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中低档暗娼队列保持及行为变化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3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周楚 董薇 陆大均 钟福军 江天放 成慧 吴尊友 柔克明
ZhouChu,DongWei,LuDajun,ZhongFujun,JiangTianfang,ChengHui,WuZunyou,RouKeming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中低档暗娼队列保持及行为变化分析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to explore retention rate and behavior change among medium-to-low-tier female sex workers in Yuanzhou district, Yichun city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21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8-08-28
上一篇:2015年云南省边境地区外籍暗娼艾滋病危险行为调查
下一篇:2016年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新报告HIV感染者原发性耐药研究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中低档暗娼队列保持及行为变化分析
周楚 董薇 陆大均 钟福军 江天放 成慧 吴尊友 柔克明     
周楚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董薇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陆大均 江西省宜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科
钟福军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科
江天放 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科
成慧 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治科
吴尊友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柔克明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关键词 :HIV;队列研究;暗娼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to explore retention rate and behavior change among medium-to-low-tier female sex workers in Yuanzhou district, Yichun city
ZhouChu,DongWei,LuDajun,ZhongFujun,JiangTianfang,ChengHui,WuZunyou,RouKeming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s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220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Rou Keming, Email: kemingrou@chinaaids.cn
Abstract:
Key words :HIV;Cohort studies;Illicit prostitution
全文

一般将暗娼活动的场所分为高、中、低三个层次。高中档暗娼一般以相对大型的娱乐场所为依托(夜总会、会所等),低档暗娼主要聚集在小型的组织或场所(小发廊、小按摩店等),有些低档暗娼的工作场所则更为隐密而不容易被识别,如乡镇赶集型或城市内简陋的个人出租屋等[1,2,3,4,5,6,7,8,9,10]。不同层次暗娼的安全套使用率及HIV、性传播疾病(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STD)感染率存在差别,中低档暗娼的危险性行为发生比例较高,HIV/STD感染率也较高[1,2,3,4,5,6,7,8,9,10],已经成为我国HIV经异性性传播途径中需主要关注的人群。
        将暗娼维持在一个稳定的开放性前瞻队列中,是获得她们HIV新发感染率、评估她们行为改变的重要方法。中低档暗娼工作场所隐蔽、害怕暴露隐私,导致很难获取她们的真实身份信息,维持该人群队列的难度较大。因此,本研究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开展中低档暗娼的队列研究,观察她们的队列保持及行为变化情况,为我国今后在中低档暗娼开展队列研究提供一些建议和方法。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于2016年5—7月在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建立开放性前瞻队列,队列纳入条件为:(1)工作场所为小歌舞厅、小卡拉OK厅、简陋的出租屋、小旅馆、小发廊、小按摩房;(2)每次性交易价格较低,通常低于80元;(3)同意接受调查和血清学检测。经当地外展人员的摸底调查,共纳入100名研究对象,于2017年5—7月进行随访调查,对于随访调查中失访的人数部分,按基线调查纳入条件补充纳入新的研究对象。本研究经过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查(KX180929526),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2.调查内容与方法:  (1)问卷调查:主要包括社会人口学基本特征和行为特征(获客方式、安全套使用、艾滋病知晓、HIV检测)。正确回答艾滋病知识6题及以上为艾滋病知晓[11]。(2)实验室检测:采集静脉血6 ml左右。HIV初筛采用ELISA法(HIV抗体酶联和化学发光诊断试剂,购自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初筛阴性者判定为阴性,阳性者复检采用Western blot确认(Western blot试剂,购自新加坡MP生物医学亚太私人有限公司),Western blot为阳性则确认为HIV阳性;梅毒检测采用非特异性血浆快速反应(rapid plasma reagin,RPR)法(快速血浆反应素环状卡片试验试剂,购自上海科华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阴性结果判定为阴性,阳性结果复检采用TPPA法(梅毒螺旋体颗粒凝集试验试剂,购自富士瑞必欧株式会社),两种检测结果均为阳性则判定为梅毒感染。

3.质量控制:  (1)调查培训:现场基线及随访调查的参与人员均经过统一培训,对于问卷的问询方法、问题解释都有统一要求;(2)血样采集与检测:血样采集人员均为护士,血样检测在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进行;(3)过程监督:现场调查严格遵循实施方案开展,国家、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课题组相关人员在调查期间前往现场开展质控和监督工作。

4.统计分析:  数据采用Epidata 3.0进行双录入,使用SPSS 22.0进行统计分析。年龄符合正态分布,以±s表示;采用配对χ2检验比较基线期和随访期的文化程度、在本地工作时间、前一个工作地点、艾滋病知晓、最近1个月与客人安全套使用、最近半年获客的方式、最近1年是否做过HIV检测的构成比差异;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队列保持情况:  基线调查100名研究对象,年龄均数为(36.4±7.8)岁,无HIV抗体阳性,梅毒感染率为15.0%(15/100)。随访研究对象36名,队列保持率为36.0%,其中7名(19.4%)离开基线调查时所在工作场所,流动到其他场所。失访研究对象64名,失访原因为电话失联且前往所在工作场所也无法找到。

2.随访期和基线期的行为特征比较:  与基线期相比,随访期工作地点在本市、仅通过固定场所获客人比例下降(P<0.05);最近一年做过HIV检测、安全套坚持使用比例上升(P<0.05),详见表1

表1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暗娼队列基线期和随访期的行为特征比较[n(%)]

三、讨论  本研究发现袁州区中低档暗娼的队列保持率仅为36.0%。既往研究中,四川省西昌市对低档暗娼随访6个月的保持率为56.3% [12],江苏省扬州市和常州市对中低档暗娼随访3个月的保持率为42.4%[13],四川省攀枝花市中低档暗娼队列保持率为25.6% [14],说明我国暗娼队列研究保持率仍处于较低水平。
        本研究结果显示,保持在队列中的研究对象,安全套坚持使用比例和做过HIV检测的比例均有较大幅度上升。这提示研究者,尽管让暗娼人群保持在队列中困难重重,但是持续地保持在队列中能获得当地的干预服务,有助于提升她们的安全性行为,队列研究仍不可摒弃。
        本研究的局限性主要在于暗娼个体识别方法较为单一,仅通过手机号码识别,可能低估了当地的队列保持率。因此,迫切需要一种既省时省力又准确性高的个体识别方法。目前有研究探索采用电子指纹对暗娼进行识别,云南省德宏州2011—2015年采用指纹识别技术,指纹采集率由66.0%上升到92.0%[15,16],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于2015年5至7月开展指纹采集工作,采集率也达到83.0%[17]。这说明采用指纹识别方法具有一定的可行性。目前越来越多的暗娼选择网络方法获取客人,因此可利用我国手机APP发展的有利条件,将暗娼纳入到一个可接触可干预的虚拟队列,在网络的虚拟空间里持续地接受干预服务。例如,可购置专用手机开设专用微信帐户,建立微信公众号如"某某省女性'艾’健康"[18],让目标人群定期接受公众号推送的艾滋病相关、女性生殖健康相关信息。
        综上所述,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的中低档暗娼的队列保持率仍处于低水平,队列研究仍然是较好的开展暗娼HIV/STD新发感染监测、评价干预效果的重要方法。在以后的研究中,可尝试采用指纹识别技术、手机APP技术以提高队列研究的保持率。

参考文献
[1]张祖样,宋丽军,罗红兵,等. 2013年云南省暗娼艾滋病高危行为调查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12):1057-106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12.008.
[2]潘新莲,柳智豪,江超穗,等.不同场所女性性服务者性病与相关行为干预调查[J].应用预防医学,2010,(1):41-43. DOI: 10.3969/j.issn.1673-758X.2010.01.014.
[3]刘英杰,吴玮,于淼,等.北京市朝阳区暗娼人群乙肝防治知识、态度、行为及感染状况调查[J].国际病毒学杂志,2012,19(5):202-205. DOI:10.3760/cma.j.issn.1673-4092.2012.05.003.
[4]钟坚,林捷,胡韵鸣,等.广西梧州市不同档次娱乐场所暗娼艾滋病/性病感染情况和高危行为调查[J].中国健康教育,2011,27(3):177-180.
[5]王颖馨,康殿民,廖玫珍,等.山东省女性性工作者安全套使用情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5):435-43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05.011.
[6]ChenXS, LiangGJ, WangQQ, et al. HIV prevalence varies between female sex workers from different types of venues in southern China[J]. Sex Transm Dis, 2012,39(11):868-870. DOI: 10.1097/OLQ.0b013e318264c3ba.
[7]LiJ, ChenXS, MerliMG, et al. Systematic differences in risk behaviors and syphilis prevalence across types of female sex workers: a preliminary study in Liuzhou, China[J]. Sex Transm Dis, 2012,39(3):195-200. DOI: 10.1097/OLQ.0b013e31823d2e2a.
[8]ChenXS, WangQQ, YinYP, et al. Prevalence of syphilis infection in different tiers of female sex workers in China: implications for surveillance and interventions[J]. BMC Infect Dis, 2012,12:84. DOI: 10.1186/1471-2334-12-84.
[9]LiY, DetelsR, LinP, et al. Difference risk behaviors and STD prevalence between street-based and establishment-based FSWs i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J]. AIDS Behav, 2012, 16(4):943-951. DOI: 10.1007/s10461-011-0102-0.
[10]LuF, JiaY, SunX, et al. Prevalence of HIV infection and predictors for syphilis infection among female sex workers in Southern China[J]. Southeast Asian J. Southeast Asian J Trop Med Public Health,2009, 40(2):263-272.
[11]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全国艾滋病哨点监测实方案操作手册[M].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7.
[12]田利光,马泽恩,阮玉华,等.吸毒严重地区的暗娼HIV和梅毒新发感染及队列保持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6,27(11):939-942. DOI: 10.3760/j.issn:0254-6450.2006.11.005.
[13]张倩倩,还锡萍,尹跃平,等.江苏省暗娼性病新发感染及失访人群特征分析[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12,47(9):1050-1053. DOI: 10.3969/j.issn.1000-1492.2012.09.010.
[14]唐作红,梁莉,欧灵军,等. 2013—2014年攀枝花市暗娼HIV感染状况随访调查[J].实用预防医学,2016,23(6):720-722. DOI:10.3969/j.issn.1006-3110.2016.06.024.
[15]杨跃诚,陈美玲,唐仁海,等.指纹识别技术在德宏州艾滋病高危人群监测中的应用[J].中国公共卫生管理,2016,(3)309-311. DOI:10.19568/j.cnki.23-1318.2016.03.007.
[16]唐仁海,李菊梅,杨跃诚,等.德宏州暗娼人群HIV监测指纹识别技术应用[J].中国公共卫生,2016,32(12):1645-1647. DOI: 10.11847/zgggws2016-32-12-11.
[17]徐志良,朱刚劲,韦发双,等.广西贵港市暗娼人群指纹采集率及影响因素分析[J].医学动物防制,2017,(11):1159-1161.
[18]王倩.如何提升微信公众号的传播效果[J].视听,2017,(9):109-110. DOI: 10.3969/j.issn.1674-246X.2017.0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