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年12期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实证效度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154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8年12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方婷 黄锟 陶芳标
FangTing,HuangKun,TaoFangbiao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实证效度研究
Empirical validity study of rating scale on job competency for preventive medicine undergraduate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52(12)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12.024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12-15
上一篇:2007—2015年天津市居民脑卒中发病和死亡流行特征
下一篇:中国经性传播艾滋病的流行特征与防控策略进展
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实证效度研究
方婷 黄锟 陶芳标     
方婷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黄锟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陶芳标 230032 合肥,安徽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系/人口健康与优生安徽省重点实验室
摘要:
关键词 :预防医学;教育;专业能力
Empirical validity study of rating scale on job competency for preventive medicine undergraduate
FangTing,HuangKun,TaoFangbiao     
Department of Maternal, Child and Adolescent Health,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nhui Medical University/Anhui Provincial Key Laboratory of Population Health & Aristogenics, Hefei 23003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Huang Kun, Email: wuweihk8028@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Preventive medicine;Education;Professional competence
全文

岗位胜任力是从事某种特定工作所应具备的能力和特征要素的总和,体现了高效完成工作所必备的综合能力[1]。胜任力理论已成为近30年国内外心理学、人力资源管理、教育学等学科研究的热点问题。公共卫生是通过有组织的社区努力,改善环境卫生、控制传染源,提供医疗服务,教育人群培养良好卫生习惯和生活方式,达到预防疾病、延长寿命、促进健康的目的[2]。公共卫生从业人员的岗位胜任力会直接影响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为主的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高效运行需要人员适其位、尽其责,形成上下联动、平行协作的模式,不同岗位的工作性质存在差异,公共卫生机构中的一些专门岗位更需要胜任力强的工作人员担任。同时,行政职务也是岗位胜任力的效度指标之一。因此基于本课题组编制的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工具,本研究以公共卫生系统的核心专业岗位和个人职务为效标,考察该评价量表的实证效度。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在安徽省淮北、江淮和江南三个区域,选取省、市级CDC和卫生监督所,将问卷通过信函和亲自发放的方式分别交与各单位1名具有正高级职称的专家,委托其选取本单位毕业后工作11年及以上、6~10年、1~5年的员工各5名作为调查对象。评定专家对本次研究的分析目标不知情。专家选取调查对象时,均统一由人事部门提供单位职工的花名册,包括入职时间和科室等信息。某一年资组被调查人数多于5人,则要求考虑其多科室分布;如满足条件的某一年资层对象只有或不到5人,则全部抽取。尽量减少人为选取调查对象的集中性和个人恶好。共发放255份问卷,回收有效问卷246份,回收率96.5%。本研究已通过安徽医科大学生物医学伦理委员会伦理审查(批号:2016008),所有调查对象均知情同意。

2.预防医学本科毕业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  以课题组编制的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为调查工具[3],对调查对象的岗位胜任力进行评价。评定量表包括专业素养、职业价值、社会人文和特质效能4个一级维度,下设医学基础、疾病预防、健康促进、卫生应急、职业态度、职业行为、职业理想、管理素质、沟通合作、文化认同、个人特质和个人效能12个二级指标和55项三级指标。依据Likert 5级评分法进行评分,岗位胜任情况分为完全胜任、大部分胜任、基本胜任、有点胜任、完全不胜任,分别记5~1分。量表的Cronbach α系数、分半信度系数和重测信度系数分别为0.979、0.909和0.760。该量表可作为预防医学本科生能力的自评和考核标准,也可作为预防医学相关用人单位对员工进行综合考量的他评工具,并可进一步反哺和倒逼高校预防医学本科专业教学改革,在专业课程设置和优先发展领域等方面提供思路。

3.关键分析指标:  (1)核心专业岗位确定与职务及人口统计学变量调查:CDC和卫生监督系统核心岗位由15名省、市级CDC主任、卫生监督所所长通过会议,根据各专门岗位的权重最终确定。CDC的传染病防治防控、慢性病防控为CDC系统核心专业岗位;卫生监督一线为卫生监督机构的核心专业岗位。(2)职务:包括单位负责人(调查单位正职负责人和副职负责人)、二级单位负责人(包括科室正职负责人和科室正副职负责人)和一般工作人员。(3)人口统计学变量:包括年龄、性别、工作年限、所学专业和技术职称等。所学专业包括预防医学、预防医学相关专业和其他专业;技术职称包括初级、中级和高级。

4.统计学分析:  用Epidata 3.1建立数据库,逻辑检错无误后导出,采用SPSS 16.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岗位胜任力得分为正态分布,以±s表示,分别采用t检验和方差分析进行两组或多组间差异比较。将调查对象担任的职务和专业岗位作为主要考评指标,同时控制其他人口学特征和职业因素,采用二分类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职务和专业岗位与四个维度和总得分的关系。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246名调查对象年龄范围为23~60岁,其中男性为141名(57.3%)。所学专业以预防医学专业为主,占79.3%。初级职称占47.2%。详见表1

表1不同特征调查对象岗位胜任力评估得分比较(±s

2.岗位胜任力得分:  就核心专业岗位而言,从事传染病防控者总得分和社会人文得分高于从事环境与学校卫生和其他工作者,专业素养得分高于从事环境与学校卫生、卫生监督、其他工作者,从事传染病防控、卫生监督者职业价值得分高于从事其他工作者。就职务因素而言,一般工作人员岗位胜任力及其各维度得分均低于单位负责人和二级单位负责人,单位负责人与二级单位负责人岗位胜任力及其各维度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另外,预防医学专业的调查对象总得分和专业素养得分高于其他两个专业,职业素养得分高于预防相关专业,社会人文得分高于其他专业。初级职称者岗位胜任力总得分及其各维度得分均低于中高级职称者。详见表1

3.核心专业岗位和职务与岗位胜任力得分关系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  单位负责人和二级单位负责人与一般工作人员相比,岗位胜任力总得分及各维度得分均较高。从事传染病防控工作与从事其他工作相比,总得分、专业素养得分和社会人文得分较高。从事卫生监督工作与从事其他工作相比,职业价值得分较高。详见表2

表2核心专业岗位和职务与岗位胜任力关联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OR(95%CI)]

三、讨论  本研究显示,不同职务和核心专业岗位的公共卫生从业人员岗位胜任力得分存在显著差异,提示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对不同岗位和职务从业人员的岗位胜任力有显著的甄别作用,具有较好的实证效度。研究结果为公共卫生人力资源培养单位的人才培养提供了指导,也为专业机构的岗位设置和人才选拔提供了参考。
        根据人力资源管理理论,职务指在组织结构确定后,为员工规定的任务和相应职责,根据难易、繁简及创造性、权责大小来区分职务的不同等级。随着职务的升迁,要求的专业能力和领导能力均逐步上升[4]。这也与本研究的调查结果相吻合。担任负责人的调查对象,担负更多统筹、组织、指导和问题解决等责任,其工作职责和内容比一般工作人员更为繁杂,对综合能力的要求较高[5]。黄安平[6]通过调查员工人格素质和晋升机制的关系发现,专业知识和实践操作、管理能力和沟通能力是员工晋升必备的首要素质,提示具备更高综合素质者会获得优先晋升机会,或者说担任更高职务者具备更好的岗位胜任技能。
        传染病是曾经对人类危害最大的一类疾病,严重削弱人类可持续发展能力[7]。目前传染病仍属于常见疾病类型,对传染病的有效控制也成为疾病防控非常关键的内容[8,9]。传染病的发生具有不确定性和不能预测性,因此应急能力极为重要[10],要求从业人员具有更高的专业技术和舆情应对技能。从事传染病防控的人员工作压力也相应增加,适度压力可促使人或组织通过调整和适应将其转变为发展动力[11],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从业人员不断提升自身专业素养。
        本研究主要的优势在于参与他评的评定专家对本次研究的分析目标不知情,具有一定的单盲意义,可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由评定者主观因素引起的信息偏倚。同时,研究也存在一定的不足。首先,不能完全消除研究对象在条目解读上的差异,这也是问卷/量表应用过程中的共性问题。其次,本次开展的效度研究仅局限于安徽省,未来也鼓励研究人员将本量表应用于更多研究现场,获得更为全面的实证效度数据。

参考文献
[1]CushmanLF, DelvaM, FranksCL, et al. Cultural competency training for public health students: integrating self, social, and global awareness into a master of public health curriculum[J]. Am J Public Health, 2015, 105Suppl 1:S132-140. DOI: 10.2105/AJPH.2014.302506.
[2]Egerton-WarburtonD. Emergency medicine: An untilled field of public health[J]. Emerg Med Australas, 2016, 28(6):741-742. DOI: 10.1111/1742-6723.12701.
[3]黄锟,方婷,陶芳标.预防医学本科生岗位胜任力评定量表的构建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8, 52(9)958-961. DOI: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8.09.017.
[4]孙艳春,殷建忠,肖媛媛,等.某校预防医学专业毕业生岗位胜任力[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 2016, 37(9):143-146.
[5]RobertsonR, CockleyD. Competencies for rural health administrators[J]. J Health Adm Educ, 2004, 21(3):329-341.
[6]黄安平.现代企业员工晋升所需素质研究[J].决策与信息旬刊, 2011(11):241-242.
[7]陶芳标,李十月.公共卫生学概论[M]. 2版.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7.
[8]MaddoxN. Celebrating 75 Years of ASTHO: Milestones in public health leadership[J]. J Public Health Manag Pract, 2017,23(5):524-530. DOI: 10.1097/PHH.0000000000000630.
[9]WenSH, MaXQ, LiuLJ, et al. A survey on core competencies of Master of Public Health students in China[J]. Public Health, 2013, 127(10):964-966. DOI: 10.1016/j.puhe.2013.04.028.
[10]张慧,张战赛,何晓燕,等.培训演练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能力影响分析[J].中国卫生监督杂志,2011,18(3):249-252.
[11]于文宏,李焰.工作压力研究综述[J].沈阳教育学院学报, 2006, (1):6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