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5期 上海市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社区随访管理满意状况及影响因素    PDF     文章点击量:338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5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潘蓉 张晶 陈坤 廖翠勤 汤显 姚文 廖夏 何纳
PanRong,ZhangJing,ChenKun,LiaoCuiqin,TangXian,YaoWen,LiaoXia,HeNa
上海市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社区随访管理满意状况及影响因素
The situation and associated factors of satisfaction with follow-up management of HIV/AIDS cases conducted by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in Hongkou district of Shanghai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5)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13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12-08
上一篇:2004—2015年重庆市经男男性行为感染HIV者空间聚集性及行为分析
下一篇:苏州60岁及以上老年人群非酒精性肝脏脂肪变性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上海市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社区随访管理满意状况及影响因素
潘蓉 张晶 陈坤 廖翠勤 汤显 姚文 廖夏 何纳     
潘蓉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张晶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陈坤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廖翠勤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汤显 上海市虹口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公共卫生科
姚文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廖夏 200082 上海市虹口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传染病防制科
何纳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和公共卫生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摘要: 目的  分析上海市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方法  采用横断面研究设计,于2016年10月1—20日,以虹口区CHS在2012—2016年期间随访管理的302例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为调查对象,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对其进行调查,问卷有效率为87.1%(263例)。调查内容包括:调查对象社会人口学特征、HIV感染途径、CD4+T淋巴细胞计数、是否确诊艾滋病、是否接受抗病毒治疗(ART);调查对象对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度,包括服务专业性、服务态度、服务环境、转介服务、个人隐私保护、健康教育、情绪疏导和心理支持、关怀和救助。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调查对象对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程度的影响因素。结果  263例调查对象的年龄为(42.0±13.5)岁,男性占93.2%(245例);调查对象对CHS的满意率为72.2%(190例)。8项满意度评价指标中,评价较高为服务态度和健康教育,回答"满意"和"很满意"合计为235例(89.4%);评价较低为关怀和救助,回答"不满意"和"很不满意"合计为69例(26.2%)。与本市户籍、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12个月者相比,非本市户籍、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12个月者对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的可能性较高,OR(95%CI)值分别为2.66(1.30~5.44)和2.52(1.01~6.29);与≤30岁、未接受ART者相比,31~50和>50岁、已接受ART者对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的可能性较低,OR(95%CI)值分别为0.36(0.15~0.89)、0.32(0.10~0.97)和0.11(0.01~0.90)。结论  虹口区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总体满意率较高;年龄、户籍、是否接受ART和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与对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度有关联,CHS应进一步提高业务能力,在进行随访管理时更有针对性和侧重点。
关键词 :艾滋病病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满意度;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The situation and associated factors of satisfaction with follow-up management of HIV/AIDS cases conducted by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in Hongkou district of Shanghai
PanRong,ZhangJing,ChenKun,LiaoCuiqin,TangXian,YaoWen,LiaoXia,HeNa     
Department of Chronic Infectious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ongkou District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hanghai 200082,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He Na, Email:nhe@shum.edu.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satisfaction with follow-up management of HIV/AIDS cases conducted by 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 (CHS) and related factors in Hongkou district, Shanghai.Methods  Out of 302 HIV/AIDS cases followed up by CHS in Hongkou district from 2012 to 2016, 263 HIV/AIDS cases were recruited to participate in a cross-sectional study assessed by self-designed questionnaire-based interview during October 1, 2016 and October 20, 2016, with efficiency of 87.1%. Information of basic characteristics including sociodemographic, routes of infection, CD4+T cell counts, diagnose of AIDS and status of receiving ART were collected, as well as satisfaction with follow-up management conducted by CHS including service professionalism, service attitude, service environment, referral service, privacy protection, health education, psychological support, and care and assistance. Factors related to satisfaction were analyzed using multiple binary logistic regression.Results  Among 263 HIV/AIDS cases, the average age was 42.0±13.5, 93.2% (245 cases) were male and the proportion of overall satisfaction was 72.2% (190 cases). Out of 8 items of satisfaction, service attitude and health education got the highest score with a total number of 235 (89.4%) answering "very satisfied" or "satisfied" , while care and assistance got the lowest score with a total number of 69 (26.2%) answering "dissatisfied" or "very dissatisfied" . Compared to HIV/AIDS local residents and followed up by CHS <12 months, those who were non-local residents and followed up by CHS ≥12 months were more likely to be satisfied, the OR (95%CI) were 2.66 (1.30-5.44) and 2.52 (1.01-6.29), respectively. Compared to HIV/AIDS ≤30 years old and receiving ART, those who were 31-50 years or >50 years old and not receiving ART were less likely to be satisfied, the OR (95%CI) were 0.36 (0.15-0.89), 0.32 (0.10-0.97) and 0.11 (0.01-0.90), respectively.Conclusion  Satisfaction with follow-up management conducted by CHS in Hongkou district is relatively high. Age, residence, status of receiving ART and cumulative time of following up by CHS are significantly associated with satisfaction, suggesting that CHS should improve their professional abilities during follow-up management, as well as be more targeted and focus on different aspects.
Key words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Satisfaction;Multipl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全文

当前我国艾滋病流行形势依然严峻,截至2016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627 030例[1]。随着存活人数的逐年递增,仅依靠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CDC)开展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随访管理的工作模式势必不能满足现状需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Community Health Service Center,CHS)承担包括公共卫生服务在内的工作职责,为居民提供综合性医疗卫生保健服务,由CHS开展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随访管理服务,有助于健全我国艾滋病管理服务体系,改善和提高艾滋病防治服务的可及性。目前已有不少地区探索建立了社区化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随访管理模式[2,3,4,5,6],上海市虹口区以中盖艾滋病项目和第三轮全国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工作为契机,于2012年开始试点开展此工作。迄今为止我国针对CHS随访管理的研究主要是见于供方(CHS)的管理模式探索[7]、成本分析[8]和成效评估[5],尚无关于需方(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对转变后的管理模式的评价。服务对象的满意度将直接影响其对服务的利用,满意度是评价卫生服务质量的重要指标之一,也对预防与控制措施的有效性起到影响作用[9]。因此,本研究对上海市虹口区由CHS开展随访管理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进行了调查,旨在了解该人群对CHS服务的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探讨下阶段工作推进的方向。

对象与方法  

1.对象:  虹口区按照分级分类逐步推进的原则将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随访管理工作下沉至CHS,分为3个阶段:(1)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4家CHS(提篮、广中、四川北、嘉兴)试点开展工作,仅管理由本单位报告且疫情归属本辖区的病例;(2)2015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将当年新发病例按照疫情归属原则下沉至本区所有8家CHS进行随访管理;(3)2016年1月1日起将既往和新发病例全部按照疫情归属原则下沉至全区所有8家CHS进行随访管理。截至2016年9月30日,虹口区共随访管理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349例,由CHS进行随访管理302例,CHS管理率86.5%,其中接受满意度调查263例,有效调查率87.1%。

2.基本特征调查:  本研究为横断面调查,由虹口区CDC工作人员在2016年10月1—20日期间采用自行设计的调查问卷,通过一对一电话或面对面调查的方式询问调查对象。问卷内容包括社会人口学特征(性别、年龄、户籍、文化程度、婚姻状况等)、HIV感染途径、CD4+T淋巴细胞计数、是否确诊艾滋病、是否接受抗病毒治疗(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CHS随访管理情况下载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系统艾滋病综合防治信息系统"。本研究通过了虹口区CDC伦理委员会审批同意,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3.满意度调查:  通过专家咨询、研究对象专题访谈和文献查阅,综合随访管理基本要求和随访对象普遍需求,自行设计满意度调查问卷,内容包括8项指标:服务专业性;服务态度;服务环境;转介服务(CD4+T淋巴细胞计数检测、ART、肺结核筛查以及配偶或性伴HIV检测等);个人隐私保护;健康教育;情绪疏导和心理支持;关怀和救助。使用0~3分的4级评分方式来评估以上每项的满意程度,回答"很满意"得3分,回答"满意"得2分,回答"不满意"得1分,回答"很不满意"得0分。将8个条目得分相加计算总体满意度评分,满分为24分,得分越高说明满意程度越高,以中位数为截断值,得分为中位数及以上则认为"满意",反之为"不满意"。对该量表进行内在一致性评价,Cronbach a系数为0.912。

4.统计学分析:  用EpiData 3.2软件建立数据库,双人录入后进行逻辑校验。使用SPSS 19.0进行统计分析。采用频数和相对数描述调查对象特征以及对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程度。采用χ2检验对调查对象对虹口区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度进行单因素分析;以总体满意度为因变量,单因素分析结果P<0.2的变量和人口学因素为自变量,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满意度的影响因素。统计推断采用双侧检验,检验水准α=0.05。

结果  

1.基本情况:  263例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年龄为(42.0±13.5)岁,其中最小年龄19岁,最大年龄76岁;以男性(93.2%)、31~40岁年龄组(30.0%)、本市户籍(61.6%)、未婚(62.7%)、大学及以上学历(46.4%)、男性同性性传播(53.2%)、未确诊艾滋病(53.6%)、CD4+T淋巴细胞计数≥200个/μl(87.5%)、已接受ART(90.9%)以及社区随访管理累计时间<12个月(81.4%)为主。58.9%的社区有1名以上人员开展随访管理工作,72.6%的社区有专职人员,79.5%的社区随访管理工作人员参加艾滋病防制工作平均年限超过5年。年龄、户籍、ART、社区随访管理累计时间、所属社区从事随访管理工作人员人数等特征各组之间的满意率有显著性差别(表1)。

表1不同特征调查对象对虹口区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度比较

2.调查对象对CHS随访管理的满意度评价:  8项具体满意度评价指标中,评价最高的是服务态度和健康教育,回答"很满意"和"满意"的例数合计均为235例(89.4%);其次为转介服务230例(87.5%);第三为服务环境216例(82.1%)。评价最低的是关怀和救助,回答"很不满意"和"不满意"的例数合计为69例(26.2%);其次为情绪疏导和心理支持64例(24.3%);第三为个人隐私保护63例(23.2%)(表2)。

表2调查对象对虹口区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度评价

3.总体满意度及其影响因素:  总体满意度评分最小值为6分,最大值为24分,平均为(16.9±5.1)分,总体满意率72.2%(190/263)。多因素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非本市户籍较本市户籍(OR=2.66,95%CI:1.30~5.44)、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12个月较<12个月(OR=2.52,95%CI:1.01~6.29)满意率更高;而31~50岁和>50岁者较≤30岁者(OR=0.36,95%CI:0.15~0.89;OR=0.32,95%CI:0.10~0.97)、已接受ART者较未接受ART者(OR=0.11,95%CI:0.01~0.90)满意率更低。详见表3

表3影响调查对象对CHS随访管理服务满意程度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

讨论  CHS是医疗卫生体系的网底结构,引导一般诊疗服务下沉至CHS,加快推进分级诊疗是"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10]。重心下沉也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发展方向[11,12],一方面能解决CDC工作人员数量无法满足艾滋病疫情增长需求的矛盾,另一方面能充分发挥CHS在卫生资源丰富性、人员结构灵活性和卫生服务可及性等方面的优势。
        本研究是国内关于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接受CHS随访管理服务的满意度调查。调查对象对服务专业性、服务态度、服务环境、转介服务和健康教育5个方面的满意度超过80%,说明CHS已掌握随访管理工作的操作流程和技能,以上各方面能够得到管理对象的认可。调查对象对关怀和救助服务的满意度最低,提示CHS应重视关怀活动的开展,而针对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的社会救助机制尚不成熟,需要民政、红十字会、妇联等多部门的共同参与。个人隐私保护的满意度较低,考虑是由于CHS距离居住地较近、就诊例数较多以及对CHS工作人员信任度不高等原因导致担心隐私泄露,建议工作人员在首次随访时应着重告知信息保密制度,打消管理对象顾虑。此外,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相对缺乏社会支持[13],易产生恐惧、悲伤、绝望情绪,甚至出现焦虑、抑郁等症状[14],因此情绪疏导和心理支持对该人群来说尤为重要,建议选择具备心理咨询资质的人员承担随访管理工作,或者组织工作人员参加相关培训。
        多因素分析显示,年龄、户籍、是否接受ART和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是满意度的影响因素。30岁及以上和本市户籍人群满意率低于30岁以下和非本市户籍人群,推断年龄较大和本市户籍的调查对象更重视服务质量,建议加强对CHS的能力建设和督导考核,提高工作的规范性和有效性[15]。已接受ART的调查对象满意度低于未治疗者,考虑与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负责归口治疗,CHS对该部分人群关注度有所降低有关。CHS随访管理累计时间≥12个月调查对象满意度更高,可见随着CHS随访管理时间的增加,该人群对CHS的信任度、对转变后的随访管理模式的接受度和适应性也随之增加。因此,CHS在进行随访管理时应更有针对性和侧重点,例如对已接受ART的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侧重于关注服药依从性和治疗效果,对刚纳入随访管理的服务对象要注重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
        本研究为横断面调查,且用总体满意度评分的中位数作为评价总体"满意"或"不满意"的指标,因此在结果的代表性上可能有一定的局限性。构建以社区卫生服务为基础的新型卫生服务体系对于优化卫生服务结构、减轻疾病负担、改善就医体验具有重要意义,CHS功能的精准定位和有效落实是其优势得以发挥的关键所在[16],也对随访管理模式的完善至关重要。

参考文献
[1]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控制中心. 2016年第2季度全国艾滋病性病疫情及主要防治工作进展[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6(08):585. DOI: 10.13419/j.cnki.aids.2016.08.01.
[2]卢素英,何声梅.海南地区HIV感染防治项目实施效果评价[J].国际病毒学杂志,2015,22(5):294-297.DOI:10.3760/cma.j.issn.1673-4092.2015.05.002.
[3]付昕光.对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感染者的社区关怀救治工作模式探索[J].中国实用医药,2012,7(32):243-244. DOI: 10.3969/j.issn.1673-7555.2012.32.194.
[4]李玮,陈斌,黄利群,等.珠海市西部地区HIV/AIDS病例随访管理模式探索和实践[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4,(01):47-48,59. DOI: 10.13419/j.cnki.aids.2014.01.015.
[5]吴洁,黄莉芳,刘萍,等.低流行区HIV感染者和AIDS病人社区管理工作模式分析与探讨[J].江苏预防医学,2016,27(4):426-427. DOI: 10.13668/j.issn.1006-9070.2016.04.015.
[6]辅海平,沈毅,王国华.艾滋病非流行地区"三位一体"随访管理模式探讨[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2013(07):1776-1778. DOI:10.13419/j.cnki.aids.2014.01.015
[7]徐文贤,夏中华.社区艾滋病感染者/病人随访管理模式成效评价[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2,32(12):1260-1261.
[8]徐鹏,马福昌,张大鹏,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展艾滋病防控成本分析[J].中国卫生经济,2015,34(7):62-64. DOI: 10.7664/CHE20150720.
[9]李玉革,曹明芹,刘金宝.新疆3地州艾滋病综合防治工作的满意度评价及影响因素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12,39(16):4066-4068,4075.
[10]国务院. "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2017-01-20]. 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7-01/09/content_5158053.htm
[11]马福昌,徐鹏,张大鹏,等.基于作业成本法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艾滋病防治人力配置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5,(28):3396-3400. DOI: 10.3969/j.issn.1007-9572.2015.28.004.
[12]刘世亮,李彦齐,庄鸣华,等.依托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对目标人群实施艾滋病预防和优先干预的探索[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2(03):162-165. DOI: 10.13419/j.cnki.aids.2012.03.015.
[13]孙盈红,袁晓青,福燕,等. HIV/AIDS病人社会支持现状及其与健康管理的相关性[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6(05):341-344. DOI: 10.13419/j.cnki.aids.2016.05.11.
[14]HeywoodW, LyonsA. HIV and Elevated Mental Health Problems: Diagnostic, Treatment, and Risk Patterns for Symptoms of Depression, Anxiety, and Stress in a National Community-Based Cohort of Gay Men Living with HIV[J]. AIDS Behav, 2016,20(8):1632-1645. DOI: 10.1007/s10461-016-1324-y.
[15]樊莉蕊,韩志刚,蔡衍珊,等.艾滋病防治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相结合的实践探索[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0):919-92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0.017.
[16]石建伟,陆媛,张含之,等.我国社区卫生服务功能定位发展的反思与展望[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28):3394-3397. DOI: 10.3969/j.issn.1007-9572.2016.28.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