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及相关因素    PDF     文章点击量:16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王毅 周万明 樊静 赵西和 王晓丽 杜婵娟 刘江 杨干金 李伟 贾秀伟 谭琴 帖映伟 任延飞 廖平
WangYi,ZhouWanming,FanJing,ZhaoXihe,WangXiaoli,DuChanjuan,LiuJiang,YangGanjin,LiWei,JiaXiuwei,TanQin,TieYingwei,RenYanfei,LiaoPing
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及相关因素
Analysis on use of rush poppers and its related factor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ity and county level of Mianyang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19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29
上一篇:2016年武汉市新报告男男性行为HIV感染者rush poppers使用情况及相关因素
下一篇: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外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
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及相关因素
王毅 周万明 樊静 赵西和 王晓丽 杜婵娟 刘江 杨干金 李伟 贾秀伟 谭琴 帖映伟 任延飞 廖平     
王毅 621000 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所
周万明 621000 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所
樊静 绵阳"同志"关爱小组
赵西和 621000 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所
王晓丽 绵阳市涪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杜婵娟 绵阳市游仙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刘江 江油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杨干金 三台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李伟 绵阳市安州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贾秀伟 北川羌族自治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谭琴 绵阳市高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帖映伟 梓潼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任延飞 盐亭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廖平 平武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防治科
摘要:
关键词 :同性恋,男性;横断面研究;HIV;梅毒螺旋体;rush poppers
Analysis on use of rush poppers and its related factor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ity and county level of Mianyang
WangYi,ZhouWanming,FanJing,ZhaoXihe,WangXiaoli,DuChanjuan,LiuJiang,YangGanjin,LiWei,JiaXiuwei,TanQin,TieYingwei,RenYanfei,LiaoPing     
Institute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ianya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ianyang 62100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Wang Yi,Email:wyy69678@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Homosexuality, male;Cross-sectional study;HIV;Treponema pallidum;rush poppers
全文

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MSM)游离于主流文化边缘,随着社会开放发展,人们对其宽容性增加,该人群活跃性不断增强。由于多种因素,MSM安全套使用率低,多性伴普遍,成为HIV感染高危人群[1,2,3]。四川省绵阳市是中国科技城,外来人员多,MSM活跃性强,HIV感染率处于相对高水平[1],防治工作面临挑战。
        娱乐性药物主要以rush poppers(以下简称rush)为主,rush由多种亚硝酸盐类挥发性气体组成,可增加阴茎勃起持久和肛门括约肌松弛,产生性高潮加强效应,在MSM中快速流行起来[4,5]。有研究表明,长期使用rush不仅会引起高铁血红蛋白血症和溶血性贫血等多种损害[6],同时与MSM高危行为相关,是HIV感染独立危险因素[7,8]。近年国内有关MSM使用rush的有限研究主要集中在省会城市,县级城市尚未查见相关报道。为此,本研究于2017年1—10月在绵阳市开展了各县(市、区)MSM使用rush现状调查,分析rush使用与HIV/梅毒感染的关系及相关因素,为防治措施的制定提供科学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2017年1—10月在绵阳市,采用滚雪球抽样法抽样。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为来自绵阳市辖区各县(市、区)、年龄≥15岁、过去1年内发生过同性口交或肛交的男性、愿意参加问卷调查和血清学检测;排除标准为有智力、精神或表达方面障碍,不能理解或回答有关调查内容者。共回收问卷1 242份,回答rush使用情况1 230份,有效率99.00%。本研究通过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的审核,研究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内容与方法:  (1)问卷调查:调查方式以研究对象自行填写与调查员询问填写相结合,主要内容包括人口学特征、艾滋病知识、预防服务、rush使用和原因、"0号胶囊"使用及性行为等内容。户籍在绵阳市辖区内为本市,其余为外市;正确回答艾滋病知识6题及以上为知晓[9];"0号胶囊"属色胺类致幻剂,属国家一级精神药品,可通过鼻吸、直肠黏膜吸收,具迷幻和催情作用[5];近1次肛交使用、近6个月肛交每次使用安全套为有保护性;近6个月肛交数≥2名为多性伴。(2)实验室检测:现场采集静脉血5 ml,进行HIV抗体、梅毒螺旋体(treponema pallidum,TP)检测。血样采集、HIV抗体筛查、TP检测由各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担,HIV抗体筛查阳性由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确证。HIV抗体筛查用ELISA,确证用Western blot。TP筛查用ELISA,阳性者采用梅毒甲苯胺红不加热血清试验(toluidinc red unheated serum test, TRUST)复查,ELISA阳性判定为TP累计感染,ELISA+TRUST阳性判定为TP现症感染。ELISA、TRUST试剂盒购自珠海丽珠试剂股份有限公司,Western blot试剂盒购自新加坡MP生物医学亚太私人有限公司。

3.统计学分析;  用Epidata 3.1双录入数据并进行逻辑查错,用SPSS 19.0进行统计分析。年龄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P50P25~P75)表示;人口学特征、艾滋病知识知晓、性行为、HIV感染、TP累计、TP现症感染采用率或构成比表示,rush不同使用情况的比较采用χ2检验;rush使用的相关因素分析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为具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1 230名研究对象年龄P50P25~P75)为25.0(21.0~31.0)岁,高中及以下611名(49.67%),大专及以上619名(50.33%);学生/无业/退休/其他职业568名(46.18%),商业服务/工人/农民/干部职员662名(53.82%);未婚1 004名(81.63%),在婚及其他226名(18.37%);本市户籍1 092名(88.78%),外市138名(11.22%);同性恋1 066名(86.67%),双性恋及其他164名(13.33%);近6个月肛交有保护性803名(71.31%)。

2.rush使用情况及原因:  rush使用率为7.64%(94/1 230),区级使用率[13.68%(78/570)]高于县级城市[2.42%(16/660)](χ2=54.94,P<0.001)。好奇、寻求刺激、减少肛交疼痛、延长性行为时间等原因分别占46.81%(44/94)、29.79%(28/94)、18.09%(17/94)、5.32%(5/94)。使用rush者11.70%(11/94)使用过"0号胶囊"。

3.不同rush使用情况MSM HIV和TP感染情况:  HIV检测1 230名,HIV感染率为4.07%(50/1 230);TP检测1 099名(个别地区无条件未检测),累计感染率为6.82%(75/1 099)、现症感染率为3.09%(34/1 099)。使用rush组HIV感染率、TP累计感染率、TP现症感染率均高于未使用组(P值均<0.05)。具体见表1

表1绵阳市不同rush使用情况男男性行为人群HIV和梅毒感染情况比较

4.不同特征MSM rush使用情况比较:  大专及以上文化,商业服务/工人/农民/干部职员,外市户籍,近1年主要外地寻找性伴、诊断过性病,近6个月商业性行为,近1次肛交无保护性,近6个月肛交无保护性、多性伴者rush使用率较高(P值均<0.05);年龄>35岁,知晓艾滋病知识者rush使用率较低(P值均<0.05),具体见表2

表2绵阳市不同特征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使用情况比较[n(%)]

5.rush使用的多因素logistic分析:  年龄大、文化程度、艾滋病知晓、近1年主要寻找性伴地方、近1年诊断过性疾病、近6个月商业性行为、近6个月多性伴、近6个月无保护肛交、HIV感染均与rush使用相关(P值均<0.05),具体见表3

表3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使用rush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三、讨论  本次研究发现绵阳市MSM rush使用率为7.60%,低于长沙市(29.80%)和南京市(23.70%)使用率[8,10]。本次调查覆盖该市所有区、县级城市,区级使用率高于县级,应引起重视。好奇、寻求刺激是rush使用主要原因,与新型毒品相同[4]。MSM活跃人群较为年轻、猎奇心强、互联网活动频繁[11],同时面临社会、家庭等诸多压力,心理健康状况差[12],更可能通过rush使用来寻求刺激和释放压力。Rush使用者曾使用"0号胶囊"的比例为11.7%,应关注"催情"药物合并使用带来的危害叠加风险。
        有研究发现,年轻人、文化程度较高的MSM更易使用rush[10,13],与本研究结论基本一致。MSM主要通过互联网获得rush[5],且这部分MSM年轻、性欲望强、好奇心重,更乐于尝试新事物,且网络操作熟练,更易于通过网络获得和使用rush。知识是行为改变的基础[14],本研究发现知晓艾滋病知识较不知晓者使用rush可能性小,可能是因为其有一定风险意识,对rush的危害有所认知,一定程度制约了使用。近1年主要从外地寻找性伴更易于使用rush。在歧视性环境下,生理需求是MSM最主要需求之一,性的满足成为生活重要内容[15]。跨越时空距离的流动性行为可能承载了更多主观期望,也更可能通过助性药物以追求性快感。MSM高危性行为多发,与娱乐性药物共同作用,增加HIV感染和跨区域传播,是防治的重要环节。
        本研究结果显示,近6个月商业性行为者使用rush可能性高。商业性行为以金钱为支撑,购买者更易于使用娱乐性药物以实现价值和性满足最大化。使用rush者HIV、TP感染率高,多性伴、无保护肛交者更可能使用rush,与相关研究一致[10,13]。MSM无保护肛交是rush使用与HIV感染的中介效应[11],在药物刺激下,使用者性活跃性增强,性频率增加[8,10],在增加性伴数量的同时,极大降低安全意识、自我行为控制力和安全套使用,增大HIV感染风险。
        本研究具有一定局限性,由于研究涉及敏感内容,其结果来自研究对象的自我报告,尚不能完全排除回忆偏倚和人为隐瞒rush使用可能带来的信息偏倚,外推要考虑其实际情况。

参考文献
[1]王毅,李六林,樊静,等.男男性行为者HIV检测场所偏妤及影响原因[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8,24(2):164-169.
[2]蔡于茂,宋亚娟,刘惠,等.深圳市男男性行为者HIV风险感知的影响因素[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8,24(1):62-65.
[3]郭燕,周宁. 2016年天津市男男性接触人群行为特征与性病感染率调查[J].国际病毒学杂志,2018,25(1):24-29. DOI: 10.3760/cma.j.issn.1673-4092.2018.01.006.
[4]赵留记,王玥.我国新型毒品滥用流行原因与对策研究评述[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7,16(5):390-394. DOI: 10.3969/j.issn.1007-9718.2007.05.017.
[5]段青,康殿民. MSM人群新型毒品滥用研究进展[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7,23(4):244-248. DOI: 10.15900/j.cnki.zylf1995.2017.04.022.
[6]RomanelliF, SmithKM, ThorntonAC, et al. Poppers: epidemiology and clinical management of inhaled nitrite abuse[J]. Pharmacotherapy, 2004,24(1):69-78.
[7]ManserghG, PurcellDW, StallR, et al. CDC consultation on methamphetamine use and sexual risk behavior for HIV/STD infection:summary and suggestions[J].Public Health Rep,2006, 121(2):127-132.DOI: 10.1177/00333549061210020.
[8]雷云霄,王红红,肖雪玲,等.长沙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与HIV感染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2):148-15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2.009.
[9]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全国艾滋病哨点监测实方案操作手册[S].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7.
[10]徐园园,朱正平,李昕,等.南京市MSM无保护肛交在Rush poppers使用与HIV/梅毒感染之间的中介效应[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7,23(8):726-729+751.
[11]王毅,李六林,樊静,等.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性行为特征及多性伴影响因素分析[J].华南预防医学,2017,43(1):1-6.
[12]彭小雪,李林涛,齐杰,等.深圳市男男性行为者焦虑和抑郁状况及其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7,23(7):630-633. DOI: 10.13419/j.cnki.aids.2017.07.14.
[13]朱正平,张敏,徐园园,等.南京市男男性行为人群使用新型毒品亚硝酸酯类吸入剂rush poppers情况调查[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7, 38(2):189-19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7.02.011.
[14]王培玉.健康管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12:49-58.
[15]王毅,李六林,樊静,等.绵阳市男男性行为者需求层次及关联因素分析[J].华南预防医学,2018,44(3):21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