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09期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构建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344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09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黄锟 方婷 陶芳标
HuangKun,FangTing,TaoFangbiao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构建研究
Development of rating scale on job competency for preventive medicine graduate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9)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1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11-15
上一篇:中国妇女2012—2016年妊娠期贫血患病状况的Meta分析
下一篇:社会接触模式与传染病传播的研究进展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构建研究
黄锟 方婷 陶芳标     
黄锟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方婷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陶芳标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摘要:
关键词 :预防医学;教育,医学,本科;专业能力;岗位胜任力
Development of rating scale on job competency for preventive medicine graduate
HuangKun,FangTing,TaoFangbiao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Anhui Provincial Key Laboratory of Population Health & Aristogenics, Hefei 23003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Tao Fangbiao, Email: fbtao@ahmu.edu.cn
Abstract:
Key words :Preventive medicine;Education, medical, undergraduate;Professional competence;Ability assessment
全文

胜任力是指特质、动机、自我概念、社会角色、态度、价值观、专门化知识和技能等能够可靠测量并可以显著预测工作绩效的个体特征[1]。胜任力模型是指完成特定工作或角色所需胜任特征的综合,它是胜任力的结构形式[2]。本研究基于胜任力理论,从人才任用的角度,采取德尔菲法构建以需求为导向的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进而反哺和倒逼医学院校预防医学专业人才培养。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在安徽省疾控和卫生监督系统选取15名专家,采取德尔菲法,对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进行咨询。专家入选标准:本科及以上学历;副高级及以上职称;工作10年以上,熟悉该领域理论知识并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愿意参加本研究。评价量表形成后,在安徽省淮北、江淮和江南三个区域,选取246名毕业后在本单位分别工作11年以上、6~10年、1~5年的省、市级疾控机构和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对量表一致性信度和分半信度进行调查。另外,在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选取43名一年级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专业为预防医学),对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重测信度进行评价。

2.量表研制:  (1)量表初稿拟定:本研究以胜任力理论为基础,在初期对江苏、浙江、广东和安徽等省疾控系统和监督所负责人和/或分管负责人主题访谈的基础上,参照WHO卫生人力开发司教育处提出的"五星级医生"概念[3],结合美国公共卫生学院认证的标准[4,5]、公共卫生的职能[6]以及2012年WHO发布的10项基本公共卫生行动[7](Essential Public Health Operations, EPHO),以岗位需求驱动、影响导向为目标,结合公共卫生使命和国外优秀公共卫生学院学生培养过程和目标,形成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初始评定量表。(2)专家咨询:由15名从事公共卫生业务和管理的专家对该初始量表进行2轮咨询,专家分别就每个指标的"重要性""灵敏性""特异性"依据Likert 5级评分法进行评分。对指标的判断依据分为理论依据、实践经验、国内外同行了解和直觉4类,按照对专家判断的影响程度"大""中""小""无",分别赋予不同的分值。见表1。两轮专家咨询后,形成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量表包括专业素养、职业价值、社会人文和特质效能4个一级指标,下设医学基础、疾病预防、健康促进、卫生应急、职业态度、职业行为、职业理想、管理素质、沟通合作、文化认同、个人特质和个人效能12个二级指标和55项三级指标。(3)量表信、效度评价:采取他评的形式,在各个选取的疾控和卫生监督机构,各由1名具有正高级职称的专家对本单位不同毕业年限的246名预防医学专业工作人员进行评价。专家选取评价对象时,均统一由人事部门提供单位职工的花名册,包括入职时间和科室等信息。某一年资组被调查人数多于5人,则要求考虑其多科室分布;如满足条件的某一年资层对象只有或不到5人,则全部抽取。尽量减少人为选取评价对象的集中性和个人好恶。同时,对43名预防医学本科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在首次完成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自评1周后再次进行自评。共同完成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一致性信度、分半信度、重测信度和结构效度评价。

表1对问卷内容判断依据及影响程度赋值(分)

3.主要分析指标:  专家咨询相关分析指标包括:(1)专家积极系数:一般以问卷的回收率表示,其大小表示专家对本研究的关心合作程度。问卷回收率超过70%即为有效的咨询。(2)专家权威程度:通过专家对指标的判断依据来反映,用Ca表示,大于0.70表明咨询结果可靠。(3)变异系数:指所有专家对某一指标评价的协调程度,其值越小,说明专家协调程度越高。(4)专家意见协调程度:用肯德尔和谐系数(Kendall's W)表示,取值范围0~1,值越大说明协调程度越高,一般在0.5左右波动。(5)权重系数:组合权重是该指标在总体系评价时所占的比重值。同一级别所有指标的权重系数之和为1。(6)Cronbach α系数:Cronbach α系数表示内部一致性信度,总量表的Cronbach α系数在0.80以上,分量表Cronbach α系数在0.70以上为佳。分别采用分半信度系数和重测信度系数反映量表的分半信度和重测信度。采用因子分析评价量表的结构效度。

4.统计学分析:  用Epidata 3.1建立数据库,数据分析采用Excel 2013和SPSS 16.0软件。某项指标的专家权威系数系即所有专家对该指标判断系数的平均数。变异系数计算公式为S/MjS表示专家对某一指标评分的标准差,Mj表示该指标的加权平均数。按各指标的加权平均数占其所属级别所有指标加权平均数之和的比例算出各指标的初始权重。将各级指标的权重值,从一级到二级、三级的权重值相乘,即得组合权重。信度检验计算Cronbach α系数和分半信度系数,Spearman相关计算重测信度系数。对量表的55个条目进行Bartlett球形检验,采用最大方差法,计算KMO值后进行主成分分析。以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咨询专家基本情况:  15名咨询专家中,男性12名,在该领域工作10年以上的专家13名,正高级专家11名;本科学历的专家12名,硕士学历及以上的专家3名。

2.专家积极系数和权威系数:  两轮专家咨询表的回收率分别为15/15和14/15。量表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Ca取值范围分别为0.814~0.901和0.780~0.927。

3.专家意见协调程度:  量表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的Kendall's W值分别为0.316和0.345,结果可信(P<0.001)。

4.各指标的变异系数和权重系数:  量表各级指标的变异系数和权重系数见表2。二级指标和三级指标变异系数范围分别为0.087~0.211、0.079~0.322。一级指标专业素养所包含的4个二级指标卫生应急、疾病预防、健康促进和医学基础的权重系数从高到低依次为0.276、0.258、0.249、0.217,职业价值下属的3个二级指标职业态度、职业行为和职业价值的权重系数分别为0.336、0.336、0.328,社会人文包含的3个二级指标沟通合作、管理素质和文化认同的权重系数分别为0.357、0.323、0.320,特质效能的2个二级指标个人效能和个人特质的权重系数分别为0.503和0.497。在4项一级指标下,二级指标中权重系数较高的指标分别为卫生应急、职业态度和职业行为、沟通合作和个人效能。

表2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各级指标及变异系数和权重系数

5.信度系数:  量表的Cronbach α系数为0.979,分半信度系数为0.909,重测信度系数为0.683(P<0.05)。一级指标的Cronbach α系数分别为0.951、0.947、0.958和0.912,分半信度系数分别为0.891、0.845、0.893和0.825,重测信度系数分别为0.760、0.744、0.669和0.722。见表3

表3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信度分析指标

6.结构效度指标:  对量表的55个条目进行Bartlett球形检验,采用最大方差法,KMO值为0.951(P<0.001)。Bartlett球形度检验,χ2值=15 159.54(P<0.001),各变量的独立性假设不成立,适合做因子分析。提取的公因子共解释76.3%的变异,主成分分析累积贡献率大于70%;其专业意义与期望维度大致吻合。因子载荷大于0.6。

三、讨论  目前,尚没有统一体系评价预防医学本科毕业生的岗位胜任能力。本研究与唐玄乐等[8]构建的预防医学专业核心能力评估体系(以下简称唐氏体系)有所不同。首先,唐氏体系基于核心能力,强调的是通过培训较易获得的能力;本研究基于胜任力模型,更注重个体需要一定时间培养才能形成的相对稳定的特质。其次,本研究在涵盖唐氏体系各项维度的同时,在二级指标中引入职业理想、管理素质、文化认同、个人特质和效能,更加强调个体内部素质。管理与领导能力在公共卫生领域的重要性日益彰显[9],目前国内公共卫生教育尚未充分关注这一领域,为此本研究特别提出管理素质这项指标。第三,唐氏体系三级指标内容较为笼统和宽泛,本研究则将每项三级指标细化,每一条目只对应一项内容或能力,有利于测评者准确理解指标含义。另外,本研究所研制的量表旨在评价已经毕业的预防医学本科生在各项岗位胜任力维度上所达到的标准,不适于对在校预防医学专业学生进行评价。
        基于岗位胜任力、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的教育越来越受欢迎,目前国际医学教育改革提倡的课程设置也是以胜任能力为基础开设课程[10]。欧洲公共卫生学院协会制订了公共卫生专业人员第1、2、3级核心胜任能力,英国也制定了公共卫生技能和职业框架[11],均为公共卫生教育提供指南。本研究构建的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既可作为预防医学本科生自评和考核标准,也可作为预防医学相关用人单位对员工进行考评的他评工具。同时,该量表的构建,也可进一步反哺和倒逼高校预防医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在专业课程设置和优先发展领域等方面提供思路,真正转化为预防医学专业本科生培养实践的原动力。

参考文献
[1]SpencerLM, McClellandDC, SpencerSM. Competency Assessment Methods: History and State of the Art[M]. Boston: Hay-McBer Res Press, 1994:86.
[2]CushmanLF, DelvaM, FranksCL, et al. Cultural competency training for public health students: integrating self, social, and global awareness into a master of public health curriculum[J]. Am J Public Health, 2015,105Suppl 1:S132-140. DOI: 10.2105/AJPH.2014.302506.
[3]BoelenC. Medical education reforms: the need for global action[J]. Acad Med, 1992, 11(67): 745-749.
[4]马骁,袁萍,李晓松.美国公共卫生学院认可标准[J].现代预防医学, 2002, 29(3): 463-465.
[5]马骁,袁萍,李晓松.美国公共卫生学院认可标准(续)[J].现代预防医学, 2002, 29 (4):463-464.
[6]陶芳标,李十月.公共卫生学概论.2版.[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7: 51-57.
[7]WHO Regional Office for Europe. The 10 essential public health operations [EB/OL].[2017-10-25].http://www.euro.who.int/en/health-topics/Health-systems/public-health-services/policy/the-10-essential-public-health-operations,2012-9-13/2017-08-29.
[8]唐玄乐,刘晓秋,于佳,等.基于Delphi法的预防医学专业核心能力评估体系构建[J].中华医学教育探索杂志,2017,16(1):17-22. DOI: 10.3760/cma.j.issn.2095-1485.2017.01.004.
[9]HawleySR, StRT, OrrSA, et al. Competency-based impact of a statewide public health leadership training program[J]. Health Promot Pract, 2011,12(2):202-208. DOI: 10.1177/1524839909349163.
[10]ScharffDP, RabinBA, CookRA, et al. Bridging research and practice through competency-based public health education[J]. J Public Health Manag Pract, 2008,14(2):131-137. DOI: 10.1097/01.PHH.0000311890.91003.6e.
[11]CzabanowskaK, SmithT, K?ningsKD, et al. In search for a public health leadership competency framework to support leadership curriculum-a consensus study [J]. Eur J Public Health, 2014, 24(5): 850-856. Doi: 10.1093/eurpub/ckt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