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年08期 陕西单胎孕妇膳食模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PDF     文章点击量:359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7年08期
中华医学会主办。
0

文章信息

杨姣梅 党少农 程悦 屈鹏飞 张若 雷方良 曾令霞 颜虹
YangJiaomei,DangShaonong,ChengYue,QuPengfei,ZhangRuo,LeiFangliang,ZengLingxia,YanHong
陕西单胎孕妇膳食模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Study of dietary patterns and their influence factors among singleton pregnant women in Shaanxi Province of China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7,51(8)
http://dx.doi.org/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7.08.020

文章历史

投稿日期: 2016-11-22
上一篇:油炸食品摄入与食管癌关系的病例-对照研究
下一篇:贝叶斯统计在食品安全膳食暴露评估中的应用
陕西单胎孕妇膳食模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杨姣梅 党少农 程悦 屈鹏飞 张若 雷方良 曾令霞 颜虹     
杨姣梅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党少农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程悦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营养教研室
屈鹏飞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张若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雷方良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曾令霞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颜虹 710061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教研室
摘要:
关键词 :膳食调查;孕妇;横断面研究;危险因素;膳食模式
Study of dietary patterns and their influence factors among singleton pregnant women in Shaanxi Province of China
YangJiaomei,DangShaonong,ChengYue,QuPengfei,ZhangRuo,LeiFangliang,ZengLingxia,YanHong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Health Statistics,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Xi'an Jiaotong University Health Science Center, Xi'an 710061, China
Corresponding author: Yan Hong, Email: yanhonge@mail.xjtu.edu.cn
Abstract:
Key words :Diet surveys;Pregnant women;Cross-sectional studies;Risk factors;Diet patterns
全文

孕期营养不仅要维持孕妇自身的生理机能,还要保证胎儿的生长发育并为产后泌乳贮备能量和营养素。研究表明,孕期营养不良与低出生体重、早产等不良妊娠结局、儿童体格和智力发育不良等密切相关[1]。相对于传统的单一食物或营养素分析,膳食模式是对膳食整体状况进行分析,能够更全面地反映食物和营养素的综合作用,从而更有效地预测膳食对疾病的影响[2]。本研究利用陕西省出生缺陷调查项目中膳食营养调查数据,分析陕西省单胎孕妇膳食模式及其影响因素,为孕妇的营养教育和干预提供依据。

一、对象与方法  

1.对象:  源于2013年陕西省出生缺陷横断面调查的人群[3],该调查采用多阶段分层随机抽样方法,根据城乡比例、人口密度和生育率,在陕西省抽取20个县和10个城区。在每个样本县中抽取6个乡,每乡抽取6个村,每村抽取30名15~49岁育龄妇女;在每个样本城区中抽取3个街道办事处,每个街道办事处抽取6个社区,每个社区调查60名15~49岁育龄妇女,共30 027名。对其中2012—2013年怀孕的7 874名育龄妇女进行膳食营养调查,排除非活产124名、多胎87名、每日能量摄入量异常(每日能量摄入量>20 920 kJ或<2 092 kJ)288名,最终纳入分析者共计7 375名。本研究经西安交通大学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批号:2012008),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2.调查方法:  由经过统一培训且考核合格的调查员进行面对面调查,内容包括:(1)采用统一设计的家庭调查问卷,收集对象的社会人口学特征、孕期生活行为、生育史等信息。(2)采用修订的《陕西育龄妇女孕期食物频率调查问卷》调查对象最近一次怀孕期间整个孕期的食物平均摄入频率,同时记录每次食物摄入量。调查问卷中的食物涉及18大类食物组,107种食物,基本囊括了陕西当地居民常用的食物种类。食物摄入频率分为8个类别,即从"几乎不吃"到"≥2次/d"。该问卷已通过现场使用与评估,与24 h食物回顾调查相比,具有较好的真实性和可重复性[4,5]

3.质量控制:  选择认真负责且有一定专业背景的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研究生与本科生担任调查员。统一培训材料和方法,调查员经过培训并考核合格后方可参与调查。在现场实施中,采取调查员自查、调查员之间交换检查和负责人全面检查的方式审核问卷,及时发现并更正漏项、书写及逻辑错误。在数据录入阶段,采取双人双录入方法,认真核对数据并进行逻辑检查,对有问题的数据及时核查原始资料。

4.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0软件进行数据的双人独立录入,应用STATA 12.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采用因子分析法建立膳食模型[6]。因子提取采取主成分法,根据特征值>1、碎石图和因子的可解释性提取因子个数。采用Wilcoxon秩和检验分析不同膳食模式得分上3分位数人群的能量和营养素摄入量的差异[7],采用多重线性回归分析膳食模式的影响因素。检验水准为α=0.05。

二、结果  

1.基本情况:  7 375名研究对象的生育年龄为(26.7±4.6)岁,生育(1.4±0.6)次,产检(6.6±3.3)次,居住于陕北、陕南和关中者分别为1 375(18.7%)、2 140(29.0%)和3 860名(52.3%),居住于农村者5 609名(76.1%),职业为农民者5 272名(71.5%),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者2 740名(37.3%),具有不良孕期行为(烟草烟雾暴露、饮酒、咖啡或浓茶)者1 826名(24.8%),孕期增补叶酸者5 087名(69.0%)。

2.膳食模式:  经因子分析,所建立的3种膳食模式分别为:(1)均衡模式:食物种类多样,包括肉禽类、菌藻类、鱼虾类、奶类等;(2)素食模式:以素食为主,包括薯类、蔬菜、谷类等;(3)零食模式:包括软饮料、糖类、小吃等。其中,均衡模式是主导膳食模式,其解释方差的贡献率达到18.3%,而素食模式和零食模式解释方差的贡献率分别为8.4%和6.8%(表1)。

表12012—2013年陕西省单胎孕妇不同膳食模式的因子载荷

3.不同膳食模式的能量与营养素摄入量比较:  陕西省单胎孕妇不同膳食模式的能量和营养素摄入量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01)。均衡模式的能量和营养素摄入量高于素食模式(P<0.001)和零食模式(P<0.001)。零食模式的脂肪摄入量高于素食模式(P<0.001),而能量和其他营养素摄入量则低于素食模式(P<0.001)(表2)。

表22012—2013年陕西省单胎孕妇不同膳食模式的能量和营养素每日摄入量状况

4.不同膳食模式的影响因素分析:  多重线性回归分析显示,与均衡模式呈正相关的因素包括居住在陕南或关中、城镇居住、生育年龄≥25岁、教育程度高、职业为非农民、家庭富裕、产检≥6次、孕期增补叶酸;与均衡模式呈负相关的因素包括产次≥2、不良孕期行为;与素食模式呈正相关的因素为产次≥2,与素食模式呈负相关的因素包括居住在陕南和关中、居住在城镇、生育年龄≥25岁、教育程度高;与零食模式呈正相关的因素包括产次≥2、不良孕期行为,与零食模式呈负相关的因素包括居住在关中、生育年龄≥25岁、教育程度高、孕期增补叶酸(表3)。

表3陕西省单胎孕妇不同膳食模式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结果

三、讨论  本研究采用回顾性调查方式收集孕期信息和食物摄入数据,在调查过程中,采用标准化问卷、严格培训调查员并提供一些辅助回忆的材料(如食物图谱与日历),尽可能帮助妇女准确回忆,减少信息偏倚。研究显示陕西省单胎孕妇的膳食模式以均衡模式为主导,该膳食模式的食物种类多样,能量和营养素摄入量较高,与陕西省汉中地区居民主要膳食结构类似[8]。以素食模式和零食模式为主的孕妇,其能量和营养素摄入量均不及均衡模式,食物多样性有限,是相对不健康的饮食结构。
        居住在陕北、农村、社会经济水平低(教育程度、职业和家庭财富)、生育年龄小、经产的孕妇更倾向于素食模式和零食模式。在开展孕期营养教育与营养干预时,应重点关注这些膳食结构不均衡的社会人口学弱势群体。倾向于均衡模式的孕妇具有良好孕期行为(产检≥6次和孕期增补叶酸)且无不良孕期因素暴露(烟草烟雾暴露、饮酒、咖啡或浓茶),而倾向于零食模式的孕妇具有不良孕期行为且未补充叶酸。孕期不良行为可能对胎儿的生长发育产生不良影响[9,10],而良好孕期行为可降低不良妊娠结局的发生率[11]。在开展孕期营养教育与营养干预时,有必要进行孕期健康行为宣教。

参考文献
[1]BlackRE, VictoraCG, WalkerSP, et al. Maternal and child undernutrition and overweight in 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J]. Lancet, 2013,382(9890):427-451. DOI: 10.1016/S0140-6736(13)60937-X.
[2]HuFB. Dietary pattern analysis: a new direction in nutritional epidemiology[J]. Curr Opin Lipidol, 2002,13(1):3-9.
[3]李佳媚,屈鹏飞,党少农,等.陕西省育龄妇女围孕期增补叶酸对新生儿出生体重的影响[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6,37(7):1017-1020.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6.07.022.
[4]YangJ, DangS, ChengY, et al. Dietary intakes and dietary patterns among pregnant women in Northwest China[J]. Public Health Nutr, 2017,20(2):282-293. DOI: 10.1017/S1368980016002159.
[5]ChengY, YanH, DibleyMJ, et al. Validity and reproducibility of a semi-quantitative food frequency questionnaire for use among pregnant women in rural China[J]. Asia Pac J Clin Nutr, 2008,17(1):166-177.
[6]SchulzeMB, HoffmannK, KrokeA, et al. An approach to construct simplified measures of dietary patterns from 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J]. Br J Nutr, 2003,89(3):409-419. DOI: 10.1079/BJN2002778.
[7]张继国,张兵,王惠君,等.中国9省区成年居民膳食模式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3,34(1):37-40.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3.01.009.
[8]刘如如,党少农,颜虹,等.陕西省汉中地区农村居民膳食结构状况与高血压患病关系的研究[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2,33(1):37-41.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2.01.008.
[9]PeiL, KangY, ChengY, et al. The Association of Maternal Lifestyle with Birth Defects in Shaanxi Province, Northwest China[J]. PLoS One, 2015,10(9):e0139452. DOI: 10.1371/journal.pone.0139452.
[10]YangJ, QiuH, QuP, et al. Prenatal Alcohol Exposure and Congenital Heart Defects: A Meta-Analysis[J]. PLoS One, 2015,10(6):e0130681. DOI: 10.1371/journal.pone.0130681.
[11]颜虹.重视出生缺陷的一级预防提高出生人口素质[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3,47(8):677-679.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3.08.001.