒学杂志, 2017, 31(5): 434-437. DOI: 10.3760/cma.j.issn.1003-9279.2017.05.012.
[3]吴殚,张松建,荆红波.一起旅行团诺如病毒感染性腹泻暴发疫情调查[J].国际病毒学杂志, 2016, 23(6):412-415. DOI:13.3760/cma.j.issn.1673-4092.2016.06.013.
[4]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市2016年卫生与人群健康状况[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7.
[5]王鑫. 2012—2014年我国感染性腹泻病原流行特征研究[D].北京:北京协和医学院,2016.
[6]王森,王永全,苗元,等. 2013年北京地区5岁以下儿童病毒性腹泻病原学研究[J].疾病监测,2014,29(5):344-348. DOI: 10.3784/j.issn.1003-9961.2014.05.004.
[7]陈惠芳,胡婷婷,姚月娴,等.广州地区5岁以内儿童病毒性腹泻病原及流行病学特点[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2014,18(4):336-339.
[8]赵嘉咏,申晓靖,夏胜利,等.河南省哨点医院5岁以下儿童腹泻病例A组轮状病毒感染状况、临床特征及病原学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82-8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1.016.
[9]潘丽峰,刘丹,刘青,等.上海市浦东新区2011年病毒性腹泻检测情况分析[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2,26(9):50-52. DOI: 10.3969/j.issn.1001-568X.2012.09.021.
[10]杜振元.朝阳地区腹泻儿童病毒感染情况分析[J].中国医学工程,2014,22(1):181+184.
[11]赵晓玲,张克春,杨杰,等. 2012年深圳市宝安区病毒感染性腹泻监测结果分析[J].中国民康医学,2013,25(12):1-3,82. DOI: 10.3969/j.issn.1672-0369.2013.12.001.
[12]杨艳娜,李洪军,李秋虹. 2011—2015年通州区感染性腹泻监测病例细菌性病原谱分析[J].疾病监测,2017,32(6):477-480.
[13]封会茹,曲梅,耿荣,等. 2010-2012年北京市丰台区感染性腹泻病原菌分布及耐药性分析[J].疾病监测,2013,28(2):96-100.
[14]费怡,孙乔,傅益飞,等.上海市浦东新区5岁以下儿童腹泻病病原谱监测分析[J].上海预防医学,2013,(11):602-605.
[15]郑书发,余斐,陈晓,等. 2009—2014年浙江省哨点医院急性腹泻患者病原监测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2):1084-1090.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2.012.
[16]WangJ, XuZ, NiuP, et al. A two-tube multiplex reverse transcription PCR assay for simultaneous detection of viral and bacterial pathogens of infectious diarrhea[J]. Biomed Res Int, 2014,2014:648520. DOI: 10.1155/2014/648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