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1期 河南省首例输入性寨卡病例的随访监测    PDF     文章点击量:90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李幸乐 王若琳 李懿 苏佳 康锴 郭大城 郝宝林 黄学勇 许汴利
LiXingle,WangRuolin,LiYi,SuJia,KangKai,GuoDacheng,HaoBaolin,HuangXueyong,XuBianli
河南省首例输入性寨卡病例的随访监测
Monitoring of the first imported Zika case in Henan Province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1.020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11-24
上一篇:盐碘含量调整过渡期四川省儿童及孕妇碘缺乏病流行情况及尿碘水平分析
下一篇:印第安纳沙门菌耐药性研究进展
河南省首例输入性寨卡病例的随访监测
李幸乐 王若琳 李懿 苏佳 康锴 郭大城 郝宝林 黄学勇 许汴利     
李幸乐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王若琳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李懿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苏佳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康锴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郭大城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郝宝林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黄学勇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许汴利 450016 郑州,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摘要:
关键词 :寨卡病毒;输入性病例;随访监测;风险评估
Monitoring of the first imported Zika case in Henan Province
LiXingle,WangRuolin,LiYi,SuJia,KangKai,GuoDacheng,HaoBaolin,HuangXueyong,XuBianli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enan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Zhengzhou 450016, China
Correspongding author: Xu Bianli, Email:bianlixu@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Zika virus;Imported case;Monitoring;Risk assessment
全文

寨卡病毒最早于1947年在乌干达恒河猴体内被发现[1],2007年首次有寨卡病毒暴发疫情的报道[2]。寨卡病毒病是一种以发热、头痛、皮疹、结膜炎和关节痛为临床表现的急性自限性传染病。2015年5月以来,寨卡病毒在巴西大规模暴发流行,疫情传播至多个国家和地区,部分国家和地区出现了输入性病例从而引起本地感染的现象。同时,巴西新生儿小头畸形病例显著增加,多项证据显示新生儿小头畸形与母亲孕期感染寨卡病毒有关[3,4,5]。WHO于2016年2月1日将寨卡病毒及小头症列为全球紧急公共卫生事件。2016年2月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确诊我国首例输入性寨卡病例。广东、浙江省等地相继也有输入性病例的报道[6,7,8]。河南省首例输入性寨卡病例于2016年9月8日入境,河南省相关部门通力合作,采取隔离、随访监测等多项措施预防、控制输入性病例引起本地感染,现报告如下。

一、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调查对象为1例寨卡病毒感染的疑似病例,男性,28岁,已婚未育,河南省郑州市人。9月8日在通过郑州机场口岸入境时被发现有发热表现(体温:37.6 ℃)。采集病例的血液、唾液和尿液样本经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妻子是其唯一性伴侣,即密切接触者。

(二)样本采集  2016年9月8日首次采集病例血液、唾液和尿液样本;9月13和14日连续两次采集病例血清样本,9月14日同时采集病例精液样本;随后每月采集病例精液样本1次,直至病例精液样本连续两个月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监测终止。在采集病例精液样本的同时,于2016年10月9日、12月16日,2017年1月17日、2月16日同时各采集病例妻子血液样本1次。所有样本于24 h内冷链运送至河南省CDC。

(三)研究方法  

1.流行病学调查:  病例寨卡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采用《寨卡病毒病流行病学个案调查表》[9]对病例开展流行病学调查。

2.检测和随访监测:  采用病毒RNA提取试剂盒(德国Giagen公司)提取总RNA,采用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核酸检测试剂盒(荧光PCR法)进行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检测。所有操作按照试剂盒操作说明进行。

3.感染性评估:  采用MRC-5细胞进行寨卡病毒分离。取24孔酶标板每孔加入1×105个/ml的细胞悬液1 ml,细胞长成单层后弃培养液;每孔加入100 μl精液样本,接种两孔,置于体积分数5% CO2培养箱,36.5 ℃孵育2 h后弃去样本,加入含1%胎牛血清(fetal bovine serum, FBS)的MEM培养液连续培养7 d,盲传3代。取10 μl第三代培养上清通过颅内接种感染1~3日龄的Balb/c乳鼠(购自郑州大学实验动物中心;SPF级),24 h后麻醉状态下处死乳鼠,分别取同等质量的脑、心、肝、脾、肺和肾脏组织研磨处理后检测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寨卡病毒分离在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进行,乳鼠接种和处理在动物生物安全二级实验室进行。

二、结果  

(一)病例监测  

1.流行病学调查:  病例于2016年6月因公务被派遣至危地马拉,于当地时间9月4日出现发热(体温:38.5 ℃)、咽痛和头痛表现;9月5日凌晨出现皮疹并逐渐扩散至全身;病例随即前往当地医院就诊,其寨卡病毒、登革热病毒、基孔肯雅病毒检测结果(方法不详)均为阴性;随后病例口服退热、抗过敏药物治疗,同时于9月6日前往美国,9月7日转机至韩国首尔,9月8日转机返回郑州。

2.隔离治疗:  病例于9月8日被送往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进行对症治疗,病例9月8日的血液、唾液、尿液和精液样本中均检出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随即采取隔离措施。根据《寨卡病毒病诊疗方案(2016年第2版)》[10]的相关标准,于9月13和14日采集病例血液样本进行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病例无发热,疹子完全消退。病例随即被解除隔离、出院。

3.随访监测:  分离自病例精液样本寨卡病毒盲传3代没有细胞病变出现,第三代培养上清进行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为阳性。乳鼠颅内接种第三代培养上清24 h后其脑、心、肝、脾、肺和肾脏组织中均可检测到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截至12月16日病例精液样本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结果一直呈阳性,2017年1月17日和2月16日精液样本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结果呈阴性,监测终止。2016年12月16日即病例发病后第104天,精液样本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结果最后一次呈阳性。

(二)密切接触者监测  病例妻子血液样本寨卡病毒real time RT-PCR检测结果一直呈阴性。病例妻子无疑似寨卡病毒感染表现,病例和妻子在此期间一直采取避孕措施,妻子未怀孕,监测终止。

三、讨论  本研究结果显示,寨卡病毒在人群中可以通过血液传播、性传播和母婴传播[11,12,13],在精液中可以存活6个月[14];研究已经证实寨卡病毒感染可导致新生儿小头畸形[3,4,5]。动态监测显示在发病后第104天精液样本依然可以检出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传播持续时间长。病例为28岁育龄男性,已婚,妻子是其唯一的性伴侣;未育,也具有导致寨卡病毒母婴传播的可能性。病例在郑州机场口岸入境时即被隔离治疗,期间采取了严密的防蚊措施。解除隔离后在建议其采取安全性行为和避孕措施的同时,监测其精液样本寨卡病毒携带情况,其妻子的身体状况和寨卡病毒感染情况,防止寨卡病毒通过性传播甚至通过母婴传播。2017年2月16日,病例精液样本连续两个月未检测到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病例妻子无身孕,无发热,血液样本中未检出寨卡病毒特异性核酸,健康状况良好,监测终止。
        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是寨卡病毒的主要自然宿主,也是登革热病毒的主要自然宿主。对登革热而言,热带和亚热带地区为其主要疫区,温带气候,南部信阳地区跨亚热带。同时,河南省内无埃及伊蚊,白纹伊蚊则遍布全省。因此,河南省具备寨卡病毒存活的自然条件。尽管寨卡病毒病输入性病例的出现是在夏末秋初,天气即将转冷,白纹伊蚊仍然可以存活而且具有攻击性。加之寨卡病毒感染的隐蔽性和传播途径的多样性,河南省寨卡病毒本地感染的风险依然存在。建立输入性寨卡病例发现机制,提高输入性寨卡病例发现能力,坚持输入性病例的监测机制,才能有效控制寨卡病例输入的风险和寨卡病毒本地传播的风险。

参考文献
[1]DICKGW, KITCHENSF, HADDOWAJ. Zika virus. I. Isolations and serological specificity[J]. Trans R Soc Trop Med Hyg, 1952,46(5):509-520.
[2]DuffyMR, ChenTH, HancockWT, et al. Zika virus outbreak on Yap Island, 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J]. N Engl J Med, 2009,360(24):2536-2543. DOI: 10.1056/NEJMoa0805715.
[3]MartinesRB, BhatnagarJ, KeatingMK, et al. Notes from the Field: Evidence of Zika Virus Infection in Brain and Placental Tissues from Two Congenitally Infected Newborns and Two Fetal Losses--Brazil, 2015[J].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6,65(6):159-160. DOI: 10.15585/mmwr.mm6506e1.
[4]RasmussenSA, JamiesonDJ, HoneinMA, et al. Zika Virus and Birth Defects--Reviewing the Evidence for Causality[J]. N Engl J Med, 2016,374(20):1981-1987. DOI: 10.1056/NEJMsr1604338.
[5]SikkaV, ChattuVK, PopliRK, et al. The Emergence of Zika Virus as a Global Health Security Threat: A Review and a Consensus Statement of the INDUSEM Joint working Group (JWG)[J]. J Glob Infect Dis, 2016,8(1):3-15. DOI: 10.4103/0974-777X.176140.
[6]刘晓青,朱蒙曼,廖勇,等.中国大陆首例输入性寨卡病毒感染病例的应急处置与防控策略探讨[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6):547-549.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6.015.
[7]YinY, XuY, SuL, et al. Epidemiologic investigation of a family cluster of imported ZIKV cases in Guangdong, China: probable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J].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6, 5(9):e100. DOI: 10.1038/emi.2016.100.
[8]DongXJ, SunJM, LouLQ, et al. [Survey of the third Zika virus disease case in the mainland of China][J]. Zhonghua Liu Xing Bing Xue Za Zhi, 2016,37(5):597-599.
[9]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寨卡病毒病流行病学个案调查表.[EB/OL]. [2017-11-11].http://www.chinacdc.cn/jkzt/crb/qt/ablcxr_8561/zstd_6217/201603/t20160329_128204.html.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寨卡病毒病诊疗方案(2016年第2版). [EB/OL]. [2017-11-11].http://www.chinacdc.cn/jkzt/crb/qt/ablcxr_8561/zstd_6217/201603/t20160330_128268.html.
[11]GullandA. WHO strengthens Zika travel advice to pregnant women[J]. BMJ, 2016,352:i1460.
[12]Kleber de OliveiraW, Cortez-EscalanteJ, De OliveiraWT, et al. Increase in reported prevalence of microcephaly in infants born to women living in areas with confirmed Zika virus rransmission during the first trimester of pregnancy-Brazil, 2015[J].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16, 65 (9): 242-247. DOI: 10.15585/mmwr.mm6509e2.
[13]MansuyJM, DutertreM, MengelleC, et al. Zika virus: high infectious viral load in semen, a new sexually transmitted pathogen?[J]. Lancet Infect Dis, 2016,16(4):405. DOI: 10.1016/S1473-3099(16)00138-9.
[14]NicastriE, CastillettiC, LiuzziG, et al. Persistent detection of Zika virus RNA in semen for six months after symptom onset in a traveller returning from Haiti to Italy, February 2016[J]. Euro Surveill, 2016,21(32)DOI: 10.2807/1560-7917.ES.2016.21.32.3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