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8期 油炸食品摄入与食管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371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黄丽萍 林征 刘双 刘燕芳 郑泽荣 胡志坚
HuangLiping,LinZheng,LiuShuang,LiuYanfang,ZhengZerong,HuZhijian
油炸食品摄入与食管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A case-control study on consumption of fired food and esophageal cancer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19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7-04-25
上一篇:中国1996—2015年胃癌经济负担研究的系统评价
下一篇:陕西单胎孕妇膳食模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油炸食品摄入与食管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黄丽萍 林征 刘双 刘燕芳 郑泽荣 胡志坚     
黄丽萍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林征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刘双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刘燕芳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郑泽荣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胡志坚 350100 福州,福建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摘要:
关键词 :食管肿瘤;病例对照研究;油炸食品摄入
A case-control study on consumption of fired food and esophageal cancer
HuangLiping,LinZheng,LiuShuang,LiuYanfang,ZhengZerong,HuZhiji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Fujian Medical University, Fuzhou 350100,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Hu Zhijian, Email: hzj99955888@126.com
Abstract:
Key words :Esophageal neoplasms;Case-control studies;Fired food intake
全文

食管癌是世界范围内常见的恶性肿瘤,2012年全球食管癌新发病例为45.6万,占全部恶性肿瘤发病的3.2%,位居肿瘤发病第8位[1]。福建省是食管癌高发地区,2012年调查数据显示:福建省肿瘤登记地区恶性肿瘤发病率为251.44/10万(男性308.44/10万,女性193.03/10万),其中食管癌的发病率占福建省恶性肿瘤发病率第4位[2],严重危害福建省居民健康。当前有关油炸食品与食管癌关系的研究结果尚存在争议,骆善彩等[3]和Yu等[4]的研究结果表明,油炸食品是食管癌发病的危险因素,经常食用油炸食品会使食管癌发病风险增加2倍以上。然而Pelucchi等[5]的研究却认为食用油炸食品不是食管癌发病的危险因素。因此,本研究分析了油炸食品摄入与吸烟、饮酒的联合作用,为下一步食管癌防治策略的制定提供理论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采用以医院为基础的病例-对照研究。研究对象来源于漳州市第一医院、福建省肿瘤医院2010年1月至2016年12月入院的食管癌患者,共收集1 117例。本研究通过了福建医科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批同意(批号:201495),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病例组纳入标准:(1)经病理确诊原发性食管癌新发病例;(2)在福建省本地居住10年以上。排除继发性食管癌和病情危重不能清晰回答者。对照组选取同期于漳州市医院骨科、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非肿瘤患者,按照性别、年龄(±5岁)进行1∶1频数匹配。

2.数据收集与质量控制:  自行设计调查问卷,调查前统一培训调查员,并规定调查表各项内容的标准和填写注意事项。于调查当日对资料进行复核,统一编号并作相应记录,对不合格的调查表尽可能补查或予以剔除。调查内容包括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年龄、性别、民族、婚姻状况、文化程度、家庭收入、职业等)、日常生活行为习惯(吸烟、饮酒习惯)、饮食习惯等。

3.术语与定义:  按照WHO关于吸烟调查方法的建议,吸烟的定义为每天吸烟1支以上,连续吸烟6个月以上[6]。饮酒的定义为每周至少饮酒1次,饮酒量折合酒精含量为50 ml以上,时间持续6个月以上者[6]

4.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1软件建立数据库,双人独立录入数据;进行一致性检验后应用SPSS 23.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采用χ2比较病例组与对照组人口学特征的分布差异;将有统计学差异的变量作为混杂因素进行调整,利用非条件二分类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的相乘交互作用,并进一步分析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三者联合作用与食管癌的关系,估计OR(95%CI)值。以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二、结果  

1.基本特征:  病例组60岁以上者占52.7%,男性占74.1%;对照组中60岁以上者占50.2%,男性占74.1%;病例组油炸食品摄入频率>4次/周者占10.1%,对照组占5.6%;病例组与对照组的性别、年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家庭收入、职业、油炸食品摄入、吸烟、饮酒情况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

表1食管癌病例组与对照组基本特征比较

2.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的相乘交互作用与食管癌的关系:  二分类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表明,在调整了家庭收入、职业后,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相乘的交互作用与食管癌的关联有统计学意义(P=0.002),OR值2.01(95%CI:1.29~3.14)。详见表2

表2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的相乘交互作用与食管癌的关系

3.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的联合作用与食管癌的关系:  调整家庭收入、职业因素后,与油炸食品摄入频率≤4次/周且不吸烟、不饮酒者相比,单独油炸食品摄入频率>4次/周不会增加食管癌发病风险(OR=0.82,95%CI:0.53~1.27);有饮酒的情况下,即使是不吸烟,油炸食品高频摄入也会增加食管癌发病风险,其OR值为3.25(95%CI:2.51~4.20)。当3个因素同时存在时,食管癌发病风险会显著增加,OR值为5.45(95%CI:3.05~9.71)。详见表3

表3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联合作用与食管癌的关系

三、讨论  食管癌的病因很复杂,是多阶段多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而饮食因素被认为是食管癌发病的主要危险因素。Prabhu等[7]Meta分析结果显示。吸烟、饮酒是食管癌发病的独立危险因素,且两者同时存在时食管癌发病风险增加;然而已有多项病例-对照研究针对油炸食品与食管癌的关联及其关联强度进行了报道,但往往得到不一致的结论。因此,本研究探讨油炸食品与食管癌发病关系,并进一步进行油炸食品与吸烟、饮酒的交互作用分析。
        在本研究中,油炸食品、吸烟和饮酒存在相乘的交互作用,高频食用油炸食品可增加饮酒者的食管癌发病风险(OR=3.25,95%CI:2.51~4.20);但仅油炸食品一个因素对食管病发病风险没有影响(OR=0.82,95%CI:0.53~1.27),而三个危险因素同时存在下发生食管癌的危险性增加(OR=5.44,95%CI:3.05~9.71);说明吸烟、饮酒可作为效应修饰因素,增加油炸食品对食管癌发生的危险性。
        高温油炸富含蛋白质的食物会产生一些挥发性以及不挥发性致癌物质[8,9],比如多环芳烃、丙二醛、杂环胺等致癌物质。烟草中也含有较多致癌物质,其中部分与油炸食品有点类似,如多环芳烃、丙二醛等,因此两种因素同时存在时,这些致癌物的量可能增加。这些致癌物在动物模型中,已证明可诱导肿瘤生成,比如食管癌、乳腺癌、结肠癌等[10,11]。这些致癌物(如丙二醛、多环芳烃)的致癌机制,研究认为是与DNA共价结合形成DNA加合物,其中与脱氧鸟嘌呤(dG)形成的加合物(M1-dG)最为重要,M1-dG作为一种内源性DNA氧化损伤,与肿瘤发生和发展有密切关系[12,13,14],酒精在被细胞色素P4502E1酶氧化代谢过程中,可产生自由基,进而影响M1-dG加合物的形成量[13];且还能够激活细胞色素P450超家族成员,从而激活致癌物起致癌作用[11]。另外,酒还能够增加细胞膜的通透性且可以作为一种溶剂,促进油炸食品和烟草中的多环芳烃等致癌物质进入食管黏膜细胞中[11]。因此,油炸食品与吸烟、饮酒的3个因素同时存在时可增加肿瘤发生的风险。
        本研究尚存在一些局限性:(1)本研究是采用回顾性的病例对照研究,不可避免存在回忆偏倚,但是问卷中有注明相关变量的定义,并且调查前有统一培训调查员,可减少回忆偏倚的发生。(2)本研究是以医院为基础的病例对照研究,入选对象均来源于医院,可能存在选择偏倚,但是收集的是肿瘤患者,住院率高,而且采用调查员面访的形式,病例组与对照组应答率较高;再者病例组与对照组有严格的纳入排除标准,可一定程度上降低选择偏倚的发生。(3)虽然整体的样本量相对较大,但是分层后,有的亚组的样本量还是较少,这可能会导致这些亚组的研究结果不稳定。

参考文献
[1]陈万青,郑荣寿,曾红梅,等. 2011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J].中国肿瘤,2015,24(1):1-10.
[2]周衍,肖景榕,江惠娟,等. 2009年福建省肿瘤登记地区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J].现代预防医学,2014,41(3):393-395.
[3]骆善彩,潘恩春,周金意,等.淮安市沿淮河居民食管癌及癌前病变影响因素的多元有序logistic回归分析[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6,24(8):573-576. DOI: 10.16386/j.cjpccd.issn.1004-6194.2016.08.004.
[4]YuMC, GarabrantDH, PetersJM, et al. Tobacco, alcohol, diet, occupation, and carcinoma of the esophagus[J]. Cancer Res, 1988, 48(13):3843-3848.
[5]PelucchiC, FranceschiS, LeviF, et al. Fried potatoes and human cancer[J]. Int J Cancer, 2003,105(4):558-560. DOI: 10.1002/ijc.11118.
[6]李苏平,丁建华,吴建中,等.江苏省泰兴地区胃癌、食管癌危险因素病例对照研究[J].中国肿瘤,2008,17(11):920-922.
[7]PrabhuA, ObiKO, RubensteinJH. The synergistic effects of alcohol and tobacco consumption on the risk of esophageal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a meta-analysis[J]. Am J Gastroenterol, 2014,109(6):822-827. DOI: 10.1038/ajg.2014.71.
[8]StraifK, BaanR, GrosseY, et al. Carcinogenicity of household solid fuel combustion and of high-temperature frying[J]. Lancet Oncol,2006,7(12):977-978.
[9]OvervikE, BergI, KlemanM, et al. Chemistry and biological activity of volatile and nonvolatile mutagenic compounds from cooked food[J]. IARC Sci Publ, 1990,(104):408-414.
[10]GaleoneC, PelucchiC, TalaminiR, et al. Role of fried foods and oral/pharyngeal and oesophageal cancers[J]. Br J Cancer, 2005,92(11):2065-2069. DOI: 10.1038/sj.bjc.6602542.
[11]HoffmannD, AdamsJD, PiadeJJ, et al. Chemical studies on tobacco smoke LXVIII. Analysis of volatile and tobacco-specific nitrosamines in tobacco products[J]. IARC Sci Publ, 1980,(31):507-516.
[12]MarnettLJ. Lipid peroxidation-DNA damage by malondialdehyde[J]. Mutat Res, 1999,424(1-2):83-95.
[13]AlbanoE, TomasiA, PerssonJO, et al. Role of ethanol-inducible cytochrome P450 (P450IIE1) in catalysing the free radical activation of aliphatic alcohols[J]. Biochem Pharmacol, 1991,41(12):1895-1902.
[14]PelusoM, MunniaA, PiroS, et al. Fruit and vegetable and fried food consumption and 3-(2-deoxy-β-D-erythro-pentafuranosyl)pyrimido[1,2-α] purin-10(3H)-one deoxyguanosine adduct formation[J].Free Radic Res,2012,46(1):85-92. DOI: 10.3109/10715762.2011.640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