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20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郭静 郭巍 杨洪玲 陈方方 付淋林 刘凌琳 崔岩 戴颖
GuoJing,GuoWei,YangHongling,ChenFangfang,FuLinlin,LiuLinglin,CuiYan,DaiYing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Analysis on influencing factor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based on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06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11
上一篇:2017年北京市使用某手机社交软件的男男性行为人群感染HIV风险及相关因素
下一篇:应用Blued平台进行HIV检测影响因素的定性研究
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郭静 郭巍 杨洪玲 陈方方 付淋林 刘凌琳 崔岩 戴颖     
郭静 100872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医学教研室/健康科学研究所
郭巍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杨洪玲 100872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医学教研室/健康科学研究所
陈方方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付淋林 100872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医学教研室/健康科学研究所
刘凌琳 100872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医学教研室/健康科学研究所
崔岩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戴颖 100872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社会医学教研室/健康科学研究所
摘要: 目的  了解并分析男男性行为人群(MSM)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及作用机制。方法  于2013—2014年,采用方便抽样的方法在我国MSM较为活跃的5个城市(天津、哈尔滨、南京、重庆、西安),通过网络、场所招募及同伴推荐的方式招募≥16岁、最近一年发生过男男同性性行为的MSM,共纳入3 519名研究对象。利用问卷调查5个城市MSM性行为相关信息,采用验证性因子分析构建测量模型,采用加权最小二乘法为基础的稳健估计方法估计参数,通过评价修正确定最终模型。结果  3 519名研究对象年龄为(29.9±8.76)岁,具有明确性取向3 223名(91.6%),知晓免费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政策2 287名(65.0%),调查对象近一次安全套的使用率为77.2%(2 718名),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和临时性伴每次都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36.9%(1 299名)、43.2%(1 521名);结构方程模型拟合较好,模型的近似误差均方根、比较拟合指数、非规范拟合指数分别为0.07、0.97、0.95。知晓艾滋病知识、文化程度、性取向对无保护性行为具有直接作用,路径系数分别为0.179、-0.049、-0.159;接受干预对降低无保护性行为具有间接作用,路径系数为0.147。结论  较低的文化程度和性取向不明确是降低无保护性行为的不利因素;干预主要通过提高艾滋病知识水平对无保护性行为产生影响,通过干预提高MSM综合知识水平应受到高度重视。
关键词 :同性恋,男性;危险性行为;结构方程模型;影响因素
Analysis on influencing factor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based on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GuoJing,GuoWei,YangHongling,ChenFangfang,FuLinlin,LiuLinglin,CuiYan,DaiYing     
Institute of Health Research, Teaching and Research Section of Social Medicine, School of Sociology& Population Studies,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Beijing 10087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Cui Yan, Email: ycui@chinaaids.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influencing factors and mechanism for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of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 in China.Methods  MSM who are more than 16 years old and have had homosexual sexual behaviors in recent years were recruited from five cities (Tianjin, Harbin, Nanjing, Chongqing and Xi'an) with active MSM population during 2013-2014 through network, site recruitment and peer recommendation using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3 519 subjects were included in this study. The sexual behavior related information of MSM in five cities was investigated using questionnaires. The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 was used to construct the measurement model by using the robust estimation method based on the weighted least square method to estimate parameters, and the final model was determined through evaluation and modification.Results  A total of 3 519 subjects were (29.9±8.76) years old, with a clear sexual orientation of 3 223 (91.6%), and 2 287 (65.0%) were aware of free HIV/AIDS treatment policies. The proportion of using condom last time was 77.2% (n=2 718), and the proportion of using condom every time was 36.9% (n=1 299) and 43.2% (n=1 521) respectively for the past six months with fixed and temporary partners.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provided a good fit, the root mean square error of approximation, comparative fit index and non-normed fit index was 0.07, 0.97, 0.95, respectively. Knowing AIDS knowledge, educational level and sexual orientation had direct effects on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and the path coefficients were 0.179,-0.049 and -0.159, respectively. While the role of interventions was indirect, the path coefficient was 0.147.Conclusion  Lower education and unclear sexual orientation are disadvantages for reducing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Interventions mainly affect the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 by improving the level of HIV/AIDS knowledge. Increasing the comprehensive knowledge of MSM through intervention should be highly valued.
Key words :Homosexuality, male;Unsafe sex;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fluencing factors
全文

知-信-行模式是健康教育中的重要理论框架之一,也是指导我国艾滋病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工作的重要理论基础[1]。随着我国艾滋病流行模式的改变,有监测数据提示,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存在着知行分离的情况[2,3],即该人群有较高的艾滋病知识知晓率,但艾滋病相关高危行为的发生仍较为普遍,这对知-信-行模式在艾滋病相关人群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中的应用提出了较大的挑战。
        既往国内对MSM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研究一般采用logistic回归模型,其缺陷在于不能同时对多个因变量进行分析,不能计算变量的测量误差,也不能区别因素的直接与间接作用。而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 SEM)可以弥补这些缺陷并可通过通径图直观地显示变量间的关系[4,5,6]。本研究利用2013—2014年间5个城市开展的MSM行为调查数据,采用结构方程模型的方法,对目标人群接受干预服务、艾滋病知识知晓和无保护同性性行为的发生情况展开分析,系统评价MSM中干预、知识和行为之间的关系与作用机制。

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3—2014年,采用方便抽样的方法在我国MSM较为活跃的5个城市(天津、哈尔滨、南京、重庆、西安),通过网络、场所招募及同伴推荐的方式招募≥16岁、最近1年发生过男男性行为的MSM,共纳入3 519名研究对象。本研究通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伦理学审查(批号:X130419285),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内容与方法:  调查内容主要包括研究对象的人口学特征(年龄、婚姻状况、文化程度和性取向)、艾滋病知识知晓情况、近1年接受干预情况及男男同性性行为发生情况。调查采用一对一面对面访谈,调查员为有丰富访谈经验的自愿咨询检测门诊工作人员,或男男同性性行为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

3.统计学分析:  利用SAS 9.21进行数据清理,利用Mplus 7.0软件进行资料分析。采用验证性因子分析构建观测变量与潜变量之间的测量模型。先建立潜变量之间的饱和结构模型,根据t规则进行模型识别,采用加权最小二乘法为基础的稳健估计方法估计参数,依据修正指数和临界比率的大小,结合变量的实际意义改善模型拟合程度。采用绝对拟合指数和增值拟合指数评价模型的拟合效果[4,5,6]。为使数据适合分析的要求,将部分变量进行了量化处理(表1)。

表1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问题的变量赋值

结果  

1.基本情况:  3 519名研究对象年龄为(29.9±8.76)岁,不在婚状态2 630名(74.7%),具有明确性取向3 223名(91.6%),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2 129名(60.5%)。知晓艾滋病传播知识、知晓免费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政策、知晓免费艾滋病抗病毒检测政策者分别有2 928名(83.2%)、2 287名(65.0%)和2 881名(81.9%);近1年做过艾滋病咨询与检测、近1年接受过同伴教育者分别有2 066名(58.7%)、1 031名(29.3%);近一次与同性发生性行为时使用安全套者有2 718名(77.2%),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发生性行为时从未使用、有时使用、每次都用安全套者分别有302名(8.6%)、1 918名(54.5%)和1 299名(36.9%);近6个月与临时性伴发生性行为时从未使用、有时使用、每次都用安全套者分别有323名(9.2%)、1 675名(47.6%)、1 521名(43.2%)。

2.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  (1)无保护性行为的测量模型:近一次与同性性行为时安全套使用、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使用安全套频率、近6个月与临时性伴使用安全套频率的标准化因子载荷值分别为0.768、0.951、0.784。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使用安全套频率解释力度最强,最能反映男男性行为者的无保护性行为。(2)艾滋病知识的测量模型:知晓艾滋病传播知识、知晓国家免费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政策、知晓国家免费艾滋病检测政策的标准化因子载荷值分别为0.564、0.878、0.801。知晓国家免费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政策解释力度最强。(3)接受干预情况的测量模型:近1年做过艾滋病咨询与检测、近1年接受过同伴教育标准化因子载荷值分别为0.674、0.722。近1年接受过同伴教育的解释力度更强。具体见图1

图1我国5城市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结构方程模型全路径图

3.无保护性行为影响因素的结构方程模型:  结构模型见图1,模型的拟合指标近似误差均方根、比较拟合指数、非规范拟合指数分别为0.07、0.97、0.95,达到了参考标准中相应的要求,提示该模型与原始数据的拟合程度较高。

4.无保护性行为影响因素的直接和间接作用:  计算各个影响因素直接和间接作用,合计得到总体作用。接受干预对无保护性行为的直接作用无统计学意义,间接作用路径系数为0.147,即接受干预不是直接作用于无保护性行为,而是通过提高艾滋病知识水平来降低无保护性行为的发生。艾滋病知识、文化程度、性取向对无保护性行为具有直接作用,路径系数分别为0.179、-0.049、-0.159。具体见表2

表2中国5个城市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影响因素的作用分解表(路径系数)

讨论  无保护的肛交性行为是MSM感染艾滋病的重要原因,坚持使用安全套被认为是减少感染风险的有效方式[7]。本研究发现MSM近一次发生性行为时安全套的使用率为77.2%,高于北京地区的调查数据58.0% [8],有研究表明,安全套的使用率维持到90%以上才能真正起到保护作用[9]。本研究MSM安全套的使用水平仍然偏低,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和临时性伴每次都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36.9%、43.2%,低于北京45.8%和48.2%的安全套坚持使用率[10],表明本研究MSM尚不能保持良好的性行为习惯;近6个月与固定性伴和临时性伴从未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8.6%、9.2%,表明部分MSM存在高危性行为。
        现有研究普遍认为干预会提高MSM的艾滋病知识知晓率,也会提高其安全套使用水平[3]。本研究发现干预主要是通过提高艾滋病知识水平来降低MSM的无保护性行为,与现有研究结果基本一致。知晓艾滋病知识对降低无保护性行为有积极作用,提高艾滋病知识水平可以提高男男性行为者安全套的使用,这与目前多数研究结论一致[11,12]。由知-信-行理论可知,知识是行为改变的基础,MSM掌握的艾滋病知识越多,艾滋病预防意识越强烈,从而能够转化为安全性行为并且坚持安全性行为。只有具备基本的艾滋病传播常识,才能形成对艾滋病传播途径的正确判断,进而主动避免艾滋病的高危传播方式,选择安全的性行为。政策知识对MSM安全性行为有积极作用,知晓国家有免费抗病毒治疗政策和免费检测政策的MSM,一方面反映了其具有较强的安全意识,能够获取艾滋病相关的政策,另一方面,对其积极的安全性行为也有极大的促进作用。艾滋病知识的宣传不应当局限于传统艾滋病预防传播知识的8个题目,而应该有所创新,同时也应重视政策知识的宣传教育,增强MSM艾滋病的政策认知水平。
        知识干预是MSM群体干预活动的重要内容和环节,如同伴教育活动时通过群体内部的知识宣教和保护意识的强调来降低无保护性行为,艾滋病咨询与检测工作过程中会对艾滋病知识及相关危害进行介绍,从而对MSM性行为产生影响。因此,在实际工作中,可进一步将干预活动具体化和操作化,着重提高MSM对各类知识的知晓水平,进而对MSM采取安全性行为起到推动作用。

参考文献
[1]马骁.健康教育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
[2]谭惠玲,龙清平,刘凤仁,等.深圳某区男男性行为(MSM)人群的行为特征与干预策略探讨[J].实用预防医学,2012,19(7):1092-1094.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2.07.051.
[3]谢棚印,王夏,刘普林,等. 2015年武汉市301名男男性行为人群对HIV暴露前预防用药使用意愿及相关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1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11.009.
[4]王济川,王小倩,姜宝法.结构方程模型:方法与应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
[5]王孟成.潜变量建模与Mplus应用[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4.
[6]刘素芳,林岳卿,何泽慧,等.世界卫生组织健康调查资料的结构方程模型[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0,44(7):631-63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0.07.013.
[7]丁贤彬,冯连贵,徐静,等.男男性接触者同性性行为特征及安全性行为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10,11(12):1197-1201.
[8]范颂,孙燕鸣,卢红艳,等.北京市男男性行为者安全套使用社会规范与无保护性肛交关系的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1,32(5):473-476.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1.05.012.
[9]钱跃升,傅继华,毕振强.男男性行为与艾滋病[J].中国艾滋病性病,2006, 12(6):583-584. DOI:10.3969/j.issn.1672-5662.2006.06.052.
[10]刘英杰,姜树林,胡尧,等. 2009年北京市男男性行为者性行为特征和艾滋病等性传播疾病感染状况[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11):971-974.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11.003.
[11]蔡于茂,宋亚娟,刘惠,等. 2011—2015年深圳市男男性行为者提供商业性服务状况及影响因素调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1):943-948.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05.
[12]WeiC, RaymondHF. Preference for and maintenance of anal sex role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sociodemographic and behavioral correlates[J]. Arch Sex Behav, 2011,40(4):829-834. DOI: 10.1007/s10508-010-96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