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因素的定性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17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张德川 陈子煌 马跃 吴尊友
ZhangDechuan,ChenZihuang,MaYue,WuZunyou
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因素的定性研究
Qualitative study on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among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Beijing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08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29
上一篇:应用Blued平台进行HIV检测影响因素的定性研究
下一篇:2012—2015年中国3个省份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及相关治疗情况
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因素的定性研究
张德川 陈子煌 马跃 吴尊友     
张德川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现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陈子煌 淡蓝公益
马跃 淡蓝公益
吴尊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了解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MSM)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相关因素。方法  于2018年5—7月,采用方便抽样的方法在北京市2家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门诊招募年满18周岁、曾发生过男男性行为(肛交或口交)的全日制在读学生作为访谈对象,共35名。通过深入访谈的形式,采用半结构式访谈提纲,收集其同性交友方式、同性性伴特征、对使用安全套的态度、艾滋病高危性行为发生情况及原因、rush poppers及酒精使用情况;采用Nvivo 11.0软件对文本信息进行归纳总结和分析。结果  35名学生MSM年龄的中位数(P25P75)为22(21,24)岁。访谈结果显示,造成学生MSM发生无保护性行为的个人因素包括:安全套使用知识掌握不全面、非插入性性行为及口交风险意识低、使用rush poppers和酒精等物质;而性伴方面,在面对固定性伴、校外社会性伴及年长性伴、性角色为"1"的性伴时,学生MSM更易发生无保护性行为;面对性伴拒绝使用安全套时,安全套自我决策效能低是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主要原因。结论  学生MSM的安全套使用相关知识水平和性行为风险意识较差,且面对固定性伴、校外社会性伴及年长性伴、性角色为"1"的性伴时,拒绝无保护性行为的能力较低,均为导致其发生危险性行为的相关因素。
关键词 :学生;危险性行为;定性研究;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
Qualitative study on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among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Beijing
ZhangDechuan,ChenZihuang,MaYue,WuZunyou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Health Statistic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 Hefei 230032, China (Present address: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220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Wu Zunyou, Email: wuzy@263.net
Abstract: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related factor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among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Beijing.Methods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were recruited from May 2018 to July 2018 at two voluntary counseling and testing (VCT) clinics in Beijing by convenient sampling method. Information being collected during in-depth personal interviews with a semi-structured outline included ways to seek sexual partners, sexual partners characteristics, attitude of condom use, incidence and cause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rush poppers and alcohol use. The text information was summarized and analyzed by Nvivo 11.0 software.Results  A total of 35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were recruited and interviewed, the median of age was 22 years old (P25-P75: 21-24 years old). We found that incomprehensive knowledge of condom use, low risk perception of non-anal sexual behaviors, rush poppers and alcohol use were risk factor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on individual level. Besides, sex with regular sex partners, partners who were much older or not from campus, and insertive partners are more likely to be unprotected. Furthermore, refusal of condom use by sexual partners and low self-efficacy of decision-making on condom use were the main reasons for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among male student who have sex with men.Conclusion  Lack of condom use knowledge, low risk perception of non-anal sexual behaviors and insufficient ability to refuse non-condom requirements for regular sex partners, partners who were much older or not from campus, and insertive partners are related factors of unprotected sexual behaviors among male students who have sex with men.
Key words :Students;Unsafe sex;Qualitative research;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Unprotected sex
全文

近年来,中国青年学生(15岁及以上)HIV感染疫情呈现快速上升趋势,每年报告的青年学生病例从2008年的527例上升至2014年的2 695例[1]。其中男男性行为是青年学生传播和感染HIV的主要方式,有研究显示,2015年1—6月份新报告的学生HIV感染者中,81%为同性性行为传播[1],2016年北京市学生HIV感染者中同性性行为传播比例达87.83%[2]。大量研究显示,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with men,MSM)虽然知识水平较高,但仍然存在性伴多和不能坚持使用安全套等高危行为,知行分离现象严重[3,4,5]。目前国内相关研究主要从学生MSM个人层面探讨影响其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因素[3,6],而国外有研究发现,与性伴间性关系类型及性伴特征也会对年轻MSM发生无保护性行为产生影响[7,8]。本研究通过对学生MSM进行深入定性访谈,从个人和性伴两个层面探讨影响学生MSM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因素,为制订学生MSM干预策略提供参考。

对象与方法  

一、对象  于2018年5—7月,以设置在北京市朝阳区和昌平区的2个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门诊为研究现场,采用方便抽样方法招募和选取年满18周岁、曾发生过男男性行为(肛交或口交)的全日制在读学生作为访谈对象。根据信息饱和原则确定最小样本量,即增加访谈对象不能获得新的有用信息时,停止研究对象招募,共访谈35名。所有访谈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号:KX180810524)。

二、研究方法  采用自制的半结构式访谈提纲,在研究现场选择安静、独立的房间对访谈对象进行一对一深入定性访谈,并在征得其同意后进行录音,访谈时间为30~60 min。访谈内容主要包括:同性交友方式、同性性伴特征、对使用安全套的态度、艾滋病高危性行为发生情况及原因、rush poppers及酒精使用情况。

三、资料整理与分析  访谈完成后,及时整理访谈笔记,首先将录音资料导入Express Scribe 5.70软件(NCH Software),转录成文字材料,再导入Nvivo 11.0软件,提取主题词进行编码;编码结束后,利用软件分类提取功能,从所有文件中抽出某一编码的所有内容,并与其他编码的内容进行比较和联系,建立编码间关联;最终结合研究目的和编码情况,对文本信息进行归纳总结,及分析讨论。

结果  

一、基本情况  35名学生MSM年龄的中位数(P25P75)为22(21,24)岁,其中高中生1名,大一学生2名,大二学生6名,大三学生7名,大四学生10名,硕士生8名,博士生1名;性角色为"0"者(肛交被插入方)18名,"0.5"者(既可做插入方又可做被插入方)9名,"1"者(肛交插入方)6名,"无肛交、只口交"者2名;性取向为同性恋者30名,双性恋者5名;另有2名现场HIV初筛检测结果为阳性。

二、与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相关的个人因素  

1.安全套使用知识掌握不全面:  (1)安全套使用必要性不明确:安全套使用必要性不明确是首次同性性行为不用套的重要原因,访谈结果显示,学生MSM首次发生同性性行为年龄小,1人发生在初中,8人发生在高中,对无保护性行为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缺乏认识,不能有效拒绝对方提出的发生无保护性行为的要求,其中9名访谈对象首次性行为因缺乏安全套使用知识及使用必要性认识而未使用安全套,其表示:"那时候什么都不懂";"我当时知道要用安全套,但不是特别明确"。(2)不了解安全套用途:2名访谈对象表示,安全套使用的主要目的并非防病,而是出于卫生考虑及事后方便处理:"我一直认为它的用途是讲卫生";"我认为使用安全套也有可能感染的,所以使用安全套的主要目的是方便处理;在宾馆的时候一般不用,在家里会用,以免洗床单"。(3)缺乏安全套全程使用意识:3名访谈对象存在未全程使用安全套情况:"我目睹他戴上了,后来没再继续注意";"有一次,对方的安全套滑脱了";"我有一次是在结束之后才发现对方没有使用安全套"。

2.非插入性性行为及口交风险意识低:  2名访谈对象有从体外性行为发展至无保护肛交行为的经历:"我们本意仅仅是体外性行为,但后来对方一直想进行肛交";"一开始对方本意是体外性行为,可半夜醒来后,体外性行为到一半就进行肛交了"。此外,学生MSM认为口交传播HIV风险低且安全套使用体验差,较少使用安全套:"之前听到的宣传,说口交风险很低";"我认为口交比戴安全套的肛交更安全";"那个橡胶味太重了受不了"。本次访谈中,有口交经历的学生均发生过无保护口交行为,6名访谈对象口交从未用套:"我和别人陈述我第一次口交时使用安全套了,听者觉得我很奇怪";"我遇到或者认识的人在口交时,都不戴安全套"。

3.酒精及助性物质的使用:  酒精、rush poppers使用会导致使用者意识不清,从而降低其安全意识,降低其安全套使用自主决定能力。18名访谈对象曾使用过rush poppers,其中5名表示使用后会头疼、意识不清,2名表示会有兴奋感,可能向对方的无套要求妥协:"就是有点热,脑袋比较晕";"用完之后没感觉到什么快感,但很头疼,会没心情注意是否使用安全套这件事情了,但那次对方戴安全套了"。2名访谈对象有酒后性行为经历,1名因饮酒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就那一次无保护肛交,因为喝多了"。

三、影响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性伴因素  访谈结果显示,学生MSM表示发生性行为时使用安全套是学生同志圈内的共识,仅1名学生因安全套使用时性体验较差,而较少使用安全套,其余34名学生均表示一般会坚持使用安全套,不会主动要求发生无保护性行为;而发生无保护性行为主要是因为性伴要求,所以决定学生MSM使用安全套的关键在于其性伴。

1.长期固定性伴:  与固定性伴间的信任程度可直接影响学生MSM发生无保护性行为。访谈结果显示,学生MSM与交往时间短的固定性伴较少发生无保护肛交;而与长期固定性伴间,会出于信任而考虑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并且接受对方发生无保护性行为的要求,18名学生MSM有与固定性伴发生过无保护肛交的经历,他们表示:"交往很长时间了,之前也一起去做过检测";"如果是男朋友,他不愿意用,那我可能会答应";"一开始是用的,现在我们在一起有两年了,我很相信他"。

2.年长性伴:  与和同龄性伴发生性行为时安全套使用情况相比,与年长性伴(年长10岁及以上)更可能发生无保护性行为,15名与年长性伴发生过性行为的学生MSM中,12名与年长性伴发生过无保护肛交,其中11名均明确表达了安全套使用意向,最终因对方拒绝而未使用安全套,3名在不知对方感染状况下与阳性校外年长的性伴发生过无保护肛交,其中1名MSM的HIV初筛结果为阳性。原因如下:年长者由于使用安全套可能会影响其性功能,或认为学生感染风险低,无套要求更为强烈:"年长性伴一般都不太愿意使用安全套";"年长性伴比较信任我"。年长性伴提供较多情感支持和物质支持,更易建立信任:"我是单亲家庭,很多事情也是他开导我的";"他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礼物,我还是比较信任他的";"他们有经济能力,生活品质比较高,我对他们的评估是,不像病毒携带者"。年长者在拒绝使用安全套时会更注重说服技巧及方式,更易诱导或欺骗学生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年长性伴跟我说,他只和第一次发生同性性行为的人进行肛交,所以让我觉得他是安全的";"因为年长性伴比较会花言巧语"。

3.性角色为"1"的性伴:  不同性角色的MSM安全套使用决定权存在差异,性角色为"0"的一方更难拒绝对方的无保护肛交要求,主要原因有两方面:(1)个人性格因素:性角色为"1"的一方一般性格更为强势,双方在就某一事件进行讨论时,"0"更易妥协:"我做'1’的时候不使用安全套";"当时是对方非常强烈的要求,我特别容易受到对方的影响";"一般'1’的控制欲会更强一点"。(2)"1"掌握安全套使用过程主动权:"1"为安全套的使用方,方便关注安全套使用状态,"0"在性行为期间难以观察用套状况,即使发现对方中途摘套,在当时性情境下,无保护性行为难以终止:"这个真没怎么注意,我也看不到";"有遇到过对方不愿意用的,后来用了一会就拔掉了"。

讨论  本研究发现,对安全套使用知识了解不全面是影响学生MSM安全套坚持使用效能及使用效果的重要因素,未来应细化安全套使用的必要性、用途和使用过程注意事项等方面的细节教育。此外,本次研究结果表明安全套知识缺乏是学生MSM首次性行为不用套的主要原因,既往研究表明学生MSM发生首次性行为时年龄小[9],本次研究也发现部分学生首次性行为发生在中学阶段,而低年级学生多处于发生性行为早期阶段,观念可塑性强,容易引导,因此需要在中学阶段加强性教育[1],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性观念及性行为习惯。
        本研究结果显示,学生MSM对体外非插入性性行为及口交性行为用套意识较差,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HIV感染风险。一方面,性伴可能通过先发生体外性行为逐步诱导学生发生无保护肛交;另一方面,尽管口交及非插入性性行为传播艾滋病风险较小[10],但可能会传播其他性传播疾病,而感染性病会增加艾滋病的传播风险[11],在未来干预中需加强口交及非插入性性行为时安全套使用教育,明确无保护口交及非插入性性行为的风险。
        酒精与rush poppers使用会增加无保护性行为的发生[12,13],学生MSM存在饮酒情况[14]及较高的rush poppers使用率[15],本次访谈发现学生对酒精及rush poppers的使用危害认识不明确,需对学生开展酒精和rush poppers的危害教育。
        学生MSM对艾滋病和安全套使用认识较高,但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率依然较高[3],可能与学生的安全套自我决策效能低相关[16]。面对长期固定性伴、年长性伴、性角色为"1"的性伴提出的发生无保护性行为要求时,学生MSM坚持要求使用安全套的能力差。既往研究表明具有固定性伴是无保护性行为发生的危险因素[17],固定性伴间无保护性行为是造成HIV传播的重要原因,年轻MSM中近70%的HIV感染是由主要性伴导致[18]。未来干预中需重点宣传与长期固定性伴安全套使用的必要性,明确与固定性伴无保护性行为的风险。
        已有研究表明,拥有年长性伴是年轻MSM发生无保护性行为的危险因素[19,20],年长性伴可能会增加年轻MSM的感染HIV的风险[20,21],本次研究发现一定数量的学生MSM具有年长性伴,未来学生MSM干预中需帮助其明确与年长性伴发生性行为的危险性,加强安全套使用协商技能培训,提高学生MSM在面临对方拒绝用套时的安全套坚持使用意识及能力。此外,寻求心理支持及希望融入MSM社区文化是年轻MSM与年长性伴发生性行为的主要原因[22],关注学生MSM心理健康层面需求,提供有效可及的干预服务,如开展以检测点为基础的心理健康咨询干预,有助于学生强化自我认同,减少与年长性伴发生性行为情况,提高安全套自我决策效能。
        本次访谈对象均为主动前往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门诊的学生MSM,可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未来研究可通过定量研究扩大研究人群范围及样本数量,进一步明确学生MSM无保护性行为的影响因素,提出更为有效的针对性干预措施。

参考文献
[1]吴尊友.我国学校艾滋病防控形势及策略[J].中国学校卫生, 2015, 36(11):1604-1605.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5.11.004.
[2]王娟,贺淑芳,卢红艳,等.北京市2010—2016年15~24岁学生艾滋病疫情状况[J].中国学校卫生, 2017, 38(9):1426-1428.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7.09.047.
[3]蔡勇,乔建国,孙殿伟,等.吉林市青年学生MSM人群高危行为调查[J].中国实验诊断学, 2017, 21(10):1721-1726. DOI: 10.3969/j.issn.1007-4287.2017.10.014.
[4]韦所苏,谢培彦,李彧,等.广西295名男男性行为大学生艾滋病相关知识行为调查[J].现代预防医学, 2017, 44(9):1708-1713.
[5]陈莲芬,陈朱,唐贤龙,等.三亚市高校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艾滋病知识及相关疾病流行现状[J].中国学校卫生, 2013, 34(9):1036-1038.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3.09.005.
[6]郑杰滔.高校在校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行为学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 2017.
[7]NewcombME, RyanDT, GarofaloR, et al. the effects of sexual partnership and relationship characteristics on three sexual risk variables in you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Arch Sex Behav, 2014, 43(1):61-72. DOI: 10.1007/s10508-013-0207-9.
[8]JanulisP, FeinsteinBA, NewcombME, et al. Sexual partner typologies and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drug use and sexual risk behavior among you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7, 47(1):1-13. DOI: 10.1007/s10508-016-0909-x.
[9]郑杰滔,张晓菲,傅继华.大学生MSM行为学特征及其HIV感染状况研究进展[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7, 165(6):575-577. DOI: 10.13419/j.cnki.aids.2017.06.29.
[10]PatelP, BorkowfCB, BrooksJT, et al. Estimating per-act HIV transmission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J]. Aids, 2014, 28(10):1509-1519. DOI: 10.1097/QAD.0000000000000298.
[11]WasserheitJN. Epidemiological Synergy. Interrelationships between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on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J].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1992, 19(2):61-77.
[12]DelgadoJR, SeguraER, LakeJE, et al. Event-level analysis of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condom use in partnership context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and transgender women in Lima, Peru[J]. Drug & Alcohol Dependence, 2017, 170:17. DOI: 10.1016/j.drugalcdep.2016.10.033.
[13]雷云霄,王红红,肖雪玲,等.长沙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与HIV感染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 50(2):148-15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2.009
[14]张莉,周枫,杨雪盈,等.男男性行为大学生HIV感染风险自我认识及影响因素[J].中国学校卫生, 2016, 37(8):1140-1142. DOI: 10.16835/j.cnki.1000-9817.2016.08.007.
[15]陈梦清,程伟彬,徐慧芳,等.广东省825名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 50(11):949-953.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06.
[16]赵湘,汪宁.中国大学生性意识及性行为与性传播疾病[J].中国公共卫生, 2012, 28(3):350-351. DOI: 10.11847/zgggws2012-28-03-42.
[17]NewcombME, MustanskiB. Developmental change in the effects of sexual partner and relationship characteristics on sexual risk behavior in you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Aids & Behavior, 2016, 20(6):1284-1294. DOI: 10.1007/s10461-015-1046-6.
[18]SullivanPS, SalazarL, BuchbinderS, et al. Estimating the proportion of HIV transmissions from main sex partner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five US cities[J]. Aids, 2009, 23(9):1153-1162. DOI: 10.1097/QAD.0b013e32832baa34.
[19]ChemnasiriT, BeaneCR, VarangratA, et al. Risk behaviors among you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Bangkok: a qualitative study to understand and contextualize high HIV incidence.[J]. J Homosex, 2018(25). DOI: 10.1080/00918369.2017.1422941.
[20]DingY, ZhouY, LiuC, et al. Sex with older partners, condomless anal sex and unrecognized HIV infection among Chinese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Aids Care, 2017, 30(3):1. DOI: 10.1080/09540121.2017.1349275.
[21]ChamberlainN, MenaLA, GeterA, et al. Is sex with older male partners associated with higher sexual risk behavior among young black MSM?[J]. Aids & Behavior, 2017, 21(8):2526-2532. DOI: 10.1007/s10461-017-1699-4.
[22]ArringtonsandersR, LeonardL, BrooksD, et al. Older partner selection in young African-American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J].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2013, 52(6):682-688. DOI: 10.1016/j.jadohealth.2012.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