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及外来人口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7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左佳鹭 袁黄波 岳清 刘振球 方绮雯 宁镇 张铁军
ZuoJialu,YuanHuangbo,YueQing,LiuZhenqiu,FangQiwen,NingZhen,ZhangTiejun
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及外来人口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Spatial-temporal analysis on the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among permanent residence and migrants in Shanghai, 2005-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1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6-04
上一篇:山东省1例HIV长期不进展感染者的确证过程及随访情况
下一篇:2015—2017年广东省江门市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经非婚异性性传播流行特征及其潜类别分析
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及外来人口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左佳鹭 袁黄波 岳清 刘振球 方绮雯 宁镇 张铁军     
左佳鹭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袁黄波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岳清 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科
刘振球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方绮雯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宁镇 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科
张铁军 200032 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摘要: 目的  分析上海市2005—2015年常住人口与外来人口HIV和艾滋病时空分布特征。方法  在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数据信息系统中,按发病日期收集2005—2015年上海市各区县报告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数据。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数及外来人口数来自2006—2016年各年的《上海统计年鉴》。利用AcrGIS软件进行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并用SaTScan软件进行时空扫描分析,描述时间和空间分布特征。结果  2005—2015年,上海市累计报告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为13 498例;报告的HIV感染例数由2005年的450例增加至2015年的2 236例,感染率由0.025/10万增加至0.093/10万;报告的艾滋病发病例数由2005年的32例增加至2015年的683例,发病率由0.002/10万增加至0.028/10万。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显示,上海市外来人口的HIV感染率热点最初出现在虹口区(Z=2.96,P=0.003),2006年以后基本稳定在长宁区(各年Z值均>1.96,P<0.05);常住人口的HIV感染率热点2005—2007年在金山区(各年Z值均>2.58,P<0.01),2008年后移动至中心城区并基本趋于固定(各年Z值均>1.96,P<0.05)。时空扫描分析结果显示,上海市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高值聚集区相同,均为黄浦、徐汇、长宁、静安、普陀、虹口和杨浦区;常住人口HIV感染高发时段为2011—2015年,高值聚集区为黄浦、徐汇、长宁和静安区;外来人口HIV感染高发时段为2014—2015年,高值聚集区为徐汇、长宁和静安区。结论  上海市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高值区域集中于中心城区;常住人口的HIV感染高值聚集区趋向于外来人口,相关部门应加强对时空高值聚集区的监测。
关键词 :HIV;时空聚类分析;外来人口
Spatial-temporal analysis on the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 among permanent residence and migrants in Shanghai, 2005-2015
ZuoJialu,YuanHuangbo,YueQing,LiuZhenqiu,FangQiwen,NingZhen,ZhangTiejun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School of Public Health/China and Key Laboratory of Public Health Safety, Ministry of Education,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3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s: Ning Zhen, Email: ningzhen@scdc.sh.cn
Abstract:Objective  To describe the spatial and temporal characteristics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HIV/AIDS) in permanent residents and migrants in Shanghai during 2005 to 2015 and provide suggestions for the HIV/AIDS prevention.Methods  The data of HIV/AIDS was collected from the National HIV/AIDS 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based on report date. The population data was collected from the statistical yearbook of Shanghai. Spatial analysis was conducted using the hotspots model in ArcGIS. SaTScan software was employed to determine the distribution of HIV clusters in space, time or both.Results  During 2005 to 2015, a total of 13 498 cases of HIV/AIDS were reported in Shanghai. The prevalence of HIV increased from 0.025/105 (450 cases) to 0.093/105 (2 236 cases). The prevalence of AIDS increased from 0.002/105 (32 cases) to 0.028/105 (683 cases). Hotspot analysis showed that the hot spot of incidence of migrants had moved from Hongkou (2005) (Z=2.96, P=0.003) to Changning (2006-2015) (all Z>1.96, P<0.05); whereas the hot spot of incidence of permanent residents had moving from Jinshan (2005-2007) (all Z>2.58, P<0.01) to downtown area (2006-2015) (all Z>1.96, P<0.05). The spatial high clusters of HIV and AIDS were same, including Huangpu, Xuhui, Changning, Jingan, Putuo, Hongkou and Yangpu; The temporal high clusters of HIV cases among permanent residents were 2011 to 2015, and the spatial clusters were Huangpu, Xuhui, Changning, Jingan. The temporal high clusters of HIV cases among migrants were 2014 to 2015, and the spatial clusters was Xuhui, Changning, Jingan.Conclusion  The total HIV/AIDS incidence in Shanghai was clustered in downtown area. The cluster of the incidence of the permanent residents had moving towards that of migrants, indicating the cluster area deserves a close surveillance.
Key words :HIV;Space-time clustering;Migrants
全文

艾滋病作为一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疾病,已成为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研究表明,人口的流动会对艾滋病传播有促进作用[1,2];上海市人口流动频繁,虽然近年来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但其中外来人口的比重和报告数均呈逐年上升趋势[3,4,5]。因而对上海市外来人口及同一区域常住人口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情况进行研究,对于艾滋病防治具有重要意义。有研究显示,HIV的传播有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的聚集性[6],这将给艾滋病的防治带来巨大的挑战。通过分析比较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情况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分布,能够了解艾滋病疫情在时空维度的流行特征和动态趋势,为预防控制提供科学依据。本研究整理并汇总了2005—2015年上海市各区县报告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数据,应用时空分析方法对上海市常住人口与外来人口流行趋势及分布特征进行描述,探讨其分布差异的来源。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来源  在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数据信息系统中,按发病日期收集2005—2015年上海市各区县报告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数据。数据中对于HIV感染与艾滋病发病进行了区分,即感染例数中不包括艾滋病发病例数。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数及外来人口数来自2006—2016年各年的《上海统计年鉴》,其中常住人口指全年经常在家或在家居住6个月及以上,而且经济和生活与本户连成一体的人口;外来人口为上海市外迁入且居住时间在6个月以下的人口。

二、研究方法  

1.资料处理:  上海市行政区县规划中,2010年将南汇区与浦东区合并为浦东新区,2011年将黄浦区与卢湾区合并为新黄浦区,本研究中浦东新区数据为南汇区与浦东区的总和,黄浦区数据为卢湾区与黄浦区的总和。常住人口感染率或发病率=常住人口感染例数或发病例数/当年常住人口数;外来人口感染率或发病率=外来人口感染例数或发病例数/当年外来人口数。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中外来人口占全部人口比例的变化趋势,采用趋势χ2检验,所有统计分析在SPSS 22.0中完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  局部空间自相关性使用Moran's I指数或者Getis-Ord指数(G)评价[7,8,9],本研究通过计算G值量度每一个空间单元位置上的观测值与周围相邻观测值之间的局部聚集性,同时构造检验统计量Z值对G值进行假设检验。一般情况下,若Z>1.96,表示某局部地区及其周围地区属于高值聚集,即"热点"区域;若Z<-1.96,表示该局部地区与其周围区域属于低值聚集,即"冷点"区域。本研究主要关注新发现HIV感染者的高值聚集地区,故仅对研究对象分布的热点区域进行展示。通过ArcGIS 10.2软件对常住人口及外来人口HIV感染率进行热点分析。

3.时空聚类分析:  通过SaTScan 9.1软件分析HIV感染的时空聚集特征,分布模型为Poisson模型,空间维度的最大扫描半径为总人口的20%,时间跨度为1年,蒙特卡洛模拟次数为999次。软件扫描分析原理为建立一个移动圆柱体,其底部圆形窗口的半径变化范围为0至总人口的50%,而高度对应研究区域的时间,随着扫描窗口的移动,对于每一个扫描窗口,根据实际发病数和人口数以Poisson分布原理计算出期望发病数,从而构建似然函数,计算对数似然比(log likelihood ratio,LLR)。似然比越大,则表明该窗口内区域越有可能为聚集区。根据LLR值的高低可把相应区域分为高值聚集区及低值聚集区,其中高值聚集区也叫一级聚集区,低值聚集区也叫次级聚集区,次级聚集区可继续分为一至三类,其聚集程度不断减弱。最后计算该地区的相对危险度(relative risk,RR),并检验该指标是否有统计学意义。此处RR值的含义为某聚集区HIV感染的风险(感染率)是其他相同人口半径、相同时间间隔的扫描窗口的倍数。将常住人口HIV感染情况与外来人口HIV感染情况进行分别扫描分析,并对结果进行比较。

结果  

一、HIV和艾滋病疫情基本情况  2005—2015年,上海市累计报告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为13 498例;报告的HIV感染例数由2005年的450例增加至2015年的2 236例,感染率由0.025/10万增加至0.093/10万;报告的艾滋病发病例数由2005年的32例增加至2015年的683例,发病率由0.002/10万增加至0.028/10万。2005—2015年,上海市HIV感染者中外来人口所占比例有降低趋势(趋势χ2=7.86,P=0.005),并在2014年达到最低值,为60.65%(1 179例),而艾滋病患者中外来人口所占比例有上升趋势(趋势χ2=4.36,P=0.037),并在2013年达到最高值,为58.01%(362例)。见表1

表12005—2015年上海市HIV感染者与艾滋病患者中外来人口构成情况

二、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1.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  随时间推移,上海市外来人口的HIV感染率热点位置变化不大,最初出现在虹口区(Z=2.96,P=0.003),2006年以后基本稳定在长宁区(各年Z值均>1.96,P<0.05)。常住人口的HIV感染率热点2005—2007年在金山区(各年Z值>2.58,P<0.01),2008年后移动至中心城区并基本趋于固定(各年Z值均>1.96,P<0.05)。见图1

图1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与外来人口HIV感染热点分析

2.单纯时间扫描分析:  常住人口HIV感染高发时段为2011—2015年,外来人口为2014—2015年,见表2

表2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HIV感染情况的单纯时间扫描分析结果

3.单纯空间扫描分析:  上海市HIV感染高值聚集区包含7个区,即黄浦、徐汇、长宁、静安、普陀、虹口和杨浦区,报告感染例数为5 658例,期望感染例数为1 639.92例,RR=7.51,LLR=4 350.46,P<0.001;艾滋病发病高值聚集区与HIV感染高值聚集区相同,报告发病例数为2 459例,期望发病例数为1 276.34例,RR=3.34,LLR=726.04,P<0.001。2014—2015年为上海市HIV感染高发时间段,报告感染例数为2 595例,期望感染例数为2 105.03例,RR=1.33,LLR=70.69,P<0.001。

4.时空扫描分析:  常住人口高值聚集区位于黄浦、徐汇、长宁和静安区,与外来人口高值聚集区(徐汇、长宁和静安区)基本重合,聚集时间段均为2011—2015年;但低值聚集区有很大区别。相比较常住人口,外来人口在时间聚集上有明显的延后且聚集位置有所不同,见表3

表32005—2015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HIV感染情况的时空扫描分析结果

讨论  本研究采用的时空扫描分析方法突破了传统流行病学研究中对疾病描述时间和空间分离的局限[10],能够更好的描述并预测疾病的发展趋势。本研究结果显示,上海市HIV感染率与感染例数呈现上升的趋势,一方面与人口流动的数量和范围增加,HIV和艾滋病疫情蔓延扩散风险增加有关,另一方面与艾滋病防治工作不断重视和规范化,监测范围的扩大,检测可及性增加等因素有关[11]。同时,HIV报告感染情况分布不均且主要的高值聚集区集中在中心城区,其原因可能为:中心城区经济发达、资源集中,是外来人口主要流入区域并且人口密度大,接触密切。同时中心城区的医疗资源相对丰富,发现率与报告率高,按照属地报告管理原则,则归于相应的城区。
        既往的研究表明,外来人口既是HIV感染的高危人群[12],也是桥梁人群[13]。外来人口归属感低,流动频繁,HIV相关知识相对欠缺及卫生服务利用意识不强等[14]特点也决定了外来人口群体中的HIV感染的控制会遇到许多阻力。既往对上海市HIV感染的研究常局限于某个行政区[15,16],或仅对外来人口进行研究和分析[15,17],未将外来人口及常住人口HIV感染率进行分别描述与比较。本研究结果显示,常住人口HIV感染率热点有向外来人口热点移动的趋势,并且两者最终均稳定在中心城区,说明外来人口对常住人口的HIV感染可能有影响且有集中趋势。感染率低值聚集区两种人群区别较大,外来人口的HIV感染率低值聚集较常住人口更为延后,分析其原因与外来人口的医疗保障制度不健全,从而延误治疗与诊断导致控制感染率效果更为延后相关。
        对2005—2015年间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中外来人口进行统计后,可以发现艾滋病患者中外来人口比例不断增高,而HIV感染者中比例不断下降。原因可能因外来人口数和流动范围逐年扩大,与常住人口的社交等密切接触也不断增加[18,19],使得HIV在两类人群间传播的可能性也相应增加,在数据上体现为感染者中常住人口比例逐年有上升的趋势。而艾滋病的发病更受多因素的影响,如检测的及时性、抗病毒治疗的可及性、对疾病认知等[20],都可导致发现晚,延误治疗;同时现有报告HIV感染者为当年新诊断报告的HIV感染者,而艾滋病患者则包含当年发病及既往的订正报告的病例,因此最终体现外来人口在发病人群中的比例有所上升。
        本研究仍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由于本研究的HIV感染和艾滋病发病数据来自疾病监测报病系统,而不同地区的监测力度、发现率与报告率均会存在差异,因而得出的冷热点与时空聚集区域与实际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分布可能也存在着一定的偏差。对于得出的高值聚集区应予以重视并加强管理的同时,对于时空低类聚集区也应结合区县情况判断其低值是否是由于该区域HIV和艾滋病监测体系不够完善而造成的漏报,从而进一步分区域完善防控工作。

参考文献
[1]高建华.当前流动人口艾滋病流行特征和防控建议[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08,9(5):447-448. DOI: 10.3969/j.issn.1009-6639.2008.05.051.
[2]ThomasJ. HIV/AIDS in China: migrant population, drug injection responsible for increased transmission[J]. AIDSlink, 1998,(49):12-14.
[3]施美菊,梁慕明. 2000—2005年上海市宝山区性病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07,8(4):447-449. DOI: 10.3969/j.issn.1009-6639.2007.04.032.
[4]鲍燕,顾凯侃,朱小珍,等.上海市静安区2008—2012年HIV/AIDS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4,28(2):74-76. DOI: 10.3969/j.issn.1001-568X.2014.02.0029.
[5]唐海丰,刘勤勤,熊鹿言,等.上海市普陀区2006~2010年艾滋病检测结果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21):5524-5526.
[6]ZhangX, TangW, LiY, et al. The HIV/AIDS epidemic among young people in China between 2005 and 2012: results of a spatial temporal analysis[J]. HIV Med, 2017,18(3):141-150. DOI: 10.1111/hiv.12408.
[7]李亚超,张强,杨书,等.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空间自相关分析在重庆市艾滋病疫情中的应用[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9):1537-1539,1542.
[8]郝尹虓,秦倩倩,吴国辉,等. 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及行为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51(5):432-437.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12.
[9]宋全伟,苏琪茹,马超,等. 2005—2014年中国麻疹空间自相关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7):615-61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7.010.
[10]陈栏心,朱秋映,王学燕,等.广西2005—2012年艾滋病时空聚集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2015,31(12):1521-1525. DOI: 10.11847/zgggws2015-31-12-01.
[11]王浩,张娜,薛付忠,等.山东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空间流行特征[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15(2):81-86. DOI: 10.6040/j.issn.1671-7554.0.2014.748.
[12]李宝英.流动人口艾滋病流行及其危险因素[J].职业与健康,2012,28(6):745-747.
[13]汤后林,吕繁.桥梁人群在艾滋病病毒传播中的作用[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7,28(2):192-194. DOI: 10.3760/j.issn:0254-6450.2007.02.022.
[14]徐鹏,王文杰,陈曦,等.我国部分地区流动人口艾滋病预防控制状况分析[J].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09,2(2):48-52. DOI: 10.3969/j.issn.1674-2982.2009.02.011.
[15]邓海巨,舒明,沈渊,等.上海市普陀区外来流动人口传染病流行病学分析[J].上海预防医学,2004,16(8):375-377. DOI: 10.3969/j.issn.1004-9231.2004.08.005.
[16]姜春花,朱建明,干红卫,等. 2010年上海市金山区流动人口艾滋病监测报告[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2,18(5):323-324,338.
[17]侯云,黄惠敏,成俊.上海市杨浦区非沪籍HIV/AIDS病例的发现及临床就诊特征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4,(12):907-909.
[18]WuJQ, WangKW, ZhaoR, et al. Male rural-to-urban migrants and risky sexual behavior: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 Shanghai, China[J].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4, 11(3):2846-2864. DOI: 10.3390/ijerph110302846.
[19]HongY, StantonB, LiX, et al. Rural-to-urban migrants and the HIV epidemic in China[J]. AIDS Behav, 2006,10(4):421-430. DOI: 10.1007/s10461-005-9039-5.
[20]王文杰.流动人口艾滋病预防控制工作的现状、问题及趋势[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9,30(4):407-409.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09.04.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