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5期 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趋势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33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5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姚慧 覃清华 谢小花 韦朋海 雷利志 韦萍 何仲彪 邓泽彬 丘小霞
YaoHui,QinQinghua,XieXiaohua,WeiPenghai,LeiLizhi,WeiPing,HeZhongbiao,DengZebin,QiuXiaoxia
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趋势分析
Analysis on the trend of maternal mortality in Guangxi from 2011 to 2015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5)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15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07-27
上一篇:苏州60岁及以上老年人群非酒精性肝脏脂肪变性状况及影响因素分析
下一篇: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居民饮酒现状调查分析
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趋势分析
姚慧 覃清华 谢小花 韦朋海 雷利志 韦萍 何仲彪 邓泽彬 丘小霞     
姚慧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覃清华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谢小花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韦朋海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雷利志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韦萍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何仲彪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邓泽彬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保健部
丘小霞 530003 南宁,广西壮族自治区妇幼保健院办公室
摘要:
关键词 :孕妇;产妇死亡率;妊娠
Analysis on the trend of maternal mortality in Guangxi from 2011 to 2015
YaoHui,QinQinghua,XieXiaohua,WeiPenghai,LeiLizhi,WeiPing,HeZhongbiao,DengZebin,QiuXiaoxia     
Department of Health, Guangxi Zhuang Autonomous Region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Care Hospital, Nanning 530003,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Qiu Xiaoxia, Email:qxxwds@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Pregnant women;Maternal mortality;Pregnancy
全文

孕产妇死亡率是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指标,代表一个地区妇女儿童健康水平的主要指标,是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八项目标之一[1],是《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主要评价指标,也是反映母婴安全和人均期望寿命的重要指标。广西多年来借助妇幼健康服务项目的实施,加强各级产科急救中心的能力建设和高危孕产妇跟踪管理,有效降低了广西孕产妇死亡率,促进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和《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目标的实现。本研究通过对广西2011—2015年孕产妇死亡率和主要死亡原因变化规律的分析,为政府制定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的有效措施提供依据。

一、资料与方法  

1.资料来源:  资料来自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监测。该监测覆盖广西全人群。按照中国孕产妇死亡监测方案的要求,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负责统计与填写相关报表和"孕产妇死亡报告卡及附卷",逐级报告辖区妇幼保健院,由专人负责监测资料的收集、整理、审核和上报。

2.监测对象:  孕产妇死亡监测对象为2011—2015年广西14个市辖区内的广西户籍孕产妇,在妊娠期或妊娠终止后42 d之内的,不论妊娠期长短和何种受孕部位,由于任何与妊娠或妊娠处理有关的或由此而加重了的原因导致死亡,但不包括意外原因(如车祸、中毒等)导致死亡[1]的妇女。

3.质量控制:  建立逐级质量检查制度,乡镇对村每季度利用例会进行质量检查;县(市、区)、地市级每年组织一次全面质量检查;省级妇幼保健院负责全区孕产妇死亡评审,每年抽取部分县(市、区)和乡进行质量检查,未达到要求的区县全面进行补漏调查。

4.统计学分析:  使用SPSS 13.0统计软件录入数据并进行统计学分析,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率和主要死因别死亡率为计数资料,采用趋势χ2检验分析其趋势变化,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孕产妇死亡情况:  由表1可见,2011—2015年,广西及其城市孕产妇死亡率呈逐年下降趋势(P<0.05),农村孕产妇死亡率变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74)。与2011年比较,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幅度为23.65%,其中城市、农村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幅度分别为45.97%、14.41%。2015年农村孕产妇死亡率高于城市,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75,P>0.05)。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率年平均下降速率为6.52%,城市、农村孕产妇死亡率年平均下降速率分别为14.26%、3.82%,城市的下降速率最快。

表1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率比较(/10万)

2.孕产妇主要死因构成:  2011—2015年孕产妇死亡以直接产科原因和间接产科原因为主,直接产科原因构成比波动在47.3%~60.7%之间,平均为51.1%;间接产科原因构成比波动在39.3%~52.7%之间,平均为48.9%。见表2。直接产科原因主要是产科出血和羊水栓塞,2011—2013年产科出血居首位,农村、城市分别为26.0%(79/304)、16.3%(17/104);2014—2015年羊水栓塞位居首位,农村、城市分别平均为25.1%(42/167)、9.4%(5/53);间接产科原因中,孕产妇死亡原因主要是肝脏病和心脏病。

表2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主要死因构成

3.孕产妇主要死因别死亡率:  2011—2015年广西及其农村的产科出血及肝病死亡率呈下降趋势(P<0.05)。其中产科出血死亡的孕产妇中,以产后出血为主。而妊娠期高血压、羊水栓塞、产褥感染、心脏病的死亡率则呈波动状态。2011—2015年农村产科出血发生率高于城市(χ2=3.86,P=0.049)。2011—2015年除城市的羊水栓塞死亡率呈下降的趋势外(P=0.025),其余主要死因别死亡率均呈现波动状态。见表3

表3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主要死因别死亡率比较(/10万)

三、讨论  2011—2015年广西及其城市孕产妇死亡率呈逐年下降趋势。联合国实现千年发展目标5需要5.5%的年降低率,要达到2030年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每个国家下降进程还需要加速[2,3],我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速度基本接近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4],广西及其城市年降低率均达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提前实现了《中国妇女发展纲要(2011—2020年)》的孕产妇死亡率的目标要求。全国农村孕产妇死亡率高于城市[5],广西农村孕产妇死亡率年降低率不达标,城乡差距虽然在缩小,但差异依然存在。随着国家计划生育政策转变,"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的实施,高危孕产妇增多,孕产妇死亡率很容易出现波动或反弹,应予以高度警惕和防范。2013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率进入平台期,已处于较低的水平,徘徊在14/10万左右。为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今后广西应进一步增加财政投入,重点是加强农村卫生服务能力的建设,改善农村地区医疗保健条件,从而促进城乡均衡发展。
        根据全国的监测资料显示,我国产科出血在孕产妇死因构成中一直居首位,是我国孕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对孕产妇死亡率影响较大[6,7,8]。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直接产科原因是羊水栓塞和产科出血,与北京市的研究一致[9]。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产科出血发生率和农村产科出血发生率呈下降趋势,但广西2011—2013年产科出血仍是第一死因,农村高于城市,以产后出血为主,主要是宫缩乏力、子宫破裂和软产道损伤。农村产科出血比例高的主要原因与乡镇卫生院和接生员产科技能较差,易造成胎盘滞留和宫缩乏力有关[10]。因此要加大产科出血早期识别和抢救能力的培训力度,对不能处理或病情严重的孕产妇要及时转送到有条件的医疗机构诊治。
        2014—2015年广西羊水栓塞位居首位。羊水栓塞的发生与过强宫缩有关,而过强子宫收缩与不恰当使用宫缩剂有关[11]。因此各级医疗保健机构应减少不必要、不规范的医疗干预,规范使用催产素,提高对羊水栓塞的早期识别能力并快速实施抢救措施,可有效降低羊水栓塞导致的孕产妇死亡。
        综上所述,应针对广西孕产妇死亡的直接产科原因进行重点干预。重点关注农村地区,提高医疗机构的产科质量和多学科联合救治的能力,保证产科急救绿色通道的畅通,是减少广西孕产妇死亡率的重要环节。

参考文献
[1]朱军,梁娟.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实现千年发展目标[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10):873-874.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10.003.
[2]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aternal mortality [EB/OL]. [2016-07-27].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48/en/.
[3]陈华,席波.1990—2015年全球、地区及国家水平的孕产妇死亡率变化趋势及其对2030年的预测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6,50(2):174.
[4]熊庆,梁娟.孕产妇死亡率及死亡构成的变化趋势[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0,26(1):1-2. DOI: 10.3969/j.issn.1003-6946.2010.01.001.
[5]梁娟,王艳萍,吴艳乔,等.我国农村孕产妇死亡的流行病学分析[J].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2004,35(2):258-260. DOI: 10.3969/j.issn.1672-173X.2004.02.034.
[6]梁娟,王艳萍,朱军,等.我国产科出血的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7,23(6):442-444. DOI: 10.3969/j.issn.1005-2216.2007.06.016.
[7]周远洋,朱军,王艳萍,等. 1996—2010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变化趋势[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10):934-93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10.018.
[8]张小松,王临虹,郭素芳.影响县级孕产妇死亡率的相关因素分析[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03,37(5):342-345. DOI: 10.3760/j:issn:0253-9624.2003.05.019.
[9]杨惠娟,沈汝㭎,李禾,等. 1995—2010年北京市孕产妇死亡情况[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10):940-943.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10.019.
[10]梁娟,王艳萍,朱军,等.中国2000—2005年孕产妇死亡趋势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9,30(3):257-260.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09.03.014.
[11]靳家玉,杨桦.羊水栓塞病因及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05,21(2):121-123. DOI: 10.3969/j.issn.1005-2216.2005.0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