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9年01期 改善空气质量 应对气候变化 拯救人类生命    PDF     文章点击量:30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9年01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施小明
改善空气质量 应对气候变化 拯救人类生命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9,53(1)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9.01.111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
上一篇:细颗粒物组分与肺功能减退的时间序列定组研究
下一篇:清洁空气 保障健康:首次全球空气污染与健康大会总结报告
改善空气质量 应对气候变化 拯救人类生命
施小明     
施小明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
摘要:
关键词 :
    

Abstract:
Key words :
全文

空气污染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已经成为重要的全球环境与健康问题。全球大多数城市的空气污染水平超过了WHO建议的空气质量标准,甚至有些城市的污染浓度超标10倍。全球约90%以上的人口受空气中有害物质的影响,空气污染每年导致约数10亿人的健康受到损害,约700万人死亡[1]。室内空气污染已成为农村和城市贫困家庭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而目前世界上近50%的人口仍然使用污染性燃料来满足基本的家庭能源需求[2]。高达1/3的卒中、肺癌和心脏病死亡归因于空气污染。因此,如何制定经济实惠的战略以减少能源、城市建设等主要污染排放,如何制定正确的健康策略以减少环境污染所导致健康危害,促进实现健康、能源和城市方面的可持续发展是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2018年10月30日至11月1日,WHO在日内瓦总部举行了首次全球空气污染与健康大会,会议的主题为"改善空气质量,应对气候变化,拯救人类生命"。这是第一个同时关注空气污染与健康的全球性会议。本次大会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气象组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气候与清洁空气联盟、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联合举办。与会者包括各国卫生与环境部长、国家政府其他代表、卫生专业人员、其他部门(如运输、能源等)人员等,共计875人报名参加了会议。
        本次大会举办了十次全体会议、三次平行会议以及一系列边会活动,来自各国的卫生、环境、财政和发展部长,城市领导者以及科学家,就空气污染及其健康影响,如何应对这场全球危机以及相关的健康、气候和经济效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大会重点关注了以下领域和主题:关于空气污染与健康的科学证据、空气污染的健康影响和解决方案、控制空气污染的重点区域、卫生人力的教育和培训需求、卫生部门如何在空气污染健康危害防控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如何提高相关政策措施的效益,以及如何通过提高认识和沟通确保更好的成果产出等。同时,会议听取了来自各国政府和城市、联合国组织、政府间组织和民间社会的70多项承诺,为应对空气污染提供了积极信息,并鼓励更多的国家和组织进一步参与,为全球空气污染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更大贡献。大会基于既有重要事实,形成了广泛共识,提出了相应的策略和行动倡议。

一、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  

1.室外空气污染:  WHO指出,由颗粒物引起的空气污染主要来自家庭、工业、农业、运输部门,以及燃煤电厂对能源的低效使用。在一些地区,沙粒和沙尘、废物燃烧、森林砍伐等也是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室外空气污染是影响全球各国人体健康的主要环境卫生问题。相比于高收入国家,中低等收入国家的人群所承受的室外空气污染负担更重。2016年,城市和农村地区的室外空气污染导致全世界约420万人过早死亡,其中91%发生在中低等收入国家[3]。与室外空气污染有关的过早死亡中,约58%是因为缺血性心脏病和卒中所致,慢性阻塞性肺病和急性下呼吸道感染分别导致18%的过早死亡,另有6%的过早死亡是由肺癌所致。但有些死亡可能同时由一种以上危险因素所致,例如,吸烟和环境空气污染都会导致肺癌。因此,一些肺癌死亡可以通过提高环境空气质量,或减少吸烟而得到避免。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于2013年进行了一项评估,发现空气污染的颗粒物成分与癌症,特别是与肺癌发病率的增加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据《世卫组织空气质量准则》估计,如果将目前许多发展中国家城市的PM2.5年平均浓度从35 μg/m3降低到WHO的指导水平10 μg/m3,与空气污染有关的死亡则可减少约15%。严重的健康风险不仅仅来自于颗粒物暴露,还来自臭氧(O3)、二氧化氮(NO2)和二氧化硫(SO2)等气态污染物。同颗粒物一样,通常中低等收入国家的城市地区气态污染物暴露浓度较高。O3是导致哮喘发病率和死亡率增加的一个主要因素,而NO2和SO2也会导致哮喘、支气管和肺部炎症,以及肺功能的下降[4]

2.室内空气污染:  室内空气污染也是一个严重的健康危险因素。2016年,约380万例过早死亡是因为室内空气污染所致,而该死亡负担几乎全部来源于中低收入国家。其中,27%死于肺炎、27%死于缺血性心脏病、20%死于慢性阻塞性肺病、18%死于卒中、8%死于肺癌。室内空气污染也是城市和农村地区室外空气污染的一个主要来源。目前,全球仍然有大约30亿人使用固体燃料(如木柴、作物废料、木炭、煤炭和动物粪便)和煤油进行烹饪,造成了严重的室内空气污染,产生大量对健康有害的污染物,其中包括可渗透到肺部深处的微小烟尘颗粒。在通风不良的住所,室内烟雾中烟尘颗粒浓度比人体可接受水平高出100倍左右[2,5]。室内明火或传统炉灶使用污染燃料烹饪、取暖和照明所释放的污染物,可增加罹患空气污染相关疾病的风险,包括急性下呼吸道感染、心血管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病和肺癌等。妇女和儿童在炉边所处时间最长,所接触的污染物非常多。接触室内烟雾的妇女罹患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可能性是使用较为清洁燃料的妇女的两倍以上。室内空气污染会使儿童罹患肺炎的风险增加近一倍。死于肺炎的五岁以下儿童中,约45%是因室内空气污染所导致的。男性接触室内烟雾同样可使其罹患慢性阻塞性肺病风险增加近一倍。每年有100多万人因缺血性心脏病而死亡,其中大约11%的人是因室内空气污染所导致的。卒中造成的过早死亡总人数中,12%是因日常接触固体燃料和煤油烹饪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物所导致的。另外,室内烟雾中的微小颗粒物及其他污染物可使气道和双肺出现炎症,损害免疫反应,降低血液携氧能力。还有证据表明,室内空气污染与低出生体重、结核病、白内障、鼻咽癌和喉癌之间存在关联。

3.空气污染对脆弱人群的健康影响:  此次大会上,WHO特别关注空气污染对脆弱人群尤其儿童健康的影响。在行为、环境和生理因素的综合作用下,空气污染对健康造成的许多不利影响使儿童比成人面临更大的风险。儿童在胎儿发育期间及其幼年时期肺部、器官和大脑在逐渐发育成熟,与成人相比,他们呼吸更快、吸入的空气更多,并且随之吸入更多的污染物。2016年约54万5岁以下儿童死亡归因于环境空气污染和家庭空气污染的共同影响。烹饪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和室外空气污染导致中低等收入国家内50%以上的5岁以下儿童出现急性下呼吸道感染。大量研究表明,暴露于环境空气污染与不良分娩结局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尤其是接触PM2.5、PM10、SO2、氮氧化物(NOx)、O3和一氧化碳(CO)。孕妇暴露于受污染的空气可能导致早产及新生儿低出生体重。暴露于高水平空气污染物的儿童在以后罹患心血管病等慢性疾病的风险可能更高。空气污染还会影响神经发育和认知能力,并可能引发哮喘和儿童期癌症[6]

二、应采取的策略措施与行动建议  应对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是WHO 2019—2023年全球五大优先事项之一。2015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一致通过了关于空气污染与健康的决议,呼吁将健康问题纳入国家、区域和当地与空气污染有关的政策之中。2016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加强行动路线图",呼吁加强跨部门合作以解决空气污染带来的健康风险。2017年12月,联合国环境大会通过了"防止和减少空气污染,改善空气质量"的决议,在全球范围内敦促成员国采取行动以提高对空气污染的健康危害及采取行动带来的经济效益的认知水平。本次大会响应了上述一系列国际任务,并呼吁成员国发挥作用,扩大宣传。

1.全球层面采取的行动:  (1)家用能源库:建立家用能源库,用于监测家庭向清洁燃料和组合灶具过渡的全球进展情况,评估因使用污染性燃料和技术产生的家庭室内空气污染所带来的疾病负担。目前该数据库包括通过1 100多个调查得来的157个国家的代表性住房数据,纳入了用来取暖和照明的家用燃料和技术等信息。(2)室内空气质量指南:为确保室内和住家周围的良好空气质量,借鉴现有的WHO室外空气质量指南以及关于特定室内污染物水平的指导意见,《WHO室内空气质量指南:家用燃料燃烧》就燃料类型和有助于维护健康的技术以及有效传播和采用这些家用能源技术的策略,从健康角度提出了多项建议[7]。(3)WHO空气质量准则:WHO编写和制作了《空气质量准则》,提供了为保护健康必须满足的主要环境空气污染物的建议阈值和限值;该指南指出将PM10污染由每70 μg/m3减至20 μg/m3,从而使与空气污染相关死亡降低约15%。(4)健康风险评估:对不同类型的空气污染物,包括颗粒物、黑炭粒子和O3等建立详细的健康相关评估。就空气污染与心血管、呼吸系统疾病及癌症等特定疾病间的关联程度提出科学依据,还通过当前国家、区域以及全球层面的空气污染暴露情况提出疾病负担估算。开发了一系列评估各种污染物对健康影响的工具。(5)技术支持:WHO向各国提供技术支持,协助其自行开展评价并推广益于健康的家用燃料和技术。通过直接沟通和举办家庭能源和健康方面的培训班,提高不同国家和区域应对室内空气污染的能力。

2.国家层面采取的行动建议:  WHO提出了会员国应采取的行动建议,认为解决室外空气污染问题是世界各国政府和多边机构的首要任务。清洁运输、清洁烹饪和取暖燃料技术、节能住房和城市规划、低排放或零排放发电、更清洁、安全的工业技术及更好的城市废弃物管理等多项经验证的解决方案均可用于减少污染物的排放[8]。室外空气污染的大多数来源远非个人所能控制,因此WHO倡导各国政府大胆而迅速地采取行动,号召各地方、国家和区域层面决策者在各相关部门积极采取协调行动。(1)工业方面:采用清洁技术,减少工业排放;改善城市和农业废弃物管理,包括收集废弃物场所排放的甲烷气体用作生物气以替代焚烧垃圾。(2)能源方面:确保获得经济上可负担的用于烹饪、取暖和照明的清洁家用能源解决方案。(3)交通运输方面:在城市中优先重视快速城市交通,城市间的铁路货运和客运以及绿色出行方式;重视更清洁的重型柴油车辆以及低排放车辆和燃料(降低硫含量的燃料)以及清洁的发电方式。(4)城市规划方面:提高建筑物的能源效率,使城市更加高效节能。(5)发电方面:更多使用低排放燃料和可再生的无燃烧电力来源(如太阳能、风能或水能);热电联产;以及分布式能源生产(例如小型电网和屋顶太阳能发电)。(6)城市和农业废弃物管理方面:废弃物减量、分类、回收和再利用或废弃物后处理策略,以及生物废弃物管理的改良方法等。在不可避免的焚烧垃圾情况下,必须采用严格控制排放的燃烧技术。

三、近些年中国政府采取的行动  近些年来,我国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以应对空气污染对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国务院于2013年颁布通过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包括:一是减少污染物排放。全面整治燃煤小锅炉,加快重点行业脱硫脱硝除尘改造。整治城市扬尘。提升燃油品质,限期淘汰黄标车。二是严控高耗能、高污染行业新增产能,提前一年完成钢铁、水泥、电解铝、平板玻璃等重点行业"十二五"落后产能淘汰任务。三是大力推行清洁生产,重点行业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强度到2017年底下降30%以上。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四是加快调整能源结构,加大天然气、煤制甲烷等清洁能源供应。五是强化节能环保指标约束,对未通过能评、环评的项目,不得批准开工建设,不得提供土地,不得提供贷款支持,不得供电供水。六是推行激励与约束并举的节能减排新机制,加大排污费征收力度。加大对大气污染防治的信贷支持。加强国际合作,大力培育环保、新能源产业。七是用法律、标准"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制定、修订重点行业排放标准,建议修订大气污染防治法等法律。强制公开重污染行业企业环境信息。公布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加大违法行为处罚力度。八是建立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联防联控机制,加强人口密集地区和重点大城市PM2.5治理,构建对各省(区、市)的大气环境整治目标责任考核体系。九是将重污染天气纳入地方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根据污染等级及时采取重污染企业限产限排、机动车限行等措施。十是树立全社会"同呼吸、共奋斗"的行为准则,地方政府对当地空气质量负总责,落实企业治污主体责任,国务院有关部门协调联动,倡导节约、绿色消费方式和生活习惯,动员全民参与环境保护和监督。
        经过5年努力,我国空气质量得到了显著改善。与2013年比,2017年中国74个主要城市的室外PM2.5平均浓度较四年前下降了36%。2018年7月,国务院颁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文件提出,到2020年,SO2、NOx排放总量分别比2015年下降15%以上;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0%,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比率比2015年下降25%以上。
        未来我国空气污染防治形势依然严峻,本次全球空气污染与健康大会必将能够更加有力地推动我国空气污染防治和气候变化应对工作,为全球空气污染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出更大贡献。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urden of disease from the joint effects of household and ambient air pollution for 2016 [EB/OL].[2018-11-07].http://www.who.int/airpollution/data/cities/en/.
[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Exposure to household air pollution for 2016 [EB/OL].[2018-11-07].http://www.who.int/gho/phe/indoor_air_pollution/exposure/en/.
[3]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urden of disease from ambient air pollution for 2016 [EB/OL].(2018)[2018-11-07].http://www.who.int/phe/publications/air-pollution-global-assessment/en/.
[4]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Exposure to ambient air pollution from particulate matter for 2016 [EB/OL]. [2018-11-07]. http://www.who.int/airpollution/data/cities/en/.
[5]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Burning opportunity: clean household energy for health,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wellbeing of women and children. (2016)[EB/OL] [2018-11-07]. http://www.who.int/airpollution/publications/burning-opportunities/en/.
[6]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auses of child mortality, 2016 [EB/OL]. [2018-11-07].http://www.who.int/gho/child_health/mortality/causes/en/.
[7]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Indoor Air Quality Guidelines: Household Fuel Combustion[EB/OL]. [2018-11-07]. http://www.who.int/airpollution/guidelines/household-fuel-combustion/Review_10.pdf.
[8]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air quality guidelines for particulate matter,ozone, nitrogen dioxide and sulfur dioxide: global update 2005 [EB/OL]. [2018-11-07].http://www.who.int/phe/health_topics/outdoorair/outdoorair_aqg/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