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外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    PDF     文章点击量:152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王珏 马艳玲 张琬悦 马婧 李志晴 章任重 王玲 潘颂峰 朱志斌 杨溪 李洲林 林兰珠 李佑芳
WangJue,MaYanling,ZhangWanyue,MaJing,LiZhiqing,ZhangRenzhong,WangLing,PanSongfeng,ZhuZhibin,YangXi,LiZhoulin,LinLanzhu,LiYoufang
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外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
Investigation of risk behaviors on AIDS between foreign female sex workers in Yunnan border, 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20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2-23
上一篇:绵阳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及相关因素
下一篇: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中低档暗娼队列保持及行为变化分析
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外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
王珏 马艳玲 张琬悦 马婧 李志晴 章任重 王玲 潘颂峰 朱志斌 杨溪 李洲林 林兰珠 李佑芳     
王珏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马艳玲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张琬悦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马婧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李志晴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章任重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王玲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潘颂峰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朱志斌 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杨溪 云南省红河州河口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李洲林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林兰珠 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
李佑芳 650022 昆明,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所
摘要:
关键词 :HIV;横断面研究;暗娼
Investigation of risk behaviors on AIDS between foreign female sex workers in Yunnan border, 2015
WangJue,MaYanling,ZhangWanyue,MaJing,LiZhiqing,ZhangRenzhong,WangLing,PanSongfeng,ZhuZhibin,YangXi,LiZhoulin,LinLanzhu,LiYoufang     
STD/AI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stitute Yunnan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Kunming 65002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Li Youfang, Email: 371058048@qq.com
Abstract:
Key words :HIV;Cross-sectional studies;Illicit prostitution
全文

云南省边境城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红河州)河口县和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德宏州)瑞丽市集聚了大量的越南籍和缅甸籍暗娼,除中国性伴外,还存在多国性伴,包括西方国家、泰国、老挝等[1,2],越南籍、缅甸籍暗娼HIV感染率分别高达7.5%、8%[3]。越南籍暗娼多有雇主,雇主间普遍存在相互转租[4],存在艾滋病由边境向双边内地城市扩散的风险。为遏制艾滋病在边境蔓延和扩散,对在河口县和瑞丽市的外籍暗娼进行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分析,为开展云南省外籍暗娼行为干预模式和有效性研究提供基础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5年3—6月,通过专题调查,采用场所普查的方式,在云南省河口县和瑞丽市选取在固定场所和以流动站桩形式从事商业性服务的所有越南籍与缅甸籍暗娼作为调查对象,共380名。本研究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号:KX171228491),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2.方法:  (1)问卷调查:经过培训后使用国家暗娼哨点监测问卷对调查对象进行一对一的调查和检测前咨询。调查内容包括人口学特征、艾滋病相关知识知晓情况、性行为、性病史、吸毒史等内容。(2)实验室检测:抽取调查对象静脉血5~10 ml,进行HIV抗体和梅毒螺旋体检测。HIV抗体检测:首先,使用HIV1+2型抗体诊断试剂盒(胶体硒法;美国Alere Determine公司)和HIV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韩国SD公司)进行初筛检测;再对初筛阳性样本采用HIV BLOT 2.2 Western-blot试剂盒(新加坡MP生物医学亚太私人有限公司)进行确诊。梅毒螺旋体检测:先采用非梅毒螺旋体抗体血清试验诊断试剂盒(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初筛;再对初筛阳性样本采用梅毒螺旋抗体诊断试剂进行确诊。

3.质量控制:  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项目的定期督导,督导的内容包括工作计划的制定和执行情况,以及执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项目现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现场协调与技术指导及每两个月一次的现场督导和工作例会,通过例会不断总结现场经验,调整工作方法,以保证调查质量。

4.统计学分析:  应用Epidata 3.1软件对数据进行双录入,使用SPSS 23.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调查对象年龄符合正态分布,采用±s表示。采用χ2检验比较越南和缅甸藉暗娼人口学特征、性行为及HIV抗体、梅毒螺旋体检测情况以及艾滋病危险行为构成比。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越南籍暗娼为265名,缅甸籍为115名;越南籍暗娼年龄为(24.3±5.9)岁,缅甸籍为(23.2±5.3)岁。越南籍暗娼未婚比例为43.77%,低于缅甸籍暗娼(72.2%)(P<0.001);缅甸籍暗娼的文化程度为文盲或小学者占44.4%,高于越南籍暗娼(27.1%)(P<0.001);越南籍暗娼在本地工作时间以<6个月为主,占61.5%,缅甸籍为42.6%(P=0.002)。详见表1

表1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越南与缅甸籍暗娼基本情况比较

2.艾滋病危险行为情况:  越南和缅甸籍暗娼艾滋病知识知晓率分别为89.1%(236名)和100%。越南籍暗娼首次商业性行为年龄<20岁者的比例低于缅甸籍(P<0.001);平均每周商业性行为人数超过10名的越南籍暗娼比例高于缅甸籍暗娼(P<0.001);越南籍暗娼最近1年做过HIV检测的比例低于缅甸籍(P<0.001)。越南籍暗娼中,HIV抗体检测阳性者为5例,阳性率为1.9%,缅甸籍暗娼未发现阳性;越南和缅甸籍暗娼均无梅毒螺旋体阳性者。详见表2

表2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越南籍与缅甸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比较

三、讨论  越南和缅甸籍暗娼都存在未成年即从事性服务情况,年龄最小者仅14~15岁,接受教育的时间有限[5],其有吸毒、感染艾滋病性病的极大风险[6]。此次调查也显示从事性服务年龄越小,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越大。缅甸籍暗娼虽然低年龄比例高于越南籍,但其安全套使用情况较好,且未发现HIV感染者。越南籍暗娼在本地居住<6个月者比例较低,流动性大于缅甸籍暗娼。因此应提高干预的频率,加强对新来且年纪较小的越南籍暗娼的高危行为干预。
        河口县和瑞丽市已经持续多年开展了外籍暗娼高危行为干预工作,暗娼的防艾知识知晓率较高[7],最近1次商业性行为安全套使用率、最近1个月商业性行为坚持每次使用安全套率均较高。越南籍暗娼每周商业性行为人数多于缅甸籍,越南籍暗娼自述最近1年内曾患性病的比例高于缅甸籍。在缅甸国内,HIV检测服务很少[8],暗娼接受HIV检测的比例仅为28%~73%[9],但瑞丽市缅甸籍暗娼最近1年接受过HIV检测的比例远高于越南籍,可能与其居住在中国境内接受干预服务的机会多有关。越南籍暗娼流动性大[10],商业性行为人数多,少数仍有不能坚持使用安全套情况,原因可能为嫖客不愿意使用[11]。此次检测出5例HIV抗体阳性暗娼,如不加强管理,即有跨越国境传播HIV[12]的极大风险。越南籍暗娼来到河口县的时间很短,即感染HIV,提示同时也应加强对嫖客的干预,阻断嫖客传给暗娼,暗娼又传给嫖客的恶性循环。
        本研究结果发现,越南籍与缅甸籍暗娼无太多的谋生技能,直接受场所老板管理。因此与边境场所老板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对所有新入境的越南籍、缅甸籍暗娼提供及时、便利、可及的HIV和性病检测服务[13],增加干预频率,营造良好的支持性环境,能促使暗娼采取更安全的性行为[14]。同时与越南、缅甸政府卫生部门建立权利和责任明确的双边合作机制,有效监测、干预跨境流动暗娼,降低危害,形成以政府为主导,社区组织为依托,专业机构技术支持及国际合作为一体的外籍暗娼干预模式[15],守好国门关口,减少HIV等性传播疾病在中越、中缅边境地区的传播与蔓延。

参考文献
[1]朵林,杨佳,薛皓铭,等.越南跨境及中国边境暗娼多国性伴及高危性行为对比分析研究[J].中国预防医学杂志,2012,13(2):100-102.
[2]刘济,朵林,李双花,等.边境双侧缅籍暗娼多国性伴及HIV相关高危性行为调查[J].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2013,24(5):26-28.
[3]薛皓铭,朵林,朱志斌,等.越南跨境流动暗娼HIV感染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卫生软科学,2011,25(2):107-108. DOI: 10.3969/j.issn.1003-2800.2011.02.013.
[4]朱靖,罗志,胡丹,等.跨境越南暗娼出租与非出租期间高危性行为及影响因素对比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10):1742-1744,1747.
[5]薛皓铭,朱志斌,张苗云,等.跨境越南和缅甸籍暗娼HIV相关高危性行为对比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5):865-867.
[6]GoldenbergSM, RangelG, VeraA, et al. Exploring the impact of underage sex work among female sex workers in two Mexico-US border cities[J]. AIDS Behav, 2012,16(4):969-981. DOI: 10.1007/s10461-011-0063-3.
[7]农丽萍,何波,李冰,等.不同国籍暗娼艾滋病知识及性感染疾病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2011,27(8):1034-1036.
[8]MusumariPM, ChamchanC. Correlates of HIV testing experience among migrant workers from myanmar residing in Thailand: A secondary data analysis[J]. PLoS One, 2016,11(5):e0154669. DOI: 10.1371/journal.pone.0154669.
[9]AungT, PawE, AyeNM, et al. Coverage of HIV prevention services for female sex workers in seven cities of Myanmar[J]. AIDS Behav, 2014,18Suppl 1:S37-41. DOI: 10.1007/s10461-013-0523-z.
[10]王玲,章任重,郭卉,等.河口越南籍女性性工作者HIV感染现状调查分析[J].皮肤病与性病,2013,35(4):230,196. DOI: 10.3969/j.issn.1002-1310.2013.04.022.
[11]项丽芬,唐仁海,许娟,等.云南省德宏州外籍暗娼艾滋病感染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3,19(1):17-21.
[12]WangJ, DingG, ZhuZ, et al. Analysis of HIV correlated factors in Chinese and Vietnamese female sex workers in Hekou, Yunnan Province, a Chinese border region[J]. PLoS One, 2015,10(6):e0129430. DOI: 10.1371/journal.pone.0129430.
[13]林素贞,董恒进,孙江平.扩大检测与艾滋病防治常态化[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1):929-93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01.
[14]PhrasisombathK, FaxelidE, SychareunV, et al. Risks, benefits and survival strategies-views from female sex workers in Savannakhet, Laos[J]. BMC Public Health, 2012,12:1004. DOI: 10.1186/1471-2458-12-1004.
[15]叶润华,杨彦玲,文华,等.瑞丽市依托社区组织开展缅甸籍暗娼行为干预的实践与探索[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5,21(5):436-438.DOI:10.13419/j.cnki.aids.2015.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