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2012—2015年中国3个省份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及相关治疗情况    PDF     文章点击量:16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董薇 周楚 贾曼红 周月姣 陈曦 康钧 方岗刚 覃春伟 韦加玉 米晓玲 万彦博 吴尊友 柔克明
DongWei,ZhouChu,JiaManhong,ZhouYuejiao,ChenXi,KangJun,FangGanggang,QinChunwei,WeiJiayu,MiXiaoling,WanYanbo,WuZunyou,RouKeming
2012—2015年中国3个省份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及相关治疗情况
HIV and syphilis infection and related medical treatment status of low-fee female sex workers in three provinces of China, 2012-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09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28
上一篇:北京市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无保护性行为相关因素的定性研究
下一篇:2009—2017年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静脉注射吸毒者和暗娼HIV新发感染率
2012—2015年中国3个省份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及相关治疗情况
董薇 周楚 贾曼红 周月姣 陈曦 康钧 方岗刚 覃春伟 韦加玉 米晓玲 万彦博 吴尊友 柔克明     
董薇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宣传教育与预防干预室
周楚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宣传教育与预防干预室
贾曼红 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所
周月姣 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所
陈曦 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康钧 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方岗刚 云南省开远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覃春伟 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韦加玉 广西壮族自治区都安瑶族自治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米晓玲 湖南省湘西自治州吉首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万彦博 湖南省永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防科
吴尊友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宣传教育与预防干预室
柔克明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宣传教育与预防干预室
摘要: 目的  了解我国3个省份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情况及相关治疗状况。方法  从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低档暗娼减少性病艾滋病感染干预研究"数据库中,获取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及湖南省6个市县开展的4次低档暗娼的横断面调查数据,包括社会人口学特征、性服务特征及相关治疗行为等,共2 050名暗娼。结果  研究对象的年龄为(35.16±9.76)岁,最小为15岁,最大为67岁。每次性行为时都使用安全套者占58.9%(1 206名),不使用安全套的原因中,"对方不愿意用"的比例最高,为81.0%(682名)。最近6个月做过HIV抗体检测的比例为38.1%(782名),HIV确证阳性率为6.8%(139例),其中既往阳性占76.3%(106例);抗病毒治疗率为55.4%(77例),截至2015年底,抗病毒治疗失访率为18.2%(14例)。最近6个月自我报告有疑似性病症状者占9.4%(191名),其中50.3%(96名)选择去正规医院就医,23.0%(44名)选择去私人诊所就医,20.4%(39名)选择自己用药。梅毒感染率为13.5%(277例),其中,无症状者占91.3%(253例)。结论  低档暗娼HIV和梅毒感染率较高且安全套坚持使用率和HIV抗体及梅毒螺旋体检测率较低;主动就医观念差,抗病毒治疗率和正规医疗机构就医率较低。
关键词 :HIV;梅毒;暗娼;抗病毒治疗
HIV and syphilis infection and related medical treatment status of low-fee female sex workers in three provinces of China, 2012-2015
DongWei,ZhouChu,JiaManhong,ZhouYuejiao,ChenXi,KangJun,FangGanggang,QinChunwei,WeiJiayu,MiXiaoling,WanYanbo,WuZunyou,RouKeming     
Division of Propaganda Education and Prevention Interven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220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Rou Keming, Email: kemingrou@chinaaids.cn
Abstract: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HIV and syphilis infection and related treatment status of low-fee female sex workers (FSWs) in 3 provinces of China.Methods  Four cross-sectional survey data of low-fee FSWs from six cities (counties) in Guangxi, Yunnan and Hunan Province between October 2012 and July 2015 were obtained from the 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ajor special project intervention study for reducing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STDs) and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AIDS) in low-fee FSWs' database, which included social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sexual service characteristics and related medical care seeking behaviors, etc. A total of 2 050 subjects were included in the database.Results  The age of the subjects was (35.16±9.76) years old, with a minimum age of 15 and a maximum age of 67. Those who use condoms every time in commercial sex accounted for 58.9% (n=1 206). Among the reasons of not using condom, the proportion of client reluctant to use was the highest (81.0% (n=682)). Only 38.1% (n=782) was tested for HIV in the last six months. HIV confirmed positive rate was 6.8% (n=139), previous positive accounts for 76.3% (n=106). Rate of antiviral therapy was 55.4% (n=77). By the end of 2015, the loss rate of antivirus treatment was 18.2% (n=14). Those who self-reported symptoms of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in the last 6 months accounted for 9.4% (n=191). 50.3% (n=96) of reporters chose to go to formal hospitals, 23.0% (n=44) chose to go to private clinics and 20.4% (n=39) chose their own medication. The syphilis infection rate was 13.5% (n=277), among them, 91.3% (n=253) were asymptomatic.Conclusion  Among low-fee FSWs, the rates of HIV and syphilis infection are higher, the condom consistent use rate, HIV antibodies and syphilis test rate are lower. In this group, active seeking medical idea is poor, the rate of anti-virus treatment and the rate of seeking medical treatment in formal medical institutions is low.
Key words :HIV;Syphilis;Illicit prostitution;Antiretroviral treatment
全文

中国艾滋病防治与全球一样,取得了显著进展,但一些防治策略的成效未能达到预期。中国"十三五"规划是艾滋病防治的关键阶段,防治策略能否与防治形势相适应是关键环节[1]。通过分析疫情现状来指导干预工作策略的制定是艾滋病高危人群防治工作的重要内容,也是开展性病艾滋病精准干预工作的前提。当前,我国艾滋病传播流行已演变为经性途径传播为主,2016年经性途径传播的HIV感染者占当年新报告感染者的95%,其中通过异性性传播占67%,2017年上升为69.6%[2,3]。同时,研究表明低档场所的暗娼梅毒感染率高于中高档场所暗娼[4]。因此,低档暗娼成为了传播性病艾滋病的主要重点人群。异性性行为作为艾滋病的主要流行方式,西南地区尤其严重[2],本研究通过对我国南部3个省份6市县低档暗娼的专题调查数据开展分析,了解该人群HIV和梅毒感染率以及相关治疗现状,为重点地区低档暗娼人群性病艾滋病的防治策略制定提供参考。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来源  从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低档暗娼减少性病艾滋病感染干预研究"数据库中,获取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及湖南省6个市县开展的4次横断面调查数据。抽样方法为基于场所的方便抽样,以每年当地外展干预人员摸底调查了解到的低档暗娼活动场所为基础开展调查,场所包括按摩屋、发廊、小旅馆、出租屋、集市以及街边店等,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为每次提供性服务收入低于80元,每次调查期间在这些场所中能接触到的所有符合纳入标准的低档暗娼均招募入组。排除信息重复者后,4次调查共招募2 050名暗娼,2012—2015年分别为462、577、483和528名。本研究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号:X120717225),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二、方法  

1.问卷调查:  由疾控工作人员、社区医生、乡镇医生、民间组织或同伴教育员对研究对象进行一对一的问卷调查,调查内容包括人口学特征、性服务特点及艾滋病相关治疗情况等信息。HIV相关知识得分是通过问卷上8个HIV相关知识问题(联合国大会艾滋病特别会议指标)的得分计算,答对1题为1分;HIV既往阳性者通过"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信息系统"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报告模块查询确定。

2.采样:  由现场疾病预防控制工作人员采集研究对象5 ml静脉血进行实验室检测。

3.实验室检测:  (1)HIV检测: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湖南省研究对象的初筛采用HIV抗体ELISA法(HIV抗体酶联和化学发光诊断试剂;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初筛阴性者判定为阴性,初筛阳性者采用Western blot进行确证实验(Western blot试剂,新加坡MP生物医学亚太私人有限公司),Western blot结果为阳性则确证为HIV抗体阳性。云南省采用HIV替代检测策略,即高危人群以不同的HIV ELISA试剂进行初筛及复检,结果均为阳性则判定为HIV抗体阳性,不再做确证实验。(2)梅毒血清学试验:采用梅毒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rapid plasma reagain,RPR)法(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试剂;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阴性结果判定为阴性,阳性结果复检采用梅毒螺旋体明胶颗粒凝集试验(treponema pallidum particle assay, TPPA)法(梅毒螺旋体颗粒凝集试验试剂;富士瑞必欧株式会社),两种检测方法结果均为阳性则判定为梅毒现症感染者。

4.质量控制:  本研究的调查问卷依据预调查获得的研究对象的反馈信息修改,问卷内容考虑研究对象的人群特点采用对方易于理解的文字表达,同时经过相关领域专家论证形成最终版问卷。参与调查的相关人员均经过课题组统一培训,对于问卷的问询方法、问题解释都有统一要求。血样采集人员均为各现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血样检测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证实验室进行。现场调查严格遵循实施方案开展,国家、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课题组相关人员在调查期间在现场开展质控和监督工作。

5.统计学分析:  原始调查数据使用Epidata 3.1进行录入,核对无误后导入SPSS 18.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研究对象年龄符合正态分布,采用±s表示;HIV抗病毒治疗计算的分子为接受抗病毒治疗例数,分母为HIV确证阳性例数。

结果  

1.基本情况:  2 050名研究对象的年龄为(35.16±9.76)岁,最小为15岁,最大为67岁;有配偶/固定性伴者占68.3%(1401名);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者占58.4%(1 188名)。详见表1

表12012—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及云南省低档暗娼基本情况及提供性服务情况[n(%)]

2.研究对象提供性服务情况:  65.2%(1 336名)自述提供性服务≥1年;42.8%(868名)经常在出租屋/集市/站街揽客提供性服务,57.2%(1 161名)经常在按摩屋/洗脚屋/小发廊提供性服务;每日服务人数≥5名者占15.1%(307名);经常向≥50岁者提供性服务的占34.6%(704名);每次性服务收入≤50元者占54.8%(1 105名);低档暗娼HIV相关知识得≥6分者占77.1%(1 580名);每次都使用安全套者占58.9%(1 206名),不使用安全套的原因中,"对方不愿意用"的比例最高,为81.0%(682名)。见表1

3.HIV感染及抗病毒治疗情况:  最近6个月做过HIV检测的人数比例为38.1%(782名),HIV确证阳性率为6.8%(139例),其中既往阳性占76.3%(106例);抗病毒治疗率为55.4%(77例),截至2015年底,抗病毒治疗失访率为18.2%(14例)。见表2

表22012—2015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湖南及云南省低档暗娼性病感染及相关治疗情况[n(%)]

4.性病症状及就医情况:  最近6个月自我报告有疑似性病症状者占9.4%(191名),其中50.3%(96名)选择去正规医院就医,23.0%(44名)选择去私人诊所就医,20.4%(39名)选择自己用药。见表2

5.梅毒感染情况:  梅毒RPR及TPPA结果均为阳性者为277例,阳性率为13.5%,其中,无症状者占91.3%(253例)。见表2

讨论  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及湖南省是哨点监测和专项调查中低档暗娼艾滋病及其他性病感染率相对较高的省份[5,6,7];本研究结果显示,这3个省份低档暗娼的年龄较大,文化程度较低,按摩屋、洗脚屋、小发廊等是其提供性服务的主要场所。低档暗娼每日提供性服务的人数多为3~5名,50%以上每次性服务收入在50元以下。有近50%者在商业性行为中不能坚持使用安全套,主要原因是受服务对象的制约,提示低档暗娼干预工作应与服务对象干预结合在一起综合考虑,探索双向干预模式,否则无法有效地落实安全套的使用[8]
        4次调查低档暗娼HIV抗体阳性率为6.8%。高HIV感染率对应的却是最近6个月不到30%的检测率,从发现感染者环节出发提高检测率是目前暗娼干预工作的重中之重,外展干预中HIV和梅毒快检试剂的普及应用可能是一个有效的途径。3个省份低档暗娼中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抗病毒治疗率只有55.4%,原因在于研究对象在调查结束后即失访,提示我们应该针对这一现状调整干预策略,比如应用快检试剂开展快速筛查,及时发现感染者并纳入抗病毒治疗,深入开展"一站式服务"模式,尽可能减少脱失。同时,对于故意不参加治疗但仍提供性服务的暗娼,当地应依据故意传播传染病相关法律条文进行惩治,从源头上杜绝传播。入组抗病毒治疗者在本研究截止时,仍然在治的占81.8%,但对于这一传播重点人群,治疗覆盖比例应达到更高标准才能有效发挥阻断传播的作用,因此要有提高依从性的针对性措施。
        本研究中,低档暗娼的梅毒感染率高于一般地区低档暗娼专项调查的梅毒感染率,等于或稍低于艾滋病、性病疫情严重地区的低档暗娼梅毒感染率[3,9,10]。研究表明,低档暗娼梅毒螺旋体阳性者大多为无症状感染者,即早期潜伏梅毒患者,与国内针对该人群的性病相关研究结果一致[11,12],提示该人群传播性病的危险性很高。最近6个月,自述有疑似性病症状的研究对象很少,更多的人对自己身体健康变化敏感意识差。其中只有约50%能够选择去正规医院求医,说明公立医疗机构性病门诊与暗娼高危人群诊治之间的联系仍需加强,提高感染者转介成功率并规范性病诊断治疗方法是工作重点之一。
        综上,低档暗娼安全套坚持使用率较低,HIV感染率高,检测率低,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在调查后脱失严重,导致人群抗病毒治疗率较低。该人群出现性病自觉症状后的主动求医情况堪忧,同时低档暗娼梅毒螺旋体阳性率较高且大多数为无症状潜伏期患者,因此亟须将艾滋病及其他性病定期检测及有效转介作为主要干预措施推进落实,同时在外展干预中需要加强对人群的主动求医培训,将被动检测转变为主动检测,提高HIV自愿咨询检测及正规医疗服务机构的可及性,这样才能切实有效地减少艾滋病和其他性病的感染和传播。

参考文献
[1]吕繁.中国艾滋病防治策略[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 50(10):841-845.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0.001.
[2]吴尊友.我国艾滋病经性传播新特征与防治面临的挑战[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8, 39(6):707-709.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8.06.002.
[3]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全国艾滋病/性病综合防治数据信息年报[R].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2017.
[4]王建,龚向东.中国低档场所暗娼人群梅毒感染率的Meta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5(9):795-798.
[5]ZhouC, RouK, DongWM, et al. High prevalence of HIV and syphilis and associated factors among low-fee female sex workers in mainland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J]. BMC Infect Dis, 2014,14:225. DOI: 10.1186/1471-2334-14-225.
[6]周楚,董薇,吴尊友,等. 35岁及以上低档暗娼安全套使用及梅毒感染情况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8,39(6):745-749.DOI: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8.06.010.
[7]李桀,陈曦,覃碧云,等.老年HIV感染者感染HIV相关危险因素调查[J].实用预防医学,2010,17(2):227-229.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0.02.006.
[8]李恬,李明莉,孔祥俊,等.暗娼及嫖客双向干预模式研究[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09,25(3):177-180.
[9]潘颂峰,王珏,董薇,等.云南省4个县(市)低档暗娼艾滋病和梅毒感染状况分析[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5,36(10):150-153,157. DOI: 10.3969/j.issn.1003-4706.2015.10.039.
[10]范和发,张择榕,郑纪文.不同娱乐场所975名女性性工作者梅毒感染情况调查分析[J].海南医学,2013,24(4):596-598. DOI: 10.3969/j.issn.1003-6350.2013.04.0256.
[11]钟娜,陆玉珠,王芳乾. 3939例暗娼梅毒检测结果分析[J].中国热带医学,2002,2(1):100-100,104. DOI: 10.3969/j.issn.1009-9727.2002.01.041.
[12]张建玲,廖燕珍,麦雪燕. 663名女性高危人群性病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2014,30(6):369-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