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应用Blued平台进行HIV检测影响因素的定性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344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于飞 米国栋 陈子煌 姬广宇 马跃 马保力 吕繁
YuFei,MiGuodong,ChenZihuang,JiGuangyu,MaYue,MaBaoli,LyuFan
应用Blued平台进行HIV检测影响因素的定性研究
Qualitative research on factors of HIV testing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hina based on Blued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07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06
上一篇: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分析
下一篇: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因素的定性研究
应用Blued平台进行HIV检测影响因素的定性研究
于飞 米国栋 陈子煌 姬广宇 马跃 马保力 吕繁     
于飞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米国栋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陈子煌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姬广宇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马跃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马保力 100020 北京,淡蓝公益
吕繁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运用定性研究的方法了解男男性行为人群(MSM)对HIV检测的认知和态度,探索不愿意进行检测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方法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通过MSM社交软件Blued内嵌的"观点"功能收集用户对HIV检测态度和看法的定性数据。运用扎根理论对用户的评论内容进行定性分析。结果  共计28 269人参与了活动,其中1 977人发表了文字评论。通过对文字评论分析,发现4个与不进行HIV检测相关的核心因素,分别是无风险或低风险、检测行为被污名化、固定伴侣关系和常规阻碍因素。结论  利用Blued"观点"功能定性分析目标人群的认知和态度,所获得的结果诸如HIV检测行为被污名化影响检测态度等研究发现有助于构建更为精准的检测促进干预策略,而不只是实施针对全人群的泛泛措施。
关键词 :同性恋,男性;定性研究;HIV检测;社交软件;影响因素
Qualitative research on factors of HIV testing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hina based on Blued
YuFei,MiGuodong,ChenZihuang,JiGuangyu,MaYue,MaBaoli,LyuFan     
Danlan Public Welfare, Beijing 10002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yu Fan, Email: fanlv@chinaaids.cn
Abstract: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cognition and attitudes of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 towards HIV testing and explore in-depth reasons preventing them from testing.Methods  The function of "opinion" in Blued, a gay geo-social networking application (GSN), was adopted to collect qualitative data of ideas and attitudes towards HIV testing of the users between December 2017 and January 2018. The data was analyzed based on grounded theory approach.Results  28 269 Blued users participated in the activity and 1 977 posted comments. Four key themes were identified, i.e. no/low risk of contracting HIV, stigmatization of HIV testing, long-term relationship and conventional impediments of HIV testing.Conclusion  The cognition and attitudes of the target population derived from the analysis of "opinion" function in Blued, such as the stigmatization of the behavior of HIV testing influencing the attitude of HIV testing, could help researchers build a more accurate detection and promotion strategy instead of a very general intervention on the public.
Key words :Homosexuality, male;Qualitative research;HIV testing;Geo-social networking application;Influential factor
全文

检测是判断HIV感染的唯一方法,也是整个艾滋病防治服务链中的切入关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的三个"90%"策略中第一个"90%"就是检测发现,我国"十三五防治艾滋病行动计划"也把推动检测列入重要措施之一。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是我国受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人群,然而哨点监测和各项专题调查结果显示,在MSM中定期检测的比例多年来一直未超过60%。既往关于HIV检测影响因素的研究主要通过人群调查等定量方法,得出的影响因素多局限于年龄[1,2,3,4,5,6]、学历[4,5,6,7]、HIV知识[7,8,9,10,11,12,13]、安全套使用[12,13,14,15,16]、新型毒品使用[3]等人口学特征和行为表现,仅中国香港[9]和国外[8,17]的一些研究讨论了检测态度、检测意愿、社群规范等因素与检测行为之间的关系。总的来说,依然缺乏MSM自身内在因素的探讨。
        本研究按着"从社区中来、到社区中去"的理念[18],运用男男同性恋兴趣社交软件(geosocial networking application, GSN)Blued中"观点"的功能,了解使用手机社交软件的MSM对HIV检测的认知和态度,探索不愿意进行检测背后深层次的原因,以便制定更有针对性、更有效的干预策略。

资料与方法  

一、Blued、观点、态度等概念界定与数据收集  Blued是针对MSM的社交App。截至2017年底,注册用户超过4 000万,其中中国用户约70%。该App内嵌一项"观点"功能,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发起目标人群关心的观点,动员用户选择"赞成"或"反对"来表达对该观点的"态度",并自愿发表留言对这一"观点"或不同"态度"进行相关评论。所有Blued用户均可以在"观点"开放时间内发表态度,但每名用户只能发表一次态度。只有发表了态度的用户才能发表留言进行评论,同一用户可以重复发表留言。"观点"讨论结束以后,通过Blued系统可获取去敏感化的、不包含任何个人身份识别信息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1月2日,通过Blued平台发布了"你会定期做HIV检测吗?"的观点,收集整理用户在该观点下的态度和评论,分析目标人群中影响检测的热点因素。本研究的方案设计、访谈提纲、知情同意书等均通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审查委员会审查(批号:X150317368)。

二、数据分析  运用扎根理论对用户的评论内容进行定性分析。首先,逐条阅读所有用户的评论内容,对每一条评论涉及的核心主题进行标记,了解用户真正关心并愿意花时间去讨论的话题点形成一级标签;随后,浏览所有一级标签,探索主题之间的关系和层次,对一级标签进行归类,形成二级标签;然后,根据二级标签之间的逻辑关系和重要程度,归纳总结形成三级标签,即主题。编码完成后,分析用户在评论中表现出来的对特定话题,包括从检测主题衍生出的其他话题的兴趣度,以及在自然讨论的过程中对各个话题流露出的看法和态度。同时,运用定量研究的方法,对评论进行频数分析。Blued注册条款中明确了就与公共卫生有关的、基于公共利益开展科研所必要的、对个人信息进行了去标识化处理的信息收集用途,用户登陆注册时获取了知情同意。

结果  

一、对"你会定期做HIV检测吗"的态度  观点发布的1个月内,共有28 269人参与了该观点的讨论,其中14 282人(50.5%)赞成定期检测,13 987人(49.5%)反对定期检测。

二、对"观点"的评论  共收集原始评论2 522条,剔除广告130条、寻找性伴信息127条和重复信息13条后,获得有效评论2 252条。通过查重处理,实际参与人数为1 977人。
        所有有效评论梳理形成43个一级标签,探索主题之前的关系和层次,对一级标签进行归类,形成8个二级标签;根据二级标签之间的逻辑关系和重要程度,归纳总结形成5个三级标签,即主题(表1)。

表1定性分析主题标签列表

三、不做检测的影响因素  主要集中在最主要的4个三级标签所涉及的话题,分别为:无风险或低风险、对检测的污名化、固定伴侣关系和常规阻碍检测的因素。

(一)无风险或低风险  评论用户中,讨论最多的是关于"行为风险性"的话题,即不检测HIV的原因是认为自身没有感染HIV的风险或风险性很低。参与这一话题讨论的用户数为708人,占总人数的35.8%。这部分人群缺乏进行HIV检测的内在动力,客观上也不是艾滋病防治关注的重点群体。
        表示自己是处男,没有发生过性行为的有179人,占总人数的9.1%。
        "二十二岁了,至今还是处男,根本不需要检测,以后除了处对象同居会检测一次(让对方放心),这辈子都不会去检测。"
        186人(9.4%)表示自己目前为单身;表示自己最近没有发生过性行为或者只"自慰"的人有172人,占总人数的8.7%。
        "男朋友都没有,做什么检测?又没'约过炮’。当然了,有了男朋友以后的话是肯定的,不是不信任,而是为了两个人能更好更信任的走下去。喜欢你的人满脑子想和你睡,而爱你的人会戴套。"
        119人(6.0%)表示自己不做检测的原因是"不约炮",即没有发生过偶然性行为,这既可以理解为没有发生过性行为,也可以理解为发生过性行为,但对象仅限固定的性伴;表示自己没有发生过危险行为的有55人(2.8%),包括无插入式性行为、坚持使用安全套、网络视频等。
        "我又不乱约,也不愿去约,感觉吧约的人最吃亏,那些提供性服务的约还能挣到钱,女的约也能挣到钱,就是那些为了性约最不值得,便宜了他人,弄的自己够贱还吃亏……不如不约安全。"

(二)对检测的污名化  一部分人表示不赞成的原因是对检测行为的污名化,即把"性乱"这一负面标签和检测行为建立起了直接联系,认为只有性乱的人才会去做检测,如果自己去做检测,也就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一个性乱的人。共有62条评论讨论了性乱和检测的关系,虽然话题的第一条评论就开篇明义的指出"检测和性乱没关系",但77%(48/62)的评论仍然在性乱和检测之间建立了负面联系。这也部分反映了MSM对这一议题的普遍看法。
        "不约不乱就只忠于对方的人干嘛要经常验啊,定期的话应该就是讲给不忠诚的人听的,怕对方出轨,去沾染了路边的有毒的'野菊花’,最痛恨这种行为。"
        "定期检测的都是一些不干净的人……反驳我观点的人几乎都是那些爱'约炮’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心里没有点数吗?"

(三)固定伴侣关系  有了男友以后是否还需要进行HIV检测也是引起了用户广泛关注和讨论,共有142名用户参与,其中认为应该检测的占55%(78/142),无需检测的占45%(64/142)。其中互动量最高的一条评论共有86人参与,也是整个话题下参与度最高的一条评论,绝大多数参与者都在留言中表达了对原贴"有男朋友就不需要检测"这一态度的不认可。
        "我有一个朋友是携带者,他也从来不约,只谈过一次恋爱,只交了一个男友,因为那个男的在外乱搞,所以也连累了我的朋友。能坚守自我是好事,但不能保证对方也如此,所以戴套和定期检测都是为了自己的健康。"
        一些用户认识到固定伴侣关系中可能存在的风险,也提出了不同的应对措施,主要包括两种,一是在进入固定伴侣关系之前或一段时间以后双方进行HIV检测,若为阴性则以后无需检测;二是通过固定伴侣的检测结果来获知自己的结果。
        "我有固定男友5年了,不戴套,两年前检测过一次都没有,然后就没有检测了!"

(四)常规阻碍检测的因素  共有217人的评论是关于HIV检测信息或对检测的担忧:有37人分别提出了自检试纸的购买途径(20人)、试纸准确性(8人)、网购试纸的可靠性(6人)和使用方法(3人)的问题;48人分别提出了关于检测地点(25人)、检测方法(18人)、检测费用(5人)等问题;54人的评论与对检测的担忧有关,涉及不敢检测(11人)、害怕结果(10人)、觉得没有意义(8人)、害怕信息泄露或歧视(7人)、没时间/没钱/不方便(7人)、怕痛/怕血(6人)、不好意思(4人)、担心检测安全性(1人)等。

讨论  本研究参与者具有两个特点:一是了解Blued软件中"观点"功能并对这一特定话题感兴趣,二是无论是发表态度还是评论,参与的过程都是完全自主自愿的。因此,本研究的结果外推到目标人群总体可能存在影响。然而,Blued平台庞大的数据流量以及"观点"功能评论内容的文本性质,使获取的信息兼具了定量和定性的特征,能从更多的角度反应问题。与传统定性访谈相比,"观点"功能的自愿性和开放性大大降低了样本选择的偏倚。
        本研究结果显示,目标人群讨论的话题和关注重点与公共卫生专业人员的理解存在一定的差异,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并不是服务可及性等事实层面的问题,而是与自我对性、检测以及伴侣关系的认知相关的问题。社会心理学ABC理论认为,人的行为并不是由某一事件直接诱发的,而是由诱发事件作用于当事人的信念和认知,再根据当事人对这一事件的解释产生相应的行为。以检测为例,要想改变不愿意检测者的行为,就必须要改变他们对检测的认知和态度。而这也正是本研究所揭示的问题,具体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阻碍MSM检测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对HIV检测行为的污名化,即将检测与性乱的概念建立联系。而这一点,在以前的研究调查中未予以足够的重视。目前来看,所幸这还只是MSM社群内一部分人的看法,如果上升成为整个社群的价值规范,对检测覆盖面的扩大必然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Flowers等[17]发现曾经检测过的群体更倾向于认为检测是社群内部的共识;Adam等[8]则进一步指出自我对社群规范的认知,例如认为朋友是会支持自己去检测的决定,和检测行为呈正相关;Gu等[9]在研究中发现,认为社群内检测比例越高,自己则越有可能进行检测。因此,当务之急是探索切断性乱与检测之间联系的方法,赋予检测行为更能被MSM社群广泛接受的意义,例如一名用户提到的"会做(检测)的前提并不是滥情,只是作为边缘群体的一种自我检测"。其次,对性乱持反对或抵制态度的用户,应该加以正确的引导,强化其性健康意识,降低其感染艾滋病的风险。
        一部分MSM由于从未发生过性行为或处于单身状态,几乎没有感染艾滋病的风险,而且对性往往持较保守和谨慎的态度。认识到这一部分人的存在,以及他们对性行为和检测的态度,既有助于我们了解真实的检测覆盖率,又能及时开展有针对性的安全性行为宣传教育,巩固其安全认知,充分体现防患于未然的意义。这一点可以和上一条讨论中对性乱持反对态度的用户的宣传策略相结合。
        男友是在用户的互动中自然涌现的一个关键话题。从参与用户的立场可以看出,MSM社群对这一议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一个普遍看法是有了男友后,基于彼此的信任和固定的伴侣关系,便不再需要做HIV检测了;而另一方面,男同之间的伴侣关系由于缺乏社会支持和法律保障,有其脆弱性,从而导致确实有些人通过男友感染了HIV。而让这一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的是宣传策略的一致性:无论宣传保持单一伴侣关系、减少性伴还是不随意发生性行为,都是在构建一个对美好感情的想象,如果宣传男友之间还需要随时提防对方是否出轨,提倡使用安全套,本身就是在消解这一想象的意义,从而造成宣传效果的相互抵消或矛盾。而且,异性夫妻之间出于非避孕的目的坚持使用安全套,本身也是很难做到的,因此很难达到说服的效应。鉴于这一问题的复杂性和普遍性,建议开展更深入的专门研究,了解目标人群的态度和想法,以制定有针对性的宣传干预策略,正如何慧婧等[19]所提倡的,对MSM圈内不同亚人群的行为特点、HIV传播风险与防治策略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为构建有针对性和可接受的干预措施提供依据。
        Blued"观点"功能在收集部分目标人群对某一话题的态度和想法方面有着很高的效率和有效性,通过系统分析,能够发现既往调查方法没有发现或未予以足够关注的影响因素。HIV检测行为被污名化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之前的检测促进干预措施效果甚微,另外,由于大量无风险或风险极低的MSM群体存在,提示开展检测促进工作时需要更为精准地进行人群区分,然后针对不同人群实施个性化措施。本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调查对象来自Blued用户,基于定性调查分析得到的结果,为掌握MSM对HIV检测的态度、影响检测态度和行为的因素提供了线索,但尚不能给出定量的结论,有必要开展针对性的定量研究以进一步明确不同态度、不同影响因素在MSM中的构成情况。

参考文献
[1]韩明明,钟晓妮,彭斌,等.288名学生男男性行为者HIV检测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重庆医科大学学报,2018,43(7):980-983. DOI:10.13406/j.cnki.cyxb.001363.
[2]NobleM, JonesAM, BowlesK, et al. HIV Testing Among Internet-Using MSM in the United States: Systematic Review[J]. AIDS Behav, 2017,21(2):561-575. DOI: 10.1007/s10461-016-1506-7.
[3]PratiG, BreveglieriM, LelleriR, et al. Psychosocial correlates of HIV testing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Italy: a cross-sectional study[J]. Int J STD AIDS, 2014,25(7):496-503. DOI: 10.1177/0956462413515193.
[4]McGarrityLA, HuebnerDM. Behavioral intentions to HIV test and subsequent testing: the moderating role of socio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J]. Health Psychol, 2014,33(4):396-400. DOI: 10.1037/a0033072.
[5]KnoxJ, SandfortT, YiH, et al. Social vulnerability and HIV testing among South African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Int J STD AIDS, 2011,22(12):709-713. DOI: 10.1258/ijsa.2011.010350.
[6]徐园园,张敏,朱正平,等.南京市601名MSM近1年HIV检测情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7,23(4):314-317. DOI: 10.13419/j.cnki.aids.2017.04.12.
[7]den DaasC, DoppenM, SchmidtAJ, et al. Determinants of never having tested for HIV among MSM in the Netherlands[J]. BMJ Open, 2016,6(1):e009480. DOI: 10.1136/bmjopen-2015-009480.
[8]AdamPC, de WitJB, BourneCP, et al. Promoting regular testing: an examination of HIV and STI testing routines and associated socio-demographic, behavioral and social-cognitive factor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J]. AIDS Behav, 2014,18(5):921-932. DOI: 10.1007/s10461-014-0733-z.
[9]GuJ, LauJT, TsuiH. Psychological factors in association with uptake of voluntary counseling and testing for HIV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Hong Kong[J]. Public Health, 2011,125(5):275-282. DOI: 10.1016/j.puhe.2011.01.010.
[10]HoytMA, RubinLR, NemeroffCJ, et al. HIV/AIDS-related institutional mistrust among multiethnic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effects on HIV testing and risk behaviors[J]. Health Psychol, 2012,31(3):269-277. DOI: 10.1037/a0025953.
[11]姜婷婷,陈琳,周欣,等.男男性行为者定期检测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8,24(2):148-151.
[12]WeiC, CheungDH, YanH, et al. The Impact of Homophobia and HIV Stigma on HIV Testing Uptake Among Chinese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a Mediation Analysis[J]. 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16,71(1):87-93. DOI: 10.1097/QAI.0000000000000815.
[13]杨美霞,李申生,黄文鸳,等.上海市城区MSM的HIV抗体检测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4,20(11):839-842. DOI:10.13419/j.cnki.aids.2014.11.013.
[14]谢亚利,陈柏芬,罗厚菊.东莞市男男性行为人群HIV抗体定期检测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热带医学,2017,17(12):1229-1233. DOI:10.13604/j.cnki.46-1064/r.2017.12.16.
[15]曾馨,钟晓妮,彭斌,等.中国西部地区多城市男男性接触者近1年HIV检测行为分析[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16,37(7):827-833. DOI:10.16781/j.0258-879x.2016.07.0827.
[16]任仙龙,米国栋,赵燕,等.北京市男男性行为人群在检测点检测HIV情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4):341-346.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4.012.
[17]FlowersP, KnussenC, LiJ, et al. Has testing been normalized? An analysis of changes in barriers to HIV testing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between 2000 and 2010 in Scotland, UK[J]. HIV Med, 2013,14(2):92-98. DOI: 10.1111/j.1468-1293.2012.01041.x.
[18]吕繁.中国艾滋病防治策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 50(10):841-845.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0.001.
[19]何慧婧,吕繁,栾荣生,等.影响男男性行为人群HIV传播的社会文化因素定性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0):858-862.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