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0期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及疾病负担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5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0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丁贤彬 焦艳 毛德强 唐文革
DingXianbin,JiaoYan,MaoDeqiang,TangWenge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及疾病负担分析
Probability of premature death and disease burden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2016, Chongqing Municipality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0)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0.018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10-15
上一篇:甘肃省1~59岁人群乙型肝炎血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下一篇:肠球菌耐药机制与食源性传播研究进展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及疾病负担分析
丁贤彬 焦艳 毛德强 唐文革     
丁贤彬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焦艳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毛德强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唐文革 400042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病预防控制所
摘要:
关键词 :心肌梗死;死亡率;早死概率
Probability of premature death and disease burden of myocardial infarction in 2016, Chongqing Municipality
DingXianbin,JiaoYan,MaoDeqiang,TangWenge     
The Institute of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hongqing Center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hongqing 40004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Ding Xianbin, Email: xianbinding@126.com
Abstract:
Key words :Myocardial Infarction;Mortality;Probability of premature death
全文

心脑血管疾病是重庆市首位的死因[1],重庆市2015年心肌梗死发病率与死亡率分别为44.07/10万与28.02/10万[2]。《2016年中国心血管病报告》指出中国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流行趋势明显,导致心血管病的发病人数持续增加[3]。Zhou等[4]研究表明缺血性心脏病、脑卒中等慢性病对寿命损失年的影响更大。2010年我国急性心肌梗死伤残调整生命年(disability adjusted life years, DALY)为6.83人年,其中早死损失寿命年(years of life lost,YLL)占75.26%[5]。张干深等[6]研究显示,中国缺血性心脏病疾病负担呈上升的趋势。因早死所致的YLL是评价人群疾病负担的直接指标,其中平均潜在减寿年(average years of life loss,AYLL)表示在某种死因下每个死者平均寿命损失,指标值越大,表示该疾病对个体的影响越早,能更确切地反映某疾病早死危害[6,7]。WHO将降低主要慢性病(恶性肿瘤、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导致的早死率作为评价国家慢性病控制水平的重要指标[8]。2015年重庆市心脑血管疾病的早死概率为6.00%[9]。本研究利用2016年重庆市全人群死因监测数据,分析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及其疾病负担。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于2016年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系统死因登记报告信息系统"中按死亡日期(2016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生前常住地址获取的重庆市各区县全部常住居民死亡数据《中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 ICD-10)编码为I21-I22的急性心肌梗死个案数据。人口数据来源于2016年各区县公安部门提供的辖区常住人口数。

2.质量控制:  常住居民死亡个案资料由各级医疗机构按常住地址出具死亡证明书,并实行网络直报,由各区县疾控预防控制中心进行审核。各区县公安、民政、卫生计生部门对辖区所有的死亡个案进行核对与共享,市级每季度对全市数据进行核对和补报,从而保证死亡个案报告的数量、质量及死因链推断的准确性。

3.疾病负担评价指标:  (1)标化死亡率:采用2010年第6次人口普查年龄人口数对死亡率进行标化。(2)死亡概率:是指一批人活到确切年龄x岁后,在活满x+n岁之前可能死亡的比率[10]。(3)早死概率:是指活到30岁但活不满70岁死亡的几率[9],在本研究早死亡是指死于30~69岁的人。(4)期望寿命损失年数(years of life expectancy lost,YLEL):YLEL=e-ex(期望寿命(ex)与去死因期望寿命(e)采用简易寿命表与去死因期望寿命表计算)。(5)YLL:YLL=N×LN为各年龄组、各性别的死亡人数;L为各年龄组的寿命损失值,即标准寿命表中该死亡年龄点所对应的期望寿命值(GBD 2010标准简略寿命表)。(6)YLL率:YLL率=YLL/P,式中P为某人口总数。(7)AYLL:AYLL=YLL/d,式中d为某病死亡总例数[8]

4.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9.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采用χ2检验比较不同地区、性别心肌梗死死亡情况、早死亡率及早死概率的差异。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心肌梗死死亡情况:  2016年重庆市共报告心肌梗死10 852例,占总死亡的4.98%。心肌梗死死亡率为36.42/10万,标化死亡率为19.21/10万;农村标化死亡率(22.17/10万)高于城市(11.41/10万);男性标化死亡率(21.58/10万)高于女性(16.61/10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详见表1

表12016年重庆市不同地区、性别居民心肌梗死死亡情况

2.不同年龄组心肌梗死死亡率:  50岁前心肌梗死死亡率低于10.00/10万,50岁后随年龄的增长呈现上升的趋势,≥70岁达到高峰。0~49、50~69、70岁及以上3个年龄段心肌梗死死亡率均是农村高于城市,男性高于女性,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表22016年重庆市不同年龄组居民心肌梗死死亡率比较(/10万)

3.心肌梗死早死概率: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为0.79%,男性心肌梗死早死概率(1.02%)高于女性(0.55%),农村(0.90%)高于城市(0.52%),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

表32016年重庆市不同地区、性别心肌梗死早死亡率及早死概率

4.期望寿命损失年和早死导致寿命损失年:  2016年重庆市人均期望寿命77.68岁,心肌梗死导致的YLEL为0.50岁。YLL率为611/10万,男性(704/10万)高于女性(514/10万)、农村(713/10万)高于城市(345/10万)。AYLL为16.77人年,男性AYLL(18.92人年)高于女性(14.44人年),农村(16.82人年)高于城市(16.50人年)。详见表4

表42016年重庆市不同地区、性别居民心肌梗死导致的疾病负担

三、讨论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死亡率为36.42/10万,高于2015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死亡率(28.02/10万)[2],低于2010年全国心肌梗死平均水平(48.75/10万)[5],男性死亡高于女性,与全国及北京市的研究结果一致[4,5,9,10,11,12,13],这与男性在心血管相关的危险因素方面有更多的暴露有关。男性工作压力大,存在饮食不合理、缺乏运动、吸烟、饮酒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重庆市男性吸烟率、有害饮酒率均高于女性[14,15]。农村地区死亡率高于城市,这可能与农村地区医疗救治水平较差以及暴露于更多的心血管相关的危险因素有关,重庆市农村居民吸烟率、有害饮酒率、盐摄入、食用油摄入过多,新鲜蔬菜水果摄入不足的比例均高于城市居民[16]。鉴于重庆市心肌梗死死亡率较高,并呈上升的趋势,应加强心肌梗死的预防控制工作,重点应针对男性和农村地区。
        2016年重庆市心肌梗死早死概率为0.79%,心肌梗死早死概率女性是男性的50%,农村较城市高70%多。《"健康重庆2030"规划》提出,到2030年,重庆市主要慢性病早死概率降低至11.1%[17],要实现这一目标应加强心肌梗死的防治工作,尤其是重点针对男性与农村地区。一是加强心肌梗死的一级预防,控制心血管疾病的共同危险因素,如控烟、减盐、有害饮酒、高盐高脂饮食等,以社区为基础开展人群的血压管理[18];二是针对高风险人群开展健康干预,以职业场所为依托,针对具有2项及以上的高风险因素进行个体化的干预与随访,降低个体患病的风险[19];三是加强心肌梗死的诊断与救治能力,尤其是针对农村地区提高居民的就诊意识,提高基层医疗机构开展心肌梗死的诊治水平,从而降低心肌梗死的早死概率。
        2016年心肌梗死导致的YLEL为0.50岁,《重庆市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提出到2025年人均期望寿命超过79岁,在未来近10年的时间人均期望寿命增加1岁多[20],因此,应加强心肌梗死的防治工作,尤其是女性与农村地区。YLL率为611/10万,高于全国2010年平均水平(514/10万)[4]。AYLL为16.77人年,AYLL均是男性高于女性,农村高于城市,由此可见重庆市心肌梗死导致的疾病负担重,尤其是男性和农村地区,应重视心肌梗死的防治。

参考文献
[1]毛德强,丁贤彬,焦艳,等. 2013年重庆市常住居民全人群死亡原因及期望寿命分析[J].重庆医学,2015,44(21):2949-2952. DOI: 10.3969/j.issn.1671-8348.2015.21.024.
[2]沈卓之,丁贤彬,毛德强,等.重庆市2015年常住人口心肌梗死发病与死亡情况分析[J].中国煤炭工业医学杂志,2016,19(9):1331-1336. DOI: 10.11723/mtgyyx1007-9564201609022.
[3]中国心血管病报告编写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6》概要[J].中国循环杂志,2017,32(6):521-530. DOI: 10.3969/j.issn.1000-3614.2017.06.001.
[4]ZhouM, WangH, ZhuJ, et al.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for 240 causes in China during 1990-2013:a systematic subnational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J]. Lancet,2016,387(10015):251-272.DOI:10.1016/S0140-6736(15)00551-6.
[5]刘晓婷,李镒冲,姜勇,等. 2010年我国急性心肌梗死疾病负担分析[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3,21(3):271-273.
[6]张干深,宇传华,罗丽莎,等.1990—2015年中国缺血性心脏病疾病负担趋势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0):915-921.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0.009.
[7]张晓宇,侯斌,赵国栋. 2010—2014年西安市居民死亡趋势及潜在减寿年数分析[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6,24(10):797-799. DOI: 10.16386/j.cjpccd.issn.1004-6194.2016.10.024.
[8]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Global NCD target reduce premature deaths from NCDs[EB/OL]. [2016-09-01].http://www.who.int/beat-ncds/take-action/policy-brief-reduce-premature-deaths.pdf?ua=1.
[9]丁贤彬,唐文革,毛德强,等.重庆市主要慢性病早死率及潜在寿命损失分析[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7,25(5):329-333. DOI: 10.16386/j.cjpccd.issn.1004-6194.2017.05.003.
[10]丁贤彬,唐文革,毛德强,等.2016年重庆市主要慢性病早死概率及去死因期望寿命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11): 1033-1037.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1.015.
[11]MurrayCJ, VosT, LozanoR, et al. 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s(DALYs)for 291 diseases and injuries in 21 regions, 1990-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J]. Lancet,2012,380(9895):2197-2223. DOI: 10.1016/S0140-6736(12)61689-4.
[12]刘江美,刘韫宁,王黎君,等. 1990年与2010年中国心血管病疾病负担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9(4):315-320.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4.008.
[13]苏健婷,李刚,高燕琳,等. 2014年北京市居民心血管病死亡状况及寿命损失年分析[J].心肺血管病杂志,2016,35(2):87-90. DOI: 10.3969/j.issn.1007-5062.2016.02.003.
[14]沈卓之,丁贤彬,毛德强,等.重庆市2014年成年人吸烟、戒烟行为及认知现状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5,35(11):1236-124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5.11.011.
[15]丁贤彬.重庆市居民身体活动水平与慢性病的相关关系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16):2992-2996.
[16]丁贤彬,毛德强,沈卓之,等.重庆市城市与农村居民慢性病相关行为与生活方式比较[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5,23(7):512-515.
[17]中共重庆市委、重庆市人民政府."健康重庆2030"规划[EB/OL].[2017-03-03]. http://www.cq.gov.cn/today/news/2017/2/10/1482942.shtml.
[18]陈伟伟,隋辉,马丽媛.中国心脑血管病流行现况及防治进展[J].心脑血管病防治,2016,16(2):79-83.
[19]王临虹.慢性病高风险人群健康管理指南[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6.
[20]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重庆市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的通知[EB/OL].[2017-7-31].http://www.cq.gov.cn/publicinfo/web/views/Show!detail.action?sid=4233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