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5期 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及行为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5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5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郝尹虓 秦倩倩 吴国辉 张维 郭巍 崔岩 刘惠 胡翼云 孙江平
HaoYinxiao,QinQianqian,WuGuohui,ZhangWei,GuoWei,CuiYan,LiuHui,HuYiyun,SunJiangping
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及行为分析
Analysis of Spatial Clustering of HIV infected in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hongqing of 2004-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5)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12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10-30
上一篇:2003—2013年中国全球基金疟疾项目实施效果分析
下一篇:上海市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社区随访管理满意状况及影响因素
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及行为分析
郝尹虓 秦倩倩 吴国辉 张维 郭巍 崔岩 刘惠 胡翼云 孙江平     
郝尹虓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秦倩倩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吴国辉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张维 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郭巍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崔岩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惠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胡翼云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孙江平 102206 北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分析重庆市2004年1月至2015年12月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特点,并通过访谈方式进行男男性行为者(MSM)相关行为调查。方法  收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综合防治信息管理系统"中2004—2015年报告的现住址为重庆市、自述传播途径为男性性行为传播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HIV/AIDS)的信息,包括病例录入时的年龄、现住地址、职业、文化程度和婚姻状况等方面。剔除地址不详者后,共收集HIV/AIDS 6 604例。采用ArcGIS 10.3进行全局空间自相关分析和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此外,于2015年11月和2016年5月,采用立意抽样法在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23名MSM进行面对面访谈。纳入标准:在重庆市城区进行自愿咨询检测并通过口头知情同意愿意参加访谈者;男性并自述为MSM。访谈内容包括基本情况、性取向、性角色、主要交友活动场所、主要发生性行为场所、有无长期外出重庆市经历和药物滥用等。结果  2004—2015年期间,仅2010年报告例数比2009年有所下降,其余年份整体呈增长趋势;6 604例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的年龄主要集中在15~34岁,约占68.5%(4 522例)。除2005年以外(Moran's I指数为-0.046,P值为0.823),2004—2015年全局空间自相关呈正相关关系(Moran's I分别为0.308、0.254、0.335、0.683、0.673、0.558、0.620、0.673、0.685、0.654和0.649,P值均<0.01);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表明重庆市2004—2015年高-高型聚集区发展分为两个时间阶段,从2004—2007年仅有的渝中区、江北区、沙坪坝区扩充到2008—2015年的九龙坡区、南岸区和渝北区。23名访谈对象的年龄为20~44岁,其交友方式多为手机App、网络等联系方式,共17名;交友活动地点多集中在酒吧,共11名;大部分受访者与刚认识不久的人发生男男性行为时,会要求对方或自己采取保护措施,共19名。如是熟人,在对方不同意带安全套的情况下,部分受访者表示不会采取安全措施,共8名。结论  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年龄段多在15~34岁,空间上呈现聚集性分布,以经济发达的主城区为中心。MSM开始以网络交友为主,并且不能坚持使用安全套,提示需注重网络干预并探讨更深入的干预措施。
关键词 :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HIV;空间自相关
Analysis of Spatial Clustering of HIV infected in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hongqing of 2004-2015
HaoYinxiao,QinQianqian,WuGuohui,ZhangWei,GuoWei,CuiYan,LiuHui,HuYiyun,SunJiangping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220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Sun Jiangping, Email: jpsun@chinaaids.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spatial clustering characteristics of HIV/AID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 in Chongqing from January 2004 to December 2015 and understand the HIV/AIDS related behaviors among MSM by interview.Methods  Data related to MSM who were infected with HIV and whose present address were in Chongqing, were collected from Information System on the HIV/AID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formation included the age when the information was inputted, address, occupation, education level, and marital status. The total number of MSM who were infected with HIV and reported was 6 604 in Chongqing. Those with unknown address were ruled out. The spatial autocorrelation analysis and the local spatial autocorrelation analysis were carried out by using ArcGIS 10.3. In addition, in November 2015 and May 2016, using a convenience sampling, we conducted one-on-one interviews among 23 MSM in the Chongqi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nclusion criteria: Receiving voluntary counseling and testing in the urban area of Chongqing and willing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terview by oral informed consent; male and self-described as MSM. The content of the interview included basic information, sexual orientation, sexual role, the main place of making friends, the main place of sexual behavior, a long-term experience in other provinces and drug abuse.Results  The HIV/AIDS reported number in Chongqing from 2004 to 2015 showed an uptrend, except in 2010. The age distribution of 6 604 cases of HIV positive patients was mainly concentrated in the 15-34 years old, about 68.5% (4 522 cases). There was a positive spatial autocorrelation in MSM, except 2005 (Moran's I=-0.046, P=0.823), form 2004 to 2015, Global Moran's I values were 0.308, 0.254, 0.335, 0.683, 0.673, 0.558, 0.620, 0.673, 0.685, 0.654 and 0.649, respectively; all P values were <0.01. The result of local spatial autocorrelation analysis showed that high-high accumulation area development in Chongqing city was divided into two stages in 2004-2015, which were Yuzhong, Jiangbei, and Shapingba district in 2004-2007 and the expanded Jiulongpo, Nan'an, and Yubei district in 2008-2015. Qualitative interviews results revealed that the age of the respondents was 20-44, and the mainly way of making friends were using mobile phone App and internet (17 participants). Most of the participants (11 participants) were making friends in the bar. The majority of respondents would ask the friends or themselves to use condoms when meeting with them the first time (19 participants), and 8 of respondents reported that they would not use condoms when their old friends refused to use condoms.Conclusion  The HIV infected MSM mainly aged between 15-34 years old and 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HIV/AIDS among MSM was clustered in economically developed main area in Chongqing. MSM began to make friends on the Internet, and could not adhere to using condom, which indicated that we should focus on internet intervention to find more efficacious interventions.
Key words :Acquired immunodeficiency syndrome;HIV;Spatial autocorrelation
全文

目前中国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MSM)中HIV感染者及艾滋病患者(HIV/AIDS)的病例数逐年增多[1],尤其重庆市MSM HIV感染率有明显上升趋势[2],探索重庆市MSM艾滋病流行特征,确定防治重点地区,成为现阶段有待解决的问题。地理信息系统(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GIS)是一个能集成、存储、编辑、分析、共享及显示地理参考信息的信息系统[3]。它可以通过时间和空间两个方面分析数据的时空分布规律,总结出数据中的"热点区域"和"冷点区域",多用于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4]。GIS已经应用于HIV/AIDS防治领域,讨论同一地区HIV感染率与其他变量之间是否有一定的相关性[5,6],其结果对今后开展艾滋病防控工作起指导作用[7,8]。本研究拟利用GIS研究并探讨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的时空分布特点及空间扩散趋势,探索防治重点地区,为重庆市艾滋病防治工作提供参考依据。

资料与方法  

一、资料来源  收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综合防治信息管理系统"中20042015年报告的现住址为重庆市、自述传播途径为男性性行为传播的HIV/AIDS的信息,包括病例录入时的年龄、职业、文化程度和婚姻状况等方面。重庆市最新版地理电子地图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信息中心。

二、定性访谈  于2015年11月和2016年5月,采用任意抽样法在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23名MSM进行面对面访谈。受访者纳入标准:(1)在重庆市城区进行自愿咨询检测并通过口头知情同意愿意参加访谈者;(2)男性并自述为MSM。访谈内容包括年龄、性取向、性角色、婚姻状况、文化程度、现住地址、工作、月收入、主要交友活动场所、主要发生性行为场所、有无长期外出重庆市经历和药物滥用等。本方案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伦理委员会审查,所有研究对象均进行了口头知情同意。

三、统计学分析  使用SPSS 18.0软件对数据进行筛选、整理及预处理。应用ArcGIS 10.3软件计算全局空间自相关Moran's I系数、局部空间自相关Moran's I系数(Anselin Local Moran's I)探索重点聚集区域。

1.全局空间自相关分析:  全局Moran's I系数以地理学第一定律(Tobler's First Law of Geography)作为基础[9],描述分析全局研究区域对某一属性值的空间分布情况,判断有无空间自相关性。全局Moran's I系数取值在-1~1之间,当I>0时,表明研究区域属性值呈空间正相关关系;当I=0时,表明研究区域属性值无空间自相关关系;当I<0时,表明研究区域属性值呈空间负相关关系。Moran's I系数(P<0.05)认为具有空间自相关性,即拒绝无效假设。其公式计算公式为:

2.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  ArcGIS 10.3软件中的"聚类和异常值分析"工具进行局域Moran's I系数计算,可以计算出聚类和异常值区域[10]。局域Moran's I系数(P<0.05)结果可分为"热点区域"(高值与高值相邻,HH)、"冷点区域"(低值与低值相邻,LL)和"异常值区域"(高值包含低值异常,LH和低值包含高值异常,HL)[6,11]。局域Moran's I系数计算公式为:

在本研究中n=38,即重庆市38个区县;代表i区域和j区域的MSM中HIV/AIDS每年报告病例数;代表全部空间区域属性值的平均值;代表空间权重矩阵,在本研究中采用的是Queen空间权重矩阵(共边共点规则),定义如下:。在计算有公共边或公共点的相邻多边形要素时,Queen空间权重矩阵是常用到的一种空间关系模型[12]。这种方法一般用于研究艾滋病、肺结核、手足口病、急性血吸虫病等传染病的空间特征,其可以反映研究区域与相邻地区发病的相互关系[13,14,15,16]

结果  

一、重庆市MSM的HIV感染情况  重庆市于2004年报告首例经男性性行为途径感染HIV者,截至2015年底全市累计报告HIV/AIDS共6 604例,43.1%的病例为大专及以上学历,68.9%婚姻状态为未婚,年龄组集中在15~34岁约占68.5%,地区主要集中于重庆市中心及附近地区。详见表1。重庆市2004—2006年,每年报告数在20例以下。仅2010年报告数比2009年有所下降,其余年份整体呈增长趋势。从2014年开始,报告数增长率下降,由2011、2012和2013年的52.73%、34.99%和33.18%下降至2014和2015年的8.56%和6.29%。仅渝中区、江北区、沙坪坝区等城市中心区域的HIV/AIDS报告例数占总报告例数50%及以上。表2显示,15~34岁的青壮年MSM感染HIV例数从2007年开始持续增长;35~44岁MSM感染HIV例数从2013—2015年增长速度降低;≥45岁的MSM感染HIV例数从2007年开始缓慢增长。

表1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基本情况
表22004—2015年重庆市不同年龄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例数

二、空间自相关分析  

1.全局空间自相关分析:  重庆市2004—2015年各区县经男男性行为途径感染HIV者报告例数全局自相关分析结果表3所示。除2005年(全局Moran's I<0,P>0.1)外,其他年份均为空间正相关关系(全局Moran's I>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其中从2008年起至2015年,全局Moran's I相关系数保持在0.6左右。详见表3

表3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病例报告数全局自相关分析

2.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  重庆市2004—2015年高-高型聚集区发展分为两个时间阶段:2004—2007年,主要在渝中区、江北区、沙坪坝区等区域;2008—2015年,保留原有的3个区域并向四周扩展至九龙坡区、南岸区和渝北区。整体来看重庆市高-高型聚集区域主要集中在主城区。2005年渝中区和2006年涪陵区显示为异常值区域(高-低聚集,HL)。详见图1

图12004—2015年重庆市男男性行为人群新报告发病例数局部自相关分析

三、定性访谈结果  入组访谈对象共23名,年龄为20~44岁,职业包括金融、服务、工人、机关文职、学生和无业。受访者文化程度普遍较高,有16名是大专及以上学历、6名高中和中专学历、1名初中学历。16名大专及以上学历者中6名有在外读书或工作的经历,但均表示在完成学业或外出务工一段时间后更愿意回到重庆生活。

1.交友方式:  23名受访者中有17名是通过手机App、网络等联系方式结交MSM。11名受访者称到省外出差或旅游期间,会运用手机App搜寻附近的MSM,其中有5名承认发生男男性行为。

2.交友活动地点:  23名受访者中有11名去过酒吧并进行交友活动,其中有4名受访者以酒吧场所交友为主,另外有2名以浴池交友为主,其余的受访者多活动于KTV、公园、棋牌室等。受访者表示交友场所主要分布在城区,因城区钟点房价格适中、环境干净并且交通便利。1名在酒吧做过MSM干预工作的志愿者提到,"中年人常去的酒吧相对固定,而青年人常去的酒吧人员流动性较大。在做调查时发现城里的MSM不会跑很远到郊区去与其他人约会,但是郊区的会为了找场所坐车来到主城区。原因主要是郊区场所少,信息也比较闭塞,其愿意到发达一点的地区来" 。1名在男同浴池工作的志愿者提到:"重庆许多浴池和酒吧都在全国男性同性恋圈子中很有名气,有许多外地的男性同性恋都会慕名而来" 。

3.安全套使用情况:  大部分受访者与刚认识不久的人发生男男性行为时,会要求对方或自己采取保护措施,共19名。如是熟人,在对方不同意带安全套的情况下,部分受访者表示不会采取安全措施,共8名。共7名受访者承认用过rush poppers后自己不会带或要求别人带套。

讨论  目前我国新报告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AIDS病例数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17]。近几年有关MSM的HIV感染率及相关高危行为的研究很多,但很少有研究应用空间分析的方法研究该人群艾滋病流行的空间分布特点。本研究采用空间自相关分析,探讨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是否存在聚集及聚集区域的分布特点,为有效分配防治资源,在重点地区开展MSM艾滋病防治提供依据。
        本研究中,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的例数在2004—2015年总体呈现增长趋势,一方面是MSM艾滋病疫情本身的增加,另一方面自中国实施"四免一关怀"政策以来,各地扩大检测策略,使更多的感染者被发现。其中2010年较2009年有所下降,可能与2009年重庆市开展MSM调查从而有部分感染者被提前发现有关。
        由于县区的MSM规模数资料不易获得,所以不能得到相应的新报告例数占MSM人数比例的资料,但是按照报告数得到的聚集区域可视为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聚集区域,即为防止MSM艾滋病蔓延开展预防干预的重点地区,故本研究对2004—2015年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的报告数进行空间分析。全局空间自相关分析发现,2004年及2006—2015年各年份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的空间分布为正向空间自相关关系,提示存在空间聚集性。2005年病例呈随机分布,不存在空间自相关关系,可能是由于该年份报告病例较少。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结果显示,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聚集区域集中在重庆市主城区并有向四周扩展的趋势。相关研究结果显示重庆市HIV/AIDS热点区域分布特点为市中心向四周扩展[18,19]。中心城区经济发达,活动娱乐场所较多,人口流动频繁,为经男性性行为传播HIV提供一定的条件。其他研究也表明,中国MSM也主要集中在大中型城市等经济发达地区,大中型城市的MSM感染率也高于其他城市和农村地区[20]。空间分析结果提示渝中区、江北区、九龙坡区等主城区为重庆市开展MSM预防干预的重点地区。
        年龄分析结果发现,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年龄集中在15~34岁的青壮年,感染人群年轻化,这与其他研究结果一致[21]。该结果可能与15~34岁的青壮年能够通过网络、手机等交友平台接触到各种人群,对于新事物好奇,易被一些错误信息所误导,从而成为易感染和传播HIV病毒的人群。提示年轻MSM是预防干预的重点人群。
        定性访谈结果显示,重庆市户籍MSM受访者表示更习惯活动于重庆市区同志圈,而不会选择外地;而居住于郊区的MSM更倾向于到市中心活动以便结识新的男性同伴;因重庆市中心MSM活动场所较多并且比较完善,使得全国各地的MSM慕名而来,从而造成重庆市市中心MSM聚集。而MSM交友方式也从传统酒吧浴池等场所交友转变成利用手机App进行网络交友,使得交友成本变低并且交友更频繁。部分受访者安全套使用率低,且对艾滋病的病程发展和危害性认识不清。这些因素可能会导致该人群艾滋病病例报告数在重庆市主城区快速增长。
        综上所述,重庆市经男性性行为感染HIV者近年来呈上升趋势,年龄分布主要在15~34岁,主要分布在主城区并向四周扩散。建议艾滋病防治工作着重在MSM聚集区如渝中区、江北区等重点区域开展,并且要有针对性地对年轻MSM采取网络干预。部分大学坐落在重庆市中心,MSM艾滋病病例年轻化,提示青年大学生也是艾滋病防治重点防护对象。

参考文献
[1]韩威,童晶,张培栋,等.网络招募的男男性行为者HIV感染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实验和临床病毒学杂志,2015,29(6):519-523.DOI:10.3760/cma.j.issn.1003-9279.2015.06.013.
[2]丁贤彬,张维,冯连贵,等.重庆市艾滋病流行形势分析与防治策略研究[J].热带医学杂志,2011,11(3):334-336.
[3]周晓农.空间流行病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09.
[4]丁克琴,彭志行,鲍昌俊,等. GIS及空间分析技术在传染病流行病学中的应用[G].//华东地区第十次流行病学学术会议暨华东地区流行病学学术会议20周年庆典论文汇编,安徽合肥, 2010.
[5]钱莎莎,郭巍,邢健男,等.地理信息系统在HIV/AIDS研究中的应用[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3, (11): 847-849,854. DOI:10.13419/j.cnki.aids.2013.11.025.
[6]ZuluLC, KalipeniE, JohannesE. Analyzing spatial clustering and the spatiotemporal nature and trends of HIV/AIDS prevalence using GIS: the case of Malawi, 1994-2010[J]. BMC Infect Dis, 2014,14:285. DOI: 10.1186/1471-2334-14-285.
[7]GeanuracosCG, CunninghamSD, WeissG, et al. Use of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s for planning HIV prevention interventions for high-risk youths[J]. Am J Public Health, 2007,97(11):1974-1981. DOI: 10.2105/AJPH.2005.076851.
[8]GetisA,OrdJK. The Analysis of Spatial Association by Use of Distance Statistics[J]. Geographical Analysis,1992,24(3):189-206.DOI:10.1007/978-3-642-01976-0_10.
[9]ToblerW. A Computer Movie Simulation Urban Growth in the Detroit Region[J]. Economic Geography, 1970,46(2): 234-240.DOI:10.1126/science.11.277.620.
[10]MoiseIK, KalipeniE. Applications of geospatial analysis to surveillance data: a spatial examination of HIV/AIDS prevalence in Zambia [J]. Geojournal, 2012,77(4): 525-540.DOI: 10.1007/s10708-010-9349-7.
[11]KosfeldR, EckeyHF, TürckM. LISA (Local Indicators of Spatial Association) [J]. Psicologia Em Pesquisa, 2007,36(3): 157-162.DOI: 10.15358/0340-1650-2007-3-157.
[12]王红亮,胡伟平,吴驰.空间权重矩阵对空间自相关的影响分析——以湖南省城乡收入差距为例[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0,(1):110-115.
[13]张志杰,彭文祥,周艺彪,等.安徽省池州市贵池区急性血吸虫病的空间自相关分析[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07,19(5):341-344. DOI: 10.3969/j.issn.1005-6661.2007.05.005.
[14]庄勋,陆青云,陆峰.基于GIS的南通市肺结核发病空间分布研究[J].中国卫生统计,2011,28(4):384-386. DOI: 10.3969/j.issn.1002-3674.2011.04.010.
[15]蒋敏,李晓松,冯子健,等.四川省HIV/AIDS空间自相关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08,35(22):4329-4331. DOI: 10.3969/j.issn.1003-8507.2008.22.002.
[16]徐珏,黄春萍,宋姝娟,等. Moran's I系数分析手足口病的空间自相关性[J].浙江预防医学, 2014, (06): 541-543,556.
[17]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控制中心. 2015年12月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及主要防治工作进展[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6, (02): 69. DOI:10.13419/j.cnki.aids.2016.02.01.
[18]李亚超,张强,杨书,等.基于地理信息系统的空间自相关分析在重庆市艾滋病疫情中的应用[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9):1537-1539,1542.
[19]杨国婧,李勤,易娟,等.重庆市2004—2012年艾滋病空间自相关分析[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5, (01): 112-116. DOI:11.3969/j.issn.1674-8115.2015.01.002.
[20]CuiY, GuoW, LiD, et al. Estimating HIV incidence among key affected populations in China from serial cross-sectional surveys in 2010-2014[J]. J Int AIDS Soc, 2016,19(1):20609.
[21]杜晓英,李佳,孙伟东,等. 2005-2015年北京同仁医院艾滋病监测检测分析[J].国际病毒学杂志,2016,23(6):405-408. DOI: 10.3760/cma.j.issn.1673-4092.2016.06.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