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5期 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居民饮酒现状调查分析    PDF     文章点击量:10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5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张高辉 鹿子龙 郭晓雷 陈希 徐春晓 唐俊利 高丛丛 张吉玉 徐爱强
ZhangGaohui,LuZilong,GuoXiaolei,ChenXi,XuChunxiao,TangJunli,GaoCongcong,ZhangJiyu,XuAiqiang
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居民饮酒现状调查分析
Cross-sectional survey on drinking among residents aged 18 and older in Shandong Province during 2013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5)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5.016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07-29
上一篇:2011—2015年广西孕产妇死亡趋势分析
下一篇:婴儿肠道菌群的构成及影响因素
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居民饮酒现状调查分析
张高辉 鹿子龙 郭晓雷 陈希 徐春晓 唐俊利 高丛丛 张吉玉 徐爱强     
张高辉 日喀则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鹿子龙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郭晓雷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陈希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徐春晓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唐俊利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高丛丛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张吉玉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徐爱强 250014 济南,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防制所
摘要:
关键词 :饮酒;成年人;横断面研究;危险饮酒;有害饮酒
Cross-sectional survey on drinking among residents aged 18 and older in Shandong Province during 2013
ZhangGaohui,LuZilong,GuoXiaolei,ChenXi,XuChunxiao,TangJunli,GaoCongcong,ZhangJiyu,XuAiqiang     
Department of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Shandong Provinci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Jinan 250014,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Xu Aiqiang, Email: aqxuepi@163.com
Abstract:
Key words :Alcohol drinking;Adult;Cross-sectional studies;Hazardous drinking;Harmful drinking
全文

长期饮酒会带来酒精依赖、肝硬化、肿瘤和伤害等多种问题。最新研究表明,饮酒和结核、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的发病有关。除此之外,有害饮酒同样可以产生一系列的社会和经济问题[1,2,3,4]。因此有害使用酒精被WHO列入全球过早死亡和致残的第五大主要危险因素,也是发展中国家导致死亡和致残的主要原因[5],同时WHO已将有害使用酒精现象相对减少至少10%作为自愿性全球目标,并把酒精使用的监测作为全球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综合监测框架的指标之一[6]。为了解山东省成年居民饮酒行为状况,特利用2013年山东省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的部分数据进行分析。

一、对象与方法  

1.调查对象:  调查对象来自山东省19个慢性病危险因素监测点[7]。按照多阶段分层整群随机抽样原则,在每个监测点抽取4个乡镇(街道),每个乡镇(街道)抽取3个村(居委会),每个村(居委会)随机抽取50户,每户采用KISH表法随机抽取年龄≥18岁的常住人口(在调查地居住6个月及以上)1名。

2.调查内容和方法:  采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一制定的《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2013)个人问卷》和《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2013)家庭问卷》,由经过培训的调查员对调查对象进行面对面的问卷调查。调查主要内容包括人口学基本特征、饮酒频率及饮酒量等相关问题。

3.指标定义及换算方法[8]  (1)平均每天纯酒精摄入量(g)=平均每天饮酒体积×酒精换算系数×酒精密度(0.8 g/ml)。其中换算系数分别为:高度白酒(≥42度)0.52,低度白酒(<42度)0.38,啤酒0.04,葡萄酒0.1,米酒0.18。(2)危险饮酒:指男性饮酒者平均每天纯酒精摄入量≥41 g且<61 g的饮酒行为,女性饮酒者平均每天纯酒精摄入量≥21 g且<41 g的饮酒行为。(3)有害饮酒:男性平均每天摄入≥61 g纯酒精的饮酒行为,女性平均每天摄入≥41 g纯酒精的饮酒行为。

4.统计学分析:  采用SAS 9.3软件录入数据并进行统计分析,年龄符合正态分布,用±s表示。采用复杂加权法对数据进行调整[9],采用山东省2010年常住人口数据对本研究中的人口学数据进行调整。采用泰勒级数法对统计量的方差及95%CI进行估计。采用χ2检验进行人群饮酒率的比较,采用基于复杂抽样设计的logistic回归模型检验进行率的趋势性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11 268名调查对象中,男性5 582名(49.5%),女性5 686名(50.5%)。城市3 554名(31.5%),农村7 714名(68.5%)。年龄为(42.3±13.1)岁。

2.饮酒率:  调查对象饮酒率为35.9%,经复杂加权计算后人群饮酒率为36.9%,其中,男性为64.6%远高于女性的8.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210.80,P<0.05)。城市饮酒率为36.7%,农村为37.0%,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06,P>0.05)。随文化程度、家庭年收入的增加,人群饮酒率均呈上升趋势(P<0.05),详见表1

表1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不同特征居民饮酒率及日均酒精摄入量分布

3.日均酒精摄入量:  调查对象日均酒精摄入量为28.2 g,经复杂加权计算后为26.7 g,其中男性为29.8 g,远高于女性的3.9 g,差异有统计学意义(F=368.06,P<0.05)。城市和农村饮酒者的日均酒精摄入量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随年龄增加,人群的日均酒精摄入量呈上升趋势,但随文化程度增加,日均酒精摄入量呈下降趋势(P<0.05),详见表1

4.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  经复杂加权分析后,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分别为9.1%和13.2%,男性分别为9.9%和14.8%,均远高于女性的3.2%和1.5%,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χ2=329.15,P<0.05;χ2=957.72,P<0.05)。男性人群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均有随年龄的上升而上升,随文化程度增加而下降的趋势(P<0.05),详见表2

表22013年山东省18岁及以上不同特征男性居民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95%CI)]

三、讨论  山东省居民自古以来就有豪饮的习惯。且随着社会的发展,饮酒在人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本研究显示山东省居民饮酒率为36.9%,男性饮酒率更是高达64.6%,高于2010年全国男性饮酒率的平均水平(57.7%),也高于贵州省等男性居民的饮酒率[8,10],提示山东省饮酒现象较为流行。2012年全球有5.9%的死亡是归因于酒精的使用,其中男性的死亡有7.6%归因于酒精使用,高于女性的4.0%。而山东省男性饮酒率、日均酒精摄入量、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均远高于女性,这和以往研究报道相符[5],提示我省应重点关注男性人群的饮酒现象。
        多年来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酒精可以对身体的许多系统造成损害,引起多种疾病如心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等[1,11]。酒后驾驶可能造成车祸,且喝酒后能增加暴力行为的发生频率。饮酒能够明显影响工作效率、人际关系、家庭关系[1,4]。本研究显示我省日均酒精摄入量为26.7 g,男性更是高达29.8 g,人群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为9.1%和13.2%,均高于全国2010年的平均水平。居民日均酒精摄入量大,危险饮酒和有害饮酒发生率高,这也是近几年山东省伤害事件发生率增加的原因之一。
        本研究结果显示山东省饮酒率城乡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这可能和城乡生活方式逐渐接近有关。和以往调查结果相同,男性饮酒者日均酒精摄入量、危险饮酒率和有害饮酒率均有随年龄的增加而上升,随文化程度的上升而下降的趋势[12]。这可能与年龄增大,社交范围增加,导致饮酒次数和饮酒量增加有关。但随文化程度增加,人们对饮酒与健康关系的认识提高,会主动的减少饮酒量,从而减少有害饮酒和危险饮酒的发生。
        近些年,政府出台一系列措施直接或间接影响了酒的消费[13],但是山东省饮酒率仍然过高,危险饮酒和有害饮酒的比例较大。为了避免和减少与饮酒有关的疾病和伤害的发生,山东省需要加大宣传正确的饮酒知识和饮酒观念,通过如限制酒精制品的购买年龄和售卖时间段,限制各种酒类的广告,推迟人群首次饮酒的年龄等重要政策或方式[14,15,16],来减少饮酒的伤害。

参考文献
[1]ShieldKD, ParryC, RehmJ. Chronic diseases and conditions related to alcohol use[J].Alcohol Res,2013,35(2):155-173.
[2]L?nnrothK, WilliamsBG, StadlinS, et al. Alcohol use as a risk factor for tuberculosis-a systematic review[J].BMC Public Health, 2008,8:289. DOI: 10.1186/1471-2458-8-289.
[3]BaliunasD, RehmJ, IrvingH, et al.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incident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infection: a meta-analysis[J]. Int J Public Health, 2010,55(3):159-166. DOI: 10.1007/s00038-009-0095-x.
[4]SacksJJ, RoeberJ, BoucheryEE, et al. State costs of excessive alcohol consumption, 2006[J]. Am J Prev Med, 2013,45(4):474-485. DOI: 10.1016/j.amepre.2013.06.004.
[5]WHO. Global status report on alcohol and health 2014[EB/OL].[2016-07-26].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112736/1/9789240692763_eng.pdf?ua=1.
[6]WHO. Global action plan for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NCDs 2013-2020[EB/OL].[2016-07-26]. 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94384/1/9789241506236_eng.pdf?ua=1.
[7]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2013)工作手册[EB/OL].[2016-07-26]. http://www.doc88.com/p-9883660890833.html.
[8]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报告2010[M].北京: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2012.
[9]侯晓艳,魏永越,陈峰.多阶段抽样调查资料的加权估计法[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9,30(6):633-636.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09.06.024.
[10]郭生琼,刘涛,孙良先,等.贵州省成人居民饮酒现状调查[J].现代预防医学,2016,43(4):658-662,673.
[11]陈东亮,骆文书,郭志荣,等.饮酒与肥胖的交互作用对高血压发病的影响[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5,49(8):728-73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5.08.012.
[12]马玉霞,张兵,王惠君,等. 1993—2006年中国九省(区)居民酒类消费状况及变化趋势[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1,45(4):323-32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1.04.008.
[13]王霞,王竞达. "八项规定"对酒类上市公司财务绩效的影响研究[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5,(1):139-144. DOI: 10.3969/j.issn.1000-7636.2015.01.018.
[14]ElderRW, ShultsRA, SleetDA, et al. Effectiveness of sobriety checkpoints for reducing alcohol-involved crashes[J]. Traffic Injury Prevention,2002, 3(4):266-274. DOI: 10.1080/15389580290091929.
[15]HahnRA, KuzaraJL, ElderR, et al. Effectiveness of policies restricting hours of alcohol sales in preventing excessive alcohol consumption and related harms[J]. Am J Prev Med, 2010,39(6):590-604. DOI: 10.1016/j.amepre.2010.09.016.
[16]BlomeyerD, BuchmannAF, SchmidB, et al. Age at first drink moderates the impact of current stressful life events on drinking behavior in young adults[J]. Alcohol Clin Exp Res, 2011,35(6):1142-1148. DOI: 10.1111/j.1530-0277.2011.01447.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