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8期 2016年天津市滥用药物男男性行为人群危险性行为状况及HIV感染情况    PDF     文章点击量:258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单多 吴迪 刘璐 刘惠 殷文渊 于茂河 杨杰 孙江平 张大鹏
ShanDuo,WuDi,LiuLu,LiuHui,YinWenyuan,YuMaohe,YangJie,SunJiangping,ZhangDapeng
2016年天津市滥用药物男男性行为人群危险性行为状况及HIV感染情况
A survey on high-risk behaviors and HIV infection among men having sex with men who use drugs in Tianjin in 2016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11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3-13
上一篇:2010—2014年中国新报告HIV感染者和艾滋病患者抗病毒治疗及时性及影响因素分析
下一篇:2011—2016年山东省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系统报告死亡病例分析
2016年天津市滥用药物男男性行为人群危险性行为状况及HIV感染情况
单多 吴迪 刘璐 刘惠 殷文渊 于茂河 杨杰 孙江平 张大鹏     
单多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吴迪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璐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刘惠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殷文渊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于茂河 天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性病预防控制所
杨杰 天津深蓝公共卫生咨询服务中心
孙江平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张大鹏 102206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
摘要: 目的  分析2016年天津市滥用药物的男男性行为人群(MSM)危险性行为情况及其HIV感染状况。方法  于2016年4—12月,采用滚雪球抽样方法有针对性对天津市滥用药物的MSM进行广泛动员参与调查和检测。纳入标准为:18岁及以上男性;最近6个月与男性发生过口交或肛交性行为;最近6个月内有过药物滥用史,包括使用rush poppers、零号胶囊、其他毒品;无精神疾病和智力缺陷。本研究共招募302名滥用药物MSM,通过在线网络调查问卷收集研究对象的社会人口学特征、滥用药物情况、用药后性行为情况、HIV检测和感染情况等,并对收集的数据结果进行描述性分析。结果  302名研究对象中,21~30岁者为194名(64.2%),未婚者223名(73.8%),在校学生为28名(9.3%)。最近6个月,使用过rush poppers者为297名(98.3%),使用零号胶囊者为31名(10.3%),使用其他毒品者为14名(4.6%);每次使用上述3种药物后,均发生性行为者分别占87.9%(261名)、83.9%(26名)和92.9%(13名);使用上述药物后性快感增强者分别占85.5%(254名)、87.1%(27名)和92.9%(13名);使用上述3种药物后,每次性活动时间延长者分别占58.6%(174名),83.9%(26名)和92.9%(13名)。最近3个月,48.3%(146名)的研究对象有固定性伴,72.5%(219名)有临时性伴,12.3%(37名)发生过群交行为。302名研究对象的HIV感染率为13.6%(41例)。结论  滥用药物的MSM多为年轻人,且每次使用药物时均发生性行为;该人群HIV检出阳性率较高。
关键词 :HIV;同性恋,男性;吸毒人群
A survey on high-risk behaviors and HIV infection among men having sex with men who use drugs in Tianjin in 2016
ShanDuo,WuDi,LiuLu,LiuHui,YinWenyuan,YuMaohe,YangJie,SunJiangping,ZhangDapeng     
National Center for AIDS/STD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Beijing 102206,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Zhang Dapeng, Email: zhangdapeng@chinaaids.cn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haracteristics of high risk sexual behaviors and HIV infectious statu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MSM) who use drugs in Tianjin in 2016.Methods  From April to December in 2016, MSM who use drugs in Tianjin were targetedly and extensively mobilized to receive testing by snowball sampling method. The inclusion criteria were as follows: men aged 18 years old and above; have had oral or anal sex with men in the last 6 months; have had drug abuse history in the last 6 months, including the use of rush poppers, 5-Methoxy-diisopropyltryptamine (5-MeO-DiPT), and Methamphetamine Synthesis substances; and with no mental disorder or mental deficiency. In this study, 302 MSMs were recruited to collect information of social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drug abuse situation, sexual behavior after drug use, HIV test and the infectious status was collected through the online questionnaire, and the descriptive analysis was conducted.Results  From January to December 2016, a total of 302 subjects were recruited, among whom 194 (64.2%) aged 21-30 years old, 223 (73.8%) were unmarried and 28 (9.3%) were students. In the past 6 months, 297 (98.3%) used rush poppers, 31 (10.3%) used 5-MeO-DiPT, and 14(4.6%) used Methamphetamine Synthesis substances. The proportion of having sex after using the three types of drugs were 87.9% (n=261), 83.9% (n=26) and 92.9% (n=13), 85.5% (n=254), 87.1% (n=27) and 92.9% (n=13) of the subjects reported the sexual pleasure and sexual desire increased after using drugs, respectively. After using the three types of the drugs,58.6% (n=174), 83.9% (n=26) and 92.9% (n=13) of the subjects reported the duration of each sexual activity prolonged. In the past 3 months,48.3% (n=146) had stable sexual partners, 72.5% (n=219) had temporary sexual partners and 12.3% (n=37) had group sexual behaviors. 41 out of 302 subjects were HIV positive with the HIV positive rate at 13.6%.Conclusion  Most of the MSM who use drugs were young, and always had sex when they use drugs. There is a relatively high HIV prevalence in this population.
Key words :HIV;MSM;Synthetic drug use;High-risky behaviors
全文

近年来,我国合成毒品滥用人群的数量快速增长,合成毒品使用情况日趋严重。《2015中国禁毒报告》显示,全国累计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其中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45.9万人,在登记吸毒者中占49.4%,远远高于2012年和2011年(38%和32.7%)。同时,我国合成毒品滥用呈现年轻化、群体化、半公开化等特点,合成毒品滥用从沿海地区迅速向全国蔓延,有取代传统毒品成为主流消费毒品的趋势[1]
        近年来,我国吸毒者HIV感染率继续下降,但男男性行为人群(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MSM)吸毒率却继续上升,合成毒品滥用在MSM中非常普遍,且呈现快速上升趋势[2]。rush poppers、零号胶囊及冰毒成为该群体中广泛使用的合成物质。同时,目前我国MSM的HIV传播速率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该人群中合成毒品的滥用可进一步促进艾滋病的传播。由于合成毒品有产生性冲动的特性,滥用者有出现高危性行为的可能,这增加了性传播作为艾滋病传播途径的危险性[3]。然而,有关MSM药物滥用者艾滋病危险行为特征及HIV感染状况的系统研究仍有限[4,5],针对合成毒品的滥用也缺乏有效的干预措施。本研究旨在通过与社区组织合作,对MSM药物滥用者开展检测动员并实施HIV干预,了解该人群人口学特征,分析该人群艾滋病相关危险行为及HIV感染状况,为对该人群开展有效的预防干预措施提供依据。

材料与方法  

1.对象:  本研究为横断面研究。于2016年4—12月,采用滚雪球抽样方法有针对性对天津滥用药物的MSM进行广泛动员参与检测:在目标人群聚集点,现场干预和动员;接触目标人群的网络或QQ群体,动员参与;利用互联网和社交软件等发布信息,广泛动员。纳入标准为:18岁及以上男性;最近6个月与男性发生过口交或肛交性行为;最近6个月内有过药物滥用史,包括使用rush poppers、零号胶囊、其他毒品;无精神疾病和智力缺陷,能够充分理解知情同意过程。共302名。本研究通过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审查委员会审批(批号:X160729420)。所有研究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方法:  以社区组织为依托,采用外展、网络干预、同伴教育等多种方式最大限度地动员MSM药物滥用者接受HIV抗体检测。滥用药物的MSM到调查现场后,接受知情同意咨询,同意参与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并由经过统一培训的调查员使用自行设计的调查问卷,在现场协助滥用药物的MSM进行匿名的问卷调查,随后接受HIV抗体检测。问卷内容包括:一般状况、既往HIV检测情况、性行为状况、与固定性伴的性行为、与临时性伴的性行为、买性行为、卖性行为、精神类物质使用情况、求医行为情况、接受艾滋病防治服务情况,及HIV与梅毒检测情况。

3.实验室检查:  HIV检测使用两种HIV快速试剂(雅培血快速检测试剂和爱卫口腔HIV快速检测试剂)顺序进行,检测结果阴性者判为阴性;阳性反应者使用血液快速检测试剂复检,两次均为阳性或一阴一阳反应者进入确证实验。

4.质量控制:  在设计阶段,调查问卷均经过专家论证和现场预调查修改完善;数据收集阶段,调查问卷经过调查员审核后再进行平行双录入、逻辑检错,确保调查信息全面、完整和真实。

5.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进行数据的双录入和整理。采用SPSS 15.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描述和分析。采用率和构成比描述不同特征研究对象药物滥用情况、性行为情况以及HIV抗体阳性率情况。

结果  

1.基本情况:  302名研究对象的年龄多分布在21~30岁,占64.2%,绝大多数未婚,占73.8%,户籍地为本市者占64.2%,67.9%为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目前有全职固定工作者占84.4%,其次为在校学生,占9.3%,平均月收入以3 000~5 000元为主,占51.0%,其次为5 001~10 000元者,占19.2%。详见表1

表1研究对象的基本情况

2.药物滥用情况及对性行为的影响:  最近6个月,297名使用过rush poppers,31名使用过零号胶囊,14名使用其他毒品。最近6个月中,rush poppers使用频率在每月1~3次者占52.5%。每次使用rush poppers、零号胶囊、其他毒品的MSM药物滥用者均发生性行为的比例分别为87.9%、83.9%和92.9%,使用上述药物后性快感增强者分别约占85.5%、87.1%和92.9%;在使用rush poppers、零号胶囊、其他毒品的MSM中,分别有58.6%(174名),83.9%(26名)和92.9%(13名)认为,使用药物后每次性活动的时间延长。最近6个月中,39.4%的rush poppers使用者每次发生性行为时均使用安全套,36.4%的人发生性关系时有时会用安全套,并且次数减少。详见表2。初次使用以上物质的原因为追求性刺激或增强性功能者占58.3%(174名);在酒吧或KTV使用以上物质者占30.8%(93名)。

表2研究对象滥用药物情况及滥用药物后性行为情况

3.性行为情况:  302名滥用药物的MSM中,89.4%通过互联网或手机社交软件联系寻找性伴;最近3个月中,48.3%有固定性伴,72.5%有临时性伴,12.3%发生过群交行为;最近1次与固定性伴或临时性伴发生性行为时使用安全套的比例分别为70.1%和80.8%。详见表3

表3研究对象性行为情况

4.HIV感染状况:  302名滥用药物的MSM中,63.9%(193名)最近1年做过HIV检测,且均知晓自己的检测结果,其中共有41例HIV阳性,HIV阳性率为21.2%。

讨论  本研究更深入地分析了MSM药物滥用者的人群特点,分析了该人群的艾滋病危险行为特征及HIV感染状况。结果显示,年轻人是合成毒品使用的主要群体。使用的主要原因包括追求性刺激或增强性功能、好奇或尝新以及减压等,这与黄钢桥等[6]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考虑到大多数年轻人往往在好奇、空虚、减压等心理作用下尝试新型毒品[7],在今后的艾滋病宣传教育工作中,应重点加强对年轻人的主动性预防干预。
        本研究中,几乎所有滥用药物的MSM均使用rush poppers,该比例远远高于雷云霄等[4]在长沙的调查结果(29.8%)和楚振兴[8]在沈阳的调查结果(19.2%),rush poppers在本研究地区MSM使用已非常广泛。Rush poppers是我国MSM使用的主要娱乐性药物,主要成分为可吸性的亚硝酸脂类。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一种新型娱乐性药物,它的使用不仅增加了无保护性行为的发生,同时也增加了HIV感染和传播的风险,已有专家将其划分到新型毒品范围内[9]。合成毒品滥用已显示出对艾滋病传播控制的隐忧和巨大压力[5],应提高对本地区MSM药物滥用者,尤其是rush poppers使用者的关注。
        本调查结果显示,近90%滥用药物的MSM每次使用药物时均发生性行为,并自报使用药物后性快感增强和性欲望增强。同时,半数以上认为,使用药物的情况下,每次性活动的时间延长,且与固定性伴的安全套使用率低于临时性伴,这与李令国[10]的研究结果一致。合成毒品滥用增加了MSM高危性行为,包括短期内增强性欲、扩大性伴网络、延长危险性行为时间,以及引起精神障碍等,从而增加了HIV感染和传播的风险[11,12]
        本研究中,滥用药物的MSM最近1年HIV检测率为63.9%并均知晓自己的检测结果。杨星等[13]和卢玉明等[14]的研究结果显示,最近1年合成毒品滥用者HIV检测率分别为26%和38.7%。虽然该人群检测比例较单纯合成毒品使用者高,但鉴于该地区MSM药物滥用者高危性行为的严峻形势,仍建议进一步加强HIV检测动员和结果告知,促进后续艾滋病干预。
        本研究中,滥用药物MSM的HIV阳性率为13.6%。李晓东等[15]和辅海平[16]的调查结果均显示,该人群HIV检测阳性率均为0。滥用药物MSM的HIV感染率远远高于单纯合成毒品滥用者。全国哨点监测数据显示,MSM HIV抗体阳性率从2010年的5.7%上升到2013年的7.5%,天津市MSM HIV感染率约6.0%[17]。可见,滥用药物的MSM HIV感染率远远高于不滥用药物者。由于MSM部分具有双性性行为,这将进一步增加HIV向一般人群传播的风险。
        基于本研究结果,建议进一步加强对单身、年轻人、具有较高教育水平滥用药物的MSM进行有关"安全性行为"的预防干预,降低物质滥用,减少多人性行为及无保护性行为,以降低HIV感染及传播的风险性。

参考文献
[1]国家禁毒委员会.2015年中国禁毒报告[R].北京:国家禁毒委员会,2015.
[2]ChenX, LiX, ZhengJ, et al. Club Drugs and HIV/STD Infection: An Exploratory Analysis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in Changsha, China[J]. PLoS One, 2015,10(5):e0126320. DOI: 10.1371/journal.pone.0126320.
[3]向静,石芸.合成毒品滥用与艾滋病传播相关性的研究进展[J].重庆医学,2016,45(12):1700-1702. DOI: 10.3969/j.issn.1671-8348.2016.12.039.
[4]雷云霄,王红红,肖雪玲,等.长沙市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与HIV感染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2):148-152.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02.009.
[5]吴迪,王振宏,姜珍霞,等.合成毒品使用者行为特征、社交网络的定性研究[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11):938-941.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4.11.004.
[6]黄钢桥,袁秀琴,陈曦.新型毒品滥用与艾滋病的传播[J].实用预防医学,2014,21(5):638-640,封3. DOI: 10.3969/j.issn.1006-3110.2014.05.049.
[7]吕翠霞,姜珍霞,张西江,等.新型毒品吸食人群的知识行为特征及相关疾病感染状况调查[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3,19(01):46-47+52.
[8]楚振兴.沈阳MSM新型毒品使用与HIV感染关系前瞻性队列研究[D].沈阳:中国医科大学,2013.
[9]MenzaTW, JamesonDR, HughesJP, et al. Contingency management to reduce methamphetamine use and sexual risk amo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BMC Public Health, 2010,10:774. DOI: 10.1186/1471-2458-10-774.
[10]李令国.新型毒品吸食者行为学特征及其对艾滋病传播影响的研究[D].山东:山东省医学科学院,2010.
[11]陈梦清,程伟彬,徐慧芳,等.广东省825名学生男男性行为人群rush poppers使用情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6,50(11):949-953.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6.11.006.
[12]胡满基,安孝群,杜江,等.合成毒品滥用人群高危性行为干预的迫切性[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6,22(4):245-248. DOI: 10.15900/j.cnki.zylf1995.2016.04.024.
[13]杨星,伍力,张丽琼,等.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强制隔离戒毒所合成毒品使用者艾滋病相关知识知晓率及艾滋病检测率调查[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6,22(2):75-78. DOI: 10.15900/j.cnki.zylf1995.2016.02.004.
[14]卢玉明,李毅,李文辉,等. 313例合成毒品滥用者的艾滋病预防认知度的调查分析[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6,22(3):135-139. DOI: 10.15900/j.cnki.zylf1995.2016.03.003.
[15]李晓东,周毅,李文辉,等.合成毒品滥用人群感染HIV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6,25(01):139-143.
[16]辅海平.新型毒品和传统毒品吸食者艾滋病、梅毒和丙肝感染状况调查研究[D].浙江:浙江大学,2015.
[17]郭燕,董笑月,王欣,等.天津市2008—2011年MSM人群HIV流行趋势分析[J].中国艾滋病性病,2013,19(1):33-34. DOI:10.13419/j.cnki.aids.2013.0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